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杂音
    .. ,暮色神纪:黄昏

    异次元空间。

    一群人围在医疗室门口,讨论着方雾寒徒手穿过封印区这件事,守望者自己通过窗户看着医疗室里,方雾寒正在里面做全身检查。

    只见方雾寒躺在一个类似手术台的水晶台上,他的上方另一块水晶发出一道光来回扫过他身体,旁边的显示屏上显示出他身体的各项数据。

    一个士兵慌慌张张地走到守望者身边,那士兵身穿一件棕色的长袍,长袍上画有一个金色的沙漏,这种花色的长袍在人群中格外显眼,可见他的工作很特殊。

    “守望者大人,突发事件,请来一下。”那士兵在守望者耳边低声说道。

    守望者和士兵走到黄金大殿的一个角落,如果不仔细看地话很难发现那里还有一扇门,那门很窄,两个人并排着都进不去,这样的小门却有着十米高的高度‘其他部门的门口都挂着部门的标志,唯独这扇门没有任何标志,但门上却刻有十分华丽的花纹。

    时之沙漏部,异次元空间最神秘的部门,这里在神界被称作“时间的起源之地。”

    巨大的房间里面没有任何一件多余的东西,除了一些应急必需的法器和武器外,就是房间中央那个巨大的沙漏了;那是异次元空间最强武器之一,拥有改变时间的力量,沙漏架由纯金制成,架身上刻有许多神秘的花纹。

    “我的上帝啊……这、这怎么搞的?”守望者站在时之沙漏下,仰头看着那巨大的沙漏,额头上渗出豆大的汗珠。

    原本时之沙漏里流动的是一种类似金粉的物质,名叫“时之沙”,“时之沙”被称作“时间的碎片,”也拥有着改变时间的效果,但现在守望者看着时之沙漏上半部分的黑粉,心中的恐惧让他的双手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那是什么?”守望者还未平静下来,声音有些颤抖。

    “不知道,前人的记事中也没有记载过这种情况,这是第一次。”一个负责维护时之沙漏的士兵说,“而且我们无法调查是什么原因使时之沙变成了黑色,时之沙漏就像一位掌管时间的神,它可以站在任何时间去审视世界,并且给现在的我们一定启迪,而我们只能看到过去和现在,无法看到未来。”

    “也就是说,如果造成这一现象的是个人,那这个人现在有可能还没出生?时之沙漏就已经预知到了他出生后将要做的事?”守望者说。

    “是的,就是这样。”那士兵点点头。

    现在时之沙漏上半部分中时之沙和黑粉差不多是对半,当时之沙彻底流光后,宇宙的时间将由那些未知的黑粉操纵。

    “大约多久后我们将迎来那些黑色的东西?”守望者问道。

    “一千天,也就是两年以后。”士兵回答道。

    “全面封锁消息,除了你部门和我不准任何人知道!”守望者说,“我会派专人负责调查这件事……”

    守望者将黑白祭司叫到自己办公室,召开了一个只有三人的会议。

    “两位都是我的得力助手,今天叫两位来是想跟你们商量几件事,我想争取一下两位的看法。”守望者说。

    “刚刚时之沙漏显示出不详的征兆,上半部分的时之沙有一半变成了未知的黑粉,两年多以后我们就将进入另一个时间维度。”守望者说完,看了看两位已经听呆了的祭司。

    “黑、黑粉?”白祭司一脸疑惑。

    “是的,未知黑粉。”守望者点点头。

    白祭司咽了口唾沫,“那、那用铲子挖出来行吗?”

    守望者苦笑一声,“那会引起时空乱流,搞不好宇宙会重新爆炸一次。”

    两祭司同时皱眉。

    “另外还有一件事不知两位怎么看。”守望者敲了敲桌子,将两位祭司的心思从不解与恐惧中拉回,“我想……等寒帝再长大些后退位。”

    两位祭司一怔,抬头看向守望者,“这……”

    “请两位理解。”守望者欲言又止,深深叹了口气。

    两位祭司一脸茫然,守望者有这样的想法肯定有他的道理,他们都能感觉到,时代正在悄无声息地发生变化,现在看似和平的宇宙其实只是第一次神魔大战的影子,帝王们和魔王们还在地球上明争暗斗,咒魔和咒天的出现使神魔双方都人心惶惶;他们的次元守望者更偏向“文官”,而且他年纪也不小了,祭司们都看得出来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让守望者很是焦灼。

    “那……那好吧,您在好好考虑一下,到时候下一届守望者的登基典礼我们来安排。”黑祭司说。

    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门打开,是方雾寒。

    “怎么样孩子,体检结果正常吗?”白祭司关切的问道。

    “嗯,一切正常,谢谢爷爷关心。”方雾寒轻轻一笑,走到守望者身边,恭敬地鞠了一下躬,“守望者大人,我有情况向您汇报!”

