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噩梦再临
    .. ,暮色神纪:黄昏

    异次元空间。

    “守望者大人”黑祭司敲响了老人工作室的大门。

    “进”老人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黑祭司推门而入,“守望者大人,地球上发现了一个很强大的圣光源,光镜显示是个圣域。”

    守望者抬头望着他,一脸狐疑,“发现了个什么?再说一遍。”

    “呃……”黑祭司挠了挠头,“地球上发现了一个很强大的圣光源,是个圣域。”

    “圣域一般不都是建立在子空间或虚拟空间么,竟然有人敢把圣域光明正大地建立在地球上。”守望者感到不可思议,“圣域有多大?”

    “是个城市。”黑祭司说。

    “是那个拥有寒元素力量的孩子?”守望者想起了光镜上的那个少年。

    “我也这么认为,不过他胆子也太大了吧,他应该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就是摆明了告诉魔王们他的位置。”

    “他要真是寒帝的话还好说,要是个普通人……”黑祭司说了一半停住了,“普通人也不能建立圣域……”

    “书中记载关于圣域水晶的来源说法不一,但唯一一致的就是目前好像只能通过圣域水晶来建立圣域,其次,全宇宙中圣域水晶的数量寥寥无几,甚至都不超过十块,再甚至关于圣域这个词到目前还只存在传说,没想到今天见识到了……”守望者说,“看来那个孩子不是一般人啊……先想办法确定他是不是寒帝,然后再做打算。”

    “好的守望者大人,我去安排。”黑祭司刚走出办公室,另一名负责监视方雾寒的士兵走进门来,“守望者大人,现已确认四大魔王已经到达地球,并与寒帝进行过一次战斗。”士兵说着,递交上几张图片。

    第一幅图是方雾寒独自一人在街心公园的树林里,四大魔王将方他围住,黑魔抬起右臂,对方雾寒释放了恐惧深渊;方雾寒则站在那一动不动,目光呆滞地看着前方。

    第二幅图是方雾寒释放那个金色的能量瓶打破恐惧深渊并重创黑魔的场景。

    “真是死里逃生,没人能在恐惧深渊中存活太久,何况他还只是个孩子。”士兵说。

    次元守望者点了点头,“我们不是也检测到了其他元素帝王的信号了么,为什么没人去帮他?”

    士兵叹了口气,将守望者带到光镜下,他按下操作台上的一块水晶,“您自己看吧。”

    守望者望向光镜,只见光镜上显示出其他元素帝王们的处境,第一幅是在深海,一个废弃的潜水艇内,一个金发的男人坐在座位上无聊地扣着指甲,他的身后还躺着几局已经高度**了的尸体。

    “水帝降临地球时以一个美国人为寄主,后参加了一个水下文明探险队,至今被困在海沟最深处,水压太大他用魔法也打不开潜水艇。”士兵说着,切换了画面。

    画面又变成了秋季的非洲大草原,一个穿着草裙的男人正从狮子窝中偷一只被啃得只剩下骨头的野鹿。

    “风帝,身无分文,根本到不了亚洲。”士兵说。

    接着画面又到了南非的沙漠地区,一个身强体壮的男人正将一个铁质螺丝吞入腹中,他的身后好几个婴儿正在嚎啕大哭。

    “铁帝,在北非已经有了家室。”士兵说着,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

    “好了不要说了……”守望制止了士兵切换下一幅画面,“我们来暗中保护寒帝吧……”说完,他走向自己的工作室。

    “另外!派人把水帝救上来!还有派人去给铁帝和风帝发点补贴!”工作室里传来守望者无奈的声音……

    ----------

    天色微微泛白,整个城市笼罩在一层朦胧的薄雾中,一个人影站在半山腰的一块巨石上,好像在看日出。

    这座山位于城南,是这座城市南部山区的一座小山,被人们称为“城南秃山,”因为山上除了整块的巨石外什么也没有;秃山下面是全城最大的露天市场,也是全城唯一允许摆地摊的地方。

    几声鸡鸣后,太阳开始升起,那个人转身,他的身后是一个坟墓,没有装饰,没有墓碑,只有一个不高的土丘。

    那人穿着一身黑色,头上戴了顶黑色鸭舌帽,他的手放在风衣的口袋里,连眼睛也被帽檐遮住了。

    他身上泛起一阵黑气,几秒后全身的衣服爆裂,一把巨大的十字镰出现在他手中,他长衣上的头骨相互碰撞,发出低沉而压抑的声音。

    突然,小土丘上传出一阵晃动,一些小石子从土丘上滚下,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死魔伸出只剩下白骨的手对着小坟墓,小坟墓里又传出一阵晃动。

