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恐惧深渊
    .. ,暮色神纪:黄昏

    城北山区,魔巢。

    经过四大魔王的改造,它们已经把那个山洞变成了一个像模像样的恶魔巢穴;这个山洞内部空间很大,欲魔用了一些魔法几乎将整座山挖空,但出口却很小很隐蔽,即使是卫星也难以发现这个山洞。

    黑魔、欲魔和死魔正在各自的“领地”修炼技能,煞魔坐在洞口看星星。

    “那是什么?”煞魔看着城市上空一个光点嘟囔,“兄弟们快来看啊!我发现了个奇怪的光点!”它朝山洞里喊道。

    “那是流星!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欲魔的声音从山洞里传出。

    “不是不是!”煞魔起身,走向欲魔。“那不是流星,那个光点正悬浮在城市上头呢!”

    欲魔无奈地被拉了出去,死魔和黑魔也跟了出来:只见它们面前那座城市的上空正漂浮着一个光点,那个光点越来越亮,最后爆开,变成了张巨大的光网撒了下来。

    那光网的面积越来越大,渐渐地将整个城区罩住,随后又向着它们的魔巢扩散而来,魔王们纷纷退进山洞,只有欲魔还站在那看着那道光网向自己逼近。

    “我的老天啊……”欲魔看傻了眼,“这就是传说中的圣域啊……”

    “快进来啊!”煞魔朝欲魔喊道。

    很快,那光网蔓延过来,光网穿过欲魔的身体,一刹那间欲魔的身子抖得像筛糠一样;那光网好像不能被物体阻挡,光网穿过石头和大山继续向魔王们蔓延过来。

    魔王们被逼到了死角,但巧合的是,正当它们无路可退之际,光网在它们面前停止了移动,随后光网爆开,化作无数金色的粉末飘向洞外……

    “救我……”洞口传来欲魔的声音,三大魔王刚一走进刚才光网圈定的区域,顿时感觉像是被抽去了一部分力量一样,法力和体力均有所下降。

    黑魔用意念力将欲魔扶起,但欲魔好像连站都站不稳了一样,走路歪歪斜斜,刚走了没几步就“咣”地一声撞到了石壁上,头骨与石头的碰撞声令人毛骨悚然。

    “你刚说这就是传说中的圣域?”死魔问。

    欲魔没有说话,趴在地上点了点头。

    “吼!真叫人恼火!”煞魔狠狠地跺了跺脚,“我们刚建好的家就这样成了别人的领地?”

    “欲魔,是什么人在此建立圣域?”黑魔问。

    “不知道……但肯定是个厉害角色,一会我得作法看看能不能锁定圣域的主人。”欲魔说着从地上爬起来,扶了扶被撞歪了的脑袋……

    ----------

    那股力量撕开了乌云,暴雪骤然停止,金色的光芒从天空中撒下,将下面的城市照映得金碧辉煌,人们纷纷从高楼大厦中探出头来,还有的正用相机记录下这一“奇观”。

    方雾寒张开双臂,感受着这神赐般的力量,他看到自己体内的那朵冰莲喷发出升腾的火焰,但那并非火焰,而是满溢的能量。

    几分钟前,方雾寒按照那孩子的说法,在月光下将自己所在的这座城市连同内郊作为了自己的圣域,当时他惶恐的看着那块圣域水晶穿过窗户飞向天空,随后水晶爆开,化作一个光网将这座城市笼罩……

    此刻方雾寒能明显地感受到自己体内那怒涛般的力量,圣域建立后他仿佛获得了一个强力的buff增益,使他的各项属性得到了显著的提高。

    七彩冰莲的影像映在他的瞳孔中,记忆中说七彩冰莲是那位寒冰帝王的心脏,同时也是宇宙间独一无二的法器,冰莲的每一片花瓣上都载有一个元素,也就是说七彩冰莲的拥有者可以使用多种元素的力量。

    但方雾寒并不认同这种说法,如果他是几百万年前的那个寒帝,而七彩冰莲是自己的心脏,那他之前这十几年岂不是一直过着“无心”的生活?

