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三章 人已经相中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黎妈不敢多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守在床前无奈的看着沈凝香脸色越来越苍白。

    待谷太医跟着司马管家赶来,沈凝香几乎已经昏迷了。谷太医把完脉,问了黎妈几句,想了想给了她一粒药丸让她给沈凝香吃下,然后开了一张处方,让小红去抓药。

    谷太医的药丸很灵验,一会儿沈凝香就醒了。

    神志不清的睁开眼睛。谷太医看了她一眼,眼里有片刻的疑惑,随即起身说:“夫人肚子里的孩子暂时是没有什么危险,但是夫人身体太虚弱,得好好休养。不要吃大补的东西,多吃点鸡蛋喝点鸡汤。”

    说完又拿出几颗药丸交给黎妈:“这药丸每天晚上吃一粒,药每日三顿,饭后一个时辰喝下。”

    说完告辞离开,出了门,对一直陪着的司马管家说:“这位就是沐少公的夫人”眼里充满了疑惑不解。

    他同沐寒风交情很好,已经很多年的故情了。所以沐家人才能请得到他,可是他记得前段时间沐少公找他要一个可以让女人三个月内慢慢滑胎的药方,作为一长期工作在女人群体里的资深大夫,这种药方自然是手到擒来。他提笔就写了一个处方。

    他还以为他要打掉哪个不自量力的丫鬟肚子里的孽种,却没想到是他的夫人。

    司马管家老实的回答:“是沈夫人,我家主公的平妻,也就是以前厉王府的嫡孙女。”

    谷太医眉头稍稍皱了皱:“就是那个从尼姑庵接回来你家主公惦记了多年的沈小姐”

    这也知道不是说太医从来都是两耳不问人家事的么

    司马管家心里想着嘴上却说:“正是。”

    “那你家主母可在家中,听说她也有了身孕,你家主公临走时可嘱咐老朽,去帮你家夫人把把脉,看看腹中胎儿是否顺位。”沐寒风走的时候不但找他讨了滑胎药,还告诉他自家夫人有了身孕,拜托他有机会去看看。

    既然来了不妨去看看。

    他还有点好奇,刚才给沈夫人把脉,知道她服用的就是自己开给沐寒风的滑胎药。这种药是他的独家秘方,看起来是保胎药,其实是滑胎的,除了他同过世的师父,别人可看不出来。他平时绝对不给别人用的,因为这是伤天害理的事儿。不过沐少公例外,他知道他不好色,那么有权有钱才两个夫人,一个儿子。他要这药就算他不给那孩子也绝对留不下来。所以看在他那足够的银子的份上。

    他原以为他是要给哪个不长眼非要赖上他的女人,没想到用到了自己的夫人身上。

    沐少公年纪不轻,只有一个儿子,可以说是子嗣太少。怎么可能给自己怀有身孕的的夫人下药。

    那一位呢沐少公从来不好色,原因他是知道的。他记得很久以前他还是当年太医院院首的首席弟子,沐寒风偷偷的来找过他说自己不能人事的事儿,请他私下里帮忙,他记得他给他用了好多药,有一次差点成功。但是却没成功,后来他成了亲,告诉他他的病好了。当时他觉得也许是因为他的药起了作用。一直沾沾自喜呢。后来听说还有了孩子,更是自豪了。

    不过他现在这么不想要孩子,难不成骗他的那那一个孩子哪儿来的是谁的现在两位夫人都有身孕,难道被带了绿帽子

    好奇心驱使,也有点八卦,也想证明自己的医术。

    他随着司马管家去了牡丹园。

    颜倾颜刚将帮苟孝儒买的宅院的凭据交给他,说了帮怡人的方法。苟孝儒还没说话,就听见外面丫鬟报谷太医来了。

    她笑着看了苟孝儒一眼小声说:“孝儒哥,就这样吧,你去办房契,买几个下人打扫打扫,怡人过些天有机会就让她先去你那小院。等孩子生下来再说,你要是想再娶一房的话。回去给黎三小姐说清楚,也给黎矿管说清楚。”

    也许是对苟孝儒心怀内疚,她第一次没了立场,想让苟孝儒在外面有个家,属于自己的家,生一个可以光明正大姓苟的孩子,好告慰苟大娘的在天之灵。

    苟孝儒也不客气,丢下一句:“知道了,人我已经看好了,就是你身边的那个雨烟,你问问她如果愿意,就做我的侧室。我夫人在乡下,但是她永远是正室,如果以后她想来都城,还是主母。”

    娶雨烟,是他刚才突然决定的。

    雨烟以前跟着沐寒风去过乌金矿,他见到她的时候她的腿脚正好被狼咬了,却还是对沐寒风那么那么忠诚,他对她的印象颇好这几次来沐府,他都看到了她,她年纪也不小了,腿脚还是不太灵便,脸上也有了沧桑感。

    却是刚才颜倾颜说他既然不愿意娶怡人做小,可以在都城娶个偏房,成个家,生个姓苟的孩子。正好就看到了外面院子里的雨烟。身体单薄,依然清秀的脸庞,也许是同病相怜,想起自己被打折的腿,差点被残废了的身体,忽然觉得想要让她做自己的偏房。

    “好,我会问清楚她的意思,如果她愿意,过完年这事儿就简简单单的办了吧。她是院中的丫鬟,以后可以经常来看我。”

    这也是苟孝儒突然决定选雨烟的另一个原因。

    “倾颜,我走了。”

    苟孝儒告辞颜倾颜,正好司马管家带着谷太医进来,苟孝儒温文尔雅,清秀文弱,谷太医想起刚才脑子里冒出的想法,好奇的看着他,直到他走出很远。

    他一向谨慎,也各守本分,绝对是不该看的不看不该说的不说,但是他同沐寒风是忘年之交,也是在宫外,有点忘了自己的原则,还不掩饰自己的八卦之心。

    “谷太医请做,刚才那位是乌金矿的账房先生,也是乌金学堂的先生。我想让他帮我带一些笔墨纸砚给学堂的学子们,谷太医不要多想。”

    颜倾颜有点好笑的请他入座,小红上了热茶。

    谷太医这才注意的看向颜倾颜。

    面色红润光洁,眉眼如画,娇小柔美,肚子微微隆起。浑身撒发着一种让人眩晕的光芒。相比气若游丝的那位沈夫人。他的想法又变了。美女小说 &ot;xinwu799&ot;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