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欲望傀儡 幻象
    .. ,暮色神纪:黄昏

    他睁开眼,又回到了撒哈拉沙漠。

    刚才的时间好像是暂停的,死魔的镰刀还在他的头顶上,他先是听到了死魔的怒吼,随后镰刀带着死亡的腥风斩下。

    突然,一个带着白色手套的手接住了死魔的镰刀,方雾寒抬头望去,是那个小丑!

    “杀戮之神,必将重临,那一刻,尽满血腥!”小丑咆哮着将死魔的镰刀折断,方雾寒大吃一惊,刚刚炫天之痕的剑气都没能斩断死魔的镰刀,而这个小丑竟然只用双臂就将镰刀折断!

    “感受……最深的……死亡!”小丑说着,融入脚下的黄沙;下一秒,一个数百米高的“沙怪”腾空而起,它在空中张牙舞爪遮天蔽日,死魔连连后退,“沙怪”如滔天的巨浪般倒向死魔,带着死魔一同坠入下方的流沙。

    随后,小丑从流沙中现身,它踏着危险的流沙一步步走向方雾寒,方雾寒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好点了吗我的朋友?”小丑蹲在他身边,脸上带着那恐怖的微笑,“你的伤我已经给你治好了,去吧朋友,起来杀了那个猩猩!”说完,小丑往他手里塞了一样东西,随后便如神话里的恶魔般化为一阵黑雾消失在碧蓝的天空下。

    方雾寒看向手中,那是一个像茧一样的东西;但煞魔刚才好像根本没看见那个小丑和沙怪一样,小丑消失后,它朝自己飞奔过来,煞魔身后,死魔也从流沙中飘了出来,它拿着那柄断了的十字镰,全身都是伤口。

    “出来吧!我的宝贝!”小丑的声音仿佛从天边飘来,在这空旷的沙漠中根本寻不到音源。

    他手中那个茧开始裂开,从里面“蹦”出了一个手指大小的虫子。

    “啊呀!”他吓得将小虫子扔向煞魔。

    小虫张开了那足以吞下西瓜的大嘴扑向煞魔;在被小虫咬向脖子的一刹那,煞魔的脸上露出了一种恐惧的神情,因为它也见过这小虫子——地狱行刑者:地狱尸虫!

    地狱尸虫在煞魔身上爬了一圈,煞魔就已经被咬的血肉淋漓;随着地狱尸虫的撕咬,煞魔身上的肉组织越来越少,而地狱尸虫的体型则越来越大,几十秒过后,煞魔就只剩下了一具巨大的骨架。

    吃完煞魔后,地狱尸虫又转向死魔,把死魔连同那柄断了的镰刀一同吞下;方雾寒呆呆的站在后面看着这不断长大的虫子,虫子的样子还是那么恐怖,但这次好像格外的温顺,而且他摸了摸自己的脸,耳朵和鼻子里也没有流出上次那样的血;地狱尸虫没有管他,而是钻入下方的黄沙中,周围的沙子随即像海浪一样形成了大大小小的漩涡,甚至还有波动的沙浪!

    地狱尸虫从地下钻了出来,它的口器里咬着一个人的半边身体,背上驮着一个身穿白裙的女孩;随后,地狱尸虫又吐出了一些东西,里面有死魔那断了的十字镰,还有那个士兵的军刺,军刺上隐约有一些苔藓一样的东西,他认得出来,那是魔毒。

    “回家咯,宝贝~”小丑尖锐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地狱尸虫从原地钻了下去,从此再也没有露头。

    “朋友,以后那些该死的魔王们再找你麻烦你随时呼叫我哦!”小丑在他耳边低语。

    他猛地一转头却什么也没有看到,他心里深知,就算小丑这些都是玩的戏法,他也没有去揭破的本事;虽说这小丑是帮了他,甚至是救了他,但他一点都不为此感到高兴,他感觉自己刚刚好像同地狱最深处的恶鬼签下了致命的契约……

    ----------

    魔巢。

    “欲魔,其他两位呢?”黑魔问。

    邪魔和黑魔正把欲魔堵在法坛里,黑魔身边则飘着几张照片。

    “我、我让它们去撒哈拉煞魔下方寻找上古城市里的宝藏去了,现在……应该快回来了吧……”欲魔带着颤腔说。

    黑魔扔出照片,上面是某国气象卫星无意间拍到的撒哈拉沙漠,照片上的两个人影格外地显眼。

    下一张照片是某国的一个头条新闻,黑魔翻译了出来:撒哈拉沙漠惊现“金刚狼”和“镰刀死神——塔那托斯。”

