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空谷黑风I
    .. ,暮色神纪:黄昏

    方雾寒站在那扇门后,门缝里飘出一股腐烂木材的味道,而且他也听到了其他声音,门内确实有人。

    他没敢敲门,如果这扇门后是个避难所,那他就有希望甩开楼上那恶鬼,如果这是一个陷阱,那他就得做好踩进去的准备了……

    他走了进去;门后的结构与楼上部分一样,三室两厅,只是这户“人家”里气氛十分压抑,光线很是昏暗,墙上爬满了青苔和爬墙虎,铁质的家具已经全部锈得面目全非,木材家具也朽得跟海绵一样大孔连着小孔……

    木桌上放着一台老式的摆钟,令人惊讶的是摆钟竟然还在运作;他看向表盘,现在已经快凌晨四点了,他不知不觉间在这个“迷宫”里待了快两个小时。

    “哎!”他身后传来一声极其熟悉的女声,“方雾寒?”

    方雾寒回头,在昏暗的光线中看到了一个很是熟悉的轮廓,但这是……他的数学老师?

    他宁愿出去继续逃亡,也不愿跟数学老师在一块!数学老师就是他的班主任,就因为上学期时老师罚他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扎马步半小时,让他在同学们面前丢尽了脸面,自那以后他才对数学老师心生厌恶,没想过今天在这地方竟然遇到了她……

    “你怎么来了?来来来快坐下……”阴影里传来老师熟悉的声音,方雾寒还在犹豫,虽然这声音他很熟悉,但他却听出了一丝很不和谐的沙哑。

    老师打开了灯,客厅的灯是很久以前的老式旧灯泡,上面同样也覆盖了很多苔藓,灯光将斑驳的黑影投射在四面的墙壁上,显得更加阴森黑暗;方雾寒看清了她的脸——她的脸上长满了墙壁上那种青苔,头发上也垂下了无数条细藤,就连衣服上也是如此,这个“数学老师”俨然已经成为了这个地下世界的一部分!

    见老师没有恶意,方雾寒别扭地坐在了老师递过来的那张长满青苔和霉的椅子上,他又吓出了一身冷汗,因为在他接过椅子的时候他似乎听到了门外那低沉的笑声。

    老师又给他递过一瓶沾着霉菌的橙汁;方雾寒死死地盯着铁门,接着门外传来了有节奏的敲门声。

    “哎?今天这是怎么了,都这么积极?”老师放下手中的茶杯,走向门口。

    方雾寒咽了口唾沫,“别开……”他的声音很小,小到连自己都没听清;老师打开了门,门外飘进一股肉眼可见的黑气。

    “您好,您的宵夜……”门外传来沙哑的声音。

    老师一脸疑惑,“我没有订宵夜啊……您是不是送错了?”

    送餐员推开老师走进客厅,看到了椅子上的方雾寒。

    “老师!他是鬼!”方雾寒指着送餐员大喊,将手中的橙汁和身下的椅子猛地砸向那送餐员,一阵升腾的黑烟过后,送餐员显出了原型,像是电影中披着黑色长衣的恶鬼。

    恶鬼身后,老师吓得尖叫起来,随后令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老师的头发开始燃起青绿色的火焰,像是点燃了一个燃着绿火的火把。方雾寒看得目瞪口呆,恶鬼回头看到了老师,血瞳中闪过一丝惊恐。

    “孩子快跑!”老师全身都被那种绿色的火焰吞噬,恶鬼退后一步,老师扑向恶鬼,“快跑……”

    方雾寒起身,差点被地面上的青苔滑倒;他跌跌撞撞地跑到门外,将那扇铁门狠狠地关上,随后奔向楼上……

    ----------

    遍体鳞伤的方雾寒无力地跪在铁门前,门后传出老师的嘶吼与恶鬼的咆哮……他虽然一直在往上走,但已经无数次回到了这一层。

    门后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声,一个巨大的青绿色火球从门内炸开,铁门被炸碎,方雾寒被冲击波掀飞。

    “你怎么还没走,快走啊!”烟幕后传来老师的声音,方雾寒撞到了身后的墙上,脑袋被碰得晕晕乎乎,只见那恶鬼一爪将老师拍到了一边,随后它身旁浮现出无数咒语,老师在咒语阵中发出了撕心裂肺地哀嚎,恶鬼凭空消失,在空气中留下了它低沉的笑声。

    咒语阵过后,老师缓缓坐起,那恶鬼已不见了踪影,但他发现老师的眼睛也变得血红,此刻老师的眼神竟与那恶鬼的凝视一模一样!

    他看到老师长满青苔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随后老师身上的藤蔓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生长,那些绳子粗的藤蔓如狂蛇般在空中张牙舞爪,很显然,它们的目标是自己!

    方雾寒再次向楼上狂奔,恶鬼的低笑在各个楼层之间回荡,那些藤蔓正如无数鬼手般伸向自己;这次他没有再次回到那一层,他向上飞奔,虽然每一次都是那么陌生,但他慢慢甩开了那些藤蔓。

    不知跑了多久,他的双腿已经发软,他发现越往上走地面上的青苔就越少,下一秒狂风从楼上涌下,风中夹带着雨的清香,空气中顿时少了几分压抑,他的神志也清晰了许多。

    他脚下的台阶又变回了水泥地面,雨味越来越浓,他不由得加快了脚步,终于看到了那扇熟悉的门——是一楼王奶奶家的门!他又回到了地上!