    守望大笑起来,“傻孩子有事你就说,跟我就不必讲究这些礼节了。”

    “今天我在游戏里遇到了一个叫‘战犯’的人,他修改了游戏数据,把游戏地图变成了我的城市,他还说一千天后我们会迎来末日,末日后会出现很多僵尸。”方雾寒把那件事叙述出来。

    一听他说出“一千天”,守望者的身子猛地一颤,如果方雾寒说的没错,那么时之沙流尽之际,就是他口中“末日”到来之时!

    “战犯?那个偷时之沙的家伙?”白祭司问道。

    “时之沙是什么?”方雾寒一脸好奇。

    守望者突然咳嗽两声,“呃……时之沙是呃……是一个小钟表,曾经是异次元的顶级法器之一,但后来被人偷走了,偷钟表的人代号就是战犯。”

    两位祭司皱了皱眉眉,“呃……对!是个金色的小钟表,被一个代号战犯的家伙偷走了。”

    “哦……”方雾寒点点头,“那么那个战犯说的是真的吗?他当时弄的那个游戏地图和现实一模一样,甚至连没盖好的大楼都有。”

    “当然是假的,自从那家伙偷了东西潜逃后一直没少给我们惹麻烦,那家伙特别喜欢调皮捣蛋造谣生事。”守望者说。

    “可那个地图真的好真实,连我邻居李阿姨都变成了僵尸……方雾寒说。

    “我认为这种手段对我们异次元空间行动组来说简直是小儿科!”白祭司听出了守望者话中的端倪,便附和着把戏演到底,“如果你喜欢,我可以让他们在电脑上给你做一个1:1还原的地球。”

    “哦……好吧……原来那家伙骗我……”方雾寒嘟囔道。

    “那你能从电脑上找到那‘战犯’的位置吗?他至今还是我们的在逃通缉犯。”守望者说。

    “不能,我试过,当时我试着添加他为好友好好问问这件事,但系统却显示找不到该玩家。”方雾寒说。

    守望者扶额,“好吧,那家伙的确很聪明……不然早就抓住他了……”

    “要我帮忙逮捕他吗?”方雾寒问道。

    “不用了,他其实对我们也构不成什么威胁,抓来也是浪费粮食。”

    “哈哈……”

    ----------

    一小时后。

    两位祭司带着方雾寒参观了异次元空间的各个部门后,将他送回了家,守望者带着两祭司来到医疗部,水晶屏上仍显示着他的各项数据。

    “除了身子还有些虚弱外,其他唯一不正常的就是这个了。”负责给方雾寒检查的一名医疗兵指着一项名为“其他源力”的属性说,“他体内多了一份强到令人咋舌的远古力量。”

    “远古巨神冈特拉斯,神界神话中一拳砸开宇宙的天神。”白祭司说。

    “没错,就是巨神之力,而且如此恐怖的力量在他体内如死水一样平静,甚至没有任何多余的波动。”

    “跟当初那暗炎元素一样?他显示驯服了一个恶鬼,现在又领来了巨神?”守望者问道。

    “差不多,而且数据显示寒帝体内的七彩冰莲也不见了,他的寒元素得到强化,成了一种名为‘裂冰’的稀有力量,总实力比曾经翻了一倍还多。”

    “这我知道,他杀死鬼母的时候我在看。”守望者指了指光镜,“他还释放了一招三元素组合技能,差点杀光了那些魔王。”

    士兵被“三元素组合技能”镇住了,“天选之人啊……”

    ----------

    异次元空间黄金大殿,某间不起眼的侧室。

    “听说你打算退位?”

    “嗯,那孩子在地球上能学到的东西太少,我必须想办法让他来这里学点什么。”

    “哦?原来你不是害怕。”

    “哼哼……您可小瞧我了,那些魔王,我能一打三。”

    “一打三?你一个人能打咒魔、心魔和邪魔?”

    “我可没说是这仨……”

    “言归正传,末日要来了,时间轴上已经安排好了一切,我帮不了你们太多,你好自为之。”

    “什么?!那真是末日?”

    “嗯……我们的时间都不多了,末日连我也无能为力……珍惜剩下的日子吧,对自己好些,别那么卖力地工作了,世界还没那么糟,多去做些喜欢的事情,地球上有那些元素帝王们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