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寻踪
    .. ,暮色神纪:黄昏

    时隔半年,五大魔王没有一丝动静,看似平静的世界实则暗潮涌动,方雾寒也结束了自己的小学生涯,迎来了人生中第一个没有作业的假期。

    半年间他在次元守望者的指导下学到了很多东西,他在异次元空间那堪比半个城市大的图书馆里学到了很多魔法,同时也在异次元空间的虚拟训练场里训练了一段时间,使他能够更加熟练地运用自己体内的力量,包括冈特拉斯之力和裂冰之力等;次元守望者把方雾寒培养成了对抗魔界的最终兵器,用了半年的时间把一个懵懂的中学生变成了令五大魔王绞尽脑汁也无法铲除的寒帝。

    他们并没有把时之沙漏的事情告诉他,“末日”一事也再也没提起,世界上的一切好像都在正常运行……

    身在遥远非洲的风帝狄修索也感觉到了圣光之城附近那异常的能量波动,他再次和寒帝建立联系,两人的关系日渐牢固,但风帝也是为了保证他的安全,因为咒天的出现让圣光之城一直笼罩在一层恐怖的气氛当中,魔王们也是不敢轻举妄动,它们从咒魔手中抢来咒天,咒魔至今没有再次出现过,没有人知道它的行踪,谁也不知道它会不会突然现身报复魔王们……

    ------------

    这天晚上,方雾寒一切照旧地窝在家里玩电脑游戏,原本风平浪静的生活在此被一条游戏密语打破,是半年前那个“战犯,”他又找到了自己。

    “寒帝,半年不见你还好吗,还记得我告诉你的末日吗,现在过了这么久,你也有了自己的想法了吧,我想听听你的看法。”战犯说完,向他发出了一个游戏邀请,地图还是“生化之城。”

    他点击确认,这次游戏是从末日后第一百天开始的,游戏一开始街道上就出现了一些僵尸,玩法跟上次一样,地图的气氛做的十分压抑,天空中好像压了十几层灰黑色的乌云,城市里有些地方因失火而被烧得面目全非,一些机器因为无人看管而燃烧、爆炸,城东的大坝决堤,大水将整个城市淹没……

    “你少在这造谣生事,别以为我不认识你,你说的这件事我半年前就和异次元的人说了,你纯属放屁!”方雾寒回复道。

    “哦?异次元空间?呵呵……那么那帮蠢猪有没有告诉你爷爷是谁?”“战犯”的口气让他感到十分恼火,他不想再跟这家伙纠缠下去,索性屏蔽了“战犯”,退出了这场游戏。

    “小屁孩你听着,我没工夫跟你在这戏耍,我告诉过你末日是真的,现在我挑明了说,只要你肯帮我做件事我就能避免末日的发生,我需要你从异次元给我带一样东西出来,怎么样,合不合作?”战犯的口气痞气十足,方雾寒试着开启了一个定位法阵,竟然真的在圣光之城的外郊锁定了“战犯”的位置……

    “迎接我”他回复完这三个字,从抽屉里拿出天晶-精钢之刃,开启了一扇通往外郊的传送门……

    ----------

    圣光之城外郊,该地区最大的垃圾处理厂。

    这个垃圾处理厂拥有着当下最先进的垃圾处理回收手段,露天堆放场旁边就是那栋现代化的垃圾回收大楼,而方雾寒锁定的位置竟然是在垃圾露天堆放区里。

    他从传送门里走出来的时候就感觉到了脚下的不对劲,只见他脚下是一座足有十米高的垃圾山,令人作呕的恶臭瞬间涌进他的鼻腔。

    垃圾山下不远处就是一个简陋的铁皮房,这令他感到十分诧异,因为他锁定的位置就是前面那个铁皮房。

    一个手中有着圣器的人,会住在这么简陋的地方?

    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垃圾山上走了下去,他站在铁皮房门口听着里面的声音,键盘的敲击声清晰可见;现在他才明白了“战犯”为什么会住在这里,这里虽然环境脏乱差,但也就是这里没人到访的原因,铁皮房的四周都被垃圾山环绕,由于这里恶臭熏天,附近连个居民区都没有,更别说是小偷盗贼了,只是偶尔来几个捡垃圾的拾荒者也不不会爬到这么高的垃圾山上,更不会想到垃圾山群中央会有一个铁皮屋。

    “聪明……”方雾寒推门而入,将里面那个邋遢的男人吓得从椅子上摔倒,他发现铁皮屋里的陈设也并不简单,不仅有着生活必须的床、桌椅和电器,甚至还有一台电脑和饮水机。

    “你!是你!寒帝!”男人慌慌张张地收拾着桌子上的东西,方雾寒看到他那张桌子上摆放了很多本不该属于地球的东西,包括一些法阵和法器的图纸、甚至还有咒语。

    “战犯?果然是你。”方雾寒步步逼向男人,嘴角扬起一道邪异的弧线。

    “不不不!我不是什么战犯!你找错人了!我就是这里的垃圾处理员!”男人吓得抱着怀里的东西跳到了床上,蜷缩在床脚瑟瑟发抖。

    “有这么害怕么?我只是个学生。”方雾寒笑笑,从地上捡起了刚刚男人弄掉的图纸,图纸上画了一个小沙漏,沙漏的平面图和立体图都在之上,甚至沙漏的长宽高和上面花纹的大小都有标注,这些标注的数字更是精确到了百分之一毫米级。

