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皇临
    .. ,暮色神纪:黄昏

    紫色的鬼火点燃了整个山谷,天空中开始掉落大小不等的冰块,“幽冥暴风雪”的每一片雪花在碰到蝙蝠后都会将它们冻结鬼火从冰内燃起,直到冰块里只剩下一撮灰烬。

    成千上万的蝙蝠几乎在十几秒内全部死亡,随后所有的鬼雪分成五波,分别追逐四大魔王和鬼母,方雾寒就这样夺回了进攻的主动权。

    魔王和鬼母身上都燃起了鬼火,他们的移动速度大幅减慢,鬼雪虽不至于将它们变成冰块,但可以使它们行动受阻,这一点在鬼母身上体现得最为明显,只见鬼母全身都燃起了鬼火,同时还有更多的鬼雪追上它,它的速度越来越慢,身上的鬼火越来越多,直到鬼雪团将它彻底吞噬。

    鬼母最后那声阴森凄厉的惨叫回荡在幽暗的山谷里,四大魔王也都筋疲力尽,那扇死亡的大门还未关闭,仍有成千上万的鬼雪从门内涌出,魔王们先后体力不支,被鬼雪群追上。

    方雾寒的体力也严重不支,他此刻全凭体内那早已为数不多的魔力维持着技能,他身后的死亡之门内暴风涌动,一个巨大的鬼雪龙卷风出现,彻底将魔王们的退路堵住。

    下一秒,一个亮如白昼的光点从半空中出现,那东西比太阳都要刺眼,它的光芒照亮了山谷内的每一个角落;那是一个钥匙孔形的传送门,传送门内发出一阵强大的波动声,一个燃着鬼火的十字架从门内飘出。

    四大魔王被那十字架惊住了,对它们而言这个十字架是多么熟悉,燃着鬼火的枯木十字架上钉死着一具恐怖的骷髅,十字架左臂上一个紫色的能量球散发着危险的气息;右臂上栖着一只诡异的乌鸦,它就是魔界五大魔王之首——邪魔!

    邪魔飘出传送门后,那个光亮的钥匙孔形传送门随即关闭,它与寒帝飘在相同的高度,方雾寒也是十字架的姿势,他身后的鬼雪龙卷风开始向着魔王们移动。

    方雾寒这才想起这个十字架的来历,就是它释放必杀结束了第一次神魔大战,也就是它一个技能将整个神魔文明化为历史……

    方雾寒看着邪魔,邪魔看着鬼雪龙卷,终于,在鬼雪龙卷即将吞噬它们之际,一个巨大的紫色传送门开启,五大魔王同时消失在原地。

    风暴停止,方雾寒从七八米高的空中跌落下去,他这一技能几乎耗尽了所有的力量,估计二十天也歇不过来;他望向鬼母烧剩下的灰烬,一阵轻风过后,这个厉鬼便从此成为了历史……

    ----------

    未知空间。

    邪魔飘在半空中,四大魔王跪在其身下以表示敬意。

    的确,即使它们是魔界的四大魔王,但要不是邪魔及时出现,它们真的会死在一个小孩子手中。

    “邪魔大人,我为您能逃出异次元空间封印感到高兴,您的到来一定会使我们提前征服神界!”欲魔说。

    邪魔没有理会它们,它本身就是一具不能说话的骷髅,所以对这种马屁无需回应;它望向黑魔,血瞳中闪过一丝疑惑。

    黑魔点点头,“是的邪魔大人,它回来了。”

    其他三魔一脸不解,“谁?”

    “咒魔。”黑魔说。

    这两个字一说出来,时间仿佛被冻结,只有邪魔身上发出的火烧木柴的声音证明时间并未停止。

    欲魔倒吸了一口凉气,“天啊……”

    黑魔将四个思想链连至每个魔王头上,魔王们同时看到了当时恐惧深渊中的场景——方雾寒的“数学老师”在幻境中释放藤蔓猎杀方雾寒,方雾寒在幻境中飞奔,身后追了密密麻麻一团狂舞的藤蔓。

    黑魔操纵视角转移向幻境中的一个角落,只见一个浅到只能看到轮廓的巨大身影走进幻境,它不仅无视幻境造成的一切反应,而且还能有效地对幻境进行干扰,只见它所过之处砖瓦扭曲,连地面都变得像漩涡一样变形起来……不久后,它出现在了“数学老师”的身后。

    单从外形上看这个隐形的家伙体型十分肥硕,它体色是偏暗的棕色,身上勉强能看到一些紫红色的咒语和花纹。

    它举起巨爪,一击拍碎了整个幻境……

    欲魔和煞魔身体抽搐了两下,它们看到了幻境的崩碎,方雾寒从楼上跳了下去,那个无限高的大楼崩塌,失重中,那个巨大的身影以极快的速度冲进方雾寒体内……

    思想链断开,三大魔王喘着粗气满脸惊恐,“它是进入寒帝体内了么?”欲魔带着颤腔问道。

    魔王们点了点头。

    “没想到它竟然也找到了寒帝,还找到了我们……”黑魔说,“最可怕的是它还帮了寒帝。”

