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欲望傀儡 饕餮
    .. ,暮色神纪:黄昏

    圣光之城,银座商场。

    “报告长官,对方为高智商犯罪,能利用各种机械制作高杀伤武器,请求武力反击!”一名士兵对着无线电说。

    随后,一个大号跑步机从三楼扔了下来,砸在一辆轿车上,顿时火光冲天爆炸连连。

    “长官!发现异常!里面的孩子不是人,是怪物啊!”一个警员大叫着走来,他的手中推了一辆儿童玩具小推车,小推车的塑料轮胎被上面的东西压得发出濒临破碎的声音。

    小推车上是孩子从里面扔出来的东西,有跑步机的高强度塑料外壳,还有那个杠铃的一部分,警官拿起一块跑步机的一块塑料壳,上面赫然是满满的牙印!他又看了看那杠铃,甚至连杠铃配重上的油漆涂层上都是密密麻麻的牙印……

    “情况还不确定,你先泄了气?组织武力,围住银座,别让他跑出来!”警官说完,支走了这名警员,他开始担心法尔孔和方雾寒那边……

    ----------

    “守望者大人!守……”法尔孔大喊着冲向方雾寒楼下的储藏室。

    本来就不大的储藏室里塞满了人,大多都是身穿白色制服的检察人员。

    “不许动!全都不许动!警察!”法尔孔拿着装载有麻醉弹的手枪冲入人群。

    “哎呀是你吗?异次元派来支援我的吗?快来救我啊……”人群最深处传来方雾寒无奈的声音。

    “冈特拉斯之拳!隔狗打狗!豁!嘿……”方雾寒在人群中大叫着,一个接一个的白影从里面飞出,撞在墙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守望哦不……你怎么能打工作人员!赶快出来!”法尔孔以警察的语气冲方雾寒喊道。

    “你看不出来啊!这些人都是魔界士兵!快把我弄出去啊士兵……”方雾寒歇斯底里地大叫。

    “那、那您在哪啊?”法尔孔无奈地拨开一个个检察人员,朝里面走去。

    “最东北的角落里,我被踩地上啦!”右下方传来方雾寒的声音。

    法尔孔从口袋里掏出一对黄金指虎,上面的圣光咒能对这些魔界士兵造成高额伤害,他一拳就能打晕一个魔界士兵,很快就打出了一条路;他踩着魔界士兵走过去,方雾寒也有了活动空间,立马蹦了起来,从人群底下扶起他的山地车;这时他家储藏室的门突然自己开了,里面还传出轻微的脚步声。

    “谁!”法尔孔把手枪指向他家的储藏室。

    “当然……是我咯~”米开朗基罗把法尔孔抱起来转了几圈,法尔孔吓得抽搐了几下,滚落到地上。

    “行了士兵,他们是忍者龟,被我用咒天隐形了。”方雾寒擦了擦山地车上的灰尘,“伙计们上车吧。”

    法尔孔扶着脑袋站起来,冲方雾寒招了招手,“去吧守望者大人……这些魔界士兵交给我处理……”说完,他把早餐吐了出来,全都吐在了魔界士兵们身上……

    ----------

    市区,主干道。

    “啊呀呀……你慢点!”多纳泰罗大叫。

    市区的人都被吸引到银座附近了,大街上只有极少数车辆,他们只是看着一个身穿白色制服的警员骑着一辆用红玻璃装饰的山地车飞快地超过自己,方雾寒临走前把那张能变成检察人员的“易形符”贴到了自己身上。

    不到一分钟,他们就赶到了银座。

    “看到前面那个破警车门了么?”方雾寒回头看向忍者龟们。

    “你你、你要干嘛?”米开朗基罗的眼神中充满了对前方的恐惧。

    “待会看我行动,随时准备跳车,不要碰到路人,不要让任何人察觉到你们。”方雾寒说。

    “ok”莱昂纳多打了个手势。

    几秒后,一辆银白色以红水晶为装饰的自行车腾空而起,轮胎上弹出一圈锯刃似的刀片,径直冲向银座商场内部。

    “天啊……那个人!他冲进去了!”一名警员大喊。

    方雾寒借着山地车飞起的惯性一跃而起冲向银座内部,他在空中摸了摸口袋,才发现又忘了带点合适的武器,在这种地形他不能使用炫天之痕,因为炫天之痕在他手中每一次攻击都是毁灭性的,他不能在闹市区尤其是银座这样的商业中心与狭窄地形使用炫天之痕。

    “md……忍者龟,扔飞镖,把你们能看到的摄像头都打掉。”方雾寒说完,准备开启通往de_cpl_mill的传送门。

    随后,几声沉闷的破碎声传入他的耳朵,接着便是传送门开启时撕裂空间的声音,“赶紧跟我来。”他说完,闪入传送门。

    ----------

    de_cpl_mill。

    “呼……呛死我了。”方雾寒说着,抹了把脸,手上顿时全是黑色的烟灰,忍者龟们都捂着嘴,强忍着不笑出来的样子。

    “好,忍住就不笑,谁笑打谁!”他说着,又擦了擦,还是很厚一层烟灰;“现在外面的时间是停止的,我打算用两种强大的材料给你们定做一套武器,这种武器可以有助你们对抗拥有着强大魔法的人,现在说说你们的要求。”