    他看到男人的怀里正有一个和图纸上十分相似的沙漏,他走向男人,把手伸向那个沙漏,没想到男人竟然动起了嘴,差点将他的手咬住。

    “刚才的狂妄哪去了?别忘了我可是你口中的小屁孩啊……”方雾寒的手中浮现出一个金色的能量瓶,能量的波动声在铁皮屋里回响。

    男人的裤腿流出一股腥臭的液体,方雾寒捂着口鼻转过头,刚好看到了枕头底下的一个盒子,那个盒子只露出了一角,却在昏暗的黄色灯光下散发着夺目的金光;他猛地从枕头下抽出那个盒子,男人扑向方雾寒,随后又被那金色的能量瓶吓了回去。

    “我管这招叫‘粉天爆破,’不小心被炸到的话会很疼的。”方雾寒说。

    当方雾寒看向盒子上的花纹时,心中顿时炸开强烈的恐惧,只见那个盒子上竟然刻着黑暗界最强咒语——冥王之触!这个咒语与“上帝之触”的等级相同但效果却完全相反,“上帝之触”的效果是黑暗生物触之则死,而“冥王之触”则是圣光法师触之则死,而现在他手握“冥王之触”咒语,自己竟然没事!

    “你你你!你竟然没死!”男人歇斯底里的吼着,又不知从什么地方掏出了一张相同的“冥王之触”扑向方雾寒,方雾寒后退一步却不料被脚下的凸起绊倒在地上,男人将符贴到了他的头上,却依旧没有出现任何效果。

    “从我身上滚开!”方雾寒的声音中透出几丝寒意,男人吼叫着跳开,又回到了床上的那个角落里。

    他将盒子打开,里面是一个很结实的塑料袋,塑料袋里装着沙子一样的金色粉末,塑料袋旁边是一张手写的标签——时之沙!

    “他们不是说时之沙是个钟表么?难道我记错了?”方雾寒嘟囔着,将时之沙从盒子中拿出,“这就是你偷的时之沙?”

    男人擦了擦脸上的汗珠,“不不!这是我用来预防异次元的人来抢法器的陷阱,里面只是一些普通的沙子!”他像个歇斯底里的疯子一样吼叫着,却突然安静了下来,他示意方雾寒不要出声,随后他打开了桌上电脑的显示屏,画面上出现的是铁皮屋外面的场景。

    这家伙竟然在外面设有摄像头……刚刚我进来的时候怎么没注意?方雾寒心中嘀咕,却突然被那种牵制灵魂的压抑感惊到,他再次感受到了那种前所未有的紧张,耳朵里像是鸣笛一样听到刺耳的声音,鼻腔和喉咙里满是血的腥气……随后,电脑显示屏上一个紫色的能量球闪过,灼热的气浪将铁皮屋笼罩……

    爆炸的火光是黑色的,方雾寒被炸飞到半空中,他看到了站在垃圾山上的五大魔王,刚刚那爆炸就是黑魔的纯黑夜魔爆引发的,他还看到邪魔的身后一只虚空之手握着那把橙色的巨剑,巨剑正发出呼吸般的橙光,剑身上那些没被咒土覆盖的咒语发出了摄魂般的紫光。

    方雾寒重重地摔到地上,他将那个装有时之沙的塑料袋装进口袋,随后从腰间拔出天晶-精钢之刃。

    五大魔王同时化作幻影冲了过来,它们将方雾寒围在中间,它们身上的黑气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时之沙,交出来!”死魔将十字镰夹在了方雾寒的脖子上,瞬间勒出一道血痕。

    “粉天爆破!”方雾寒释放粉天爆破能量瓶,将五大魔王和自己一同罩住,他知道这一招无法对自己造成伤害,所以不怕会“自爆。”

    只见他还没来得及将粉天爆破引爆,邪魔便用咒天将能量瓶刺穿,随后能量瓶从破口处碎裂,五大魔王逃出爆炸范围。

    方雾寒从异次元的魔法书上得知高杀伤的必杀技强制收回会造成十分恐怖的反噬效果,便索性引爆技能,一声惊雷般的巨响过后,整个垃圾堆放场内浓烟漫天,好像引发了火灾一样,方雾寒在爆炸中心浓烟最为严重,他什么也看不见,只好疯狂挥舞精钢之刃,顿时无数道白色的剑气飞向四周,垃圾的破碎声和兵器的格挡声接二连三。

    煞魔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方雾寒身后,它抬起恐怖的巨爪撕向方雾寒,天晶之刃划出一道妖娆的红光击中煞魔的巨爪,“重碎”特性启动,精钢之刃那一瞬间变得极其沉重,但半秒后煞魔的爪子化作粉末撒落一地,煞魔一脸委屈的看着自己光秃秃的双手,眼睛里甚至还闪烁起了晶莹的泪花。

    死魔的镰刀在方雾寒后背上留下了一道快半米长的伤痕,痛的他叫了出来,精钢之刃斩出一道剑气将死魔击飞,同时精钢之刃补刀,沉重的破碎声后,死魔的镰刀也化为粉末。

    “我的老天你这是什么东西!”煞魔歇斯底里地怒吼,甚至还带着一丝哭腔。

    看到这一幕,本想用指甲上来撕裂方雾寒的欲魔看了看自己还完好的双爪,别扭地退了回去。

    木柴燃烧的声音从他们上方响起,方雾寒抬头看向头顶,只见邪魔正在他的正上方,虚空之手握着咒天随着破风声斩下,他用天晶之刃格挡,重碎效果触发,但这次发出的声音与之前有所不同,一声闷向过后,天晶之刃的刀身上瞬间布满碎裂的纹路,“重碎”被反噬,方雾寒听到了自己骨头的碎裂声,他不知道自己那根骨头碎了,刚刚那一击给他的感觉像挡住了一颗流星,震得他好像要昏死过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