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神迹
    .. ,暮色神纪:黄昏

    未知工厂。

    某间密室里,一台机器以人工般的智慧刚刚单独完成了一个奇怪的“手术”,“手术台”上躺这的不是人,也不是动物,而是一团黑乎乎的东西。

    “手术台”自动关灯,黑暗处一双漆黑的眼睛睁开,那团黑色的东西从“手术台”上坐起,他全身看不到任何光芒,仿佛这只是一个影子,影子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漆黑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谢谢你啊……寒帝……我的重生……便是……你的末日……”漆黑的密室里传出它那毒蛇吐信般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

    ----------

    圣光之城郊区,露天垃圾堆放场。

    咒天带着一声龙啸般的吼声将地面斩出一道快两米长的深痕,方雾寒差点被砍掉了脑袋,他看了看手中精钢之刃的刀柄,很难想象那样笨重的一把巨剑竟然有着这么锋利的刀锋,精钢之刃的切口平滑的像是激光打磨后的一样,完全不像是一把巨剑砍出来的。

    他的身后响起嘈杂的破风声,方雾寒刚躲开煞魔的一击猛扑,接着迎面撞上了死魔那狂蛇乱舞般的衣摆,又是这一招,当初他就是被这一招束缚才被鬼母洞穿了腹部,现在他又被死魔捆住,举到了空中。

    他试着用精钢之刃的残刃将这些活蛇一样的布条割开,没想到这些布条竟像是有生命一样竟然将他的手捆住,把精钢之刃从他手中夺了过来。

    “啊啊!”他身后传来震耳欲聋的吼声,煞魔被敲碎爪子之后变得极其暴躁,此刻它发疯一样地挥舞着拳头朝他奔来,死魔的衣摆也突然收紧,煞魔的拳头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他的肚子上,他顿时感觉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从腹部传遍全身。

    煞魔像拎小鸡一样将他举到空中又摔到地上,煞魔不堪入耳的骂声伴随着一声声骨碎声传遍了垃圾堆放场……

    “我要你!付出代价!”煞魔的吼声仿佛要将垃圾山震塌,只见它竟然徒手从垃圾山下拿起了一辆废旧轿车,这是一辆老式轿车,这种轿车的外壳都是用铁打造而成,比现代轿车要重很多。

    煞魔抱着轿车一跃而起,狠狠地砸向方雾寒。

    极昼般的传送门在方雾寒身上闪过,方雾寒带着死魔的衣摆原地消失,煞魔将他刚才的位置砸出了一个大坑……

    ----------

    死魔的衣摆在进入de_cpl_mill的一瞬间化为一阵黑色的烟雾,方雾寒躺在地上,身子略微抽搐。

    煞魔刚才的攻击几乎打断了他身上过半的骨头,他其实并不知道煞魔拿起了汽车要砸自己,只是凭着最后一丝意识在自己身上开启了通往圣域的传送门。

    他的身子猛地抽动了一下,一股内脏碎片从五官尽数流出,但他听到了自己骨骼的复位声,他知道,这个地方对他来说就是外挂一样的存在,他甚至能感觉到到自己已经被打塌了的肋骨正在那神一样的力量之下慢慢鼓起……

    他唯一的武器就这样被咒天斩断,但也是值了,死魔的镰刀变成了碎末,煞魔歇斯底里气急败坏地样子让他觉得好笑。

    他又吐出一股浓血,里面甚至还有自己身体所淘汰的骨头渣,圣域已经快将他治好,他咬着牙坐起来,将精钢之刃的刀柄扔到一边,苦笑了两声,自己最拿手的武器就这样被咒天“秒杀。”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视力和听力也恢复了正常,这种程度的自愈原本能将他的体能榨干,但圣域又及时地补充了他的力量,同时他也感到自己体内那些复杂的元素力量又重新发出了光芒,甚至达到了这一段时间的顶峰。

    他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嘴角微微上扬,“满血复活!”他说着,从地上爬起来,腹部还有一些痛,但这算不了什么,圣域用不了多久就会让他达到真正的“满血复活,”而且还会给让他带来一系列的buff增益。

    突然,一声太古荒洪般的吟唱声让他的神经紧绷起来,他声音仿佛是千百人万人在齐唱《圣经》,平静之中带着一丝庄重与神圣……但这是与世隔绝的虚拟世界啊,哪来的这种声音?

    那声音还在延续,方雾寒迈着小步寻找着那声音,他听得出音源离他并不算太远;他爬到一个箱子顶上,看到了当初他放在这里的炫银球,他将炫银球从箱子上拿下,吟唱声在他手中越来越小,直到归为平静,炫银球发出的光芒仿佛要比天上那轮虚拟的太阳都要刺眼,一时间竟让人不敢直视。

    他还记得有一次炫银球浮在他的手上现出“原型”——当初在那个世界里炫银球是环绕着雷霆闪电、发出一道直插云霄的光的样子,另一次是炫银发出的光能将窗台上的一株花化为粉末,如果炫银球是个武器,那应该可以和咒天相抗衡,但没想到现在无论他怎样将炫银抛向空中,炫银始终都不能像曾经那样浮在空中,更别说发出雷霆闪电般的光了。

    他手一滑,炫银球摔到地上裂成了四瓣,这是它拆开时的样子,这四块一模一样的球面体,可以像磁铁一样相互吸在一起变成球状,可此时怎么……连拼合都不行了?

