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欲望傀儡 色咒
    .. ,暮色神纪:黄昏

    “怎么回事?这什么情况啊?”方雾寒看着头顶上那两个如流星般朝他们落下的亮点。

    “那是月亮吗?为什么是黑色的?”多纳泰罗躲在楼道里喊道。

    天空中开始响起呼啸的风声,他们的声音都被那恐怖的轰鸣声淹没,所有人的额头都渗出了汗珠,方雾寒紧握死神之镰的手也因为过度用力而颤抖着。

    那两颗陨石般的物体离他们越来越近,致命的烈焰烤灼着大地,两颗陨石径直砸向他们,他们都跑不了了,他心中油然升起难以抑制的恐惧感,现在他连开启传送门逃走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眼睁睁看着那陨石砸向自己。

    “呃啊……”他听到了一声龙啸般的吼声,但不知道是谁发出来的,他看到自己脑袋里那个长着恶魔角的家伙再次出现,它挣扎着咆哮着,它眼睛中喷出无尽的怒焰……它的巨爪挥过,天空被撕裂,那两颗陨石也被拍碎成粉末……

    ----------

    “啊……”方雾寒猛地坐起来,但周围是……公园?他记很清楚自己现在的位置,右边是城里最大的河,左边便是自己的学校。

    “你怎么了?我们怎么在这睡着了?”拉斐尔也爬了起来,刚才的一切……都是梦?

    “我们不是要去超市吗?怎么都在这睡着了,我还梦到我被两颗陨石个砸了!”多纳泰罗扶着脑袋说。

    正当方雾寒为他梦里的情节感到不可思议之际,轰鸣的雷声从四周响起,连地面也跟着震动起来,仿佛有无数只大象正朝他们飞奔而来。

    “什么情况?”莱昂纳多静静地寻找着音源。

    声音离他们越来越近了,好像是巨人在拉着大山行走,准备消灭沿路的一切,他们顿时都慌了神。

    “我去看看。”米开朗基罗拿出锁链甩到了前方不远处的一棵树上,像个猴子一样灵活地向前荡去。

    “哎你小心点!”方雾寒看着米开朗基罗逐渐远去的背影喊道。

    “好像……在右边。”莱昂纳多说完,走向河边,他们都跟着走了过去,可眼前的景象让他们大吃一惊——沙土色的泥水从南边的河道中向北流动,与水相遇的时候却发出了轰鸣的雷声,瞬间被汽化的河水证明那泥水的温度很高,但为什么岸边的他们却感觉不到任何热量?

    “我回来了,前方的公园没有任何……”米开朗基罗刚落到他们身后便被河里的景象吓呆了。

    泥水的纹路像极了咒魔身上的花纹,方雾寒使劲摇了摇头想将目光挪开,但那泥水似乎有魔力一般,如同诱人的天使藏在其中,但他感觉那里面更像是恶魔的巢穴。

    接连的“扑通”声响起,方雾寒看向四周,忍者龟们不知什么时候先后跌进河里,泥水将他们的身影吞没,仿佛他们在这个世界上从没出现过;那泥水上的花纹让他眼花缭乱,他觉得那泥水里好像有只无形的手拉了他一下,顿时失重的感觉包裹住他的身体,他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跌落进去,随后才是彻骨的痛感……

    ----------

    “喂喂!小寒,醒醒啊……”莱昂纳多晃醒了他,“你不是还要去超市吗?”

    方雾寒从电脑桌上爬起来,他的胳膊底下还压着那三百块钱,自己怎么从这醒来了?难道刚才那些又是噩梦?他还记得自己跌入那泥水时那致命的疼痛。

    “你们……还记得那颗陨石吗?还有泥浆河。”方雾寒满脸不解地问他们。

    “什么?陨石?”多纳泰罗一脸诧异,“泥浆河?是黄河吧……连我都知道黄河。”

    他有些崩溃,现在是下午五点,如果是梦的话,时间刚刚对的起来,因为在梦里他是下午三点半左右出发的,而现实却是他趴在电脑桌上睡了一个半小时,前方电脑早已进入休眠状态,唤醒屏幕后那局游戏也早已结束……

    他呆了几秒,又将那三百元放进了抽屉里,“走兄弟们,我们去看看能不能解开谜底。”说完,他拿起钥匙,走出房门……

    与此同时,城北山区,魔巢。

    “行了!黑魔,梦境被破坏了,你这个废物!给我亲自上阵!”欲魔拍打着黑魔大吼,黑魔乖乖地飘出魔巢,欲魔在后面看着它身后那张操控心智的符,丑陋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

