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二章 从中作梗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颜倾颜走过后院通往前院的拱形门,停住脚步问怡人:“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你可知道出卖主子的人谁都不会喜欢。  ”

    怡人能告诉她这些,自然是出卖沈凝香,沐寒风也说过怡人可以利用。她不知道怡人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她不喜欢背叛主子的人,是叛徒。尤其怡人是沈凝香的贴身丫鬟,沈凝香对她很器重。她能背叛主子以后也会背叛她。这样的人不值得轻信重用。

    怡人停住脚步,也没说什么。只是将自己的薄稍稍往上掀了掀。

    她的这些估计永远好不了的伤痕就是在乌金矿看到了沈凝香同游灵那不堪入目的苟且,开始留下的。

    颜倾颜就看到了触目惊心的一个腰身,原本应该是这个年纪女孩光洁紧致诱人的腰身,在怡人身上简直是青紫红三种颜色的递增,尤其是肋骨处更是狰狞。一看就是淤青而且不是一天两天留下来的。怡人放下衣襟,又挽起袖子,除了手腕,没有一点白净的肉。

    不用说这都是沈凝香的杰作。

    颜倾颜只觉得头皮麻,几乎倒吸了一口气。没想到沈凝香看起来娇滴滴的眼睛都能滴水,原来是这么蛇蝎心肠的一个人。怡人是她的贴身丫鬟,不是说以前厉王府就剩她一个人了么,既然一个人,对于身边的人不是更应该善待么。怎么会下这么重的手。

    也怪不得怡人会这样。

    一个如此凶残的主子,是个人都会背叛。

    她没说话跟在怡人身后回到前院,怡人留在了回廊外,颜倾颜走了进去,路过怡人身边对她轻轻笑了笑,算是安抚,这这孩子实在可怜,被欺负成了那个样子,亏她这么忠心的。

    屋子里沈凝香正在冲着沐寒风撒娇,两人没都坐在餐桌旁边,而坐在铺着锦绣的炕铺上,沐寒风还算周正,沈凝香半个身子就靠在他身上,轻薄的外衫都有点滑落,。露出了香肩及锁骨。沈凝香长得有点瘦,勃颈处有点青筋暴勒,不是很光洁秀美,锁骨也不是很好看。有点瘦骨嶙峋。

    但是还是很香艳。炕桌上已经摆了几样小菜,还有一壶酒。

    颜倾颜还有点羡慕有炕铺。想着搬回了牡丹园也要在自己的房间里盘出一个来。以后就可以想坐就坐,想躺着就躺着。

    才进了屋门,就对上沐寒风警告示意的目光,刀子般的锋利。这是在示意她。

    她不置可否的眨了眨眼睛。如果刚才没有怡人的话,她还真有点犹豫。受不受沐寒风的威胁还得好好斟酌斟酌。不过刚才听到怡人告诉她的事儿,见到怡人的伤痕之后,她忽然觉得义愤填膺。这样的女人,怎么能让她得逞呢,。就算她不想独自霸占沐寒风,也不能便宜她。

    她笑颦如花的走上前,顺势坐在了沐寒风另一侧。娇滴滴的说:“夫君,既然要在妹妹这里吃饭,那就快点吃吧。小劫还等着呢。还有啊,为妻刚才忘了件事儿。今儿晚上我们得在凤至园为公主奶奶守一夜的长明灯。这可是阴阳先生说的。说是今儿是奶奶可以留在阳间的最后时刻了,过了子夜就不会再回来了。”

    说完一双妩媚中带着清纯的大眼睛盯着沈凝香靠在木寒风身上的半个身子,半真半假的说:“妹妹啊,吃饭就要有吃饭的样子,我们这是在家里,可不是什么勾栏瓦肆。如果你们想怎么样的话,可以等我们都出去了再说、不是姐姐爱挑刺儿,你看看这几个丫鬟,都到了待嫁的年纪,你这样不遮不掩不管不顾的,让她们怎么想。俗话说少女怀春,万一她们都怀起了春,内府不就乱了么。你说是吧。还有夫君,你可是长了一张正面人物的脸。在家里要有当家主子的样子,要不然被我们小劫看见了,怎么想。”

    她说的振振有词义正言辞的,沐寒风眼里闪过一丝窃笑,随即略显尴尬的躲了躲,不留痕迹的将沈凝香的身子扶正。、

    沈凝香一张已经花了的脸瞬间一阵白一阵红,双目含泪,刚刚收回去的眼泪又涌了出来。

    欲言又止。

    颜倾颜视而不见,吩咐几个伺候的丫鬟:“去看看,将饭菜上快一点。”

    怡人带头答应一声走了出去,心里实在是佩服少夫人,就这三言两语,说的沈凝香无言以对。

    沐寒风表情很严肃的拿起筷子说了声:“吃吧,吃过饭回去看小劫”

    颜倾颜不轻不重的应了声:嗯。”

    沐寒风便很体贴的将一双筷子拿起来递给了沈凝香,柔声细雨的说:“凝香,吃吧,明儿我再来陪你。”

    沈凝香一双泪眼朦胧,咬着牙低头不语。

    颜倾颜自己拿起一双筷子举在看半空中看着沐寒风:“夫君,你不是说明儿要陪圣上去检阅士兵,晚上要犒赏三军,有时间回家有时间就好,正好黎矿管有些事儿要商议。司马管家也有事儿要商议,为妻自己也拿不定主意,对了妹妹也来吧。”

    沐寒风:“哦了一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看看为夫这个记性,对,明儿没时间,后天吧。”

    颜倾颜轻轻放下筷子,看着他:“夫君,是不是见了妹妹你就将什么事儿都忘了后天不是要陪我回娘家看看的么三年多了,我可是第一次回娘家,小劫也没去过舅舅家,你可答应我的,不能食言,我哥我嫂子可都等着呢。”

    沐寒风又拍了怕脑袋:“对对,不能食言。食言了师兄还不将我吃了。那就再过些天吧,凝香啊,寒风哥哥这些天真的是忙啊。”

    这两人一唱一和,沈凝香早已泪水涟涟,她拿着筷子手在颤抖。,嘴唇也哆嗦起来。

    指着颜倾颜:“姐姐,你是故意的。寒风哥哥,凝香不管,你说的要陪我的,”

    说完头一歪,倒在了沐寒风的肩膀上,双手抱着他的胳膊哭泣起来,很惹人怜悯。

    沐寒风伸手替她轻轻擦去脸上的泪水,、柔声道:“凝香,寒风哥哥说话是算数的,。只是这两天确实有事儿,你也听到夫人的话了。”关注 &ot;songshu566&ot;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