    他站在一楼的楼梯间,到这里已经有了窗户,但窗户外面不是他熟悉的那个停车场,而是云一样的东西,好像他正处于云端高空一样。

    下方又传来那些藤蔓在空中发出的破风声,再往上四层就是自己家了,他又没带钥匙,难不成自己又跑进了一个死胡同?

    经过了一扇又一扇青苔覆满了的门后,他回到了五楼;他站在自己家门口,脚下那好像可以无限伸长的藤蔓还在向上蔓延。

    方雾寒站在那个铁梯下望向头顶,不觉间天已经亮了,天空中好像铺了几层铁灰色的乌云,还不时有几片雪花从楼顶天窗飘进楼内。

    随着铁梯发出的“吱吖”声,他爬了上去,以前他也去过几次楼顶,上面有个很重的大铁板,他上去后只要把铁板盖在楼顶天窗上应该就能暂时限制住那些藤蔓。

    他的头探出天窗,楼顶上的景象跟他记忆中一样,而且楼顶的光线要比楼内亮很很多。

    铁灰色的天空让人心生压抑,他爬了上去,将旁边的那块重铁板盖在了楼顶天窗上,他如释重负但又忽然间紧张起来,这顶多算是尽头,哪是什么出路啊……

    一阵大风从身后袭来,将角落里一个废旧的铁桶吹得四处乱滚,方雾寒走到楼顶边缘,原本不到二十米高的居民楼在现在看仿佛是世界尽头的孤岛,楼的四周全是铁灰色的乌云,没有任何生路可言。

    他身后传来嘈杂的声音,只见楼顶天窗上的铁板正被下面的东西不断顶起,是那些藤蔓,它们上来了!

    那些藤蔓很快就将铁板撞开,它们从狭窄的天窗内一齐涌出,犹如一条青绿色的巨蛇;方雾寒倚着楼顶的防护栏瑟瑟发抖,那条由无数藤蔓组成的巨蛇已经有四五米高,而且还在不断地从天窗内向外涌出。

    方雾寒思考对策之际,那些藤蔓突然全部分散开来,整个楼顶顿时被无数狂舞的细藤充斥,那个恶魔已经完全击垮了他的心理防线,在这样的威压与恐惧面前,他选择了跳下去……

    他下落的速度逐渐超过了空中那些雪花,他落入下方的云层,却发现这栋楼好像真的没有底一样;突如其来的失重让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他看向楼内,刚好看到了老师家所在的那一层,不!不只是那一层,每一层里都是相同的景象——他老师的全身都长出了无数狂舞的藤蔓,那些藤蔓在空中发出尖锐的破风声并向门外涌去……

    他的速度越来越快,但面前好像是一幅无限循环的画面,他看到了一个浅到几乎完全隐形的影子出现在老师的身后,那是个黄色的大家伙,它举起了恐怖的爪子,从身后拍向他那熟悉的“老师。”

    无限循环的惨叫在整个世界里回荡,铁灰色的云层开始迅速变黑,那栋无底的楼开始破碎,仿佛到了剧场的谢幕……

    ----------

    他先是感觉到了一阵刺骨的寒风,随后才是极度的虚弱感……

    方雾寒看到了一束紫色的光,那光一头连接在自己脑袋上,另一头是那个飘在空中的黑衣,是黑魔。

    下一秒,光束中断,黑魔惨叫一声,被反噬效果击飞。

    方雾寒重重的摔到地上,地面是坚硬的花岗岩原石,四周是荒山野岭,他身旁是那四大魔王。

    他看到黑魔血红的瞳孔黯淡了许多,才意识到刚才的那场幻梦一直都是黑魔制造的死亡幻象,他的身体一直都在这城北的山区,他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从家中传送到了这里,若不是刚刚幻境中那个若隐若现的身影恐怕他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刚从“恐惧深渊”中逃出的他十分虚弱,现在大概还是凌晨,周围的温度甚至比幻境中还低;他不知道那些魔王要对自己做什么,但他看得出它们好像在警惕着四周。

    此时,距离方雾寒和魔王们所在山头不远处的一处深谷内,一个黑色的人影将一张全家福轻轻放到一块石头上,它的骨爪锋利如刀,它血色的双眼望向上方的山区……

    ----------

    方雾寒左手聚起一支冰刺,但这似乎并不能吓到魔王们,魔王们没有攻击他,而是有意识地四处张望,好像在寻找着什么。

    “它来了,我们上!”欲魔说完,一张“爆炸符”从它巨大的袖口中飞出,符几乎擦着方雾寒的鼻尖飞过,随即方雾寒身后一颗一人粗的槐树被炸断。

    方雾寒操纵冰刺飞向欲魔,冰刺在高速飞行的过程中被黑魔用意念力控制,冰刺动能被瞬间瓦解。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