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幻象之印
    .. ,暮色神纪:黄昏

    一阵阴森森的冷风吹过,方雾寒猛地打了好几个寒颤,他的棉袄已经湿透,像冰冷的铁衣一样沉重。

    他望着池塘,咽了好几口唾沫,刚刚他确信自己看到了一条极其恐怖的怪鱼,那鱼足有一个篮球那么大,而且还长着干草叉似的獠牙。

    他哆嗦着起身,沿着脚下的小路向前走去;前方的路在白雾中若隐若现,像是午夜的寂静岭。

    他的棉鞋早已经湿透,现在每走一步就有水从鞋里挤出并发出“布叽布叽”的声音,他的牙也不由自主地打起颤来,身后时不时吹来的一股股阴风好像要将他衣服里的水冻住。

    就在这时,方雾寒感觉到了一阵短而激烈的狂风,他猛地回头,但身后什么也没有,刚刚那阵风绝不是自然风,像是有东西在自己身边飞过!

    刹那间,他狂奔起来,但由于寒冷的缘故,他的四肢很僵硬,几次差点摔倒;他越来越害怕,刚刚一定是有东西从他身后飞了过去,而且那东西很快,快得连影子都没留下。

    他的脚步声惊到了栖在树林里的鸟类,旁边的树林里穿过一阵嘈杂的声音后,一大群鸟从枯枝上起飞,成群地消失在上方的黑暗中。

    方雾寒奔跑的速度越来越快,狂奔中他似乎听到了身后的怪声,但他不确定身后有没有东西;他几乎要飞起来,十几秒后,一个巨大的黑影从他前方的白雾中显现出来。

    那是一座小山,像一块巨石一样将他的去路截住,这时他才发现脚下的小路也不见了踪影,而是变成了跟周围树林里一样的泥土路。

    眼前的山体逐渐变得清晰起来,但方雾寒发现这山的下方竟然有一个不小的山洞,而且竟然就在他的正前方!像是有人故意为他敞开了门。

    山洞看起来很深,他停在洞口望着洞内,黑得如同无底的深渊,除了洞口的几块石头和几株杂草外什么也看不见;他回头,来时的路已经完全没入白雾中,他彻底迷失了方向。

    山洞上方,“鬼冢”两个字惊住了他,这两个字的笔劲格外诡异,刻在山洞口上方一块比较光滑的石头上,每一个笔画都像是用刀一刀一刀划过而成,有的地方痕迹很淡,也有的地方直接连石头都砍出了一道裂缝……

    “鬼冢……”方雾寒的全身都颤抖起来,热气从他的口中和鼻中喷出,与他身旁的白雾融为一体;他的内心泛起一种莫名的恐惧,这一切好像都是被人安排好了的,从他被从楼里吸出,到出现在那个水塘中再到现在的“鬼冢”,还有刚刚他身后那个极快的东西……

    好像自己被恶魔关进了死亡的迷宫。

    他不得不走进鬼冢去看看,即使在里面等待他的真的是一些可怕的东西。

    他咽了口唾沫,一步步地走进鬼冢,像是走进了一个密闭的黑屋一样,他把手放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可什么也看不到;他一转头,却发现不知不觉前已经走了好远,洞口处只剩下依稀的白雾。

    几秒后,他的眼睛适应了黑暗,可以隐约开清一些石头的轮廓了;就在这时,他的额头“咚”地一声撞在了一块石头上,吓得他差点喊出来。

    他揉了揉额头,难道这所谓的“鬼冢”到这就到了尽头?他心里犯着嘀咕。

    他扶着石壁一点一点地挪动,突然,他的手摸到了一块很软的东西,他摸得出来那是一块布……但这种地方哪来的布?

    那块布似乎是从上方垂下来的,他咽了口唾沫,手顺着布向上探去,终于,在摸到一缕类似头发似的东西后,他的脸瞬间白了下来,好像被吓掉了魂,但他没有喊出来,他觉得自己的叫声足以将自己惊到。

    他机械地抬起头,看到了一个类似人形的黑色的轮廓。

    方雾寒全身如筛糠般抖着,他觉得自己要死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击垮了他所有的意识,他那握着布料和发丝的手也不由自主地颤抖着……

    两个红色的亮点从黑影上方睁开,那是一对血红色的眼睛,方雾寒跟那双眼睛对视,恨不得一头撞死在面前的石壁上。

    那双眼睛发出的红光照亮了黑影的脸,只见那黑影像是电影里的女鬼般披着漆黑的长发,它的头发从头上垂下遮住了脸,但从发丝间的缝隙中方雾寒看到了一张好似厉鬼的脸。

    这“女鬼”的脸白得吓人,在此之前方雾寒从没见过如此惨白的皮肤,但这不是自然白,而像是经过处理的死尸特有的肤色;“女鬼”的脸上凹凸不平,几只小虫似的东西在孔洞间蠕动……

    这女鬼身下是一块光滑的方石,它一直盘坐在石头上,是方雾寒自己摸到了它的脚下……

    方雾寒突然间好像清醒了过来,好像有人不停地在他的脑中大喊:“快跑!快跑啊!快跑……”

