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二章 自不量力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怡人心里对颜倾颜更多了一分敬重。少夫人这么聪明,怎么能不清楚沈凝香一次两次三次的针对她所做的一切。但是她还能这么宽宏大量,实在是沈凝香不能比的。联想起云烟眉烟轻烟几个有了那么好的归宿,不由得为自己悲哀。

    她也是知道为人奴婢应该忠于主子的,以前也是这么做的,可是沈凝香为什么不能好好待她呢如果沈凝香能有少夫人的一半,她也不至于出卖她,不至于那么轻易的就不顾女儿家的清誉同苟先生这样。,

    她低头跟在颜倾颜身后想到她说男人不一定靠得住,但是孩子一定会永远管你叫娘这句话。未婚先孕的恐惧被一种强大的感觉替代,她忽然觉得如果能好好生下孩子,就有了依靠。

    而能不能好好生下孩子,少夫人说了算。她忙上前跟在颜倾颜身边,伸手扶着她。一双略微浮肿的眼睛可怜兮兮的。

    颜倾颜明白她的意思,小红就在旁边也不好说什么,只是轻轻地压了压她的手背:“放心吧,不要紧张。我会好好安排的。”

    怡人眼里闪过一丝亮光:“奴婢谢过少夫人。”一旁的小红很奇怪的看了眼怡人,觉得两人的对话有点奇怪,却也没想到别的,以为是在说沈凝香、

    沈凝香今天果然很严重,头发已经被汗水浸湿,湿漉漉的贴在脸上。脸白的吓人。嘴唇干裂起了一层血痂。一双眼睛无神的看了眼颜倾颜,虚弱的闭了起来。

    黎妈是一脸的惊慌失措,见到颜倾颜也顾不得行礼,带着哭腔:“少夫人,救救我家小姐。一天了血流不止,这样下去会出事儿的。”

    饶是她以前也小产过,却没这么痛苦难受。

    她不知道沈凝香到底怎么了,文太医一直说孩子没事儿,可是自从两个月前开始一直流着血,到现在流的更多了。刚才她已经让人去请文太医了,可是他不在府上、

    颜倾颜伸手摸了摸沈凝香的脸,冷的的吓人,脸上的汗水都是冰凉的。她闭着眼睛眉头不时地抽搐。看得出在极力的克制这难以忍受的疼痛。

    她吩咐身边的小红:“去太医院请谷太医来看看,打着沐府的名头。”

    就算孩子保不住了,也不能让大人这么痛苦。孩子都这么大了,血流不止,如果说直接流产虽然有危险,却是痛苦少一点,这么下去,会出人命的。

    小红答应一声走了出去。

    颜倾颜又在身后补充一句:“请司马大叔亲自去一趟,告诉苟先生等一会儿,我还有事儿要说。”小红答应着走了。、

    颜倾颜站在沈凝香床前看着她几乎跟着死人差不多的样子,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她不是大夫,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知道自己站在这里会让沈凝香更痛苦,还是不要这么残忍的对待一个孕妇了。

    她转身往外走,黎妈刚才也是实在没辙,觉得沈凝香快要死了,才会让怡人去请颜倾颜。这会看沈凝香强忍着疼痛,闭着眼睛,知道她不想自己这个样子被颜倾颜看到,也不阻拦。

    黎妈将颜倾颜送去门外,颜倾颜便对她说:“妹妹果真病得很厉害,你好好看着。一会儿谷太医就来了。他可是专门给宫里嫔妃们医病的,专门医治妇人之病。”

    黎妈忙道谢:“老奴谢过少夫人。谷太医身份高贵,也只有少夫人才能请得动。”

    “妹妹也是沐府的夫人,主公不在家,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们谁都脱不了干系。我这身子不便,也不宜太过操劳,妹妹这边就靠你们了。你同怡人跟了她多年,这个时候最是尽忠心的时候,好好伺候着,出了事儿拿你们是问。”

    丢下这几句话,颜倾颜在曦元的伺候着慢慢的下了回廊走出院子。

    沈凝香牟然睁眼,一双充满怨恨的眼睛狠狠地看着屋顶。

    黎妈返回来就被她眼里闪烁的恨意吓了一跳,忙俯下身子小心翼翼的说:“小姐先忍一忍,一会儿谷太医就到了。”

    沈凝香的目光犀利的刺向她:“是你让那个贱女人来看本夫人笑话的”黎妈陪着笑脸:“小姐,你也知道老奴身份地位,请不来太医。”

    谷太医是太医院的院首,医术高明,号称大凉国第一国手,是专门给皇宫的后妃娘娘们医病的。她这样的奶妈身份不要说去请了,见都见不到。就连坐镇沐府的文太医,都不容易请到。

    沈凝香眼里的寒意加重。

    黎妈知道她又要发怒了,忙说:“小姐千万不要生气。小姐现在身子弱,经不住。等小姐病好了,要打要骂老奴绝无二话。”

    嘴上这样说,心里暗暗腹诽她自不量力,以她现在这样的身体,小命都不知道能不能保得住,还有精力生气。

    沈凝香听黎妈这么一说,眼睛看向一旁的怡人。见她低眉垂目的,一副半死不活死爹死娘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

    伸手想去掐她一把,却是胳膊软的抬都抬不起来,哥更不要说打人了。这才不甘心的微微闭上眼睛,下腹处钻心的疼痛感再次袭来。

    她不得不紧紧咬着嘴唇来抗拒这一波一波的疼,即便心里恨意滔天也没有力气发作。

    咬得嘴唇都出血了,肚子痉挛般的疼痛才稍微缓了下来。浑身已经像被侵在水里般的湿透了,寒意袭来。

    她气若游丝的说了声:“冷。”

    便觉得一股热流从下体流出。带着一阵抽丝剥茧般的疼。忍不住倒吸一口气,刚刚舒展的脸再次皱了起来。

    黎妈抱来一床被准备加在她身上,发现她的脸苍白的刚厉害,慌忙掀开被子看了看,惊得牙齿打颤::“小姐,小姐,很多血。是不是,是不是,孩子。”

    床上已经渗出了一大片血迹红的刺眼。黎妈吓得眼睛睁的比铜铃还大,失声了。

    “闭嘴”已经疼到快要窒息的沈凝香听到孩子,突然大声喊道:“本夫人的孩子好好的,敢瞎说剥了你的皮。”福利 &ot;xinwu799&ot;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