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四章 此仇怎能不报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黎矿管黄婆毕掌柜能在各自的岗位上坚持这么多年,个人能力及人品都是上乘。

    三人都同颜倾颜打过交代,对少夫人的为人处世赞叹不已,所以对于主子沐少公这个几乎是没什么分量的,也没什么印象的平妻没什么好感。听她以主人的身份请客不便拒绝,都没说什么。

    沈凝香也不问大家的意思,便让黎妈去定了酒楼,然后请大家移座。黎矿管几个本来只想在这里小酌几杯避避暑,等凉快了去城里的的几个景区游玩游玩,买点什么东西回去给矿上的人。被她这么一决定,都不好说什么。不管对她什么看法,她总归是沐府夫人。少公沐寒风只有两位夫人,的给面子。便跟着去了街上的天下第一香酒楼。

    这是都城比较高端上档次的酒楼,菜品酒品都是上乘。

    苟孝儒没有跟着,他带着沈凝香主仆三人进了锦绣坊,就在一旁安静的站着。跟着一起出了锦绣坊就去了一条小街。,

    怡人跟着沈凝香,眼睛却扫描着苟孝儒,见他没跟上,心里不舒服,又不敢流露,磨蹭了一会儿偷偷跟了上去。

    苟孝儒现她跟着自己,停下来小声让她跟着沈凝香去酒楼,说自己一会就来。让她有机会在酒楼外面等他,他有东西送给她。

    听苟孝儒说有东西送给自己,怡人想也不想马上转身。

    沈凝香带着一群人进了酒楼,到了雅间。喊来酒店掌柜,财大气粗的点了最贵的菜最贵的酒。然后打怡人回去在司马管家那里拿银子。

    怡人有了机会出了酒楼没有先回去,而是在外面等苟孝儒。

    等了一小会儿苟孝儒就匆匆来了,他给怡人带来了一块上好的丝绸布料。颜色手感都是一流,怡人高兴,脸上泛起了红晕。

    苟孝儒见她高兴,看了看左右,小声说:“我想看你穿上这件衣服后的样子,可惜过几天我就要走了。真有点舍不得,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才能长相厮守,”

    怡人作为一个二十出头的大龄女子,恨嫁的心情火急火燎的,自然比苟孝儒更迫切。

    想起一点自由都没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机会。眼圈红了。

    低头含着泪说:“苟先生学识渊博都没办法,怡人一个小女子有什么办法。苟先生,你可是说过以后要同怡人一起过的。也说过会帮怡人想办法的。”

    苟孝儒见怡人激动了,这才小声说:“我是自然在想办法。你知道我对你的心意,可是你看看都三年了,你家小姐一点放你出来的意思都没有,我也不敢私自将你带出来。都城就这么大,你家小姐的势力你也清楚。你自己也没办法让沐少公帮你。”

    怡人听苟孝儒这么说,心里慌。

    以前苟先生从来不会这么说,他会说总有办法的,只要她能将沈凝香的野心暴露在沐少公面前,让他看清楚沈凝香的阴谋。她就会获得自由。

    所以这三年来她总是有意无意的将沈凝香的事情传递给沐寒风。

    可是沐寒风没有冷落沈凝香,沈凝香还在继续对她肆虐。但是因着有苟先生的支持,教导,她还是有信心很期待的。

    现在听苟孝儒这么说,她拿着布料的手颤抖起来,眼泪不住地流。

    苟先生该不会是放弃了,抛弃了她吧。

    她已经是苟孝儒的人了,如果他放弃她,她只有死路一条。继续给沈凝香当丫鬟,几乎没有出府的可能,还有可能被虐死,逃出去,逃不出沈家人的手掌。

    她也顾不得矜持,一手抓着苟孝儒,眼泪汪汪的说:“苟先生,你可说过要同怡人一辈子厮守的,你不能不管怡人。如果你不管我了,我只有死路一条。”本来她还想说会死在你面前的。可是没敢威胁他。

    苟孝儒可是有学问的,稍微动点心思她都应付不了。

    苟孝儒见她哭的伤心,已经引起了过往行人的主意。伸手将她拽到了人少的地方说:“你这是做什么我不是告诉你不要被人看出什么来么。好了别哭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苟孝儒虽然不算什么君子,但是既然答应过你,要照顾你一生,怎么都得做到。我只是说目前的情况,你很难出府,我又要回乌金矿。”

    听苟孝儒说没有放弃她,怡人这才慢慢止住哭声。

    苟孝儒从怀中抽出一条帕子地给她,带点怜爱的说:“看看你这样子,好了。我再想想办法。你先去沐府找司马管家,我在这里等你,顺便想想办法。”

    怡人很听话的先回了沐府、。

    苟孝儒看着她远去的背影,眼里闪过一丝厉色。

    酝酿了三年,沈凝香对颜倾颜的危险依旧在。他怎么能收手。沐寒风曾经加给他的苦难他要一一回报在沈凝香身上。他抢走了倾颜,祸害了他的的夫人,让他失去这辈子唯一的挚爱,头顶绿帽喜当爹。

    这个仇怎么能不报。

    当然他是不会伤害颜倾颜的,也没有能力伤到沐寒风,但是他可以让想要伤害到颜倾颜还是沐寒风疼爱的女人加倍偿还,想想接下里将要做的事儿,嘴角浮起一抹邪笑。

    他没有等怡人回来,摸了摸怀中的东西,对不远处的几位小混混模样的人点了点头,先去了酒楼。

    进了雅间,沈凝香正在同三位掌柜的讨论工作的事儿,沈凝香对乌金,布匹,造纸什么的都不明白。却要装作懂的样子。不懂装懂的同人家探讨,几位掌柜的都是长久混迹于商场的人,八面玲珑,能言善辩。能说会道。听她什么都不懂,三人对视之后,应着她的话。商场如战场,三人很快的矛头都指向了她,轮番给她敬酒。

    沈凝香想拉拢这三个掌柜的,来者不拒。

    几回合下来,三位掌柜的没喝几杯,沈凝香喝的晕晕乎乎的了。

    这个时候苟孝儒走了进来,他算是这些人里面年轻的,又是黎掌柜的女婿,算是小辈。

    所以他很礼貌的请负责倒茶斟酒的伙计先去休息,亲自斟酒倒茶。第一杯茶自然是献给沈凝香。给力小说 &ot;hongcha866&ot;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