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巨神
    .. ,暮色神纪:黄昏

    方雾寒独自走在城市的街道上,他在那个建筑工地前面站了很久。

    刚刚在那场游戏里,他发现那地图中唯一与现实不一样的地方就是这个建筑工地,在游戏里这个工地的位置是一栋大楼,而现实中这里是一处工地;他往前走了走,看到了工地未来时的效果图,心中顿时充满了恐惧——游戏里的那栋楼,与效果图里画的大楼完全一样!

    “嘿!孩子!你不能站在这里!”不远处一个带着安全帽的工人朝方雾寒招了招手,他象征性地回了一声,转身走出工地。

    当他再次登录游戏试图添加那个“战犯”为好友时,系统却显示该玩家不存在;方雾寒纠结了好久,决定去异次元向次元守望者说说这件事……

    ----------

    明亮的异次元之门开启,方雾寒被门内那强光刺痛了眼睛,传送过去后,他感觉自己是从半空中掉落,而且落地后是踩在了楼梯一样的东西,但他的眼睛还是暂时看不见东西。

    他感觉四周都是风声,而不是黄金大殿里应有的气氛,他趴在身下那楼梯一样的地面上摸索,等待着视力的恢复。

    几十秒后,他的眼睛里出现了一些东西的轮廓,楼梯,墙壁,传送门……他看到自己正处在两面相互平行的混凝土中间,那两面墙好像有无限大,墙间距大约有三四米,他自己正趴在一个不算宽的楼梯上,而且这楼梯正像商场里的电梯一样带着他往下,他看向头顶上,隐约看到了一个光点,只是那光点正离他越来越远。

    他往阶梯下面探了探头,却发现下面是一望无底的深渊,而阶梯最上方的那个光点就应该是唯一的出口了……

    他记得自己好像从七彩冰莲的记忆里了解过这个地方,这里是异次元空间的封印区,也就是当初封印邪魔的地方,千万亿年以来除了邪魔外没有一个恶魔从这里逃出去过,这里之所以能封印那么多强大的恶魔关键是这两边的两面墙——隔离一切魔法,任何恶魔或是法师进来后都是普通人,而就他现在而言他离上面那光点少说也得一百多米,何况脚下这阶梯还在带着他前往深渊……

    他感觉到四周的光线正越来越暗,温度也是越来越低,同时他好像还听到了下方深渊里传来的磨牙声……一种未知的恐惧让他出了一身冷汗,他开始向上飞奔起来……

    脚下那楼梯好像也在随着他步伐的加快而加快,他天生就是爆发力强而耐力差的人,过了不到两分钟他就感觉到了疲惫的感觉,而自己与那光点的距离并没有缩短太多。

    这条阶梯是异次元空间封印区唯一的出口,如果他不小心掉了下去,那么他只能在失重和黑暗中活活饿死了;他试着使用一些法术来延缓自己的疲惫感,但这里果然隔绝一切魔法,他始终感受不到自己体内存在任何魔法力量,也就是说他只能用双腿跑上去了。

    又过了几分钟后,他感觉自己已经处在了崩溃的边缘,自始至终他总上升了不到二十米,可出口距离他少说还得有一百米。

    他不由自主地吼了出来,他的声音在两面墙之间无限地反射放大,整个封印区立马被他的吼声充斥;他因为脚下一滑摔倒在了阶梯上,随后他开始四肢并用,像只饥饿的野兽扑击猎物那样向上跳跃,这样的速度较刚才稍快,但体能消耗的会更多。

    他感觉四周越来越热,但他根本没空停下来脱去身上的棉衣;他的脑袋开始阵阵发昏,眼前也好像冒着星星,有几次还差点摔下去,但他真的不能停,脚下的阶梯速度快得让人感到不可思议,他的速度只能比这阶梯快!

    他始终按照同样的方式向上飞跃,眼睛里却不停地流出眼泪,他的每一滴眼泪里都好像存了一部幻灯片,曾经那些美好的时光都在此时浮现在眼前,他还记得小时候遇到红衣恶鬼时的恐惧,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发现自己拥有与众不同的魔法时的喜悦和担忧……

    他距离光点大约还有七八十米的距离,此时他已经能看清楚那光点是个钥匙孔形状的传送门,那正是黄金大殿尽头那扇异次元之门。

    曾经有多少令世界颤抖的魔王在此化为枯骨?就算是全盛时期的邪魔也只能在这里束手就擒,而他在这里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他要用双腿走出一个史无前例的奇迹!

    他睁开了布满血丝的眼睛,他的眼角竟然莫名其妙地流出了血,越是靠近异次元之门他就感觉四周的温度越高,同时周围的压力好像也越来越大,他的四肢此刻就像灌了铅一样沉重,汗水顺着他的头发滴下,落向下方无尽的深渊。

    还有最后一段距离,阶梯的速度好像有所放慢,但周围的温度在急剧升高,好像上面那传送门是一个太阳,压力也越来越大,威压将他的血液压到下肢,让他眼前发黑,一脚踏空滑落下去……

    异次元空间,黄金大殿。

    “守望者,寒帝正在未知空间受到伤害,生命体征正越来越低。”一个士兵闯进守望者的办公室,将正在工作的守望者吓了一跳。

    守望者跟着他走到了一间类似“监控室”的房间,这个房间里摆了一排显示水晶,上面是每个帝王的数据,甚至还包括数据模拟出的饥饿度、幸福感等;第一个水晶上显示的就是方雾寒的数据,只见他的心跳达到了每秒钟一百二十跳,血液有百分之七十集中在腹部以下,大脑的信息处理能力正在逐渐降低……

    “快!圣光复苏!”守望者看到这一幕也慌了起来,“一定要把他救过来!”