    “跑!”方雾寒瞬间清醒,眨眼间便已经转身跑出了好几米。

    他成功地逃出了鬼冢,奔进了朦胧的白雾中。

    那阵诡异的狂风再次自身后传来,他不敢回头,他全身的肌肉以完美的配合极限运作,他甚至看到了自己因奔跑在雾中留下的小旋风……

    那风越来越频繁,每次都是同自己擦肩而过,好像他跑多快都甩不开它……

    绝望末,他不知什么原因猛地栽倒在地上,他在地上滑行了好几米,棉袄和棉裤都被磨透,皮肤也多处被磨破。

    他痛的呲牙咧嘴,口中吐出一口又一口白气;他转过头,没有看到那女鬼,但地上有几个东西吓住了他。

    那是……一条腿?方雾寒的额头渗出了豆大的汗珠,他看着那条躺在地上的几秒前还属于自己的腿,又看了看自己的身体……痛感这才传入大脑皮层……

    他的嘴里传来一股腥气,不知什么时候他咬破了自己的舌头,此刻已经满嘴鲜血了。

    一阵狂风在他身后呼啸而过,方雾寒闻到了一股介乎腐臭和香之间的气味;一缕头发垂入他的衣领内,他转过头,看着那女鬼尖叫着张开嘴咬向自己的喉管……

    ----------

    方雾寒家。

    “起床啦小家伙,看看是谁来了……”

    “昨晚几点睡的啊,这得困成什么样,睡的真死……让你下去帮你姨和哥拿拿行李,你倒好,睡着了……”

    黑暗中方雾寒听到了那熟悉的声音,是妈妈?

    房外好像还有其他人的声音。“他还没起床吗?”一个男孩的声音传入他耳中,这声音他可再熟悉不过了!是哥哥!

    他睁开眼,眼睛都被眵目糊黏住,自己这是在睡梦中大哭了一场?刚刚那些……又都是梦?

    他看到窗外还是白茫茫一片,窗户内附了一层水汽,偶尔有几片巨大的雪花落在外面的窗台上,像是有人在空中撒下的花瓣。

    但他宁愿不是花瓣,白色的花瓣让他感到很不舒服。

    “弟弟……”门外传来轻轻的脚步声,方雾寒扭头望去,跟哥哥撞了个正着。

    “哥!”方雾寒从床上坐起,一头扎进哥哥的怀里,眼里不觉又泛起了泪花。

    “哥我想你了……”说完,泪水夺眶而出。

    “我也想你了弟弟……”哥哥也哽咽起来,“看我给你带了什么礼物。”

    方雾寒睁开朦胧的双眼,只见哥哥手中拿着一盒精装版的“大富翁”,而且还是他最喜欢的“世界之旅”版。

    “好了好了,别哭了,一会陪你玩哦,玩累了再下去打雪仗,我们可好久都没打雪仗了啊。”哥哥说着,将“大富翁”放到方雾寒手中。

    “哥……”方雾寒哽咽地话都说不出来了,“我又做噩梦了……”

    哥哥起身关上房门,坐到了他旁边,帮他擦干脸上的泪珠,“别怕,所有噩梦都是假的,梦里的东西可没那能耐跑到现实里来。”

    “我梦到天上有两个大漩涡,我要下去接你的时候被其中一个吸了进去,然后就出现在了一个臭水塘中,那水塘里有好多吓人的鱼,水塘上面是一片恐怖的树林,那里的树都张牙舞爪的,树林里还有一个叫鬼冢的山洞,里面住着一个女鬼……”方雾寒回忆着那梦中的每一个细节,他现在非常害怕做噩梦,因为他怕那梦变成了现实,就像那段凭空多出来的记忆。

    哥哥摸了摸方雾寒的头,微微一笑,“别怕,天上不会有漩涡的,有也只会是龙卷风,但我们这里的地形和气候都达不到龙卷风产生的条件,所以不会有龙卷风的,放心吧!”

    方雾寒起身走到窗前将窗户打开,一阵夹杂着大量雪花的大风瞬间涌入屋内,方雾寒将脑袋探出窗外,任凭刀片般的雪花打在他的脸上;但他什么也看不到,别说是天空,他连对面的楼都看不到了。

    “快关上,你这样很容易着凉的”哥哥过来帮他拂去头发上的雪花,又将窗户关紧。

    “雪真大。”方雾寒拿起一片粘在衣服上的雪花,这雪花足有一枚一元硬币那么大,在他手中很快便融化成一滩晶莹的水。

    “唉……”哥哥叹了口气,“一会还得去医院,路太远了,你就别去了,你自己在家钻研下这大富翁的玩法,我回来后比比看谁能赢,怎么样?”

    “不行不行,你去哪我就去哪,休想单独行动!”方雾寒说着,将“大富翁”锁紧抽屉里。

    “好吧好吧,你能不能去还得看你妈的意思,我都不一定能去成,你说了可不算……”

    一小时后,位于城南的一家著名骨科医院。

    大人们正忙活着办理各种手续,方雾寒和哥哥坐在大厅的椅子上,无聊地看着头顶上的电视。

    “哥,要是给这座城市起一个好听的名字,你愿意叫它什么?”方雾寒无聊,跟哥哥闲聊起来。

    “嗯……我会叫它‘圣光之城,’因为你在这座城市里,我记忆里有你的地方总是伴随着明媚的阳光,所以我会叫它圣光之城!”哥哥说。

    方雾寒还没有把自己建立圣域这件事告诉哥哥,只是单纯地因为他还没想好从哪里开始说起。

    “好啊,那我们就叫它圣光之城!”方雾寒说完起身,在大厅里四处走着,他发现如果不是一些医院特有的设施之外,这里根本不像一家医院,他印象中的医院有着幽深黑暗的走廊和楼梯,有的地方还时常回荡着病人们的哀嚎和*,空气中还弥漫着令人窒息的福尔马林味……但这家医院与他想象中的样子大有不同,这里空气中没有难闻的气味,大厅边上不是沾血的急救担架而是一颗颗绿油油的盆栽……

    总之,这个医院在他印象中留下了“最美好”的标签。

    方雾寒逛到了一条走廊入口,这是一条不长的过道,过道内的日光灯全部亮着,两壁上是阳光色的壁纸,在日光灯的照射下整个过道像“阳光大道”般美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