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鬼域涟漪
    .. ,暮色神纪:黄昏

    城北山区,魔巢。

    三大魔王站在一旁,一团氤氲的黑气在它们当中若隐若现;黑气慢慢变大,最终变成一个人形。

    “复活节快乐伙计。”煞魔一手按在黑气的“肩”上。

    “唉……”黑气叹息一声,现出原形,“那死灵不受控制,而且攻击力很高。”

    “我为它的强大感到欣慰,它降生的目的就是摧毁圣域。”欲魔说。

    “我们可以利用它杀死寒帝。”黑魔说。

    “是个好主意……但我又感觉到了其他死灵的气息……”死魔从复活时产生的黑气里走出,好像在嗅着什么,“就在附近。”

    “啊~我也感觉到了它的存在了……一个圣域的建立竟然引来了两个恶魔……”欲魔咯咯地笑了起来……

    十几分钟后,三魔王出现在两座山的山谷中,死魔由于刚刚复活还太虚弱,就留在了魔巢中。

    “两个恶魔一个降生在城南秃山,一个降生在这城北的深山老林中,肯定不简单啊……”欲魔站在谷底,将骨爪按在一块石头上,一股黑暗流悄无声息地顺着大地延伸向远方。

    “不远了,就在前面”它说完,又向前走去。

    他们往前走了一段路后,两边的山崖上的密林遮住了阳光,四周变得阴暗起来,谷内也变得格外安静。

    突然,它们身后响起了几声乌鸦的叫声,只见一只老乌鸦叼着一只血肉淋漓的山兔朝它们飞来,那山兔的皮已经被剥光,内脏耷拉在外面,从空中滴下一滴又一滴血……

    乌鸦掠过魔王们的头顶飞向山谷深处,但不知这乌鸦触发了什么东西,一声低沉的波动声后,乌鸦连同爪下的山兔一起变成了白骨;它们的**化作粘稠的血水飞进谷内,它们的骨骼落地,声音在空谷内回响……

    “别向前了!”欲魔停住脚步,“这个恶魔还没出生,这是它的温房,前面有个隐形的屏障!”它说着,小心翼翼地后退了两步。

    “这是一个很强的黑暗死灵。”黑魔一动不动地飘在空中,它的两个红色巨烛般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漆黑的谷内。

    “我们走吧,它虽然还未出世但存在意识,我们现在若是打扰了它,它出世后也会报复我们。”欲魔说。

    “我们要是不打扰它呢?”煞魔问道。

    “它出世后就会和另一个恶魔联手与寒帝和圣域为敌,而且这两个恶魔丝毫不受圣域圣力的影响。”黑魔说。

    “哦……老天都在帮我们……”煞魔笑了起来,“走吧伙计们,别打搅了我们的邻居出生。”

    ----------

    方雾寒正站在小沙发上看着窗外的乌云,他仔细听着母亲在隔壁打电话的内容,虽然听得不是很清,但他隐约听到了表哥要来他家之类的话。

    他最后望了一眼天边,乌云呈深蓝色,如同倒挂的大海,他打了个寒颤,跑向母亲。

    “儿子告诉你个好消息,下午你表哥要来我们家,你可得好好款待他啊,把你那些好吃的好玩的都拿出来。”母亲摸着他的头说。

    一听表哥要来,方雾寒兴奋的脸和脖子都红了,“他自己来吗?为什么要来?要在咱家待多久?”

    “你阿姨生病了,要来这住几天院;你哥待不了多久,他还得上学。”母亲说。

    “他学校不放假吗?”方雾寒又问道。

    “你是初中,你哥是高中,他们要晚一些,而且你们不也是特殊情况才提前放假的么?”

    “哦”方雾寒又看了一眼外面,就这一回的功夫乌云好像又厚了一层;他之所以会提前放假是因为最近的恶劣天气,近几天风大得出奇,而且各大天气预报网站都发布近期还会有一场特大暴雪,所以他就提前放假了。

    他从没见过这种阵势的乌云,连在电视上都很少出现这种情况,好像是种不详的征兆。

    母亲趁着暴雪还未降临,带上雨具出去买食材去了,方雾寒打开多重锁的抽屉从里面拿出那个银色的小球。

    他的手触及到小球的一瞬间,小球发出了刺眼的白光,那光随着他的呼吸忽明忽暗,像是与他达成了共鸣。

    “唉……”方雾寒叹了口气,“你到底是干什么用的呢……”说着,他的手在球上的十字形花纹上轻抚,没想到小球竟然顺着他的手裂开,分成了四分一模一样的球面体,而且这四小块球面体之间的切面跟表面一样光滑,像是四个磁铁一样,但这不是铁,他曾将磁铁靠近小球,两者间毫无作用力。

    他惊异地看着这四块小东西,当初他用尽了全力也没能打开,现在竟就这样打开了,但里面依旧什么也没有。

    “你又不是铁……叫你炫银怎么样?”方雾寒说着,像丢小沙包一样将四个小块同时抛向空中,没想到小球在空中竟然自行快速旋转;它们的尖端发出一束银色的光彼此联结,最后一个环绕着闪电的光环将小块包住,这就是它原来的样子!

