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二章 用儿子提醒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猛地看到眉眼如画的少年,黎妈的心忽然就停住跳动。  恍惚之后又狂跳起来,她停下动作,下意识的左右看了看,顾不得思考,很快来到大门口。

    少年便微微含笑走上前。

    她慌忙从衣襟里拿出一些碎银交给守门的童子,走了出去。

    这个时候大门就快要关了,负责看守大门的头领已经离开。也没有人注意,这个守门的新来不久,不知道这个时候出门也是要记录的。更不知道沐寒风下令不准香园的人出门。

    黎妈今儿运气好,一出门她就压低嗓问:“晚宝,你怎么来了可是有事儿”

    叫晚宝的少年正是她的儿子,因为来得太迟,起名晚宝。

    晚宝笑嘻嘻的说:“今儿学堂放学早,先生让我来看看娘,顺便将这封信交给娘。”

    晚宝一直被沈家人安排在私塾先生那里,平时黎妈就是想见也见不到。今儿他怎么会被派来送信黎妈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她接过信揣进怀中,左右看了看。伸手拉着他的手问:“孩儿这段时间可好,太学的先生严不严”

    晚宝说:“先生说严师出高徒,相比别的学子,先生对晚宝很严厉。先生说娘很辛苦的伺候沐府的夫人赚学费给晚宝,晚宝要是不好好用功便对不起娘。”

    这句话让黎妈倍感欣慰,却也心情更沉重。

    据说儿子这次能入太学,是因为他的私塾先生进入国子监,做了太学府的监管,也带带学生。这位先生从小将晚宝带在身边,不用想都是沈家的人。他这样让儿子来送信,是将儿子也牵扯进来的意思。

    儿子才十四岁,他不能被牵扯进来。

    她很快地又看了看,沐府大门已经关闭,只开着一扇小侧门。

    她拉着儿子走出沐家的巷道,才说::“儿子,娘辛苦不算什么,只要儿子有出息。你呢还是以前那样,千万不要说娘只是个奶娘,也不要来找娘。你想啊,以前私塾的同窗,现在太学府的学子哪一个不是非富即贵,如果被他们知道娘做的是伺候人的下贱事儿,会看不起你的。娘的儿子以后可是要考状元的。”

    晚生低下头噘着嘴说:“娘,你可不能这么说自己,先生说了狗不嫌家贫儿不嫌母丑,晚生读的可是圣人书,不管别人怎么看,都不会嫌弃娘亲的。”

    晚生是个懂事的孩子。

    黎妈却感到心一阵一阵的揪疼。

    她当年被以不能生产赶出夫家,是哥哥黎宝山给了她活下来的希望,后来厉王府遇难,是儿子给了她活下来的勇气。她之所以陪着沈凝香十几年,就是为了儿子。只要儿子好,怎样都好。

    可是心中总归是惶恐的。她知道沈家怀有野心,而且野心很大。也清楚大凉国已有百年基业正值盛世。沈家想要撼动皇权绝非易事。以前也许是时机未到,她只是负责伺候沈凝香,虽然见不到儿子,但是知道她没什么危险,也不担心。

    可是现在她知道沈家要开始真的行动了,而且势在必得。

    她知道自己已经卷了进来。这些年来她也一点的一点的知道了自己的任务。知道沈家想要某取的是沐家万贯家业,还有隐藏在乌金矿区十万沟之中的精锐军队的兵权。所以沐家的主人沐寒风就是目标。

    本来沈凝香住进沐家十几年,一切都是按照规划一点一点的接近目标的。沐寒风沈凝香一见倾心,可惜金玉公主就是不松口,冒出了个颜倾颜。原以为一个奶娘家奴的女儿不会翻起什么浪花,却没想到她竟然是个厉害角色。从小精心培养的沈凝香竟然一点不是对手,一节一节的被打败。

    直到现在还不能掌握沐家财权。

    她知道接下她必须的冒着生命为沈家效力,如果不然儿子就会有危险。

    她默默地将儿子送出沐家巷子,站在巷子口,看了看前后,从手腕上褪下一只金镯,拿出几片金叶子交给晚生嘱咐:“孩子,这也值点钱,你明儿去存进钱庄,以后用得着。”

    又拿出一点碎银塞给他:“买点好吃的。”

    母子两说了会子话,黎妈心里惦记着沈凝香的事儿,又舍不得同儿子告别。

    犹豫片刻说:“儿子,娘在沐府是要跟着小姐的,听说小姐要跟着少公外出,如果儿子有事儿找不到娘的话,可以去这个地方找乌金矿的黎矿管。他每两个月的初一到初五会回来。”

    她担心接下来会有很大的行动,如果有事儿,晚宝的爹黎矿管黎宝山也许会有办法保护儿子。

    晚宝到底是孩子,想不了这么多。听娘的话拿着东西走了,他的赶在太学府关门前回去。

    送走了儿子,黎妈快步进了沐府。现并没有人主意,这才去了司马管家的小院。

    她很清楚的知道沈家这是用儿子在提醒她。

    儿子是她的命。

    沐寒风同夏辰宇没有去牡丹园,而是去了凤至园。

    夏辰宇见沐寒风脸色阴沉,双目如炬。猜不明白他生什么气,想来是因为沈凝香是厉王的女儿,已经查出并确定厉王就是传说中的鬼魅的原因。想想也是,谁愿意同叛贼的女儿生孩子,因为如果到时候孩子会受到株连的。

    他也不多说话,为自己来的不是时候悲哀。

    沐寒风到了凤至园脸色才缓和下来。

    吩咐闭月:“去请夫人过来。”

    “寒风,我只是说说而已,你心情不好,家里有事儿我就先走了,喝杯茶就走。”

    夏辰宇也是因为回去无事可做,想同沐寒风小酌几杯,因为柳无影蒙不谦都回家陪夫人了。

    沐寒风端起茶杯陪了个笑脸:“辰宇,不是生你的气。实在是。”

    他自然不会将生气的原因说出来。

    “不过也不影响我们兄弟,一会儿吃过晚饭,我们喝几杯。”

    夏辰宇摇着头:“还是算了吧,你心里不高兴,我还不成了陪练的了。明儿还有事儿不能醉。”

    沐寒风微微一笑:“那可由不得你了。今儿我来陪练。”

    这两人喝酒相反,夏辰宇心情不好一喝就醉,沐寒风却是心中有事儿千杯不醉。

    夏辰宇见沐寒风不是说笑,勉强说:“那就喝几杯。表哥正好听听寒风有何伤心事。”关注 &ot;songshu566&ot;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