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四章 事不迟疑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面对大人般语气的儿子沐寒风脸上的寒气渐散,起身伸手抱起他。 抱歉的冲着被压在椅子上的沈凝香说:“凝香你先回去,我还有事儿要出去一趟。”

    沈凝香晕晕乎乎的脑子这个时候有点清醒,也不说话,起身摇晃着身子走出屋子。等在外面的黎妈怡人忙上前搀扶。她恨恨的甩手自己走。却是脚步一点不稳,好几次差点摔倒。眼泪涌了出来以她她的酒量哪里会醉,她是被气的醉了。

    。她从小被用心培养,酒量不小,狐媚的手段也不低。可是一整个晚上,她没有感觉到沐寒风的热情,除了一杯接一杯的碰酒,问了点关于六叔的事儿。沐寒风似乎在敷衍,一点也没有承诺中恨不得马上拥有她的意思。她使尽了浑身解数也没能将他勾起来。她很小就被传授勾引男人的手段,也同游灵一起感受过那种激情,懂得男人的身体,自然能感觉到沐寒风根本就没有被她提起兴趣。除了懊恼之外更多的是羞辱。

    但过年教导她这些事儿的妇人告诉她。男人都是最经不起诱惑的,只要女人主动,放出手段,也放浪越好,没有那个不受诱惑。这点她在游灵身上得到了验证。虽然两人没有进入最后一个关键步骤,但是感觉都在。

    身体的热度,该有的变化她还记忆犹新。可是沐寒风,这个她惦记了十年的男人,除了深情,体贴,身体似乎没有一点变化。这让她想起了新婚,虽然沐寒风说了要为公主守孝,要守身三年。但是成亲后的三天他们是住一起的,她用了所有的手段,也没得逞。如果不是她亲耳听到过沐寒风同颜倾颜在一起让她曾经让她心神荡漾的事儿,而且颜倾颜已经怀孕,她都怀疑他是不是有问题。

    虽然不明白真相,却隐隐的感觉到一冲危机,一种恐惧。

    她终于又开始承认其实早已有预感,却一直不愿相信的事:沐寒风已经变了。

    三年来,她除了相信沐寒风真的要给公主守孝之外,还因为自己同游灵的事儿心怀愧疚。当年教导她的妇人据说是青楼调教出头牌的老鸨儿,最能揣摩男人的心,她说过男人在外面怎样粘花惹草都行,却容不得自己的妻子有一点点的放荡,最恨戴绿帽子。那天她给沐寒风下了媚药,想要生米做成熟饭。可是阴差阳错的他反倒将下了媚药的茶水喂给了她。却不给她灭火,害的她只能让怡人去找游灵,却没想到害了她。也让她在沐寒风面前羞愧难当。

    就算他最后还是娶了自己,她认为他没有放下那件事儿。

    她走的很快。

    怡人黎妈跟在身后。也快的挪动脚步。黎妈走得快,追上之后,小声说:“小姐,这事儿急不得。少公应该是还在计较那件事儿。再过一些时日也许会有改变。”

    作为过来人,她亲眼看见过沐寒风当年对游灵的残忍。更知道男人对这件事情的容忍程度。沐少公还算重情重义,。总归是娶了沈凝香,换了别的男子早都将她赶了出去。

    沈凝香狠狠地说:“还要等多少时日再等。颜倾颜那个贱人第二个都生了。”

    这话说得很对。据说生过一个的女人更容易怀孕。少夫人虽然才回来没几天,。但是少公一直住在凤至园。她同凤至园的一个粗使婆子有点交情。听她说少公同少夫人大白天都在恩爱。黎妈小心翼翼的看着沈凝香的脸色。试探着说:“要不然让六爷帮个忙。少公不是说要去厉王府看六爷么。”

    “对呀。”沈凝香恍然大悟的停住脚步,看着黎妈:“我们可以先将他哄去厉王府再说。”

    黎妈浅笑着低头:“主子也交代将少公带回府上。”

    “那就快点,要不寒风哥哥就出去了。”沈凝香心里害怕。

    虽然还不清楚沐寒风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但是她是真的想要得到他,给他生个儿子。更迫切的想要证实自己还是完璧之身。

    黎妈犹豫着说:“今儿还是算了吧。我们刚从凤至园出来,。再回去的话,会被少夫人瞧不起的。”

    “今儿不去,谁知道哪天才能见到他。”沈凝香已经转过身子往回走了。、

    这话也对,以前沐寒风常常一个月半个月的不回家,找他很难。

    黎妈也不再说什么。昨晚上沐寒风让她回去睡觉,一大早过去,两人已经在吃早饭。看情况并没有怎样。怡人没有言权,只是跟着。嘴角扯起一丝不易觉察的冷笑。她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简单的逆来顺受的小丫鬟了。她跟着学识渊博的苟先生已经三年时间,她不但教她识字,还教她凡事儿动脑子用眼睛。

    作为旁观者,她看得很清楚。她认为沐少公现在对于沈凝香根本没有一点意思。以前娶她也许还有一点点情意,现在敷衍也纯粹是面子上过不去。

    对于沐少公对沈凝香的态度,她觉得她是起了一定作用的。这三年来她没少将沈凝香的阴谋,。龌龊的事儿有意无意的透露给他。那些事儿足以让沐少公心生疑惑。

    她脚步轻盈地跟在沈凝香黎妈身后,脑子很快被昨儿见到苟先生的一幕所占据,想想苟先生见到她时的样子,到现在还脸红心跳。

    主仆三人改变主意重新返回凤至园。

    凤至园刚刚将小劫哄高兴交给绿翘的沐寒风已经得到消息。对一旁似笑非笑的好似看热闹的颜倾颜尴尬的一笑:“夫人见笑了。”

    天知道昨晚上他有多煎熬。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对沈凝香有多抗拒。

    他还以为怎么着就算是不能人事,也不会抵触,做一点没有实质性的事儿不会很难。却悲哀的现,这种事情身体太有言权了。这里的身体指的是全身。所以昨儿晚上他用了点手段让沈凝香昏睡,早上才醒来,就坐在桌旁。

    沈凝香返回来一定是要他同他一起去厉王府,他正是他所希望的。

    他本想过几天再去拜访,昨儿听颜倾颜说怡人透露的消息,既然鬼魅的二号人物出现了,事不迟疑。

    他很郑重的交代颜倾颜:“我去一趟厉王府,如果晚上还没回来,就让墨童找辰宇,他知道该怎么做。”

    颜倾颜下意识的哼了声:“我才不管呢。我凭什么要管。”

    沐寒风邪邪的一笑,见小劫在院子里,伸手将她紧紧揽进怀中。

    那一处似铁的硬物便直直的抵在腹部,颜倾颜瞬间爆红了脸,小声骂了句:“下流,不要脸。”

    心狂跳起来。快来看 &ot;songshu566&ot;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