    忍者龟们相互看了几眼,“没要求。”

    “那我就根据我对你们的了解自由发挥了。”他说完,转过身,天晶和精钢随着他双手的抬起而浮到空中,天晶和精钢像是夜空中的星河图般分散成无数份,每一份都随着他的意识变形与调整,最后变成一些华丽的武器——两把精钢*、天晶忍者叉、天晶双节棍与精钢锁镰和天晶长棍。

    “先试试合不合手,银白色的武器有剑气的功能,红水晶颜色的武器会强制敲碎目标,但敲碎的一瞬间武器会变得很重。”方雾寒说完,转身看向其他地方,精钢和天晶固然是两种好材料,但他的敌人是咒天,他必须得用一些魔王们不了解的材料做武器

    下一秒,腥臭的气息涌进他的鼻腔,又是这种感觉,他下意识地一闪,一道巨大的白色剑气完整地切过他刚才站着的位置,随后才传来莱昂纳多的呼喊声。

    前方的那堆木箱被斩碎的一瞬间,他从漫天的木屑中“拉”过一根木刺,那木刺在空中折断变形,到手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两把锋利的木匕首,随后他的手挥过,木屑立马复原成原来的木箱……

    忍者龟们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随后,多纳泰罗的惊呼声伴随着“重碎”的触发声回荡在圣域空旷的广场里,又一堆木箱在天晶长棍的敲击之下变为木屑。

    “都先适应一下武器吧,我接个电话,一会我开传送门的时候你们都跟上。”他对忍者龟们说完,从口袋中拿出通讯水晶。

    “喂,白祭司,我在de_cpl_mill呢,刚刚给忍者龟们定做完武器,我也打算给自己另做一个武器,炫天之痕在银座太危险。”他对着通讯水晶说。

    “哦哦,我是想提醒您,银座商场内的监控我们还没有黑进去,您行动的时候注意监控。”白祭司说。

    “放心吧,我已经让忍者龟们把监控都破坏了。”方雾寒说完,开启了传送门,“先挂了,我准备回去。”

    明亮的传送门从那个孩子头顶上开启,米开朗基罗带着一声响亮的“卜牙克沙”落下,他手中的天晶双节棍散发出摄魂的红光,预示着这一次将会是加持着“重碎”的猛击。

    下方的孩子突然从旁边拿过来一个皮球,皮球在高温下已经变形,看起来马上就要爆炸了,米开朗基罗不偏不倚地正好打在了皮球上,“砰!”的一声后,皮球爆裂,天晶双节棍飞向方雾寒。

    “小寒!”米开朗基罗对着正背对着他们的方雾寒喊道。。

    奔跑中的方雾寒用木匕首一挥便将天晶双节棍弹飞,“重碎”强行抵消,天晶裂开一道缝隙。

    “圣域的材料果然厉害。”方雾寒看了看木匕首的刃口,被加持着“重碎”的天晶双节棍敲击之后竟然完好无损。

    他看到银座里的东西几乎都被啃了个遍,从家具到儿童玩具,还有整个地下一层的食物几乎被吃光;他跑近了才发现那小孩的确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但是他的衣服后面露出了“易形符”的一角,而且这孩子的腹部早已涨破,血腥的内脏和食物流落一地。

    “果然是高仿的,看老子不灭了你。”方雾寒说完,一跃而起,落到了孩子的后面,在落地的瞬间将孩子衣服里的“易形符”撕了下来,孩子瞬间变回原形——高大强壮的煞魔。

    煞魔回头看了一眼,令他不解地是煞魔竟然没有理会他,而是又从地上捡起来一块泡沫塑料吞了下去,好像煞魔根本不是想攻击他而是一心进食。

    可他的肚子已经出现了一个大洞了啊,他感觉不到痛?方雾寒心里犯着嘀咕,随后他挥刀,木匕首在煞魔那结实的后背上留下一道很长的血痕。

    可煞魔看都不看他一眼,随手搬起来一个巨大的展览架砸向他。

    “好吧,这么暴力,行为还算正常。”方雾寒嘟囔着,再次扑向煞魔。

    “你们有没有发现,它的目标不是我们,它只是想吃东西。”拉斐尔用忍叉在煞魔大腿上留下一个大洞,可煞魔还是没有管自己的伤口,而是将一个玩具自行车的橡胶轮胎撕了下来,塞入口中。

    “来吧可爱的煞魔,到哥哥这儿来!”方雾寒蹦到煞魔跟前,将煞魔的一块胸肌切了下来,煞魔一下就将自己的肉接住,瞬间塞入口中,随后才打算去抓方雾寒,看来他也列入了煞魔的“菜单。”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