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异界
    .. ,暮色神纪:黄昏

    邪魔飘到方雾寒身旁,它的身后出现一只紫色的虚空之手,这只手将咒天捡起,放在了邪魔面前。

    这把传说中的巨剑并没有神话中说的那样华丽,它的剑身上不仅没有刻满远古咒语,而且有半边剑身还黏着一层土,最让人难受的是这层土竟然还弄不去。欲魔的下巴像是要掉到地上一样,“这……和书上记载的有些不符呐……”

    “你可能看了本假书。”煞魔冲欲魔扣了扣鼻孔。

    邪魔身下,方雾寒慵懒地打了个懒腰,他睁了睁眼,“蹭”地一声站了起来。

    五大魔王集体摸了摸自己身上的“易形符”,又集体看了看自己的人身,这才舒了一口气。

    邪魔也下意识地收回那只虚空之手,沉重地咒天掉到地上,吓得方雾寒后退两步:“你你你!你干啥!”

    明亮的异次元之门开启,两队身穿金甲的异次元士兵整齐地从门内走出将方雾寒护在身后;最后传送门里走出一个身穿黑袍的老人,传送门关闭。

    老人走到方雾寒跟前,微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孩子别怕,给你看样东西。”说完,他一挥手,一道金色的袭向魔王,魔王们身上的“易形符”纷纷失效,它们现出了原型,四周看热闹的居民纷纷被吓跑。

    “魔王!”方雾寒惊呼,下意识后退一步。

    “老黑小心点,魔王们手里有咒天,先把寒帝救出来再说,咒天夺不来就算了。”老人口袋里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

    老人冲方雾寒笑了笑,“孩子,我先送你去一个安全的地方,这些魔王交给我来收拾,怎么样?”

    方雾寒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向老人,摇了摇头说:“不!我自己也能打赢它们!”

    “那、那好吧,你先躲到队伍后面,等你发现我快输了的时候你就上来帮我们,怎么样?”老人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将方雾寒领到一个水果架后面。

    “好!”方雾寒嘿嘿一笑,躲到了队伍的后面。

    “黑祭司,这仗可真不好打啊……”小队长在老人耳边轻语。

    “唉……我知道,咒天夺不来没关系,大家以安全为主,打不过立马就撤别恋战。”黑祭司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片,卡片上刻着一个闪着金光的符。

    魔王们看到那卡片后,集体后退一步。

    “上帝之触,这老头不简单,各位小心点。”欲魔说。

    “上帝之触”是远古魔法时代圣光元素的至高咒语,这一咒语在和平年代很少用作武器,通常都是 用来封存重要物品,黑暗生物或者是魔灵触之则亡。

    刻有“上帝之触”咒语的卡片瞬间从黑祭司手中飞出,邪魔召唤出虚空之手捡起咒天将卡片挡下,卡片与咒天向触引发大爆炸,火光自魔王们之间炸开,堆了三四米高的榴莲架坍塌,将邪魔压在下面。

    “呦……我都替你扎得慌。”黑祭司笑着,从背后拔出一把炼金短剑,剑身上刻着许多咒语,这把剑能对黑暗生物造成致命伤害。

    黑魔身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紫色能量球,那是它的次级必杀“纯黑夜魔爆,”仅仅是在半秒后,黑魔释放能量球,黑祭司挥剑,一道金色的剑气斩中飞行中的能量球,能量球在空中爆炸,其威力不亚于一颗c4*,气浪将黑祭司及身后的士兵击倒,而黑魔则免疫了自己技能的伤害。

    “不堪一击!”黑魔嘲讽道。

    “黑祭司,立马带着寒帝撤退!”黑祭司口袋里传来另一个老人的声音,周围的士兵都听得出来,次元守望者亲自指挥这场战斗了。

    正当黑祭司准备带兵撤退时,一股寒风从他身后袭来,只见方雾寒手握两个魔法冰球,一个抛往空中另一个扔到了魔王们脚下;“破顶扎!”随着方雾寒的施法,天空中开始朝魔王们掉落无数的冰刺,地面上也出现了绞肉机般的冰锥群,邪魔使用咒天释放“防护咒”,只见一个紫色的防护罩从咒天剑身处发出并将五大魔王罩住,所有冰刺在触及到防护罩的瞬间全部被粉碎。

    “孩子快走!”黑祭司在他们身后不远处开启了一扇传送门,他抱起方雾寒向后跑去,身后传来邪魔的低笑和士兵们惊恐地声音。

    “黑祭司大人快走!”他们身后传来小队长的吼声,黑祭司何尝不想最后一个进门,但他的任务就是亲自将方雾寒送进异次元;但当他站在门前再回头时,他身后整个小队的成员已全部化为咒天“凋零咒”下的枯骨,最后一条枯枝似的东西从咒天剑身上发出飞向黑祭司,只要他被这东西碰到就会同其他人一样瞬间化为一堆白骨。

