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天痕
    .. ,暮色神纪:黄昏

    五大魔王集体后退一步,天空中落下的最后一股能量将附近的垃圾山夷为平地,方雾寒使用时之沙召回了刚刚反噬掉的所有力量,同时也有实力去支配那把巨剑了。

    “搞什么幺蛾子!”欲魔吓得不由自主地躲到煞魔身后,它看到咒天上原有的黄紫光被金光硬生生地压了下去,银色的巨剑落入光芒中那个孩子手中;那剑异常精美,银色的剑身完美无瑕,剑身上两道蓝色的能量流贯彻大半个剑身,这把剑拥有着和方雾寒同一等级的实力,它一开始吞噬了方雾寒所有的力量,随后方雾寒使用时之沙将自己的力量还原,将这一前无古人的奇迹完美地在魔王们面前呈现出来……

    “叫它……炫天之痕,好听吗?”方雾寒能感受到巨剑那汹涌澎湃的力量,他带着刺眼的光芒走向魔王们,邪魔手中的咒天在这一刻失去了力量,炫天之痕发出的圣光成功地压制住了咒天。

    “真没想到啊……”邪魔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对着方雾寒举起了咒天。

    正当方雾寒步步逼近之际,欲魔突然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它想夺取咒天,可接下来发生了令所有人都震惊的一幕——只见在欲魔的骨爪触碰到炫天之痕的一瞬间,欲魔像是被碰到针尖的气球一样猛地爆炸,碎裂的骨头崩地到处都是,魔王们都没想到方雾寒手中的这把剑竟然有着“上帝之触”的作用,现在欲魔被秒杀,它们也不会例外,这把剑有着秒杀它们的实力。

    “哼哼……你可真会玩。”方雾寒踏着欲魔的骨头走向魔王们,邪魔使用咒天的复活咒将欲魔复活,地上的碎骨头就在它们的眼前拼合,而方雾寒则趁邪魔抬剑的时候一剑将它身后的虚空之手斩断,将咒天抢了过来。

    欲魔刚复活便看到了方雾寒左手持咒天、右手拿着炫天之痕的样子,按照常理来说这两把剑的力量会同时汇集到他的体内引发强大的爆炸,就像刚才自己的爆炸一样,这两把剑一把是至邪之剑,一把是至圣之剑,就像水与熔岩相触,可在方雾寒身上完全看不到任何反噬的样子,只是方雾寒有些拿不动咒天,只得将咒天刺入地下,拄着剑身。

    咒天的力量需要相对应的咒语才能触发,而炫天之痕的特性只需要方雾寒的意念便可触发;只见方雾寒同时将炫天之痕与咒天放到欲魔身上,两把剑就像一个正极一个负极将欲魔包裹在一个能量阵中,几秒后欲魔再次死亡,这次它没有爆炸,而是变成了一堆碳渣。

    黑魔、死魔和煞魔看准时机,同时在方雾寒身后开启了吸收法阵,顿时三道能量流击中方雾寒,只见方雾寒将炫天之痕和咒天横到身前,任凭三大魔王吸收两把剑的力量,直到它们吸得停止不了,这两把剑就像两个超高压的电源,而魔王们的法阵在两把剑前就像两个小灯泡,终于,三魔因力量负荷巨大化而爆炸,两把剑也将刚才魔王们吸收的力量反噬回来,同时还吞噬了一部分魔王们自身的力量。

    就在方雾寒看着三魔的尸体分神之际,他手中的咒天突然消失,身后,邪魔漂浮在空中,它身后一只紫色的虚空之手握着咒天,咒天再次感到强大的黑暗力量而发出了耀眼的黄紫色光。

    邪魔向着方雾寒发起攻击,下一秒他们同时消失在原地,又同时出现在半空中,两剑相撞的一刹那,核保般的气浪将不远处的那些无人居住矮房也夷为平地,它们发出的声音如雷贯耳,一个像是恶魔的嘶吼,另一个像是天神的震怒;随后邪魔左臂的能量球发出一道能量流将方雾寒击退,方雾寒也将一个粉天爆破能量瓶降在邪魔头顶,能量瓶引爆,邪魔遍体鳞伤,身上的鬼火也有所暗淡。

    此时邪魔才彻底相信,它们手中的魔界神兵——咒天的王者地位已经破碎,与之对应的光之神兵已经现世!邪魔深知即使是自己也不一定能打得过对面的孩子,它的面前像是两个寒帝,炫天之痕与方雾寒相当于双倍的力量,而自己刚从异次元释放不久力量也没有完全恢复,咒天一直被炫天之痕发出的圣光压制,无法发挥出最强实力……它做好了破釜沉舟的准备,虽然自己的力量不足,但还是可以释放一次“万邪归宗”。

    交战几回合后,方雾寒与邪魔仍不分上下,而邪魔的心态也是越来越差,好几次错失机会,让炫天之痕将自己震飞,它做好了最后的机会……

    “万邪归宗!”邪魔的双瞳喷出紫色的火焰,它的力量开始从四周向中心扩散,四周的一切也都被牵引向它……

    “咒天!回到你的主人手中!”方雾寒身体里发出低沉而雄厚的声音,邪魔的身子突然猛地一震,它听出了是谁说出的这句话,而此时他面前的孩子已经不是那个方雾寒了,方雾寒的意识已经被它压制,它回来了,它根本没有走!它一直就在方雾寒的体内!