    “唉……看来还得靠自己……”它嘟囔着,另开启了一扇传送门走了进去……

    ----------

    当方雾寒他们路过那个小区时,他特意骑过去看了看一单元的那个墙角,但并没有发现小丑放在那里的死神之镰,他终于松了一口气,刚才的感觉就像走在命运的路口,如果发现了那把镰刀,就极有可能连现在都是梦境,他获得了那么恐怖的武器,但同时更大的灾难也降临,现在他大概也知道了是谁在搞鬼,地球上他最大的敌人就是五大魔王,而魔王中只有黑魔有着操控人梦境的能力。

    轮胎与地面的摩擦声猛地响起,他带着忍者龟们来了个高速急刹车,正当忍者龟们准备抱怨一番时,他们前方突然出现了一团奇怪的烟雾,那烟雾正在快速凝结,好像要变成一个其他东西,刚刚要不是方雾寒刹车即使他们就冲了进去。

    那烟雾在他们的凝视下变成了一个紫色的能量球,他惊呼一声,还没来得及跳车就被那能量球爆炸的冲击波掀飞,那是黑魔的纯黑夜魔爆,好在这次蓄力不满,不然刚刚那一下能要了他们的命。

    “混蛋……果然是你。”方雾寒一手指着黑魔大吼,另一只手揉着被摔痛的屁股。

    忍者龟们见来者不善,便朝他使了个眼色,这段时间以来他们也都打出了默契,他则负责用魔法打碎黑魔身旁的防护盾,米开朗基罗用锁链将黑魔本体缠住,其他忍者龟们则配合他给黑魔以致命一击;黑魔则用一个纯黑能量球朝自己脚底下扔了出去试图驱散忍者龟们,但方雾寒用更快的速度一拳打了过去,“冈特拉斯之力”加持,一拳将黑魔打飞。

    正当他准备一击秒杀黑魔时,黑魔身后突然出现了个传送门将其吸入,他的冈特拉斯重拳砸在了前方的铁路障上,将那路障轰的粉碎。

    对面的楼顶上,欲魔正把玩着一张泛着红光的符,黑魔被击败后,它气的张牙舞爪,脚下却一打滑,瞬间从楼顶上摔落下去。

    欲魔快摔到地面时,那张红色的符如一个有生命的精灵般从它手中飞出,那符径直飞进方雾寒的身体,随后欲魔微微一笑,摔成了一阵烟雾……

    方雾寒扶起山地车,刚刚的爆炸将地面轰出了两条裂缝,但他的山地车因为有天晶和精钢外壳的保护毫发无损,他带着忍者龟们绕过了自己的小区,径直骑向那个熟悉的地方……

    “你……竟然又来这个叫网吧的地方!”多纳泰罗抱怨,从壳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面罩,其他忍者龟们一脸羡慕地看着他,“这次可不会忍受那沙发上的异味了……”

    双人包间里,方雾寒首先走了进去,他的旁边那个原本是狄修索的电脑位置上已经有人了,是一个大约五十多岁的大叔,见旁边有人,忍者龟们自觉地站在了门口,但他们都发现了异常,唯独方雾寒正一点点地将脑袋凑向大叔的屏幕……

    “少儿不宜……米开朗基罗你别看了。”拉斐尔拍了拍米开朗基罗的脑袋,将他拉出包间。

    “咳咳……”莱昂纳多小声咳嗽了一声,随后也走了出去,方雾寒尴尬地回头,门口早就没了人。

    他强行拉回目光,把注意力转移到自己的屏幕上,但右边的大叔竟然做起了动作,甚至还有几次碰到了他,而他们的沙发就那么大,他连躲的地方都没有,除非换机。

    “不管了!我玩我的!”方雾寒鼓励自己说着,登录了游戏戴上了耳机……但……“不对……这声音不对……”他嘟囔着,顺着线一连,他竟然慌得戴上了那大叔的耳机。

    大叔扭动了一会,觉得累了,就换了个姿势,屏幕也正朝着方雾寒,桌上的耳机里传来片子里一声声的娇嗔。

    方雾寒心说大叔你这是摆明了诱惑我啊,我不会上你当的……不行……我得换台电脑……我不能接受你的不良诱惑……想着,他电脑上的游戏开始,他一想还是专心打完这局再换吧……随后便将目光转到自己屏幕上。

    他的游戏早已死了n次,观战期间他还是侧着脸不时看向大叔的屏幕,大叔有意无意地瞥了他一眼,嘴角微微上扬。

    方雾寒跟他对视了一眼,刹那间两人的瞳孔中仿佛盛开了一朵莲花似的焰火……

    大叔领着他走到网吧对面楼下的某间储藏室里,随后大叔走了出来,而他没有跟出来;几分钟后,大叔出现在对面的楼顶上,他从脖子后面拿出了一张符撕得粉碎,一阵紫色的烟雾过后,他化身欲魔,手中握着一团紫幽幽的火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