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二章 你被冷落了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颜倾颜实在是太困了,一觉醒来就看到了窗外明媚的阳光。  小劫早已醒来,正坐在床上拿着一堆羊骨玩儿。她转脸看着到这些羊骨头被染成了各种颜色,小劫正在像前世爸妈那一代小时候玩过的抓羊骨那样将一把羊骨散开,拿起一只抛向空中,抓起床上的,。然后接住抛向空中的。

    看来这种儿童玩的东西古代就已经有了,也是,古代精神生活也烦闷了,等闲下来的将记忆中的东西挖掘出来,给孩子玩。

    不过这抓羊骨,打沙包,滚铁环,跳皮筋,跳方格这些游戏她自己都没怎么玩儿过,都是电视书本里看到的,也都是上小学的孩子玩的把戏,三岁孩子玩了似乎太前了。

    可是谁让咱家小劫聪明呢。她伸手溺爱的摸了摸儿子黑黝黝的头,捏了捏他的小脸。

    小劫不满的躲了躲,闷闷地说:“娘,你可真能睡。你听听外面那女人,我觉得我爹要冷落你了。”

    冷落颜倾颜被儿子的用词惊艳了一把。懒洋洋的翻了个身:“冷落就冷落吧,以前他不在,娘还不是将你拉扯到这么大。娘告诉你,有他不多没他不少,你娘我呀,最不怕的就是被冷落。”

    小劫被娘的话气的将羊骨扔出去,爬过来看着她的眼睛,黑溜溜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她说:“娘,你傻呀。你才是我爹明媒正娶的夫人,凭什么让他冷落你,小劫可不想当个没爹的孩子。”

    儿子可爱的粉嘟嘟的小脸贴在她的脸上,细小洁白的小牙闪着润泽的光色,呼出一股奶香味。

    好看好闻。

    小劫的脸很严肃,分明是一张幼儿园孩子的脸,操的却是大人的心。

    这都是孩子以前缺乏父爱,害怕失去造成的。

    她顺手将儿子揽进怀中,亲了亲小额头:“娘不会让爹冷落的,小劫也不会没有爹的,放心吧。”

    这时候外屋传来沈凝香娇羞的声音:“寒风哥哥,凝香还要吃那个青菜。”沐寒风柔旎的声音:“好,寒风哥哥夹给你吃,来张嘴。”

    小劫可爱的小嘴抽了抽,同情地看着她:“这就是娘说的不被冷落”

    “呵呵。”颜倾颜干笑几声:“那是娘不在,一会儿娘出去就不会了。走,。我们出去看看。”

    小劫很不屑的掉转头:“小劫可不出去,少儿不宜。”

    颜倾颜差点一个没忍住笑出声来,这么大点个孩子,少儿不宜呢。

    不过孩子说的没错,该死的沐寒风,不管什么目的,当着孩子面,为老不尊。都说儿跟种墙跟梁,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如果这么小就学会了这些,大一点她这丈母娘能当的过来么。

    她蹭的一下坐起身子,对小劫说了句:“乖,好好玩儿,娘去将外面的反面教材给你出处,让我儿子健康纯洁的成长。”

    小劫这才绽开了可爱的笑脸,对她做了个看好你的姿势。继续低头玩他的羊骨。

    这孩子。她下了床问了声:“儿子,真不去给娘助威。”小劫恨铁不成钢的眼神斜了她一眼:“自己的事情自己搞定,娘,加油,小劫做你坚实的后盾。”

    这孩子,真是三岁

    颜倾颜整理好衣服,将头很随意的编了根麻花辫,绿翘早已端来了洗脸水,一边伺候她洗脸,一边不满的对着外面斜上几眼。

    颜倾颜知道她是在为她打抱不平。也是,她不知道沐寒风这是在演戏,觉得在这凤至园,在颜倾颜面前这样,很下作。她可是记得沐寒风对颜倾颜的态度的,本来她们都在青塬生活的好好地,是他硬将小姐小劫带回来的。

    看来府上的那些个老婆婆说的没错,男人就是喜新厌旧,见一个爱一个,爱一个伤一个。

    颜倾颜听着外面张扬夸张的笑语,心里清楚沐寒风是在演戏,他们两人现在是一个利用一个。都不是真心相待。

    他们演戏,她也得陪演。实在是难度有点大。

    洗完脸,她酝酿好了情绪,对小劫说了句:“儿子,。看娘的。”

    袅袅婷婷的走出卧房,绕过粗壮的描绘着朵朵云彩的柱子,满脸皮笑肉不笑的就走到了外屋。斜着眼睛,就看到沐寒风坐在椅子上,沈凝香没有骨头似的腻味在他身上,只坐了凳子的一小半。她仰起头眉着眼,张着嘴。沐寒风将一块头菜喂给她吃。

    闭月羞花都深深地低着头,满脸通红。

    她站了一会儿,欣赏过两人的表演,。看起来不是很炉火纯青。沈凝香入戏很深,沐寒风有点跑偏。眼神略显疏离。

    两人都看到了她,却都装作没看见。

    她轻轻一笑,妖柔妩媚的就走上前,纤柔无骨的手指轻轻敲了敲桌面,娇声讥讽:“我说夫君妹妹,这一大早的你们的,怎么,将我这么大的人当做活死人了是吧。”

    沈凝香似乎被吓了一跳,慌忙从沐寒风怀中坐直了。低头说:“姐姐不要生气,都是寒风哥哥他,他觉得妹妹昨晚上喝多了,要给妹妹醒醒酒。”

    颜倾颜眉目流转:“是吗。夫君可真是怜香惜玉。”

    沐寒风嘴角挂着淡淡的的笑意毫不羞耻的说:“多谢夫人夸奖,”

    声音低沉淳厚,充满了男性的魅力。

    颜倾颜挑了挑眉毛,很直的说:“夫君真会说笑话,我不是在夸你,是在讽刺你。顺便提醒你一句,要想同妹妹恩爱,请去香园。这里是凤至园。”

    沐寒风见她一脸讥讽,眉眼犀利,却带着笑容,竟然极尽妩媚。昨晚上睡得踏实,细瓷般的肌肤泛着淡淡的红晕,娇嫩柔美的媲美小劫的小脸。

    邪邪的一笑:“夫人生分了,凤至园香园都是沐府的,为夫觉得在哪里都一样。”

    沈凝香心中一喜,寒风哥哥说哪里都一样,是不是说她以后可以随便来凤至园。

    她眉头微动,小声说:“姐姐,寒风哥哥说的也对啊,凤至园是公主的地方,公主现在不在了,。寒风哥哥是沐府的当家人,想在这里就在这里,对吧,寒风哥哥。”

    沐寒风肯定的点点头:“对,很对。”

    “对你的大头鬼。”颜倾颜知道沐寒风一定是要自己扮演嫉妇,便拿起桌上空盘子狠狠地摔在脚下,大声骂道:“你们两个,你们两个欺人太甚。大清早的不让人安生你们以为我娘家没人么。我哥哥可是驸马,我爹还是你师父,我也是皇后娘娘亲封的一品夫人。你,沈凝香给我滚出去。沐寒风你个伪君子有本事你休了我呀”添加 &ot;xinwu799&ot;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