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炫天之怒
    .. ,暮色神纪:黄昏

    de_cpl_mill.

    “欲魔!你个狗东西,给老子滚出来!”方雾寒大吼,附身冲向炫天之痕。

    他喊完这一声后欲魔竟没了动静,好像刚才只是它给自己带的一句话。

    吼声散去,又剩下了飞虫们振翅的声音和剑气的呼啸声,中间还夹杂着,无数飞虫被斩开的声音。

    在圣域里方雾寒的体能接近无限大,但他仿佛进入了一个无尽的轮回,无论他现在杀死了多少飞虫,不久之后就会再补充多少飞虫,如果是在现实中,他打了至少够一小时了,身上的汗水也早已将衣服湿透。

    无数遍重复的动作中,方雾寒也会出现几次失误,失误的后果就是被飞虫大军撞飞出好几米开外;他一次又一次倒在圣域的废墟里,随后所受的伤又迅速复原。

    在这场没有尽头的轮回里,唯一变化的就是de_cpl_mill,圣域在飞虫们的破坏下逐渐变成了废墟,唯一还象征圣域的就是天上那轮虚拟的太阳。

    地面上的建筑被破坏完后,飞虫们聚集成一条巨大的黑龙,冲向了圣域的太阳。

    “炫天之痕,毁灭形态!”方雾寒对着邮飞虫组成的巨龙大吼,炫天之痕淡蓝色的能量流变成了血红色,剑身延展加长,剑刃变成了危险的锯刃;随着方雾寒的暴怒,一道象征死亡的血红色剑气飞向巨龙。

    剑气从下方追了上去,一刀将飞虫群击散,剑气在空中爆炸,瞬间消灭了将近一半的飞虫,但剩下的飞虫成功地躲过了攻击,飞向太阳。

    方雾寒手中的炫天之痕已极限蓄力,血红色的光芒照亮了圣域,方雾寒准确地计算着角度,准备用这最强一击杀死所有的飞虫。

    终于,随着方雾寒的怒吼和炫天之痕的共鸣,一道巨型剑气从剑刃处斩出,如果不出现什么意外,这一击能将天上那群飞虫全部秒杀。

    剑气刚一飞出,身后那恐怖的振翅声惊得方雾寒猛的回头,红光顿时照亮了飞虫那丑陋的躯体……

    ——————————

    黑色的研究所。

    次代种跟一个黑影对峙在幽深的走廊里,灯光随着一声响指亮起,那个黑影就是自称“荒灭”的“橡皮泥人。”

    “宝贝,你的选择是什么呢?”荒灭嘶哑的声音响起。

    两小时前,老人被邪魔杀死之前用科技盔甲对自己进行了备份,无论是身高、体重、基因、记忆等关于他的一切都记录在了那个芯片里,在这之前老人自己研发出了一种名叫基因补充液的液体,能够将多重不同的物质与具有生物体特征的东西相结合,再利用芯片里的数据把基因补充液做成了老人的“液体大脑,”最后将基因补充液注入“荒灭”初代种体内,因为初代种的自我基因已被摘除,所以老人以“荒灭”为身体再次复活……

    荒灭完成手术后刚一走出密室就遭到了初代种的袭击,初代种穿过荒灭的身体就好像穿过瀑布的石头,荒灭被冲散,随后又像是磁铁一样迅速愈合;在它们对峙之前,它们其实已经打了十几个回合,每次都已次代种的惨败告终。

    “想好了没啊……臣服,还是死亡?”荒灭说。

    尽管初代种没有思想,但几秒后还是跪在了荒灭身前,荒灭嘶哑的笑声和外面轰鸣的雷声一同回荡在漆黑的走廊里……

    ——————————

    昏暗的废墟里回荡着方雾寒声嘶力竭的吼声,带着火山熔岩般巨力的重拳打向一只飞虫,那只飞虫随即像一个碰到针尖的气球般炸成了一滩恶心的液体。

    “冈特拉斯之拳!巨神之怒!”方雾寒大喊,他的身后行成了一个巨大的仪式法阵,上古巨神冈特拉斯带着熔岩巨拳出现在圣域,凡是碰到它的飞虫全部爆炸。

    方雾寒挥拳,冈特拉斯跟着打向同样的地方,飞虫的数量在巨神的轰击下锐减。

    同一时间,异次元黄金大殿的光镜前,异次元的重要干部们全部聚在一起看着圣域内的战斗。

    “圣域的力量越来越弱,再这样下去守望者大人会支持不了巨神的力量而崩溃的。”一个祭司说。

    “那次我看见守望者大人好像把一样很厉害的东西放在了圣域里,但忘了是什么了……”一个士兵说。

    正当他们议论时,光镜上的战斗又出现了变化。

    圣域,一大群飞虫共同冲向巨神本体,以自爆的方式攻击巨神,方雾寒的体力本来就不多了,在飞虫们的自爆式攻击下,巨神冈特拉斯终于消失,召唤巨神的结界崩溃,方雾寒跪在地上,这是个多么好的地方啊,当年他坐在电脑桌前,就在这个游戏地图里一玩就是好几个小时,可现在……方雾寒开始胡思乱想,现在圣域被破坏成这样,估计暂停时间的力量也没有了吧,妈妈会不会因为因为我的失踪到处找?

