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异境余歌
    .. ,暮色神纪:黄昏

    方雾寒独自一人走在大桥上,他身后一串深浅不一的脚印一直延伸到雪幕深处,他从没想过自己释放的这个技能竟然如此耗费体力,四大魔王逃走后,他再也没有力气去召唤那“空中滑板,”他一路上跌跌撞撞地走回家中,一头扎进了被子里……

    清晨,他早早地被惊醒,此刻他那满身的汗在梦中是浓稠的血,他倒在血中,那个身影拼命地摇晃着他的身子,嘴里还喊着“醒醒啊”之类的话,于是他就真的被叫醒了。

    他刚刚的确是做梦了,但梦里的东西仍然让他心有余悸,他不知这是不是七彩冰莲造成的,但他不明白,梦里那些都是些什么啊?将他扑倒的那只长着翅膀的巨大生物是什么?翼龙?叫他醒醒的人又是谁?他可以清楚地看到那翼龙腹部的鳞片,可偏偏就是看不到那个人的脸,只是觉得那个人全身都散发着金光,像太阳一样明亮。

    他还记得那人说过的最后一句话:“把你的最后一块水晶交出来吧!为了最后一块净土!”那人指着他的身后说,他一回头,看到的是一副熟悉的画面,那是他最喜欢的枪战游戏cs里面的一张比赛地图,可这游戏地图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场合呢?四周像是战场一样,但又像是逃荒的必经之路,各种生物有的慌张地从他身旁经过,有的在为了某一样东西在相互厮杀,但那游戏地图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怀着各种疑惑看向面前那个光亮的人,可还是看不清他长得什么样,那人好像穿着一身金色的战甲,声音跟自己很像,不过又好像比自己成熟一些……

    “快啊我们没时间了!你看那边!”听这人的语气好像很慌张的样子,他顺着人影的手指方向望去,只见一个遮天蔽日的巨大海浪正摧枯拉朽地向他们奔腾而来,但那海浪是黑色的,里面裹挟着无数声稍纵即逝的惨叫与哀嚎。

    他突然感觉自己手中竟然一直握着什么,他定睛一看才发现那竟然是一块圣域水晶;就在他的凝视下,圣域水晶发出了明亮的光,随后水晶飞向那张游戏地图的上空,接着水晶爆开,化作一道光网将那地图笼罩。

    方雾寒惊得瞪大了双眼,这场景跟自己当初设立圣域的时候一模一样,只见那光网所过之处,游戏里原有的砂石地面变成了金色的地板,房屋变成了恢弘的宫殿,一座座直插云霄的尖塔拔地而起,尖塔上还雕刻着许多华丽的纹饰,游戏里的木箱子变成了一座座小房屋,空旷地带变成了巨大的广场,广场中央的天柱上镶刻着那个文明的辉煌……

    那浪潮扑来之际,圣域水晶带着下方的游戏地图瞬间消失,它不是被黑浪吞噬了,而是被传送到了一个很安全的地方。

    方雾寒擦了擦身上的汗,起身坐到电脑旁,在cs里找到了那个名为“de_cpl_mill”的比赛地图;就在他进入游戏的一刹那,电脑桌下方的那个多重锁的抽屉里突然传出一阵声响,只见他的第二颗圣域水晶正从抽屉里飞出,水晶发出了明亮的金光,它毫无阻碍地穿过电脑桌飞出窗外,飘向空中。

    几秒后,圣域水晶出现在了他的电脑屏幕上,梦中的画面再次从电脑上重现——圣域水晶爆开,光网从天空中洒下,整个地图弥漫着金灿灿的光辉,神圣至极。

    光网将全地图笼罩完毕后逐渐淡去,地图又变成了正常的样子,那个有着两个“包点”的游戏地图;他屏幕上的光也恢复了正常,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他找到钥匙打开了那个抽屉,他保存的第二颗圣域水晶也确实不见了……

    ----------

    异次元空间。

    这是一个内部结构类似于教堂的巨大宫殿群,中央最大的区域叫黄金大殿,顾名思义,这里的一切都是黄金制成的,黄金大殿隔壁的房间里一个永不停歇的炼金法阵可以随时量产出任何数量和形状的黄金模块,随后就有了这般辉煌的宫殿群。

    黄金大殿虽然内部结构很像教堂,但它没有出口,也没有入口,大殿的一头是一个明亮的钥匙孔形传送门,另一个尽头则是一面足有五米高的光镜,光镜是一个作用类似于显示屏的显示法阵,光镜下方有序地摆了许多魔法设施,这些都是光镜的“主机”,但这“主机”的部件大多都是由黄金和各种颜色的水晶组成的,同时还有许多有着不同作用的法阵。