    方雾寒一脸囧相,他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如果他在这里将以炫银为材料做一把形状和咒天相似的巨剑,能否与咒天向抗衡?想着,他从四瓣“小炫银”中拿出一块,试着改变它的形状,没想到它真的正随着他的双手变化形状,他参照记忆中咒天的样子,将这一块炫银与地上的精钢刀柄合二为一,制成了一把形状与咒天相似的巨剑,他又将角落里一块天晶碎片作为剑身的一部分加入其中,这些材料随着他的意识融合在一起,逐渐变成了一把泛着银白色光泽的巨剑,而且这把一米多长的巨剑好像继承了精钢轻盈的特性,甚至还不如一个板凳重。

    方雾寒试着挥舞了几下巨剑,虽然这把剑有着跟自己差不多的高度,但因为其重量上的优势,他感觉手感很好,他随后开启了一扇通往垃圾堆放场的传送门,走了进去,正当门将他传送至地球之际,他听到了身后的轰鸣声,只见剩下的三分小炫银突然浮空而起,三块小炫银的尖端同时发出一道明亮的光刺向圣域的天空,竟然硬生生地在圣域的天空中划出了一道类似“时空裂痕”的缝隙,他手中的巨剑像是听到了召唤一样从他手中飞出,径直飞向天空中那裂隙……

    露天垃圾堆放场。

    明亮的传送门从五大魔王中央开启,下一秒传送门爆炸,方雾寒从里面飞出,爆炸的波动将五大魔王击飞,方雾寒在肮脏的地上滑行了好几米,一头撞到了一块废铁上。

    天空中响起一道道惊雷,无数肉眼可见的浅蓝色能量从方雾寒体内溢出飞向天空,每一丝能量都散发着强大的能量波动,五大魔王同时开启吸收法阵想将其吸入自己体内,但天空中好像有一个更强的能量源在牵引着这些能量,魔王们一点都没捞到。

    “他刚刚做了一个神术级的仪式,现在仪式失败,反噬吞噬了他所有的力量,他变成了一个普通人。”黑魔飞到方雾寒上空,用意念将方雾寒拎到空中。

    刚刚“满血复活”的方雾寒,在走出传送门的一刹那因未知原因被吸去了所有力量,此刻他真的变成了一个普通人,瘦弱的身子里没有一丝魔法波动。

    黑魔将方雾寒扔到地上,身前凝成一个黑紫色的能量球,“时之沙在哪!”它的声音如同古钟轰鸣,血红的眼中喷出令人不敢直视的怒气。

    刚刚方雾寒听到了黑魔所说的话,如果说他将炫银缔造成巨剑是一个仪式,那现在仪式发生了反噬,他的能量都被吸到了哪?是炫银球里还是那把巨剑里?魔王们想要的时之沙就在他的口袋里,如果时之沙真的拥有操纵时间的能力,那他能将自己这五分钟的时间重置,将他被仪式反噬的那几秒从时间轴中抹去吗?

    失去了魔法支撑的方雾寒很虚弱,而且这是在圣光之城的外郊,也不属于圣光之城的范围内,他此刻就像一只落入狼群的绵羊,毫无反抗之力……

    “交出时之沙”咒天的剑锋直指方雾寒的眉心,邪魔出现在他身前,它通过咒天使自己拥有了说话的能力,同时还修复了死魔的镰刀和煞魔的爪子。

    方雾寒摸了摸口袋里那包鼓鼓囊囊的东西,欲魔看出了蹊跷,伸手刺向方雾寒的手,它那尖刀一样的指甲将方雾寒的右手刺穿,同时也刺穿了他的口袋,方雾寒将那塑料袋扔向空中,时之沙在空中散开,时间正随着他的意识强行扭曲,顿时空气变得灼热,热到连地面都着起火来;他们看到自己身旁的一切都在扭曲,他们四周的垃圾如银河般在四周旋转,地面变成了大海一般的漩涡,世界仿佛归入混沌当中……

    时间就这样回到五分钟前,那时死魔的镰刀和煞魔的骨爪还未修复,方雾寒的力量也没有消失……

    那些惊雷再次出现,方雾寒在那道一人粗的能量流中嚎叫着,天地间回荡着能量的轰鸣声,黑夜变成了白昼,天空中好似挂了无数个太阳,又好像没有太阳,唯独天空中央那道巨大的裂隙,象征着它的独一无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