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狼穴之烟
    .. ,暮色神纪:黄昏

    “小寒!”身后传来哥哥的呼声,方雾寒回头,看到哥哥正急匆匆地朝自己跑来、

    “你别乱跑呀,这医院这么大,你走丢……”哥哥还没说完就被方雾寒捂住了嘴,只见方雾寒一手指着走廊尽头的拐角,嘴里发出“嘘”的声音,示意哥哥不要出声。

    “怎么了?”哥哥轻声问道。

    方雾寒没有说话,而是指了指那个门上的玻璃,就在哥哥抬头的一刹那,玻璃反光璃的那个绿色怪人竟然一下子就消失了,那扇门上的窗户就像是个显示屏,刚刚有人断了显示屏的电。

    哥哥咽了口唾沫,“我、我好像看到了个绿东西一下子没了……”

    方雾寒点了点头,轻手轻脚地向前踱去,并示意哥哥跟着他。

    “别去!”哥哥一把拉住方雾寒的胳膊,“我们都不知道那是个什么!”

    “别害怕哥,你忘了我可会魔法啊……”方雾寒在哥哥耳边轻声说道。

    哥哥想了一会,“好、好吧……我相信你,有你在我不怕……”哥哥说。

    “有你在我也不怕。”方雾寒说完,轻轻地向走廊那头走去,哥哥紧随其后。

    他们走到拐角处后停了下来,走廊那头传来呼啸的风声;他们仔细地听着那边的动静,却什么也没听到。

    方雾寒壮着胆子走了过去,走廊拐过来后的部分只有几米长,而且除了一扇卷帘门外什么也没有;卷帘门半开着,下面积了一层很厚的雪,看来门外是露天区域;门下的雪有很大一片被破坏的痕迹,好像有人刚从这下面钻了出去。

    “哥”方雾寒轻声呼唤哥哥,“你看”

    哥哥猫手猫脚地走过去,看到了门下那团雪。

    “要不要出去看看?”方雾寒问道。

    “我觉得……”哥哥咽了口唾沫,“我们还是不要去招惹那东西的好,像上次那鬼……你跟我说的时候我听着就吓人……”

    方雾寒皱了皱眉,呆了几秒,“哥哥……你太低估我的实力了,有件事我一直没告诉你,这座城市就是我的圣域,我在这座城市中就像 待在一个魔法源泉上,在我的圣域里,我比任何人都强!就像你说的,我打算把这座城市称为圣光之城,这是我的圣域!”

    说完,方雾寒伸手将门下一团雪“吸”到自己手中,那团雪在他手里凝结压缩,随后变成了一块晶莹剔透的冰,那冰接着开始变形,最后变成了一把匕首。

    他一挥手,冰匕首飞向卷帘门,深深地钉了进去……“走吧”他说完,从卷帘门上拔下匕首,装进口袋。

    卷帘门与地面的缝隙足有一米,方雾寒先钻了出去,巨大的雪花落在他脸上,像是一片轻盈的羽毛般将压抑感一扫而空;他面前这片露天区域是个建筑工地,他身边一副巨大的效果图上画着这个工地未来时的样子,是一座四十多层高的大楼,但在工程上现在才刚刚打好地基。

    “出来吧哥。”方雾寒冲门后喊道,哥哥朝外探了探头,也钻了出来。

    “这怎么还有个工地?”哥哥诧异地问,方雾寒没有说话,而是指了指旁边的效果图。

    他们一起向工地深处走去,两个人的鞋子踩在松软的雪上发出了有规律的声音,但方雾寒唯独没有找到第三个人的脚印。

    “怎么没有那家伙的脚印?”哥哥说。

    刹那间,一股凛冽的杀气占据了方雾寒所有的感官,他耳朵里传来耳鸣般的声音,鼻子里满是血的腥气……他呆了一秒,猛地回头,之间一个水泥搅拌机正朝自己飞来,他隐约看到水泥搅拌机上连了一根粗钢筋,他又抬起头,看到上面的塔吊正带着下面的搅拌机快速转动……

    “哥!”他惊醒,双手快速凝结出两个雪球,雪球受魔法驱动飞向搅拌机,但这是雪,那里挡得住高速飞行的重机……

    这时,方雾寒感受到了一股来自侧方的很强的外力,那股力量直接将他撞飞,他扭头望去,原来是哥哥在危急关头救了他一命,随后,水泥搅拌机快速地扫过刚刚他站着的位置……

    两人惊魂未定,方雾寒却好像又看到了塔吊上的绿色的影子……

    那是个人形,在暴雪中显得格外模糊,但他确定这就是他在玻璃反光中看到的那个怪物!

    方雾寒瞪大了眼睛,那个绿色的人形在他的瞳孔中快速放大……

    怪人落地,在他们身旁溅起了一米多高的雪幕。

    哥哥嘴唇发紫,紧紧地抱着方雾寒,两人颤抖着依偎在一起,一言不发。

    “我是!天!地!之!王”那怪人突然开口说话,吓得哥哥猛的一哆嗦。

    怪人刚一说完便打了个趔趄,方雾寒操纵刚刚那把冰匕首刺进了这个自称“天地之王”的怪物胸口,冰匕首的速度非常快,直接将怪人刺穿。

    这时方雾寒才意识到这个“天地之王”是个类似木乃伊一样的东西,只不过是把木乃伊的白色绷带换成了白色和绿色的绷带,而且“天地之王”的头上有一顶褪色了的塑料玩具皇冠,脑袋两侧有两条长长的弹簧型触角。