    光镜下方,一个身穿金袍的老人正抬头看着光镜,他的身后跟着两个看起来年龄跟他差不多的老人,这两个老人一个穿着黑色的长袍,一个穿着白色的长袍,这三人便是异次元空间的第一二把手,其中穿着金袍的老人叫次元守望者,是异次元空间的领袖,他看起来年龄也没那么大,脸上仅有少许时光的刻痕;而他身后的两位祭司就显得年长一些了,黑祭司留了一头短发,看起来精神十足,而白祭司则留着与自己长袍颜色相同的长白发,看起来像是古代放浪形骸的诗人。

    黑祭司的工作是图书馆管理员,他以前也是一名战士,但神魔大战结束后宇宙进入和平时期,他也就成了图书管理员,负责在异次元空间那个堪比城市大小的图书馆里翻译远古典籍和研究各种法术;白祭司的工作则是为异次元空间提供圣水,高纯度的圣水是一种有着自然天蓝色的液体,有着“包治百病”甚至是“起死回生”的功效,但这种圣水十分金贵,相比起来这里的黄金就廉价多了……

    “守望者大人,就是这里。”黑祭司指着光镜说,光镜上显示的是一个区域的地图,地图中央一个光点正在闪闪发光。

    “我们期待已久的寒元素终于出现了,是寒帝吗?”守望者回头看向两位祭司。

    两位祭司同时挠了挠后脑勺,“这个……我们还没进行观察,不过他的力量显露的还不算太明显,远不如风帝明显,风帝本身散发的魔法信号在太阳系外都能察觉到,不过魔王们似乎还不打算对他怎么样,毕竟风帝的实力摆在那里。”白祭司说。

    “的确,风帝的最强实力甚至超过当初的寒帝,但你说魔王们的信号为什么同时出现在了同一地点?”次元守望者皱了皱眉,似乎遇到了很棘手的问题。

    “而且是在寒帝附近。”黑祭司补充道。

    “难道它们想先除掉寒帝?可寒帝的实力也不弱啊。”白祭司猜测道。

    “你们俩是什么时候第一次找到寒元素信号的?”守望者切回正题。

    “大约是……四五天以前吧,起初这个寒元素信号是在离这个城市很远的一个农村郊区发现,但只持续了一小会,随后信号就找不到了,我一开始还以为是法阵出错了,但昨天我们俩同时找到了很强的寒元素信号,从那以后信号再也没熄灭过,虽然很弱,远不如其他帝王的信号强烈,甚至寒元素的信号强度还不如远在大洋海底深沟里的水帝的信号明显。”黑祭司说。

    “那么能确定他是寒帝吗,既然魔王们都在他附近,我们就应该做好暗中保护工作,我们现在可是神界最后的屏障了啊!”守望者说。

    “这一点您放心,我们至今还没从魔王们眼中出现过,魔王们对我们一无所知。”白祭司说。

    “那就好,那么就有劳两位帮忙确定一下这个寒元素的身份了。”守望者拍了拍两位祭司的肩膀,可白祭司却走到光镜的操作台前,调出了一张图片,“已经确定了,是个十岁的小孩子。”

    黑祭司和守望者大人看着光镜上那张图片,图片上的孩子正独自走在城市的街道上,这样看去与其他同龄孩子并无太大差距。“你什么时候锁定的?”黑祭司一脸诧异地看向白祭司。

    “刚刚啊……你没来的时候。”白祭司说……

    守望者双眉紧锁,“寒元素怎么找了个小孩子当寄主?”

    白祭司摸了摸胡子,“这大概就是为什么魔王们会选择出现在寒帝身边的原因了吧,其他帝王在地球上都是成年人,只有寒帝还是个初中都没毕业的小孩子。”

    “那更得要我们留心咯,不仅要保证他不被魔王们伤害,还得看着点别被人贩子偷走……哈哈……”黑祭司开了个玩笑,三个老人都笑了起来……

    ----------

    城北山区,魔巢。

    三大魔王都围坐在欲魔的法坛四周,欲魔正在法坛中央作法;刚刚欲魔告诉他们方雾寒在地球上建立圣域会导致该地区圣邪平衡失调,这样的结果就是会导致在圣域里出现一个实力与圣域相当的魔物,欲魔这才想作法寻找一下那个魔物,以便“收编”它,让它与魔王们一同对抗寒帝。

    法阵在欲魔四周飞速旋转同时发出了高频的波动声,欲魔在法坛中央急的抓耳挠腮;它从法阵中没有看出任何异样。

    “怎么会……难道书上记载的不对还是我记错了……在真实空间建立圣域就是会导致圣邪平衡,可为什么我一点多余的魔法气息都没找到!”欲魔气急败坏,将法阵关闭;它无助地望向魔王们,“对不起咯伙计们……或许是我记错了,没有任何多余的黑暗气息。”

    黑魔飘到欲魔身前,“你没有记错,寒帝在地球建立如此庞大的圣域一定会导致圣邪平衡,或许只是那个恶魔还没出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