    “咒魔!”邪魔惊呼,突然它身后的咒天飞向方雾寒,以前咒天在五大魔王们手中就像一只熟睡的小猫,可听到咒魔的召唤后,它发出万人齐吼般的怒吼,咒天的力量在接触到方雾寒的一瞬间被发掘出来,一道紫色的波动从咒天剑身发出将邪魔击飞,“万邪归宗”被打断,反噬差点将邪魔秒杀;方雾寒猛挥炫天之痕,一道淡蓝色的巨大剑气斩出,奄奄一息的邪魔在剑气到达之前开启传送门逃走。

    方雾寒惨叫一声,一道金色的影子从他体内逸出,那是个巨大的金色身影,那东西出来后飞快地奔向远处,方雾寒伸出手,一只红色的手像是幽灵一样飞向那个金色的影子,在那只手触碰到影子的一瞬间,影子开启一扇传送门离开,那只手返回方雾寒体内,方雾寒甚至还看到那只手中还握着从影子身上撕下的一抹灵魂……;他跪倒在地上,刚刚发生的一切他都看到了,那个人用自己的身体差点将邪魔杀死,现在它逃走了,自己应该没事了吧……

    方雾寒看了看手中的咒天,嘴角浮现出一抹笑意,但也有一个新的问题出现了,他可以凭借意念随意地召唤和储放炫天之痕,而咒天该放哪?咒天比他还高出许多,而且咒天重到他一手几乎拿不动,难道以后作战都得弄个特大号的刀袋背在身后?

    他看着魔王们的尸体思考之际,明亮的传送门从他前方开启,次元守望者带着黑白祭司从传送门里走出,他们身后没有任何随从。

    次元守望者换下了金丝长袍,而是换成了一身考究的黑西装,他打着白领黑领带,身边散发出无形的强大气场。

    守望者脸上依旧带着温暖的笑意,他走到方雾寒身前,摸了摸他的头,“是否有兴趣跟我去异次元喝一杯?”

    方雾寒笑了笑,“好呀!”说完,他走到两位祭司中间,跟着守望者走进传送门……

    ----------

    黑色的工厂里,一群身穿白大褂的工作人员围绕在一堆世界级先进的机器前忙碌着,蓝色光屏上显示着一个瘦弱的男孩,看起来也就十岁的样子,旁边的机器将他的资料打印下来,一张张纸从打印机里喷出,累积起来足有半米高。

    “主人,资料出来了。”身穿白大褂的工作人员走到一间巨大的房间里。

    “念。”前方的黑暗中响起沙哑的声音,如同毒蛇吐信,“但是出生年月什么的就用念了。”

    “是!”白大褂笔直地站在房间中央,念起了手中那一沓资料,“寒帝,为上古时期寒帝之魂寄主,拥有操纵寒之力,是一名典型的法师,他……”白大褂还没说完,毒蛇吐信般的声音再次响起,“你说说他的详细属性吧。”

    白大褂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找到了属性部分,“寒元素为他的主元素,必杀技为破顶扎,级别为死亡级,但该元素现已被升级成加持了未知力量的特殊寒元素,必杀未知;暗炎元素必杀未知;我们知道的他唯一的超元素必杀为暗炎、神秘寒两元素的融合技能幽冥暴风雪,级别为灭世级;自从他体内的七彩冰莲被鬼母破坏后,所有元素混沌融合为一体,总体显示为圣光元素,必杀未知,危险级别预计为……”白大褂停住了,不停地咽着唾沫。

    “说下去!”

    “神、神级……”白大褂的汗珠从眉毛上滴落,“他刚刚用一种强大到可以操纵时间的力量创造了一把可以与咒天相抗衡的武器,这武器强到可以秒杀魔王。”

    “继续。”

    “同时他还自己发掘出来一个没有元素参与的必杀,他起名叫‘粉天爆破,’伤害未知,有时几乎没有伤害,有时甚至能重创邪魔……机器模拟出的战斗结果:寒帝对死魔——秒杀;寒帝对煞魔——秒杀;寒帝对欲魔——秒杀;寒帝对黑魔——较难;寒帝对邪魔——很困难,在所有神和恶魔里,能上‘困难’难度的寥寥无几,只有邪魔、黑魔、天地之王、鬼母、狄修索以及一些神话里才有的人物。”

    “对了……还忽视了一个风帝……”

    “风帝的实力也不容小觑,他的最强实力我们还不了解,已知的是他的平常实力就已经和现在的寒帝接近了,他完全有可能比寒帝都强。”

    “哦,那就给我调查调查风帝吧,有意思……”

    白大褂走后,死魔推门而入,它拿着巨大的镰刀飘在空中,像极了古希腊神话中的死神塔那托斯。

    “复活了?”黑影说,“看你的样子还得到了强化。”

    “你也是啊……连我都挡不住黑魔的纯黑夜魔爆,你竟然还活着。”死魔苦笑道。

    “它毁了我的**,不过感谢它,才有了我现在的不灭之躯,但你告诉黑魔,如果你们是想杀我,你们没戏。”黑影挑衅地说。

    “不,我们是盟友,至少我希望我们不要兵刀相见。”死魔说。

    “哦?兵刀相见,你们可得有那个实力。”

    死魔没有说话。

    “我找你来是因为这件事只有你能胜任”黑影从高台上走下,走到死魔跟前,“给我准备十万具20世纪以后的尸体,我的计划要开始了。”

    死魔猛地一惊,“好……好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