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冤家路窄
    无影没工夫仔细看上面的图案,他伸手还碰触一下箱子,脑海中还在想着如何将这玩意儿给抬上去。但就在他的指尖刚碰到箱子的时候,整个断裂口却忽然强烈震动起来。

    “妈呀,余震啊!小子你快上来...”巴克看着头上纷纷落下的碎石,想独自开溜却怎么都下不了决心。

    正在此时,合金箱忽然大放异彩,强烈的金色光芒将无影浑身上下包裹起来,在耀眼的光辉中,无影吃惊地发现三十公分见方的箱子忽然炸裂开来,从里面飞出一个橄榄形红色物体。

    炙烈如火的物体不断变化着各种形态,在它外边还有十来根黑色细链将其紧紧包裹。

    无影愣住了,他真没想到这种大箱子中,竟然只保留这么个小物件,并且这东西竟然还在自行运动。

    更加令人不可思议的还在后边,那东西似乎发现了无影,忽然飞到他眼前,外边的黑色细链忽然分离开来,直接刺入无影的脑袋,速度之快让人根本来不及躲闪。

    不疼,不痒,也没其他反应,有的或许只是冰凉感。无影就这么看着黑色细链硬生生刺入自己的脑袋中却束手无策,但只是不到一秒的时间,那些黑色细链又抽离出来在空中编成一整条黑链,然后紧密缠在无影的颈部。

    弹指一瞬间,一条奇异的项链诞生了,只见一条黑色的细链套在无影的颈部,橙色的心形物体此时变得像钻石般晶莹剔透,静静地垂于颈部之下。

    已经没时间考虑了,此时的震动已变得很强烈,精致的合金箱子已落下滚烫的熔岩里不见了,而用于固定的两根采矿钉也慢慢松动开来。

    值此生死倏关之际,无影双臂突然发力,施展豹之力中的运气功法,两三下就爬上来,他脚还未站稳,就拖上巴克往回跑。

    “快跑,跑得愈远愈好。”无影没时间跟他解释,就拖上他一路快跑。

    想来也怪,这余震似乎都集中于那道断裂口中,两个人愈往外跑震动就愈小,跑了数百米后,震动就感受不到了。

    一脸发懵的巴克看着无影问:“刚才那是什么玩意儿?值得你拼了命也得捡回来?还有,怎么突然发出道金光就消失不见了?”

    “我怎么知道?我刚想摸摸那箱子,就发生了地震,好好的东西就这么炸裂开来落到熔岩中去了。”

    无影没跟巴克说太多,像这种事越少人知道越好,至于项链,总之藏于衣服中,别人也发现不了。

    原有的路线走不了了,两个人绕了好大一圈,走了有半个小时的冤枉路,才来到巴克相对熟悉的矿道。在一个个坚实的金属构件出现在面前后,他们才终于舒了一口气,看样子没走错路。

    震后的矿道很安静,没人敢在这时候下矿,就只有他们两个在踽踽独行,又走了近两小时,他俩才见到透射进洞口的光线与漫天飞舞的暗雪。

    第8章 冤家路窄-->>(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震后的矿道很安静,没人敢在这时候下矿,就只有他们两个在踽踽独行,又走了近两小时,他俩才见到透射进洞口的光线与漫天飞舞的暗雪。

    “终于到了,我们算平安返回了,真是有惊无险啊!但是,我告诉你,我们绕了一个大圈,所以出口已经不是先前的a322矿井,而是隔壁的a321矿井...”

    “a321矿井?这不是豺狼阿尔沙文的地盘吗?”无影立即提高了警惕。

    “别紧张,本来每个矿区的矿道都是相通的,绕到其他矿区也是常有的事,只要我们不添乱,他们一般不会计较,并且,小辣椒也不会在下暗雪的时候出来闲逛...”

    巴克的一番话,使无影稍微心安了一些,但就在他们出了矿道,暴露于暗雪里时,才发现事实并不简单。

    “哟,这不是那个傻大个吗?”无影才刚一露头,一声有点熟悉的声音就从前方传过来。定睛一看,无影不淡定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那不是那对肥肥保镖吗?

    只见在矿区的监测塔上,大肥二肥这对保镖兄弟,正在监视下边的矿工整理器械,高高大上的他们一眼就发现无影与巴克了。

    “咦,老鼠巴克也在?好玩儿!”两个保镖正闲得发慌,一见到无影与巴克,眼睛都放光,那不是大姐最讨厌的人吗?他竟然敢说我们是她儿子,这不是当众让我们出丑吗?正愁找不到机会收拾他,没想到自个儿送上没门了,太好了!

    俩人下了高塔,领上一群手下将无影与巴克围了个严严实实。

    “哎呀,这不是肥肥兄弟吗?连下暗雪都能碰上,这也太巧了吧?要我说这就是缘分,走吧,我做东,请兄弟们喝两杯!”巴克赶紧讨好肥肥兄弟,说着还将一只手搭在二肥的肩上。

    “把你的脏手拿开!”二肥怒目圆睁地瞪着他。

    “哟,兄弟这么大火气干什么?要我说,都是一场误会!兄弟们,不是发生了地震吗?把矿道都震塌了,我们实在没办法,才选择绕路的!都是干这行的,大家相互体谅...”巴克收回手,又搭在大肥的肩上。

    “就你屁话多,给老子滚开!”大肥啪得一耳光将巴克扇到一边,指着无影的鼻子说:“臭小子,有种啊!敢惹我们大姐不开心,你知道问题多严重吗?今天你老实挨我们一人十拳,挨了这事就算了!”说罢,两个肥肥捏紧拳头,关节处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老鼠巴克看着那铁锅大的拳头就双眼发昏,急忙过去打圆场:“哎呀,我说大哥啊,这小子说话没大没小,确实是欠揍!但你们有所不知,这小子刚才差点掉岩浆里了,好不容易才捡回条命,身子正虚着,二位猛男大哥刚猛霸道的十拳下去,他还有命么?他要是死了,岂不扫了二位的兴?依我看,还是我请大家喝两杯,这回就饶了他,下次他如果再不识相,就照死里打...”

    这一通马屁拍得肥肥兄弟很是舒服,二肥点点头说:“那好吧,你要请我们喝酒,我肯定要放过他咯!但是三拳还是少不了,我轻点打吧。”

    “别...”巴克还想再劝,但无影却阻拦了他,他将自己的工具包塞入巴克怀中,大声说:“二位大哥,我初来乍到,有眼不识泰山,说错话,就该受惩罚,只求诸位高抬贵手,留我一命,好请大伙儿喝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