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濯圣
    .. ,暮色神纪:黄昏

    异次元空间。

    守望者将方雾寒带到黄金大殿,这里像极了一个大教堂,只不过这里的一切都是用黄金做的,方雾寒也不知道这里哪来的这么多黄金。

    “上去吧,把你的手放在那块水晶上。”守望者将方雾寒送上一个高台,这里类似于教堂里的讲台,讲台上有一个水晶柱,水晶柱上放了一个水晶面板,上面一个手的形状。

    方雾寒把手放了上去,随后水晶台亮起,下一秒整个异次元都变得明亮起来,只见黄金大殿上方的两排跟探照灯似的水晶全部发出了明亮的光,那些光在光滑的黄金墙面上发生多次反射,使整个异次元空间看起来金碧辉煌。

    “什么情况……”“发生了什么?”一些士兵和工作人员纷纷围了过来,他们都对异次元的这一现象表示十分不解。

    方雾寒正对着的黄金大殿的另一个尽头,一个钥匙孔形状的光门直射出一道白色的光将他笼罩,方雾寒在那束光中嚎叫着,那些水晶发出的光也随着他的声音越来越明亮。

    十几秒后,光束逐渐熄灭,方雾寒跪在高台上,将手从水晶面板上拿下;守望者走上高台将他轻轻扶起,随后守望者拉开方雾寒衣领,在方雾寒的胸口上赫然是一个硬币大小的钥匙孔形印记,印记在方雾寒的注视中逐渐淡去,直到消失。

    “好些了吗?”守望者用衣服帮方雾寒擦去了额头上的汗珠,“现在你可以试着开启一扇通往圣域的传送门了,记得带上天晶和精钢,在虚拟圣域里你可以随意更改它们的形状。”守望者把那个装着天晶和精钢的盒子递给方雾寒。

    方雾寒一脸不可思议,“我……可以了吗?前往游戏里的虚拟世界?de_cpl_mill?”

    “哦对,那个游戏地图叫de_cpl_mill,没错,你只要想着开启通往那个地方的传送门就好了。”守望者笑笑说。

    方雾寒半信半疑地转过身,他闭上眼睛,脑海里尽力地还原出那个游戏地图的场景,他的手向前一挥,前方立马传来了能量的波动声,他睁看眼,发现自己面前正立着一个极亮的菱形传送门。

    “就是这个?”方雾寒回头看了看老人,眼中透露出小鹿般的欣喜。

    老人欣慰地笑了笑,没有说话,而是指了指那扇传送门示意方雾寒进去看看。

    方雾寒走了进去,门内白茫茫一片,像是电影里的时空之门,他走了没几步,眼前便出现了另一幅场景,他眼前的,正是他所选定的虚拟圣域de_cpl_mill!

    “哈哈!和真的一样!”他笑着,环视着这里的一切,地面上的每一粒沙粒、木箱上的每一寸纹理……这里终日艳阳高照,天空中挂着几朵永远也不会飘走的云彩;阵阵清风不时从四面八方吹来,宛如轻纱拂过……这就是他的圣域!

    他抱着那个装着天晶和精钢的盒子围绕地图走了好几圈,从地上部分到下水道再到游戏中的两个“包点,”全部与游戏中一模一样,最令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他在这里好像有着很强的属性增益,刚刚他抱着那个不算轻的盒子走了这么远的路,现在胳膊都没有任何酸痛的感觉。

    他满脸幸福地找了个有阳光的地方坐了下来,他打开那个一盒子,两种苹果大小的特殊材料在圣域之光的照耀下闪烁着金色的光芒。

    他现在急切地想知道这两种材料是不是像老人说的那样神奇,但当他的手放在精钢上时,精钢竟然随着他的手自动飘了起来,而且还可以随着他的双手任意变化形状!他明白了,在他的圣域里他可以更改任何物质的属性,连精钢这种坚不可摧的魔法材料也可以像橡皮泥一样任意更改!

    一阵简单的操作后,他把精钢做成了一把弯刀的形状,虽然他对刀这类兵器算不上了解,但他感觉拿在手中很顺手,挥砍起来很有刀感,他认为这样就够了。

    他从地上爬起来,瞄准了前方不远处的一堆木箱,精钢之刃带着尖利的撕风声斩过,一道白色的剑气从刀中斩出,接着前方传来一阵爆炸般的巨响,那堆木箱眨眼间就变成了一地碎木头……

    “喔!”方雾寒走过去,刚刚他斩出的那道剑气不仅斩碎了这堆箱子,而且还在箱子后面的墙上留下了一道很深的击痕。

    方雾寒望着脚下的那那堆碎木头,心疼不已,要是不能复原了怎么办?想着,他试着操纵它们复原,他的手上开始泛起白光,地上的碎木头就在他的注视下回到了原来的位置,连墙上那道击痕也自动修复了。

