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四章 很久以前的事儿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颜倾颜加快脚步,不想理会沐寒风。

    心里对他更是一千一万个鄙视。他分明是自己心里介意沈凝香同游灵的事儿,才不想留在香园,又不想自己说出来,还想笼络住她。就将她这个所谓的但当家主母正室夫人推出来替自己挡着,真不是男人。他这是在吃醋好吗。

    沐寒风也不介意她的态度,大步一跨就同她并排。伸出一条胳膊将她揽进怀中诱哄:“夫人不要生气。刚才你做得很好。为夫会好好奖赏你的。后天为夫陪你回娘家,然后去看你二娘。你不是一直在给她找地方么,正好,咱们府外有一处,虽然不大,却也干净整洁,离得也近。”

    吃醋了,介意了,证明心里看得很重。

    颜倾颜用力挣扎着,想要摆脱他的胳膊的禁锢,却是沐寒风的力气太大,她根本挣脱不了。

    心里突然有点小小的失落,她觉得自己很没出息,回到府上的这些天,再次将自己的身心全部的投入进来。沐寒风说要她做个嫉妇,将他从沈凝香那边带回去。她以为沐寒风除了因为知道了沈凝香特意留在幕府的目的之外,还有点是对自己真的动心了。

    却原来他还是喜欢沈凝香的。只是介意她同游灵的事儿而已。也是,人的什么都能变化,眼睛是最诚实的,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沐寒风看沈凝香的眼神很深情专注、从这扇窗户绝对能看出他的心思。

    沐寒风一双深邃漆黑的眼睛微微低垂的看着她脸颊微红,小嘴高高噘起。似乎看穿了她的想法。嘴角扯出一丝满意的浅笑,低沉的声音很是悦耳:“夫人真生气了。放心,为夫知道分寸,也知道该对谁好。”

    “我有什么不放心的,你爱对谁好就对谁好,关我什么事儿。”颜倾颜脸更红了,狠狠地瞪了沐寒风一眼,睁不开他的胳膊,狠狠地跺着脚。吃醋生气的症状却更明显了。

    她这孩子气的举动让沐寒风嘴角的笑意更浓了。

    两人分明是一般大,他却觉得自己要老练的多,她更像是个孩子。

    颜倾颜挣不脱,便黑着小脸,两人保持这样的姿势慢慢回凤至园,两个小丫鬟都很有眼色,远远跟着。迎面走来几个丫鬟也都低头急匆匆走过,看也不敢看一眼。

    “你可说的啊,后天真陪我回娘家,给我二娘看宅院。”走了一会儿,颜倾颜慢下脚步抬头很认真的看着他。

    别的事都可以缓缓,给二娘买宅院的事儿得抓紧了。也不能一直住客栈。不踏实。她也请墨童帮忙找了,墨童也去看了几处,都是条件不符合,。她提出的条件其实也就两条,一是离沐府近,二是的清白人家的。一时半会还没真合适的。

    沐寒风看她那双眼睛漆黑的如同最成熟的黑葡萄,睫毛蝶翼般的煽动,小巧的鼻头,细瓷般的泛着红晕的脸庞,嫣红的嘴唇。想起她刚才同沈凝香的一番唇舌之战,简直是大获全胜。让沈凝香毫无还手之力。竟然觉得很是解恨解气。三年了,整整三年时间,当他知道了沈凝香所谓的对他一见倾心非他不嫁,其实是另有所图,心里已经很不舒服。,可是为了更大的计划,只能娶她。当时他以为有几年的感情,就算只是利用,也能对付下去,却没想到心里犯了冲,便开始抵触。天知道每次面对沈凝香必须做出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是多么的难受。他现他越是对沈凝香深情,心里越抵触。现在他竟然开始反感了。刚才看到她脸上刚被泪水冲出的胭脂水粉,有点恶心想吐。就算将她假想成颜倾颜也不行。

    他看着颜倾颜在夕阳下纯净的脸庞,心里无比的舒畅。忍不住低下头在她的额头轻轻碰了碰,很柔润的说:“当然了,夫人这么在乎为夫,为夫也自然也的略懂风情。”柔软的嘴唇让颜倾颜的心微微颤栗。暗哑的声音听的颤抖的心几乎跑偏离了心脏。

    沐寒风身材高大,浑身散着一股青草的的味道。这种味道还是在颜家洼的时候她同几种有着清香味道的植物提配出来,每次将他的衣服洗过之后熏一熏。后来将这种配方告诉了公主奶奶。他便一直沿用至今。

    以前她倒是几乎忘记了这件事,那时候沐寒风突然从高高在上,几乎被沐府所有人恨不得供起来的小世孙突然间便成了逃犯,适应不了这种落差,情绪很差。觉得衣服上全是血腥味,怎么也不肯穿,。好多天只穿亵衣亵裤不肯出门。公主奶奶都没办法,颜倾颜便想起前世那些可以做香料的青草。慢慢调试,做成了一种熏香,将他的衣服洗过之后熏一熏。当时为了给他调配这种熏香,她同柳无影找了很多种植物。

    沐寒风身上还是那种淡淡的青草的香味,相比花香,更加的令人沁心。

    突然间就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儿。心里一暖,虽然那个时候他们两人根本没有交集,现在想起了还有点美好。

    她忍不住深深地吸了几口,幽幽的说:“夫君了可还记得你身上的味道还是我研究调配出来的呢,用了好几种草料呢。”

    沐寒风挑了挑眉,有点吃惊:“是么,我怎么不知道。”

    颜倾颜哼了一声:“你怎么会知道,你那时候就算是龙游浅滩也牛气冲天的,我一个小小的丫鬟,自然的费尽脑子揣摩你的心思。你老人家嫌衣服上有股血腥味,我自然地让你不膈应啊。”

    沐寒风哪里知道这些,他只知道有一天他认为衣服没有了血腥味,撒着一股好闻的清香。

    原来是颜倾颜给他配制了熏香料。

    说起来,她才是对他最用心的女子,从很小的时候起就开始了。那一年两人都才十岁。

    他只是一个突然间跌落凡尘的少年,满心怨气。而她已经肩负起七口人的生活。

    想起以前对她的种种劣迹,心生歉疚。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伸手将她拦腰抱起。美女小说 &ot;songshu566&ot;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