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一章 “如愿以偿”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沐府,颜倾颜一直守在门口等着,直到月上  本想一直等着,却是看门童都困了却硬撑着陪她,知道等不等都无力改变,才无可奈何的在门童的护送下回到凤至园。

    小劫还在等着,又哭又闹的、绿翘也哄不住,见她回来,张开一双就扑了过来。看到儿子,沉重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她弯腰抱起小劫在他粉嘟嘟的可爱小脸上亲了一口说: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觉。娘不是说过让你等不住娘就早点睡的么”

    小劫苦着一张小脸眼泪汪汪地看着她,眼角很快的看一眼外面,伸手摸着她的脸小奶音很不高兴地说:“爹娘都不在,小劫睡不着。娘,爹怎么还没回来,娘是不是去找爹了。”

    回到沐府,远离以前的环境,他很担心爹娘会将他留在这里离去。

    颜倾颜抱着小劫走进卧房,将他放在床上解释:“爹今儿晚上有事儿估计不回来了。我们先睡。”

    小劫躺在床上看着她眨着眼睛:“爹有事儿有什么事儿一定是被二娘那个狐狸精给缠住了吧。娘,小劫陪你将爹抢回来吧。”

    说完一骨碌爬起来。他可不想爹被抢了去。

    抢回来带着他,这孩子真敢想。

    她扑哧一笑,低下头摸了摸他的小脸:“这事儿不用小劫插手,娘自己就能搞定。不过今儿晚上不行了,太迟。”

    能搞定还会一个人回来小劫才不会相信呢。今晚上不行,以后会不会太迟了。他瘪了瘪嘴:“我觉得你搞不定。”眼神很蔑视。

    这孩子。

    “不能打击娘亲。”颜倾颜被他看出来了似的用手指点了点他的鼻子:“说不定娘这次还真搞定了呢。好了,今儿太迟了,我们先睡觉,你爹的事儿明儿再说。”

    小劫轻轻摇头“明儿估计有点太迟。”

    这么大点孩子还知道太迟。颜倾颜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柳无影已经去了厉王府,还有墨童剑童,沐寒风估计没什么危险。至于他为什么这么晚了还不回来,会不会同沈凝香住在一起就生什么,也就不在她的能力范围了,他们是合法夫妻做什么也在情理之中。

    沐寒风我也是尽力了。别说我没帮你。

    她很快地梳洗之后,躺在小劫身边,小劫到底是孩子,其实早已经困了,只是为了等爹娘硬撑着,缩进她温暖的怀抱不一会儿就睡了。她却是怎么也睡不着。

    睡不着便开始胡思乱想,满脑子都是假想的沐寒风在厉王府可能遇到的事情。有危险,有同沈凝香缠绵的,

    越想心里越紧张,越紧张心越揪的紧。翻来覆去的竟然一夜无眠。

    却说厉王府那边。

    沐寒风柳无影确定除了他们之外,所有厉王府的都在原地睡了。

    很快地唤来墨童剑童,分成三组,开始对厉王府进行认真仔细的检查。直到启明星高挂,终于找到了隐藏在厉王祖宗牌位后面的暗室。用李寻情的迷药开道,很快查清楚了暗道通往的地方。还找到了一些重要线索。

    天亮之前将厉王送回卧室,下人们也都送了回去。

    柳无影同李寻情抱着睡着了的天赐直接回驸马府等着颜倾颜。

    沐寒风来到沈凝香的闺房。看着熟睡的她。心情很是复杂。犹豫很久脱去衣服上了床,躺在她身边酝酿了一会儿。身体还是没一点反应。从衣服中拿出一个玉石掀开被子。

    阳光穿过后窗户照了进来,沈凝香被一阵撕裂般的疼唤醒,睁开眼睛一眼看到正躺在真身体的沐寒风怀中。

    沐寒风睡的正香。浓黑的眉毛修剪过般的没有一根杂的,笔挺的鼻梁,睫毛又浓又密还很粗,刀刻般精髓的轮廓,柔软的嘴唇,。呼吸着清爽的味道。

    下身很疼,疼的有点怪异。她下意识的扭动身子,还是很疼。

    心中一喜,她接受过男女之事的教育,虽然从没真正的实现过,却知道应该就是这样的。

    脸上瞬间染上幸福的喜悦,眼神也温柔多情了许多。,、

    她将脸轻轻贴近沐寒风的精壮细致的胸口,闭上眼睛回忆昨晚之事。可是想来想去都是迷迷糊糊的,没什么影响。

    她轻轻掀开被子向身下看去,一朵嫣红的灿烂告诉她昨晚上如愿以偿了。

    看着熟睡的美的惊心动魄的男人,她的心狂跳到几近痉挛。、

    身体开始热,体内某一处空空的,想要被填充的渴望有点水深火热。虽然第一次,却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她伸出一双纤弱的手轻轻抚摸着男人紧致细腻却健壮的身子,嘴唇也贴了上去。

    沐寒风其实并没有入睡,搂着怀中软软的身体,闻着混合的香味,心里慌慌的。

    他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她时那双恐惧害怕却又信任的盈盈目光。相比某人永远警惕的躲闪,这双眼睛就是对他的依赖。让他潜藏心底的男人底蕴瞬间被激。从此她看他的眼神是一种归属的温柔,他看她的目光是无言的承诺。

    他觉得以后他的夫人只能是她。

    可是现在面对她的身体,他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感知。甚至搂着她都得在心中将她当做曾经以为最讨厌的女人。

    想起她这么多年看似深情似海却是因为一个充满了野心的阴谋,就想将她狠狠地扔了出去。可是大事未成,就算用这种卑劣的手段也得稳着她。

    沈凝香的手放肆的在他身游走,凉凉的有点湿,让他想起一条吐着芯子的蛇。

    他觉得头皮麻,凉簌簌的惊悚。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他不想张开眼睛面对她,继续装睡。

    那只软软的手指灵巧熟练地到了怎么也起不来沉睡着的某处,他的心紧紧揪起。沈凝香熟练地动作让他想起了三年前亲眼看到的她同游灵的纠缠,虽然知道她是中了媚药,心里也并不觉得别扭难受。现在联想起来,沈凝香根本不是看起来这么非他不嫁。而是深湛男女之事。想起游灵是沈凝香的堂哥,如同亲兄妹。

    一种几乎难以忍耐的恶心,腹内酸水泛上。给力小说 &ot;xinwu799&ot;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