    随后,他又将天晶做成了形状相同的弯刀,而且天晶之刃的特性与守望者所说的一模一样,他先砍向一个木箱,刀身深嵌进木箱里,半秒后那木箱变成了一堆比锯末都细的木屑……

    方雾寒这时才发现“精钢”这种材料竟然跟当初他从梦境中带回来的那个小球有些相似,他原地开启了一扇通往自己家的传送门,从多重锁的抽屉里拿出了那个银色的小球,返回了de_cpl_mill;他没想到这个小球一来到圣域后竟然发出了夺目的白光,从这一点上就与精钢不同,精钢在圣域里是发着微弱的金光,而这个被他叫做“炫银”的小球是发出的刺眼的白光,两者的差距还不只这些,“精钢”跟“炫银”比起来表面像是磨砂处理过一样,“炫银”的光泽更加透彻,而“精钢”的光芒略显朦胧。

    他决定先将“炫银”放在这个地方,这里对他来说比家里还要安全,因为这里只有他能进来;他又拿着两把刀围着地图走了两圈后,返回了异次元空间。

    明亮的异次元之门从黄金大殿开启,方雾寒提着两把刀走出,一些还不认识他的士兵以为有人入侵急忙拉响了警报,整个异次元空间立马响起了刺耳的鸣笛声,直到守望者赶了过来才发现原来是虚惊一场。

    守望者从方雾寒手中接过两把刀,试了试两把刀的重心,笑了笑说:“不错嘛,刀心都找的这么准,有潜力!”

    方雾寒可爱地笑了笑。

    “以后要是有机会你可以经常来玩哦,我们这里随时欢迎你!”白祭司从人群中走出,摸了摸他的头。

    “好了孩子,该知道的你都知道了,你们地球上的时间也不早了,再过五分钟你妈妈就要回家了,你也回去休息吧。”守望者说。

    方雾寒噘了下嘴,“你怎么知道我妈还五分钟到家?”

    一听这话周围的士兵和祭司都笑了起来,守望者往左挪了一步,指了指身后的光镜,“你自己看。”

    方雾寒这才注意到守望者身后的大显示屏,只见此时显示屏上所显示的人正是自己的母亲,画面里母亲刚刚下班,正在离家最近的一处十字路口等红绿灯。“你在圣域里的时候地球乃至你所在的整个星系的时间都是停止的,但你从圣域走出后时间就开始运作了,快回去吧!”守望者说。

    方雾寒咽了口唾沫,慌慌张张地开启了通往自己家的传送门……

    ----------

    圣光之城,方雾寒家。

    明亮的传送门从方雾寒房间里亮起,方雾寒从门内中走出,他差点被自己房间里的样子吓死,只见自己房间里好像刚经历过一场风暴一样,几乎除了写字台和床外没有一样东西还待在它们原来的位置,他不知道自己房间里发生了什么,这时一阵风从窗户外吹了进来,刚刚这时刮台风了?

    慌乱之中他好像听到了母亲上楼的声音,他尽可能地把房间里的东西摆回到原来的位置,母亲开门时他的房间已经有点正常房间的样子了。

    母亲打开了门,方雾寒故作乖巧地坐在电脑桌前,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他不希望母亲看到他的电脑其实连电源都没有接通……

    “还最后一个月就期末考试了还玩!”母亲说着走向自己的房间。的确,再过最后一个月期,他就要升初三了。

    他叹了一口气,接通了电脑电源,登录了自己最喜欢的枪战游戏,他一上线就收到了一条邀请信息,邀请他的那个昵称他不认识,那人要玩的游戏地图他也从没见过,难道游戏更新出新地图了?让他心里犯着嘀咕,点击了“确认”。

    游戏地图名叫“生化之城,”加载界面上画着地图一角以及玩法介绍,玩法像是求生模式,但那地图……怎么越看越熟?

    加载完毕,他从一个商场里“出生”,整个地图都是一种偏向压抑的气氛,他操纵着游戏里的自己在商场里逛游,几分钟后他才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md这不是我家不远处那银座商场么!”

    游戏不久后,屏幕上方出现了一串字幕:“距离末日还有999天00时00分,是否快进时间?”他一看时间还这么长,就点了最大幅快进“千倍快进”,此时现实中的一秒等于游戏里的一天,“千倍快进”后游戏中的昼夜更替快得出奇,而上方那“末日倒计时”更像是秒表计时一样快。

    “点这么快干嘛?不想好好地再看这世界最后一眼?”邀请他的那个玩家在游戏房间里发消息说。

    那个玩家的昵称叫“战犯,”方雾寒没有理他,而是操纵游戏角色走出银座商场,恐惧与不解顿时从他的脑海里爆炸开来,只见商场外的景象与他所在的城市完全一样,几乎是1:1完整还原,从商场门前路上所铺的石板地面到街边路旁所栽植的各种绿化用树的种类和位置……全部一样……

    方雾寒立马去游戏官网查找了相关信息,根本没有任何关于这个玩法一以及这张地图的新闻与公告!

    “你是什么人!这张地图怎么来的!”方雾寒在房间里发送消息。

    “战犯”回复道“这你就不用管了,是不是感觉跟你所处的环境很像?别着急,那些天过后,一切就都来了!”

    “你丫的把话说说清楚!什么意思!”方雾寒发完这句话时,屏幕上方的“一千天倒计时”已经结束,画风开始迅速转变,天空中开始以千倍速度聚集乌云,不一会乌云厚的就好像要把天压塌一样,方雾寒赶紧关闭“时间千倍速度”,游戏内节奏开始变得正常起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