    方雾寒对着天空傻笑一声,他伸开手掌,两颗火球在他的两手间来回跳动,像是两个“迷你版”的太阳,炎元素之力在他的手中完美地呈现出来。

    “酷!”方雾寒的眼睛里跃动着小鹿般的欣喜,他双手汇拢,一个由雪构成的“空中滑板”停在了他的窗前,他打开窗户跳了上去,云层在他的意识下崩散,无数的雪花再次落向世界,方雾寒乘着“空中滑板”消失在深蓝的夜空中……

    ----------

    煞魔睁大了眼睛看着不远处的天空中那个飞来飞去的男孩,殊不知自己的脸已经变成了典型的“惊呆相。”

    “我找到了!我找到了!圣域中心此刻有个强大的能量源在高速移动,那就是圣域的主人!”魔巢里响起欲魔的欢呼,但其他三位魔王并没有理会它,当它欣喜若狂地跑出山洞时,也刚好看到了那个飞舞的男孩。

    “我的老天啊……”欲魔活见鬼了一般对着那男孩嘟囔,它的脑袋正随着男孩的踪迹来回晃动,同时还发出了一阵阵难听的摩擦声。

    “就就……就是他……”欲魔指着男孩说道,“那个特殊的寒元素信号也是他发出的,他就是圣域的主人,也、也是寒……寒帝……”

    “就他一人,我没有感应到其他的魔法信号,这不是陷阱。”黑魔说。

    “既然有这么好的机会,那我们为什么不……行动呢?”死魔阴阴一笑。

    “四打一……”煞魔也笑了起来,“而且还是个没长大的小孩!”

    “对……对对!各位说的都对极了!他的魔法信号虽然强烈,但频率却低的可怜,也就是说他并不能熟练地使用自己的力量,圣域的建立也许是个巧合但……这个寒帝一定是个冒牌货!”欲魔说着又激动起来,它的爪子不由自主地挥舞,锋利的指甲在空中发出了尖锐的破风声……

    ----------

    街道旁的路灯在雪幕中投射出一道金黄色的锥形光路,给这个苍白的世界带来了一丝暖意,方雾寒降落在街心公园旁的小树林里,他挥手抹去了摇篮上的雪花,一屁股坐了上去。

    前方的小路上不时有汽车慢吞吞地驶过,但根本没人注意到那个摇篮里的孩子,直到那阵尖锐的急刹车声与引擎的轰鸣声响起。

    方雾寒从摇篮上跳下去,刚好看到一个黑影从一辆轿车的车顶上跳走,轿车里传出了一名女人的尖叫声,随后轿车飞快地驶离……

    方雾寒紧张起来,他刚看到的那个黑影绝对不是人类,因为没人能有那么快的速度,也没人能跳的这么高;下一秒,一股极强的冲击波从方雾寒身后爆开,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掀翻,他甚至都没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感觉像是有人在自己身后引爆了一颗*……

    他再次睁开眼时,浑身都是酸痛的感觉,他的头上已经不是公园里的路灯,而是变成了一张巨大的铁网,他看到自己的周围都是大大小小的笼子,笼子里有一些黑黄色的东西在蠕动,但他看不清那是什么,而且他感觉身后有股凉飕飕的感觉,好像有东西正在身后盯着自己……

    他转过头,鼻尖碰到了那东西的甲壳……

    “啊……”

    方雾寒触电般地向后一蹬,这才看清了那东西的全貌——那是一条足有三米长的巨型蜈蚣,此刻这蜈蚣正如一条眼镜蛇般直立着前身,方雾寒能够清楚地看到蜈蚣腹部那些令人发毛的暗红色花纹,它那无数只脚在空中长牙舞爪,像是无数的獠牙般令人心生畏惧。

    方雾寒从小就害怕蜈蚣和蜘蛛这类动物,现在他的脸色早已如死人般惨白,他现在真的连喊叫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像一滩软泥般瘫倒在地上,好似绞刑架上待宰的羔羊。