    你的儿子却在另一个世界里拼死战斗……

    圣域消失了,以后还会在cs上看到这张地图吗?

    ……

    说起来也真是神奇,这些傻虫子们不顾死活去撞圣域的太阳,可那就是游戏设计者设计出来的背景,它们真能把太阳撞下来?

    最后一群飞虫冲向太阳,随着方雾寒的怒骂,圣域内的亮度降了下来。

    “畜生们……真能摧毁太阳啊……”方雾寒躺在圣域的废墟上,飞虫们死后流出的汁液浸透了他的衣服。

    天完全黑了下来,原本辉煌的圣域也有天黑的地方,只是这个黑夜永远迎不到黎明的到来。

    炫天之痕的微光在不远处暗暗闪动,他看着那星星点点的蓝光,亮度也在减弱。

    空中的飞虫飞行时翅膀发出的声音很大,而他却感觉到了死一般的寂静,好像隐约还有点其他的声音,那声音听起来像咒语,但肯定是他听错了,在这里怎么会有咒语?有的话也是欲魔发出来的,那家伙现在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策划着如何获取他的力量呢。

    “来吧方雾寒,让我夺去你的至圣之地,将你纯粹的圣光之力给我,然后迎接一个由我统治的时代!”欲魔的声音在昏暗的空中响起,“我将成为你和你所谓圣域的主宰……”

    “真贱啊……你这般下贱之物,又有什么资格拥有我的力量?”方雾寒的声音浑厚,犹如上古天神喷吐雷电,完全不像是一个还在上初中的孩子说出来的。

    他的眼如同高温中的钢铁般通红,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暴怒与力量,这股力量在他的体内摧枯拉朽,荡除了一切恐惧与不安……

    “没人能摧毁这里,你也不例外……”方雾寒慢慢站了起来,任凭那种感觉冲刷着自己的身体与灵魂;无数飞虫围绕着他飞行,却没有敢上前打头阵的。

    那个长着巨大恶魔角的生物在他的脑海里仰天长啸,方雾寒暴起跃向空中,随着他的升起,一个微弱的光点从圣域的角落升起迅速向他飘来。

    “连欲魔都是个败类,你们这些下贱的黑暗生物,又有什么资格与我相抗衡?”方雾寒将炫天之痕抛向空中,灰色的天空开始变蓝,飞虫们分为两波,一波冲向炫天之痕,一波冲向了方雾寒。

    炫天之痕直指天空,将那黑色的天幕刺开了一道裂隙,如同它刚将临时一般,天空好像被开启,方雾寒将那光点掷向空中,炫天之痕在他意识的操纵下从剑镡处开启了一处空槽,光点在空中列为三份——是那个被他称作“炫银”的小球,当初他将炫银的四分之一拿出来融合自己全部的力量制作了炫天之痕,现在如果再拿出三分之一来强化此剑,是否可以让他看到一些希望?趁着圣域还没有完全变成废墟,他应该还有一些机会吧……

    ----------

    漆黑的研究所。

    “啊!荒灭大人!饶了我吧!”一具巨大的骷髅坐在角落内抓耳挠腮,骨头碰撞的声音接连不断。

    欲魔面前站着一个黑色的人影,人影正是那个把自己的精神注入到病毒基因里的疯子,荒灭的身体现在就像没有信号的黑白电视屏幕,全身满是移动的白点。

    在欲魔求饶之前,它们已经打了十几分钟,期间欲魔用尽了一切办法也无法伤到荒灭,“色咒”也不管用。

    “我需要一把武器,”荒灭说,“一把堪比炫天之痕和咒天邪皇的武器。”

    无数的武器从欲魔虚空的大脑中闪过……宙斯之矛、海神三叉戟、毁灭之剑、创造之剑、荒墓邪鸦、死神之镰……

    “这……现成的都不好弄啊……”欲魔哆嗦着说。

    “什么意思?”荒灭瞥了瞥欲魔。

    “但……我们可以造一把!”欲魔两眼放光,抬起头直视荒灭。

    “说下去。”

    “但……你可不要和任何人说啊……”欲魔一脸惊恐好像在害怕什么。

    “你成功了,我就保密。”荒灭有些不耐烦。

    “好,但我需要你的帮助……欲魔说,“邪魔解封前的尸体我还留着,我们可以把它炼制成制作武器的材料,以邪魔的实力就算死后的尸体也有着强到可怕的力量,用这种方式炼成的武器强到我都不敢想象!”

    “怎么帮你?”

    “我会制作一个巨型炼金法阵,那会引起异次元的注意,我需要你保护我和法阵的安全。”欲魔说。

    “炼金阵有多大,在地底安全么?”荒灭思考着说。

    “小型炼金阵会因支撑不了邪魔的力量而崩溃,要想不崩,法阵的直径最少要三百米,如果要在地下的话,得看有多深了。”欲魔爬起来,坐到了大理石台阶上。

    “我有一个城市大小的血池,在一个名叫汶城的小镇正下方,我可以把里面的浮动平台唤醒,它的深度是海平面以下两千二百米。”荒灭说。

    “我们……能去看看吗?”欲魔小心翼翼地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