    这样的外观方雾寒还是第一次见,方雾寒无意间看到了天地之王的眼睛……这是一双何等诡异的眼睛,整个眼白足有鸡蛋那么大,但偏偏中间没有眼珠,取而代之的是一条好像有无限长的漩涡形螺旋细线,让人对视一眼就感觉被吸入了一个无底的深渊。

    方雾寒打了个激灵,他看到天地之王头上的触角正在收紧,同时发出了拉弓般的声音;天地之王的触角以很高的频率晃动着,象征着它即将爆发出恐怖的能量……

    一个巨大的黑色物体从暴雪中逐渐显现,是那个水泥搅拌机,这个重机已经围绕整个工地转了一圈,现在又转回了他们这里。

    哥哥和方雾寒准确地估计着重机飞过的路径,终于,一声沉闷的声响后,高速飞行的重机击中了天地之王并带着它一同飞往雪幕深处。

    “弟快跑!”哥哥起身,拉着方雾寒飞奔,他们也不知道自己正奔向何处,因为他们发现工地四周有好多卷帘门,他们找不到来时那扇半开着的门了。

    “哥你快看那有辆大卡车!”方雾寒指着不远处一辆红色的装卸车喊道。

    “前面有个小屋子!先去屋里!”哥哥喊道。

    “屋里不安全它一定知道我们会去那,我们先去卡车那藏着!”方雾寒拉着哥哥朝卡车跑去。

    哥哥瞥了一眼方雾寒,“哎呀不行!屋子里说不定有人或者是手机什么的呢!”说完哥哥又把方雾寒了回来。

    两人跑到卡车附近,方雾寒用力将哥哥拽倒,拉着哥哥钻进卡车车底。

    “你傻呀!那屋子就是个死胡同,我们要是被堵在里面了谁都跑不了!”方雾寒在哥哥耳边轻声喊道。

    哥哥一脸嫌弃地瞪了他一眼,“可是车底下没有求救的工具!”说完,他冲了出去,奔向雪幕深处的小屋……

    ----------

    “哥!”方雾寒大喊,哥哥的身影逐渐消失在雪中,直至完全隐入雪幕;此时的他怕极了,他害怕那个自称天地之王的怪物会找到自己,也害怕它会找到哥哥;想着,他发现卡车旁的积雪已经足够厚,而车底则几乎没有雪,现在他就像躲在一个由雪构成的大坑里,应该会很安全。

    方雾寒一点一点蠕动向卡车的一个轮胎,因为那个轮胎已经被雪埋住了一大半,雪的厚度足够将他挡住。

    终于,方雾寒到达了目的地,好在这卡车的底盘足够高,能让他在车底行动自如,他倚在卡车的轮胎上,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

    突然,卡车的车斗里传来一声巨响,接着车身猛烈晃动,好像有个力大无穷的怪物要将整个卡车掀翻;方雾寒抱着头躲在车底下,脑袋里一片空白。

    一条节肢触角自从车上伸了下来,这根触角缠住卡车侧面的保险杠,慢慢地将卡车抬起,直至掀翻,方雾寒抬头,看到了站在卡车顶上的天地之王。

    他看到了天地之王的胸口上还插着那把冰匕首,要是普通人早就该挂了,但这天地之王看起来毫不在意,它好像已经忘记了自己身上还插着一把匕首。

    天地之王站在卡车上凝视着他,好像还没有要攻击他的意思,方雾寒的脑袋里掠过无数种应对方案,如果这个天地之王是个“变种”木乃伊,那么它肯定不怕冰,甚至低温还可以保持它里面的躯体不会腐烂,那样的话它肯定怕火,因为它身上的绷带是用布料做成的。

    于是方雾寒试图改变自己的元素属性,他脑海里浮现出那朵七彩冰莲,这个莲花的布局很特殊,四周每一瓣花瓣上都有一个单独的元素,中间的莲心部分则是他当前的属性——寒。

    他从边上找到了炎元素,并且试图与中间的寒元素调换了位置,终于,在他意识的操纵下,七彩冰莲的中心变成了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焰,寒元素则填补了边上炎元素的位置。

    天地之王头上的触角又开始逐渐收紧,方雾寒手上出现了一个炽热的火球。他们同时攻击,方雾寒将火球扔向天地之王,天地之王身旁炸出几道音锥,它的触角刺穿火球击中了方雾寒,方雾寒的火球也落到了天地之王的腹部。

    被那超音速触角击中的一刹那,方雾寒清楚地听到了一声清脆的、来自自己体内的玻璃破碎声,那朵七彩冰莲好像被打出了一道裂缝,不断有能量从裂缝里流失。

    方雾寒被击飞,让他不清楚自己体内是不是有骨头断了,还是有哪个内脏出血了,他的眼里满是血丝,但他仍凝视着天地之王腹部的那团火焰,那火焰在他的注视下愈发猛烈,天地之王从地上抓起打把的雪撒向自己也无法将其熄灭。

    方雾寒最终撞到了塔吊上,五脏六腑发出了沉闷的声响,他感觉鼻腔里有股腥臭,又感觉嗓子里有什么东西要涌上来;他望着那团火,火焰在暴雪中格外清晰,好像是冰天雪地里熊熊燃烧着的壁炉。

    天地之王被烧得上蹿下跳,可它好像有着很高的智慧,竟直接趴在了雪地上,那团明亮的火焰瞬间从方雾寒眼中消失。

    “呕……”方雾寒终于将那口血吐了出来,吐到了洁白的雪上,那血还冒着升腾的热气,将周围的雪融化。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