    他抱着方雾寒走了进去……

    ----------

    异次元空间,黄金大殿。

    黑祭司跪在黄金大殿边上哭的声嘶力竭,他已经几十年没有带兵上过战场了,可这次全队竟然只有他是活着回来的。

    “好了老黑,你已经完成了任务,寒帝安然无恙便是你的功劳,那些战士们都是英雄,你不必自责了。”一旁的白祭司安慰道。

    一个身穿金袍的士兵走了过来,悄悄碰了碰方雾寒,示意跟他走。

    士兵将方雾寒领到一件办公室,办公室里也有一位穿着金袍的老人,他猜测“金袍”可能是这里的“制服”。

    方雾寒抬头望向老人,只见老人留着一头干净的银白色头发,半锁的双眉间透出一股权利的气息;时光的刻痕遮掩不住老人和蔼的眼神,老人的微笑让方雾寒心中生出一股莫名的暖意,这位风度翩翩的老者身旁散发出一股无形的气场,让人心生敬畏。

    “请坐孩子。”老人笑着起身,亲自将一个金纹椅子搬到了方雾寒面前。

    老人讲文件夹放到了一边,表明他愿意先放下手头的工作去与方雾寒交谈。

    “孩子,这里被称作异次元空间,我是这儿的首领,大家都叫我‘次元守望者’”老人说,“想必你也早就弄清楚了自己的身份和力量,我就不卖关子了,你是所有元素帝王中唯一一个完全失忆的,同时你也是所有帝王中力量最强的,你记忆里那次大战结束后神界变得空无一人,魔王们需要神界的那些法宝、古籍之类的东西,而你们这些元素帝王便是神界最后的屏障,五大魔王为了杀死你们来到了地球。”

    方雾寒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

    守望者笑了笑,“这些年来从你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力量到现在我一直都在关注着你,随着你的成长,你的力量一天天强大,魔王们可没少吃你的苦啊……我本想在暗中再观察你一段时间,没想到中途跑出来个咒魔,而且它还用你的身体找到了宇宙间绝无仅有的黑暗神兵,这也就是为什么你醒来时会发现自己在沙漠里的原因了。”

    方雾寒皱了皱眉,“有人用我的身子做坏事我竟然不知道!”

    “嗯,是的,用你身子的那家伙很强,强到连五大魔王联手都不一定打的过它,它的出现预示着这场仗将会更加难打,所以我们才决定出面帮你,并把你带到这里来。”守望者说。

    “那我该怎么做?”方雾寒问道。

    “我们的最终目的是消灭那些魔王,但对魔王们来说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死亡,它们即使真的被杀死也会在不久后复活,所以它们只能封印,永久封印。”守望者说。

    “那怎么封印它们?”方雾寒又问。

    守望者笑了笑,“现在可不是封印它们的时候,现在咒魔现身的目的我们还没弄清楚,何况咒天还在五大魔王那,想在现在封印它们很难,所以我们必须在这段时间里尽可能地壮大我们的势力,今天我叫你来就是要给你两样东西。”守望者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华丽的盒子,盒子打开,里面是两个不规则的块状物,一个像是银块,另一个像红水晶。

    “这是什么?”方雾寒好奇地探过头去。

    “这是两种制作武器和战甲的材料,我来给你介绍下。”守望者说着,拿起那块红宝石一样的材料,“这种材料叫做天晶,是一种不可变形而又非常坚固的材料,相同大小的情况下它比地球上的铁都要重;它的特性叫‘重碎’,凡是与它相击而没有破碎的东西都会在半秒后化为粉末。”

    方雾寒惊呼,将天晶从守望者手中拿起,果然如守望者所言,苹果大小的天晶掂起来跟铅球似的。

    “这块银白色的金属我们叫它精钢,你看这一小块精钢虽然体积不大,但它实际上是由总质量超过地球三倍的废旧钢铁通过魔法极限压缩而成,它与天晶同样坚硬但重量却比地球上的木头都要轻,它的特性是剑气,用它制作成的武器可随使用者的意识斩出不同程度的剑气。”守望者说完,将精钢放到方雾寒手中。

    “那怎样把它们做成武器?”方雾寒说话时,眼睛里透出一股喜悦。

    “还记得你前些日子选定的两个圣域吗?一个是你的城市,另一个是那张游戏地图。”守望者将天晶和精钢装进盒子中,把盒子递给方雾寒。

    “啊?这你们都知道?”方雾寒略带惊恐地看了一眼老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