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魔星降临
    .. ,暮色神纪:黄昏

    某城市山区,一处位于山腰的山洞内。

    一阵阵大风将更多的雪花吹进山洞,接近封闭的空间里回荡着各种杂乱的声音。

    “啊!欲魔,你这是找的什么破地方,冻死我了!”一个有着强壮身躯、长相却酷似猩猩的怪物说完,接连打了几个喷嚏,可以看出它真的很冷,粗糙的皮肤上已经结了厚厚一层霜。

    “不……煞魔你仔细想想,寒帝就应该喜欢这种寒冷的地方不是吗?越冷的地方对他就越有利!”被称作“欲魔”的巨型佝偻骷髅说道。

    “只要杀了那个寒帝,我就立马回去!住在神界的大宫殿肯定比在这舒服!”煞魔抱怨道。

    “你确定那些元素帝王都还活着?”一件悬浮在半空中的黑衣说。

    “百分百确定,我跟踪了他们好几万年,他们就是在这个星球上消失的,而且不久前我感受到了很特殊的寒元素信号,有很大可能性是寒帝,你没感应到他吗黑魔?”

    黑衣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哎……人类那么多建筑,我们抢一座不好么?为什么非得住这么个……老鼠洞?煞魔说着,从石缝中捡起一条冬眠中的毒蛇,“这是什么物种?”

    “别动!那生物有……”欲魔还没说完,煞魔就将那蛇一口吞了下去。“有毒……”

    “大家听着!”欲魔一脸严肃地说,“这个星球上的人类普遍掌握了一种名为科技的强大力量,那些人类研制的几种武器伤害绝不低于任何一个元素帝王的必杀技,所以,绝不能让人类看到我们!如果各位有谁想出去逛逛就来找我,我免费提供易形符,可以让你们暂时伪装成人类……”

    它说着,煞魔打了个饱嗝,“嗯……有毒的长条生物真好吃……”

    “煞魔!我说的话你听到没有!”欲魔怒火中烧,而煞魔则一脸无辜地看着它,“听到了……”

    “那就赶紧帮我把这些该死的石头搬出去!一会我还要作法寻找那些元素帝王们!”欲魔大叫……

    ——————————

    城西汽车站。

    公交车慢悠悠地找了个积雪较少的空地停了下来,这个古老的汽车站里响起了圣诞彩铃般的声音;方雾寒扶着母亲从车上蹦了下来,他的一只脚上缠着厚厚一层纱布,所以他连走路都得用一只脚蹦跶着走。

    方雾寒口袋里的两块圣域水晶和那个亮银色的小球随着他的跳动发出了悦耳的声音,引得周围的人都将目光转向他和母亲。

    “这就是人家吊灯上的灯饰,你说你为了捡这些东西弄丢了鞋子不说,还把脚弄伤了,唉……你说你啥时候能长大呢……”名叫“花蝴蝶”的出租三轮车上响起母亲的训斥声,现在这种天气下连出租车都不拉客了,要出门只能乘坐这种“黑三轮。”

    方雾寒翘着二郎腿,那只伤脚随着三轮车发动机的“突突”声打着拍子,他无奈地回应着各种训斥,又看了看伤脚上那些绷带,心中叫苦不迭。

    其实他从非洲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是“满血”状态了,那个叫狄修索的男人不知用了什么办法治好了他身上所有的伤,包括那个贯穿胸口的巨大刀伤和脚上的伤。

    他清楚地记着自己从传送门里无意中进入了那个有着冰山和教堂的地方后,他找到了那个银色的小球,又从那个孩子那里换来了两块圣域水晶,随后他上了船,最后还看得到了那位散发着无尽光和热的金甲神,金甲神发出的圣光刺得他眼睛发痛,再次睁开眼时,他已经回到了老家,躺在了那条河的岸边。

    现在他脚上的伤——是他走回奶奶家时弄的,最后他也只好编了一些离谱的谎话证明自己是为了捡这三个东西才受伤的……

    半小时后,方雾寒躺在床上回忆着这段时间以来发生的一切,要不是他被那个男孩用弹弓击倒后做的那个梦,他根本不会和狄修索熟悉得这么快,在那个漫长的梦里,他亲眼目睹了一场惨烈的神魔之战,从双方下达战书到那个名叫邪魔的十字骷髅释放必杀结束战斗……而且最为诡异的是,原先梦里的那个男孩给他看的七个恶魔,在这场大战中就出现了五个,算上那个拿着长刀追杀自己的恶魔,他一共见了六个,还差最后一个恶魔他还没见过。

    通过那梦,方雾寒已经大致了解了那五个恶魔的技能与实力,如果真如狄修索所言,自己就是梦里那寒帝,而且通过他在河里看到的那朵冰莲找回了“前世”的记忆,那他的敌人就是那五个恶魔了,当然还有追杀自己的那恶魔。

    那家伙如果知道了它没杀死自己,会不会还有下一次刺杀?方雾寒下意识地摸了摸胸口,狠狠地打了个寒颤,他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感觉在这张与常人无异的皮囊之下隐藏了太多神秘的东西——