    “有、有没有可能是其他什么东西……咒魔从那以后再也没出现过,连宇宙中各文明的史书中也都少有关于它的记载,有也是一笔带过,它已经死了!”欲魔似乎还不敢相信刚才看到的东西。

    “的确没有它的历史,但现在宇宙中又有多少人能轻易地闯入黑魔的必杀,并且从里面把人救出来,又有多少人能一击打碎幻境?”死魔说。

    邪魔点了点头,表示对死魔的肯定。

    “那刚刚……有没有人看到那把剑……咒魔的……剑……”欲魔哆哆嗦嗦地说。

    一提到“咒魔的剑”周围的温度骤然下降;它们口中的“咒魔”是魔界的统帅,其实魔界的魔王并非只有它们五个而是一共七个,它们被称为“上古七邪骑,”而它们口中的“咒魔”便是“上古七邪骑”的将军,魔界的皇帝。

    而欲魔所说的“咒魔的剑”是一把”名叫“咒天”的巨剑,相传那把剑上镶刻着全宇宙所有的咒语,包括一些早已失传的神术级咒语……可以说拥有了咒天就等于握住了上帝。

    “我没有看到咒天……”煞魔说。

    “我也没有……”死魔说。

    “邪魔大人,您有什么看法?”欲魔看向邪魔。

    邪魔左臂上的能量球上显示出一串字符,那是魔界的语言;先不要轻举妄动,咒魔选择帮助寒帝一定是也有原因的,对于它出现的目的我们也一概不知,应当先静观其变,寒帝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

    四大魔王点了点头,邪魔又在能量球上说道;我是被人从异次元空间放出来的,我不知道那人是不是咒魔,但是能做到这一点的人肯定不简单,此时我们处于被动,切不可妄动。

    “好的邪魔大人……”四魔王齐声说。

    ----------

    异次元空间。

    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老人抬了抬头,继续看向手中的文件,“请进。”

    黑祭司推门而入,他神色慌张,好像受到惊吓了一样,“守望者大人,不好了,邪魔逃走了!”黑祭司在守望者耳边轻声说,他不敢太大声,这消息要是传出去异次元估计会炸了窝。

    守望者听到这“惊天”消息后并没有显露出任何慌张的神色,他起身走到黑祭司身边,凑到他耳边,“还有其他人知道这件事吗?”

    黑祭司对守望者如此“淡定”的表现倍感不解,“绝对没有!当时只有我……”他还没说完,白祭司连门也没敲就走了进来,只见白祭司进门后立即将门反锁,他的神情与黑祭司一样惊慌。

    两祭司对视,白祭司吃了一惊,“老黑!你也在这!”

    黑祭司示意白祭司轻声说话,“你不会也发现了……”黑祭司用手比了比封印区传送门的形状,白祭司立马点头,“是邪魔!”

    守望者瞥了一眼黑祭司,黑祭司尴尬地咽了口唾沫。看到黑祭司的囧相,守望者大笑起来,“两位可真是我的左膀右臂啊!那既然如此,我也就说出实情吧,邪魔……是我放走的。”

    两祭司听得目瞪口呆,“你……你……”

    “咒魔回来了,寒帝身上有它想要的东西,我放出邪魔是为了对抗咒魔。”守望者扶着两位祭司坐到了金丝沙发上。

    两祭司坐下的时候腿都软了,“咒、咒魔?!”

    “没错是咒魔”守望者说着,从办公桌上拿起一个绝密信封,从里面拿出了一份绝密法术记录。

    “起初大概是咒魔的疏忽,它将自己的信号暴露了几秒,那短暂的信号刚好被我捕捉到,随后我跟随它的信号发现它的坐标竟然与寒帝完全吻合,也就是说,它在他体内。”守望者看着文件说,“它并没有伤害寒帝反而帮助他逃出了黑魔的恐惧深渊,我怀疑这家伙有什么阴谋,便放出了邪魔,因为咒魔就算有什么阴谋那四大魔王根本无法对它造成太大影响,它不杀寒帝一定是有原因的,我需要邪魔帮我争取一些调查此事的时间。”

    黑白祭司听得若有所悟。

    “两位就不用担心此事了,邪魔在异次元里封印了这么多年,力量所剩无几,不会造成什么大影响的,相反咒魔才是问题的中心,这件事我会继续调查。”守望者说。

    “那需要我们帮什么忙吗?”白祭司问道。

    “不用了,两位继续关注寒帝和其他元素帝王,保证他们的安全,邪魔一直都在我的计划范围内,两位没其他事情的话先出去吧,我的工作还没做完。”守望者说完,两祭司回礼后走出房门,守望者长舒一口气,又回到了办公桌前;他的桌面上放了一张白纸,上面用标准的中文写了两个字:谢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