    “吱吖”声接连不断地响起,方雾寒仓皇地看向四周,那些笼子都打开了,里面的黑黄色东西一同流向他,它们移动时发出阵阵“沙沙”声令人毛骨悚然。

    直到那些东西临近,方雾寒才认出来,那些黑黄色的潮水般的东西是无数的虫子,这些虫子相互撕咬着爬向他,像一群饿极了的野兽。

    方雾寒坐在地上无助地四下张望寻找生路,那些虫子组成的包围圈越来越小,唯一的缺口处还有那只恐怖的蜈蚣王镇守……眼看着一些虫子已经顺着自己的手爬上了胳膊,方雾寒吓得跳了起来,那只蜈蚣王也终于跃起,像一支离弦的箭矢般朝他扑来……

    “啊啊……”方雾寒吓得整个身子抱成一团,蜈蚣王的腹部贴着他的脑袋飞过,他甚至都闻到了蜈蚣王身上的腥味;他双眼紧闭,感受着身上的每一只昆虫,但随后他却听到了一声刺耳的尖叫,那声音及其诡异,方雾寒睁开眼,看到了一个金色的屏障将蜈蚣王斩断,但他发现那不是一个屏障,而是一个金色的半透明瓶状物,这个瓶状物大约有五米高,内径也得有三米;蜈蚣王的一半身体在瓶状物外面尖叫着,另一半身体则就在自己身旁不远处扭动。

    这时他才发现自己手上竟然也有一个形状相同的瓶状物,这个瓶状物就是个缩小版,此刻正像个魔法球般浮在他的右手上,他还一脸茫然的弄不懂发生了什么,脖颈上一只虫子便狠狠地咬了他一口,他下意识地拍向脖子,那个小瓶状物被他一掌拍碎。

    他看到那个大瓶状物上布满了闪电般光亮的裂纹,半秒后瓶状物爆炸,雷暴般的巨响让他的耳膜发出了濒临撕裂的声音,他跪倒在浓烟里尖叫着捂着耳朵,他身旁的火焰里传来了恶魔们的哀嚎……

    ----------

    一阵凉风带着几片雪花冲进方雾寒衣领里,方雾寒打了个激灵,猛地坐了起来,映入眼帘的是那阳光色的光柱和覆满白雪的世界。

    他的面前是记忆里那四个恶魔,但这四个恶魔好像受了伤,见他醒来,恶魔们集体退后一步。

    “这……他……他不是寒帝……寒帝的技能都是与寒冰有关,这……这是个什么东西!”欲魔扶着一条被炸断了的胳膊,满脸痛苦地说。

    “恐惧深渊居然都压制不住他……”黑魔捂着胸口,它的声音不再是轰鸣的古钟般雄浑,此刻更像是人类的梦呓。

    “啊!”煞魔怒吼一声朝着方雾寒奔来,它这一吼将树上的积雪尽数震落,方雾寒甚至还感觉到大地都随着它的吼声颤动了一下。

    方雾寒下意识地转身,那个金色的瓶状物再次出现,那是一个能量瓶,在他转身的一瞬间从天而降将煞魔扣在了里面,他的手上依旧漂浮着一个小号的能量瓶;煞魔在大瓶里歇斯底里地怒吼着,它挥舞恐怖的巨爪疯狂攻击着能量瓶,其攻势好像要将这个世界夷为平地……

    方雾寒盯着手中那个小号的能量瓶,他感觉自己似乎可以给这个小瓶充能;随着他的蓄力,大瓶里传出高频的能量波动声,这些声音仿佛蓄势待发的冲击波,逐渐将煞魔的吼声掩盖……

    一声核爆般的巨响后,大瓶破碎,爆炸没有波及到周围的任何事物,仿佛伤害仅限于大瓶里的目标,烟尘散去,煞魔半跪在地上,它那装甲般的皮肤现在已经像烤牛肉般漆黑,它的巨爪也被炸成了粉末……几秒后,煞魔倒入雪中,世界随即归为平寂……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