    第三张则是一篇报道,内容是撒哈拉沙漠的居民区内发生恶性刺杀事件。

    最后一张照片则是在外太空中飞行的欲魔,它的身上还清楚地贴着“天神之怒。”照片的来源是某探测卫星。

    黑魔将照片收回,魔巢内的温度瞬间下降,一切都好像笼罩在一层漆黑的迷雾里,欲魔自己不借助任何设备从外太空降落到地球,还有那个来自地狱最深处的小丑……

    ----------

    方雾寒抱着昏迷了的米迦勒返回黄金大殿,白祭司回来后一直看着他们的战斗,他的手中拿了一把剑,只要方雾寒一死,他就会立马把那支剑刺入自己的胸口。

    看到方雾寒归来,白祭司扔下剑跑了过去,方雾寒将米迦勒送往医疗部,随后他走到光镜前,连续按下光镜操纵台上的“后退”键。

    狄修索活着时把录音机上的按键与储存水晶一起接在了光镜上,成功地将地球科技与异次元魔法相结合,使光镜拥有了录音机一样的功能;他将刚才自己的战斗回放,结果却出乎他的预料——光镜上的战斗并没有出现小丑的身影,而是显示的是他直接接住了死魔的镰刀,然后他释放“粉天爆破”将死魔和煞魔一同秒杀,全程都没有出现小丑和地狱尸虫的身影。

    “它居然有改变光镜的能力……”他嘟囔着,走进医疗部,“米迦勒怎么样?”

    “很好,优异的天神血统恢复了伤口,魔毒已经被圣水消除,好在是最低阶的魔毒,现在她正在睡觉。”白祭司对方雾寒撒了个谎,他不敢说实话,因为米迦勒的伤势十分严重,那把军刺上的魔毒也是他之前从未见过的种类,他怕说出实情后会让方雾寒分心,毕竟这个孩子的肩膀上不应该抗下太多的压力。

    “你们在撒哈拉沙漠的战斗上电视了,欲魔被炸到了外太空,好在卫星并没有拍到您。”白祭司说,“善后组正在对媒体解释。”

    他点点头,走进了那间属于他但他几乎不怎么进去的办公室,他坐在金丝沙发上沉思良久,为什么最后是他活了下来,为什么那场“黄昏之战”中死去的人不是他,那个小丑是怎么回事?地狱尸虫呢……他总觉得这一切好像都是一个局,一部关于“命运”的剧本……

    ----------

    空荡荡的法坛里,欲魔正抓耳挠腮地嘟囔着什么。

    “死魔和煞魔那边已经搞定了,黑魔和邪魔怎么办……黑魔只是一件衣服,而且周围还有保护盾,靠近它都不容易,但如果不尽快下手迟早会被发觉,怎么办怎么办……”它围着法坛转着圈,像是个发病的疯子。

    通过对死魔和煞魔的控制,它想把范围扩大一点,毕竟煞魔和死魔的实力还不如它,尽管它把煞魔的“饕餮咒”换成了“杀戮咒”,但它还是对这件事有着强烈的**——控制黑魔!

    它起初对自己上面的两位魔王不抱有任何希望,黑魔和邪魔的实力都能够轻易地“秒杀”它,一旦它失败了一定会死的惨不忍睹,但它就是有着犯上的野心。

    黑魔还在等着它给个交代:为什么你会出现在撒哈拉沙漠的战斗中?煞魔和死魔去哪了?你是怎么从太空中独立返回地球的……

    如果它不编个合适的理由,它就会被揭穿。

    “编号理由了么?”毫无温度的声音传来,是黑魔,它来了!

    “黑、黑魔大人……您、我知道您会和我统一战线,但如果我说那是个巧合您会相信吗,至于死魔和煞魔在挖上古宝藏的时候发现了什么我也不清楚,因为异次元的家伙在我身上贴了这个!”欲魔气冲冲地从袖子里掏出一张金符——天神之怒!

    “这符是那个死了的黑祭司自己研究出来的,我去看死魔和煞魔的发掘工作时被那该死的白祭司贴上了这符,然后就被炸到了外太空去了,到了太空,符自动脱落,我用了‘羽化’咒落地才没有摔死。”欲魔委屈地说。

    “天神之怒”自动飘了起来,那是黑魔的意念力,黑魔没有手,它的一切都是要用意念与魔法来完成。

    “黑、黑魔大人,这个……有些话不知该不该说,那个黑祭司还在这符上刻了许多辱骂我们的话,我用魔法还消不去,但如果能把这符魔化了,我们可以用它来炸寒帝。”欲魔慢慢接过符,指了指边上的几行字符,凑近了就会发现上面全是辱骂魔王们的话。

    “啊!气死我了,黑魔大人您看呐!”欲魔说着,将符“呈”到黑魔面前。

    下一秒,一个黑色的能量球在欲魔身上爆开,欲魔被炸飞到墙上,将法坛的一支承重柱撞断,很难想象一具骷髅竟然这么抗击打……

    魔法的波动声响彻法坛,黑魔又释放出一道一人粗的黑色光线直击欲魔胸口,最后以“纯黑夜魔爆”收场,欲魔被炸成了粉末。

    黑魔缓缓飘向外面,有人在它身后轻轻一拍,“黑魔大人,再见……”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