    “不行啊!连位置都没法锁定,他身旁有非常强的魔法屏蔽!”一旁的工作人员急得好像要跳起来……

    “呃啊啊!”异次元封印区里传来人类的怒吼,所有人都听到了这声吼声,人群立马从四面八方奔向封印区传送门。

    封印区里,方雾寒几乎用光了所有力气才把自己沉重的身体挪到了阶梯上,但这段时间他已经随着阶梯下降了好多,他和传送门之间大概还有三十米的距离。

    他继续手脚并用地向上攀爬,他的身上开始向外散发热气,他走过的阶梯都被抹上了汗水和血液……

    巨大的威压让他全身血管爆裂,他的身体变得像装满血的气球一样,血液从全身的各个位置喷出,超高的温度让他的鼻腔里充满了灼烧的感觉,他体内翻出来的血管在高温下凝固,汗水流过伤口,剧痛感刺激着他全身的每一根神经……他把生命用到了极限,只为了那最后一跃!

    ----------

    方雾寒梦到自己正奔跑在苍茫的大山里,周围的大树都有一百多米高,天上是浩瀚的星空,星河散发的光芒把森林照亮,他借着星光奔跑着。

    他的全身都是鲜血,那是刚刚在异次元封印区里弄的,那里的威压比地球的大气压要高出十几倍,他腿上的血管都外翻了出来,想想就瘆得慌。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腿,却看到了两条布满熔岩纹路的龙爪。

    这是自己的身体?他犯着嘀咕。

    不知不觉间他跑出了那片森林,来到了一座大山的顶峰;他抬头望向星空,被这美不胜收的画面拨动了心弦。

    他的身后传来震耳欲聋的滚雷声,他满怀诧异地回头,看到了那个比山都高大的身影。

    “远古巨神冈特拉斯?”他叫了叫那个大块头的名字。

    那个大家伙慵懒地伸了个懒腰,从山群中爬了起来,方雾寒这才发现它的体型比周围的山要大出十几倍,这家伙揉了揉火山一样的眼睛,低头看向他。

    “啊?”那大块头好像遇到了难题一样挠了挠后脑勺,“我又忘了你是哥哥还是弟弟?”它对着方雾寒说。

    “这你就先不要管啦!你能帮帮我吗?”方雾寒说着,举了举自己鲜血淋漓的双手,脸上满是痛苦的表情。

    “好哇,正好这地方我待腻了……”大块头笑了笑,化作一道幻影进入方雾寒体内……

    ----------

    异次元空间,黄金大殿。

    一个血球从传送门里飞出,刚好飞进白祭司的怀里,将白祭司砸倒在地。

    “寒帝?!”所有人都惊呼出来。

    白祭司没管自己的衣服立马抱着方雾寒跑向圣水池。

    “天啊……他竟然徒手穿过了封印区!”守望不可思议地皱了皱眉,疾步走向医疗部的圣水池。

    “别着急,还有希望,圣水对于死亡时间不超过一分钟的生物具有百分之二十的复活率!”黑祭司将方雾寒放进圣水池,淡蓝色的圣水立即被血染红。

    他们围着圣水池站了快一小时,最后黑祭司望向守望者,“守望者大人……在里面泡了这么久,复活率已经为零了,这些圣水可以使寒帝圣尸万年不朽,捞出来吧……”

    守望者满脸不可思议,他精心培育的寒帝,眼看着就要成为对抗魔界的最强武器,难道就这样死了?

    黑祭司示意几个士兵去将方雾寒捞出来,士兵们带着工具走向圣水池。

    士兵们刚一靠近圣水池,只见一个巨大的身影将整个池子笼罩,那是一个长得很强壮的家伙,它的身上布满了山脉一样的突起,甚至还能看到上面的森林与溪水;它的拳头上几个火山口一样的突出让人望而生畏。

    “巨神冈特拉斯?!”黑祭司皱眉。

    只见在众人的注视下,巨神潜入圣水池内,随后一声星河爆炸般的巨吼将圣水池震碎,方雾寒的身子浮在半空中,他全身泛着金色的光芒,好像初升的太阳般耀眼。

    方雾寒缓缓落到地上,他睁开双眼,一道金色的精芒从他瞳孔中射出,随后他全身的伤口几乎是瞬间愈合,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清楚地听到了骨骼的复位声和肌肉的牵拉声……

    “死神败给了他……”守望者的眼角闪烁着晶莹的液体,他大步走过去,将方雾寒抱在怀里。

    “守望者……”怀中传来孩子虚弱的声音。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