    “喔!”方雾寒惊呼着跳开,小球变成了光球后竟浮在他的左手上方,而且他的手移到哪,光球就跟着飞到哪!

    他害怕极了,甚至有些后悔当初自己将这小球从那个神秘的地方中带出来;小球化作光球后已经看不到原来的样子了,“嗡嗡”的波动声从他手上传出,光球上环绕的闪电让他感到灼热的麻痹感。

    他吓得将左手拿到一边,窗台上一盆吊兰在光球的电光中迅速枯萎凋零,很快就变成了一滩黑炭撒落到地上……

    突然,一声凄厉的尖叫将他吓得头发都竖了起来,紧接着窗户一阵猛烈的晃动;原来只是起了大风。可就随着他这一分神,光球的光竟逐渐黯淡下来,几秒后光芒彻底消失,那四个银色小块在空中旋转了一会后自动拼合成整块小球,“啪”的一声落入他手中……

    十几分钟后,门口传来急促的开门声,方雾寒关上自己房间的大门,别扭地挡在门前。

    “你哥和你姨已经办完住院手续了,一会就来咱家吃饭,你赶紧去收拾收拾。”母亲说完,便走向厨房。

    方雾寒走向窗台,那盆吊兰的灰烬还在那摆着;他看向窗外,瞬间猛地一惊,只见不远处的如云竟然如一个超大的漩涡般缓慢旋转,好像是海面上那种足以吞噬巨轮的漩涡……

    几秒后,一个巨大的白幕从天而将,那场据说是前所未有的大暴雪终于降临了。

    “儿子!你哥来了,就在楼下呢,你赶快下去帮忙拿点东西,我得做饭。”母亲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方雾寒喜出望外,奔向屋门。

    由于天色昏暗,楼梯间里的光线很是不足,他的脚步声使楼道里的声控灯都亮了起来,他不由得望了一眼外面,只见在城北面的天空中竟然也有一个巨大的漩涡!

    刹那间,他眼睛一晕,感觉脚下一轻,差点摔倒;但清醒过来后他才发现自己竟然真的飘了起来,而且正逐渐朝窗外飘去!好像外面的天上正有一个巨大的磁铁在吸他;可天上哪有什么磁铁啊!那是个足有半个城大的漩涡!

    “妈!妈!”他慌得吼了起来,但他的声音在暴风雪中显得那么渺小,甚至连声控灯都不足以震亮!

    他飘出楼外后,看到哥哥和阿姨正带着大包小包的包袱在楼下等他,“哥!姨!哥……”他撕心裂肺地吼着,他们都没听到;他越飞越高,逐渐隐入暴雪中……

    方雾寒眼看着自己离那个漩涡越来越近,仿佛那是一个吞食天地的黑洞,他想地面上的人们估计不会看到天上的漩涡和他了,因为他们中间隔着几百米厚的雪幕,而他也只能看到头顶上的漩涡,脚下和四周都是白茫茫的雪。

    他终于被吸了进去,随着漩涡缓缓转动;四周好像是胶水一样的东西,他已经吸了好几口,而且快要窒息了,眼睛阵阵发黑,他闭上了眼等待被摔下去或吸到别的地方。

    就在这时,他的手好像抓到了一根很滑的东西,四周的狂风声戛然而止,而是变成了“咕咕”的水声,他吸了半口水,差点呛入肺中。

    方雾寒睁开了眼,发现自己正处在水中,好像是个水塘,他刚才抓到的就是一个水草。

    受浮力作用,他的棉袄和体内的空气正带着他快速上浮,但他快撑不住了,剧烈跳动的心脏仍在大量消耗着他那已为数不多的氧气。

    几秒后,方雾寒冲破了一层墨绿色的水藻浮上水面,他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尽管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奇怪的气味,但他这会哪顾得了这么多。

    他不会游泳,眼看着棉袄吸水越来越多,他又要沉下去了,这时他看到前面一条扭曲的树根,经过好一番折腾后,他才爬上岸。

    方雾寒哆嗦着看向四周,才发现自己正位于一个阴暗的山谷里,山谷上方的山体和树林遮住了天空,偶尔还有几片雪花落下来;山谷里弥漫着一层很浓的白雾,但谷内很暖和,那水塘里的水一点都没有结冰,甚至还有水藻。

    他一转头,被一个黑色的、张牙舞爪的东西吓得叫了出来,定睛砍去他才发现那是一颗枯树,他脚下是一条小土路,路两旁全是这种树,像电视里的那样,张牙舞爪,外形扭曲恐怖。

    “这是哪啊……”方雾寒的眼角泛起了泪花,他怕极了,他怕的不是那诡异的雾和树,而是脚下的路——他脚下的路竟然延伸进了刚才的水塘里!路的另一头消失在不远处的白雾中……

    他胃里一阵翻腾,刚刚那池塘里的水很不干净,而他又喝了好几口,甚至牙缝里还塞着几片水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