    “臣服于我……”死魔低吼,将十字镰猛地指向坟包,十字镰发出一束紫色的能量柱,一股股黑暗之力正通过能量柱从坟包里涌向死魔。

    坟包里隐约传出几声女孩的啜泣,死魔愣了一下;几秒后,一只缠着白色和绿色绷带的手从坟墓里伸出,一个长得跟玩具一样的怪人逐渐爬了出来。

    死魔眼睛中闪过一丝惊恐;两个小时前,它感受到了来自城南的一股强大的死亡气息,它很清楚,这是由圣域的建立打破这里的圣邪平衡而引起的,但它从那股死亡气息中感受得出,这竟是一个死灵,而自己正是掌管死灵的魔王,它当时便向着自己的亡灵大军又可以重新组建了。于是它便顺着死亡气息找到了这里。

    它本以为这个堪比圣光之城的死灵会是什么拥有特殊能力的人物,但这长相也太……

    只见这家伙身高还不如自己的一半,甚至还不如那个还上初中的寒帝高;它全身从头到脚缠着白绿两色相间的绷带,耳朵的位置有两个螺旋形的触角,像是蝴蝶的触角一样,它的头上还有一顶已经脱色的的塑料王冠……简直就像一个被玩坏了的芭比娃娃。

    死魔有些失落,它对眼前这家伙进行了魔法分析,却发现这家伙的体内只存有一种比较浓的死亡气息,除此之外没有任何魔法力量,而且就算它不是一个以魔法为力量的死灵法师,也该是个体型跟煞魔差不多的强壮战士吧……这身高,这长相,胳膊好像还没它的镰刀柄粗……

    死魔苦笑了一下,准备施法,将它收入自己的亡灵大军中。

    死魔将十字镰抛向空中,镰刀快速旋转,逐渐变成一个圆形的结界,结界开始形成越来越强的吸力,怪人身旁的小土块和小石子纷纷被吸入结界。

    随着死魔的持续施法,结界的吸力越来越强,那怪人想后退,不料踩到了一块石子上,差点滑倒,死魔轻轻地笑了一声,这个死灵就这点能耐?

    怪人漩涡般的眼中闪过一丝暴怒,只见它头上的两条触角开始卷曲,像两条蓄势待发的弹簧;一秒后,两道巨大的音锥从怪人身旁炸开,它的两个触角正中死魔,这怪人挥动触角的速度竟然比音速快出了几十倍!不然刚刚绝不可能产生如此明显的音锥!

    一声爆炸般不可思议的巨响后,死魔腾空而起飞向山下,镰刀停止旋转从空中落下,将山石砸出一道裂缝。

    死魔落到下方不远处,它奄奄一息地看着自己被“抽断”了的腹部,又抬头看了看上方,那怪人缓缓地走到巨石边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它。

    怪人喉咙中传出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它跳到死魔身旁,怪人用触角将死魔缠住并举到空中,死魔眼中的血光逐渐暗淡,它要死了。

    “我是!”怪人一字一顿地说,声音尖锐刺耳,“我是!天地之王!”

    它说完,猛地将死魔扔到一块巨石上,死魔撞到巨石以上发出了一声不可思议的巨响,巨石碎裂,上面的山体也塌落下来,将死魔的半边身子压住,死魔无力地望向这个自称“天地之王”的怪物,它没想到自己身为五大魔王之一竟然沦落到了如此境界,区区一个为了弥补圣邪平衡而来的恶魔竟然将它带到了死亡的边缘,它身为控制死亡的魔王竟然要死在一个死灵手中……

    怪人猛地人跳到死魔身前,它头上的两条触角像两个狂舞的鞭子一样将死魔上方的碎石敲碎,死魔已经很久没有害怕的感觉了,今天这种感觉就叫害怕吗?如果它的四个兄弟在会怎样,五大魔王联手对付一个小恶魔?

    它开始胡思乱想起来,任凭那两条鞭子在自己旁边抽打,恐怕它再挨一下就要死去了。

    这个怪人全身没有任何魔法波动,它是一个纯粹的物理型战士,就像煞魔,但这个怪人又好像是一个死灵,因为它似乎感觉不到疼痛,这怪物头上的两条触角好像比钢筋都要坚硬……

    怪人一直以为死魔是在垂死挣扎,它不知道死魔已经悄悄地从地下吸收了很多死亡气息来维持它的生命,可没想到那怪人似乎看懂了它的心思,只见怪人突然将触角刺进死魔身体,它那纤细的触角竟然有着堪比吸收法阵的效率,死魔感觉得到自己体内的力量在骤减,同时减少的还有它的生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