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穿越
    “水,水!”一声声微弱的声音响起。

    “这小子还活着,命真大!”

    “水!”那声微弱的声音还坚持着。

    “奇迹啊!连暗雪都没要他的命,这绝对是奇迹!”

    “水...”

    接连三次请求最终得到回应,一点清凉的液体流入他的口中。水带来的不单是意识的觉醒,还有力量的回复,当源源不断的水进入咽喉后,昏厥的无影终于苏醒了。

    这是哪里?进入眼帘的除去一个头发暗红,外表普通的女人外,就只剩下了亮银色的天花板。

    “我在什么地方?”无影的提问让围观的人很懵逼。

    “你笨啊?当然是在矿井咯。”

    “矿井?!”无影一脸茫然。

    “糟了,黛娜怎么捡了个傻瓜回来?他肯定是失忆了!你看他后脑上的包还有身上的伤口,一定是被什么人打傻了?

    围观的人议论纷纷,但也算帮无影解了围,起码大家不再东问西问了。那个叫黛娜的女人一脸失望地看了眼无影,将水瓶与食物放到他身旁,扭头就离开了。

    一个傻瓜不会引起太多人的注意,人们纷纷散开,留下无影一个人在房子的一隅发呆。

    无影看了看自己右肩部分的伤口,他记得那是一个贯穿式的伤口,并且伤及骨头,右胳膊很可能要废掉,但现在右肩的伤口却被一种特制金属套件包裹住,并且伤口处有清爽的感觉。看起来这应该是一种特别的医用器械。

    放眼四周,这个地方面积约有二百多平方,是一个简易的大厅,但又与普通的建筑不同,这儿的墙面,地面以及天花板全是用某种金属打造而成的。

    尽管无影不清楚这些奇特金属的材质构造,但看到上边暗淡的色泽,还有几处因破损而裸露在外的插电板,他就知道这儿应该是个很低档的地方。

    这的地方的布局就是家餐厅,数不清的桌椅板凳放在这里,零零散散的有十多人在吃着饭,但是看座椅的数目,这儿最多应该可以容纳数百人同时用餐。

    金属特制的墙面上只有四个窗户,无影只瞟了一眼就知道那只是个假把式而已,其中一个窗户的画面是阳光沙滩,有一个身着比基尼的美女在上面散步,第二个窗户则是春天的田野,第三个窗户是白雪茫茫的山色。

    让人大吃一惊的是,第四个窗户的景象竟然是太空,宏伟的猎户座大星云近在咫尺。

    直到此时,无影才最终确定,自己一定是穿越到一个未来的世界了!

    无影想到这儿,背心忽然传来一阵钻心的疼。

    第1章 穿越-->>(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无影想到这儿,背心忽然传来一阵钻心的疼。

    “哎!”低声嗟叹惊动了一名老人,那是个浑身脏兮兮并且散发出恶臭气味的老头,只见他忽然神秘的靠了过来。

    “小子,你背上的纹身是啥意思?”说罢,他从怀中拿出一个油腻腻的映射器,按了几下后,一副画面被映射到半空。

    “看见没有,这就是你背上的纹身,我在帮你疗伤时偶然发现的,我百思不得其解,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无影没理会那个脏兮兮的老头,就在他看到那个熟悉的图案后,忽然眼前一黑,就晕倒在了床上。

    天哪,那图案实在太熟悉了,那不是《报言咒》的六芒咒星吗?报言咒是青云宗门斩妖除魔的诅咒,也是咒中之尊。但自己为何对这诅咒如此熟悉?难道我的前世藏了什么秘密?无影脑袋很混乱,加上他受伤后陷入虚弱,昏厥也是很正常。

    无影陷入了昏厥,在无意识中全部记忆都化作了碎片,完全无法拼接在一起。符箓、黑夜、师父安葬的无妄海,自然还有那枪战与追逐。

    莫非,这个六芒咒星跟那张符箓有什么关联?我记得那道金光钻入我的后背,难不成这是它搞出来的纹身?

    “愿我的死去,能斩断你在世间的所有恶缘,从今天起,为师赐你宗名,无影!”

    熟稔的声音在无影的脑海里回荡,直至最终,就在一声闷雷响起后,无常的意识才彻底遁入黑暗。

    既然无影已醒过一回,那证明他已摆脱了生命危险,以后的几天,醒来的无影开始慢慢熟悉这个世界。

    原来这里叫补给点,那个走路一瘸一跛的女人叫黛娜,她就是这里的老板。

    补给点为一个编号a322的废弃矿井服务,这儿的人全部以采集‘能量水晶’为生,总人数约有二百多人。矿井老板是一个蓝头发鹰钩鼻的酒鬼,整天不见他下井工作,却总能碰到他喝酒。人们都叫他麦尔斯·贝,俗称贝老板。

    假装失忆的无影,这期间一直默默观察周围的环境,曾做过盗匪的他深知踩点的必要,在一个陌生而残酷的环境中生存要靠智慧,而所有这些的基础在于低调。

    渐渐地,无影获悉,自己是被瘸子黛娜救回来的,她在去克里斯托城采购货物的半道上,正下着暗雪时,发现了倒在地上的无影。黛娜救过很多人,这矿井里起码有二十人的命是她救的。

    她很熟练地将无影带上车,回到这里,不但帮他疗伤还提供食宿。尽管住的地方只是一张小床,但无影已经很感激她了。

    能提供食宿,对无影来说已经很满足了。但好景并不长,就在他醒后的第五天,从不和他说话的黛娜忽然出现在他面前。

    “你的伤基本痊愈了,可以工作了。你的吃喝用度,再加上住宿费用,总共欠我十元克里币,在账单没结清之前,你不能离开这里。”说罢,黛娜丢给她一身矿工套装,就转身离开了。

    在黛娜身后站着一个肌肉发达的魁拔汉子,无影清楚,他就是a322号矿井的安保团长,绰号野牛的奎恩。这家伙也被黛娜救过,对黛娜很忠诚,他一个劲儿地对着无影秀肌肉,看上去似乎想好好教训一下他。

    无影可没那么笨,他知道什么时候要低头。对于这个陌生的世界,他并不很了解,即使赶他走,他也不知要往哪里去?不就是下矿干活吗?他从不觉得干这种事丢人!

    “跟我走,小子,你得跟我去熟悉一下工作,我们先从挑选矿渣干起。”说话的是那个全身脏兮兮的糟老头海斯,也就是为无影疗伤的人。看来这伙人背地里开过会,为了对付无影,也肯定准备了好多套方案,若识相点就由海斯招呼他,若不识相的话,野牛也想活动活动筋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