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六章 拿了很多钱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苟大哥”

    颜倾颜心暗叫一声,惊讶的转身看去,就看见苟孝儒带着一抹讥讽站在身后不远处。

    秋月吃惊的看着苟孝儒,她不认识这个男子,看他文弱儒雅,以为是谁家的公子少爷,疑惑的看向颜倾颜等待她的意思。

    颜倾颜惊讶过后绽开一抹嫣然笑容:“苟先生真会说笑话,那里是起死回生了。是阎王他根本不收我。苟先生看起来气色不错,别来无恙”

    说完对秋月说:“我同苟先生是故交,你去那边等我,我们说几句话。”

    苟孝儒的身份实在是太敏感,如果被柳无影沐寒风知道了,不会放过他的。黎矿管那边也会慎重考虑,为了保护他,还是叫他苟先生的好。

    她记得很清楚三年前在乌金矿再次见到苟孝儒,他很恨她,她主动地去找他想请他原谅,他都不理会。这次主动打招呼,虽然带着讥讽,却看不出多少恨意。想来这三年他原谅了自己,又或者是得知她死了他放下了仇恨,现在知道她还活着,来讽刺。

    都说时间是治疗一切的良药,时间可以淡忘一切。

    不过不管怎样他能主动来找自己,都是好的。毕竟他曾经是她落难时的的希望。是与她有恩的苟大娘唯一的儿子。

    秋月见苟孝儒衣着举止不凡,又听颜倾颜这么说,很快去了一边。

    颜倾颜这才温软的笑了笑:“孝儒哥,你也来了。”

    苟孝儒嗯了一声:“跟着岳丈来的。他们说你死了。原来没死。”

    他自然已经从怡人嘴里知道她还活着,刚才去找怡人就是想打听她在哪里。他觉得只有亲眼看到才能确认她真的没死。现在看到了也已经跟了颜倾颜一段路了,也看到她还同她以前一样还像个十六七岁的大姑娘,三年时间并没有将她怎样摧残,甚至比起以前更好看更多了韵味。

    其实他很想说因为你死了,所以我在都城买了房子,想离沐府近一点,好查清楚谁害了你,为你报仇。

    说出来的却是这样的。,

    颜倾颜见他一脸平静,还是同以前一样满脸书卷气,身体还是那样消瘦。想起很久以前他总是趴在矮墙的那一头读古诗自己写的诗给她听,虽然她对他并无真心,却因为他的陪伴让她麻木的心没有那么痛。甚至有了憧憬。

    说起来也是她害了他,虽然当年是他负了她,可是真不负她,也会变成她负他的。

    倒是害他仕途断送,身体残疾。

    就在前几天看到他记的账本,她还想到他来着。说起账本她真的看出了很多问题,出入也不小。她问过沐寒风,说是黎矿管说这四年多的账都是苟孝儒做的,没有第二人经手,所以她并没有指出来。一来这一次沐寒风并没有盘点做账的意思,只是要夸张后的账目,二来她也不知道真实情况,本想着有时间去乌金矿问问。还有也有私心,如果真是苟孝儒有意的动了手脚,或者什么原因,她想包庇。

    她知道读书人的清高,也知道苟孝儒本质不坏。

    她不想账目的事儿破坏现在的气氛,因为看到他心里竟然有股亲切的感觉。似乎是看到了亲人般。便笑微微的看着他幽幽的说:“孝儒哥是希望我死呢,还是不死。”

    声音虽有有点幽怨,却带着嗔责。

    当然是不死了。苟孝儒的心一抽搐。天知道当得知她死了,他有多少个夜晚面对寂寞的月亮仰天无声地呐喊。他甚至规划出了为她复仇的计划一步一步的实施。这三年来,他的心全被所占据。直到前几天听怡人说她还活着,他都觉得自己在鬼门关走了一遍重新回到人世间了。

    嘴上却冷冷地说:“你的生死岂是我一个小小的账房先生能左右的了的。”

    颜倾颜直直的看着他:“可是我希望你不希望我死。毕竟我们曾经有过四年的美好时光。”

    那四年,虽然不关风月,却也平淡真实的美好。人真的是很怀旧的动物,有些事往往是时间越久思念越深。

    苟孝儒嘴角浮起一丝讥笑。

    美好是美好,可惜于他来说繁华一场终究落寞。

    颜倾颜知道他的意思,收回目光低头说:“孝儒哥,说白了是我对不起你。如果可以,我想弥补。”

    “弥补怎么弥补你会离开沐府回来跟着我”苟孝儒的眼睛微微眯起:“还时会给我一笔钱”

    “跟你是不可能了。你我都已经各自成家。”颜倾颜很真诚的看着他:“钱,如果可以我会的。”

    苟孝儒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嗤的一声笑了出来:“少夫人看来真是有钱了,财大气粗。,可是托沐府的福,我已经不需要了。实话告诉你,我已经从沐府拿了很多钱了,足够我衣食无忧的过一辈子,娶多少个妻妾都好。”

    他会记账做账,还是跟着颜倾颜学的,以前在玉香镇的时候,虽然只是小小的包子生意,他也早已将颜倾颜当做自己的妻子,但是颜倾颜还是做了帐目,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给他看,正因为她的账目清楚,精打细算。才会将他昂贵的学费赶考费各种费用都赚出来。颜倾颜的记账方式同别人不一样,并不是那种很简单的,而是有明细表,还是有两份。一份给他一份留给自己。到了年底对账。

    他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傻读书读死书的书呆子了。知道他做的那点账,能瞒过别人,却瞒不过颜倾颜,她一眼就能看出来。也没打算瞒着她。

    她没打算过问他自己倒说了,应该是有意而为之的。

    她笑吟吟的问他:“孝儒哥可是为我抱不平”

    如果是他自己i贪财应该是怕被她看出来才对,

    苟孝儒走近一点:“沐家的钱不拿白不拿。反正钱多了也不烫手。”

    颜倾颜抿嘴轻笑:“可是那么多钱迟早会烫手的。孝儒哥,沐寒风眼睛很毒,如果他要亲自查账,也会看出端倪的。你只是做总账,那进出帐还有每个矿点的出账,都有专人记着。我猜的没错的话,你只是同两位库管同流合污了吧。”关注 &ot;hongcha866&ot;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