    几年以前,同样是寒风呼啸的凛冬,他与哥哥在老家里的那片空地里打着雪仗,就在那场雪仗中,他发现了自己有着控制寒冰的力量,他能够“安抚”那些“暴躁”的分子,让杯子里热腾腾的开水瞬间化为冰块,他也能够感应到自己身边的冰和雪花,就像……正常人能够感觉到自己手指的存在并使用它们那样。

    这也就是为什么狄修索说他是寒帝而他没有反驳的原因,他始终觉得狄修索很神秘——在他被那男孩用弹弓击倒后,晕厥的前几秒他好像看到了那股肉眼可见的狂风从天而降,那声音如同置身于风暴的中心一般。从正常角度考虑的话,一个被猪拱成重伤的男子,想从十几个手持武器的壮汉手中逃脱本来就令人感到不可思议,更何况他还救出了昏迷中的自己?这个男人不简单……

    这时,方雾寒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烛火般明亮的光点,他吓了一跳,随后那光点在他的注视下开始扩大,最后变成了一个金灿灿的圆形魔法阵。

    法阵上有许多神秘的符号正缓缓旋转,方雾寒惊恐之际,法阵中央出现了一丝干扰波纹,随后那个熟悉的男声从法阵中响起:“嗨,寒帝,我是狄修索。”

    方雾寒咽了口唾沫,下意识地把枕头抱到了胸前,“你你……你这是个什么东西?”

    对方愣了几秒,“什么什么东西,你说你面前的光圈?这是个通讯法阵啊,你不会连这都记不起来了吧。”

    “什么法阵都先关了,我妈就在隔壁房间看电视呢,我给你说我手机号,你打电话!”说着,方雾寒便挥动枕头“攻击”通讯法阵,但法阵好像并非实体,枕头无数次地从法阵中穿过,但并未对其造成任何影响。

    “电话是谁?打它干嘛?还有手机号是什么东西?你来给我解释下。”狄修索这番话把方雾寒说得哑口无言,感情这家伙是真从非洲大草原上活了十几年,没见过手机和电话啊……

    “好好好,这个话题我们先跳过,现在你告诉我怎么隐藏这通讯法阵,然后我再问你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好不!”方雾寒扶额。

    “昂……知道了,你挥一下手不就好了嘛?这种魔法是完全可以由意识来操控的,我的天啊……你竟然这都不会……”

    方雾寒听得出来对方也很无奈,他一挥手,法阵果然随着他的意识消失在了他眼前,但这法阵并没有关闭,而是变成了“听筒模式”,因为他还能听到那边狄修索啃苹果的声音。

    “你要问我什么啊?”狄修索的声音响起,其中还夹杂着下咽的声音。

    “我……真是神魔大战里的那个身穿冰甲的寒帝?”方雾寒问道。

    “对啊,因为只有元素帝王才能接收到这种频率的通讯法阵,其他任何人都不行,因为这是我们的血统优势。”狄修索说,“在这之前,所有元素帝王只有你是失联的,但现在找到了你,人也就全了。”

    “那你们……或者说是我们的目的是什么?”方雾寒问道。

    “五大魔王未除,我们的目的就是发展自己,找准时机,然后一举歼灭魔王。”狄修索说。

    “但刺杀我的那恶魔不是那五个魔王中的一员,它跟它们都不一样。”方雾寒说。

    “可能是它们使用了易容术之类的,如果地球上还有存在其他恶魔我们一定早就感知到它了,但不管怎么说你已经被盯上了,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熟悉自己的力量保护好自己,再就是活到我们崛起的那一天。”狄修索说。

    方雾寒皱了皱眉,“可我打不过那恶魔,当时我释放了和寒帝一样的那个名叫‘破顶扎’的技能,但根本没办法杀死它,当时要不是河里那朵冰莲恐怕我就死了。”

    “你要记住,魔王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死亡,无论你怎样杀死它们,它们都能够复活,只有封印才能永久地束缚它们,想必你也从记忆里看到了,当初邪魔就是被封印在了魔塔顶层的十字棺里,是四大魔王吃了败仗不服气才将它释放了出来,如果四大魔王不解除邪魔的封印,那才是永恒的死亡。”狄修索说完,方雾寒脑海里传来了狄修索撩水的声音,“好了,天亮了,我该去打猎了,你要注意安全啊兄弟,另外这种法阵你是可以随意识召唤出来的,然后你锁定我的魔法信号,就能与我通话了。”

    “好……”方雾寒说完,脑海里的法阵干扰声才彻底消失,他的耳边又响起了窗外呼啸的风声……

    ----------

    深夜,方雾寒站在窗户前,一块圣域水晶在他的手掌心里散发着萤火虫般的金光,他很纠结要不要去使用这颗圣域水晶,万一那孩子骗了他,让他从这水晶里释放出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来,他也拿那个孩子没有办法。

    至于那个能发出冲天光柱的银色小球,他目前还没研究出什么来,拨弄了一会后就扔到了一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