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五章 不是我好是钱好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黎妈想起沐寒风说过公主三年大祭一过便同沈凝香行夫妻之礼,想来这是件大事儿。  的讨个好兆头。

    便吩咐怡人:“去找两根喜烛,一条红床单,将小姐成亲时的喜被拿出来。”

    怡人也明白,答应一声走了出去。

    客院内,颜倾颜吩咐魏大厨又备了四桌酒席,准备招待前来祭奠帮忙的乌金矿锦绣坊造纸坊的掌柜的以及伙计们,黎矿管毕掌柜黄婆都很恭敬的同颜倾颜交谈着,谈笑间将这三年来的工作顺便汇报给她听。听起来现在的状况很好,而且会更好。尤其是乌金矿,还有取之不尽的未开领域,据粗略估算,每年的产量销量都呈百分之五十的度递增。想想有取之不尽的地下宝藏,只需要投入足够的人力和经验技术就可以去获取,简直就是从地里捡钱。造纸坊绣坊自然也跟着受益。造纸的原材料本来就是木柴,麦秆一类的,连百姓们都用了乌金做燃料,木料自然就便宜了很多,规模也扩大了很多,很多地方都开了分店,都城都有了。而锦绣坊除了御用以及预定的豪门级别的布匹之外,更多的是为乌金矿造纸坊的工人们提供工作服,还有大凉国的军队的军需,甚至官员的官服。订单多的都没机会对外开放。

    颜倾颜听出了美好的前景。

    她笑的嘴都合不拢,当下许诺给三位当家的没人在都城奖励一处两进两出的宅院,那种有两个套院,前后门的宅院。都城的的宅院自然价值不菲,三位当家的自是笑逐颜开。

    这当然不是颜倾颜一时心血来潮,信口开河的吓奖励。而是查过账目问过沐寒风,知道了三年了,在三位当家的的管理下沐府赚的银子可以养活一个国家了。却没有给与他们任何的奖励。这有点亏待。要知道一个企业的当家人就如同一个国家的元一个家的掌柜的,起着决定性的掌舵的作用。只有将他们的积极性调动起来,让他们死心塌地的,才会有更好的展。

    当然当家的奖励了,底下的管理者也不能少。

    还有所有的工人。

    所以她让除了在都城买三处宅院之外啊,还让司马管家拿出一万银子作为奖金派给沐府产业的每一位员工。按照现有的人数来算,算出来每位做工之人拿到的奖励都高不少。比一个月的月银高。

    除了府外产业的员工,府上的下人们也都用。

    还专门为能来的卖了纪念品。

    这四桌酒席其实就是个座谈会,庆功宴的形式。能跟着掌柜的来沐府的都是些表现好可以独当一面的下手。工人虽然辛苦,但是好找,好的管理者却不易得,所以在鼓励员工的基础上,对管理着应该更器重。

    她作为主人,在开席的时候讲了客套话之后,还为他们制定了都城三日游、每人补贴了饭钱店钱。还有差费。、

    除了乌金矿的几位管理者以前见过颜倾颜,造纸坊锦绣坊的人除了黄婆的侄女素颜之外,都没见过她。

    今儿一见,见她为人豪爽待下人和气,出手大方,都恭敬有加,誓般的表态。

    颜倾颜举起酒杯总结:“有大家这些话,我就放心了。沐府以后就靠大家了,大家辛苦我在这里谢过大家今天的到来,如果以后需要本夫人帮忙的,可以尽管找我,如果觉得不方便找司马管家也行。大家吃好喝好,接下来的三天玩好,一会儿司马管家就会将银子到你们手上,银票给你们。我在外面还有几位重要客人,就不陪大家了,都是沐府的人,大家可以放开,多多交流以后还会打交道。慢用,”

    她看出来除了几位掌柜的,来帮忙的都是年轻人,她在大家放不开。好不容易聚在一起了,让他们好好交流交流。

    司马管家自然也识趣,很快地同三位当家人算好了了,将银子很干脆的分了下去,也走了。

    沐家的三处互不相干,却又息息相关的人聚在一起,刚开始有点生疏,几杯酒下肚,话多了起来。

    竟然交流起来。气氛很活跃。

    颜倾颜出了客院门,站在门口听了一会儿,这才慢慢离开。

    跟着她的是凤至园的二等丫鬟叫做秋月,是个很稳重的小丫鬟。平时跟着她的都是绿翘,现在她将照顾小劫的任务交给了她,就带着这个看起来稳重年纪也稍大一点的丫头。跟在她身后大半天了,倒是很机灵很有眼色,就是说话少,问一句答一句的那种。

    她跟在颜倾颜身后走了一会儿,小心翼翼的问:“少夫人,真的给我们也银子,每人二两”

    她是凤至园的二等丫鬟,月薪比别处多了点,每月才一两。

    又不是过年,二两银子她想都不敢想。

    看来每个人都喜欢钱,有钱不但能使鬼推磨还能让小丫鬟主动开口说话。

    她肯定的说:“当然是真的难不成还是煮的。你们也辛苦的在府上忙前忙后的。这点银子是该得的奖励。”

    秋月眼里闪过喜悦:“少夫人你真好。”

    颜倾颜淡淡地说:“不是我好是钱好,是黎矿管他们能干赚钱了。如果赚不到钱,我想给你们也没有啊,一文钱难倒英雄汉。”

    秋月忙说:“是啊是啊,黎矿管厉害,那也是主公少夫人厉害。府上的人都说主公的钱现在比皇上都多。所以皇上才会来我们沐府。都说有奶便是娘,谁有钱就听谁的,该不会皇上都要听主公的吧。”

    秋月说沐府时带着自豪,很有以府为家的主人翁意识。

    这孩子说话不小心,知不知道什么叫祸从口出。

    颜倾颜停住脚步,很严肃的看着她:“秋月不可瞎胡说。那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宾莫非王臣,所有人都是皇上的臣子。主公就是赚再多钱,也是皇上的臣子,他的钱就是替皇上赚的。”

    秋月也只是一时高兴,就将洗衣房的几位老婆婆的话说了出来,见颜倾颜神情严肃。吓得不敢再说话。

    颜倾颜也不继续追究,又往前走。

    就听到身后传来很熟悉的声音:“少夫人起死回生了。晚生这里恭喜了。”添加 &ot;songshu566&ot;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