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七章 哭出声音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黎妈白白的挨了一巴掌,大气也不敢出。

    怡人更是躲在黎妈身后,浑身颤抖。沈凝香深更半夜衣衫不整的蹲在这贫民区的巷子口,瞎子都能感觉到出了什么事。看到沈凝香暴露在外的肌肤上明显暧昧的印记,忽然觉得很害怕,非常害怕。她知道苟孝儒对沈凝香动了手脚,却不知道他会这么狠毒,要知道贞操可是比女人的命都重要。所谓的饿死事小失节事大。

    沈凝香打了黎妈之后,那双有点涣散的目光阴扉的看向她。咬着牙要去拽她。黎妈也顾不得疼痛,低头伸手抱住沈凝香,小声说:“小姐,小姐。稍安勿躁稍安勿躁。”

    沈凝香这才放松下来从黎妈怀中滑落,软软的软坐在地上,抱着头抽泣起来。

    黎妈傻傻的站在她面前,怡人吓得躲在黎妈身后。大气也不敢出。跟了沈凝香十几年。对她的一言一行都很了解。沈凝香看起来泪水盈盈,似乎眼睛里时刻充盈着泪水,其实除了面对沐寒风。她很少哭,就算很伤心,也只是任泪水在脸上流过。这样哭出声来还是第一次,可见她有多伤心。失去联系的大半夜时间一定受尽了屈辱。

    沈凝香蹲在地上越哭越伤心,刚开始只是小声抽泣,渐渐地失声痛哭,虽然压抑着,还是很大声。黎妈身子僵硬的站在她面前替她挡着。好在并没有人出入。

    月光落下,黎明前的黑暗。黎妈蹲下身子将沈凝香揽进怀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夜渐渐散去,东方泛起了鱼肚白。

    寂静的街道上似乎传来脚步声。

    黎妈终于打破了寂静,试探的问道:“小姐,天快亮了,我们是先找个客栈还是”

    大哭一场的沈凝香也终于停止了哭泣,泄了心中的积郁之后,反倒心情好了许多。冷静下来。

    扶着黎妈的肩膀起身,双腿一软又差点跌倒。怡人慌忙上前扶着。感觉到她的手狠狠地在肋骨间掐了几把,嘴角很快地抽搐了几下,硬硬的撑着,愣是没出一点声音。,

    沈凝香的大拇指二拇指再次试探着捏起怡人腰间一块软肉,慢慢的用力,咬着牙说:“这都要问,眼睛是用来出气的么贱蹄子,还不快点将衣服脱下来。”话音落下,狠狠用力,怡人到倒吸了一口气。这才得以解脱,头上早已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她有点不知所措,就见沈凝香双手麻利的解开她的衣带,扯去衣衫套在自己身上,而她只剩肚兜,她吓了一跳,慌忙双手环胸。

    黎妈看一眼不远处朦胧的小客栈,说了声:“你陪小姐等着,我去定间客房。”

    怡人忙站在沈凝香身后,浑身冰凉。虽然是盛夏夜,却冷的牙齿打颤。

    沈凝香眉头紧蹙,盯着黎妈进了挂着招牌灯笼的客栈大门,冷冷的问:“昨天在酒楼,你们去哪儿了”

    怡人战战兢兢的说:“去,去扯了块布料。就,就在酒楼对面。”

    “你们是本夫人的贴身丫鬟和奶妈,怎么能随便离开,不想活了么”

    沈凝香的手再次摸索到了怡人的腰部,一双眼睛在朦胧的夜色中闪着幽幽之光。

    怡人吓得结巴起来:“奴婢,奴婢想小姐在招呼黎矿管他们,应该没什么问题。”

    沈凝香冷笑一声:没什么问题这叫没什么问题你说说,本夫人要怎么惩罚你是打断你的贱腿,砍掉你的双手,挖掉你的眼睛,割掉你的舌头,还是直接割下你的头颅呢。”

    怡人吓得几乎停止了呼吸,双膝一软扑通一声就跪在地上。

    双手就抱上了沈凝香的腿,哭求:“小姐饶命,都是奴婢该死,奴婢没想到大白天的会出事儿。小姐饶了奴婢,奴婢以后一定寸步不离小姐身边,小姐饶命啊。”

    她抱着沈凝香的腿,味道了一股腥臭的味道。

    心中更加的恐慌,早上没从她同沐寒风的屋子里传出这样的味道,今儿却从沈凝香的身上传来了,味道很浓很腥。她偷偷的将沈凝香被撕破的裙子拉开一点,腿上隐隐的全是伤。

    完了完了。

    沈凝香真的被侮辱了,她怎能饶过自己。

    她是沈凝香的贴身大丫鬟,职责就是贴身伺候,不管沈凝香出了任何事,都的由她负责。黎妈是沈凝香的奶妈,只要负责管理好她的一切就好,不需要时时刻刻的跟着。

    她软软的跌坐在地上,就感觉沈凝香一只脚踢着她,嘴里骂道:“饶了你,饶了你本夫人就不姓沈了,你等着,等我回去了,定剥了你的皮。”

    怡人瘫坐在地上任她又踢又骂的。

    就见不远处走来一位卖早点的男子,担着一担子的豆汤颤颤悠悠的走来,身后跟着他的老妻。

    两人走近,看到沈凝香正踢着只穿肚兜的怡人。猜想到应该是暗娼勾引了人家的相公,古代人民都乐于助人。那妇人忙上前帮腔,。指着怡人就骂:“贱人,娼妇。小娘子教训得好。”

    骂完还不解恨上前踢了怡人两脚。

    那男子也放下担子上前说:“老婆子,人家的事儿你不要参合。这些个娼妇都不要脸,没本事进青楼,又不想嫁本分人,就想着坐着不要脸的勾当。”

    怡人听这两看热闹的人不明就里就骂她,又听到远处传来的脚步声,抱着头只管躲着。

    沈凝香出了气,听到别人这样理解。放下心来,又看黎妈过来。

    停下来,弱弱的对着两个路人道谢:“多谢两位,我家人来了,我们的将这小贱人带去没人的地方好好教训教训。”

    说完伸手抓起怡人已经散开的长,骂了声:“贱人,看本夫人怎么收拾你。”

    黎妈匆匆赶来,见状,一把拽起怡人,将她半拖半拉的向客栈走去。

    卖早汤的老夫妻啧啧的叹息几声,挑着担子向闹市走去。

    客栈老板娘早已经拿着一把钥匙打开了空着的客房。

    见黎妈沈凝香半拖半拉着只穿着肚兜的怡人进来,也以为是千户巷里的暗娼着了人家的道,要来客栈躲一躲。

    见惯不惯的瞥了撇嘴,说了句:“找大夫可以,可不要惹事儿。”快来看 &ot;hongcha866&ot;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