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追击·上
    .. ,暮色神纪:黄昏

    圣域,de_cpl_mill。

    方雾寒将剩余三块炫银中的一块与炫天之痕融合,炫天之痕发出的亮光照亮了圣域灰色的天空。

    “没有人能改变我的圣域……”方雾寒奋力一跃,冲向空中的圣剑。

    落地时,炫天之痕的样子发生了不小的改变,光滑的剑身变得更加耀眼,剑上的两道能量流的颜色变成了圣托里尼屋檐那种纯净的天蓝色;方雾寒耍了个剑花,将升级后的炫天之痕刺入地下,一个蓝色的领域开始扩散,那神秘的领域所过经过的地方都开始了自我修复,甚至连天空也正在逐渐变蓝。

    “既然那把剑叫咒天邪皇,那我就叫你炫天明皇吧!”方雾寒看着剑柄处那颗闪亮的六芒星,朝飞虫群释放出了炫天之痕升级后的第一道剑气。

    “de_cpl_mill!修复圣域的来源!”方雾寒朝空中吼道。

    不一会,圣域的太阳再次亮起,像是一颗刚刚点燃的火星一般,随后那火星开始燃烧,火光照亮了半边天空,圣域又露出了曾经的色彩。

    太阳被修复后发出了比往常更加明亮的光芒,圣域重生后的第一道黎明竟然如此耀眼!而更令方雾寒欣喜的是飞虫的数量竟然没有增加!

    原本附在墙壁上的飞虫在太阳亮起后全部起飞,飞虫的数量达到了顶峰,它们飞行在空中遮天蔽日,好像是迎面而来的黑色浪潮。

    方雾寒怒喝,炫天明皇化作银蓝两色的幻影,六道剑气在空中组成了一个巨大的六芒星,六芒星平推向飞虫群,所过之处飞虫无一幸免。

    “让我看看你的最强实力吧!”方雾寒说着,一大群飞虫一拥而上。

    炫天明皇浮在空中,剑身上的咒语发出了明亮的光芒,这时他们的圣域,终究还是容不得任何黑暗的侵犯,剑身的能量流变成了炽烈的金色,里面如同流淌着滚烫的融金,远古时代的咒语回荡,刺眼的圣光将圣域照得辉煌至极。

    亮光散去,飞虫们停留在空中,它们的翅膀不再振动,像是被定格在了空中。

    “暂停时间!”方雾寒摆弄着一只飞虫,将它从空中拽了下来,一剑将其砸碎。

    借助暂停了的时间,方雾寒轻而易举的杀死了所有的飞虫,最后炫天明皇爆出一阵白光,将圣域内飞虫的尸体与残肢断臂全部清光……

    ----------

    异次元空间。

    “耶!”黄金大殿内回荡着响亮的欢呼声,以至于大家都都没有听到传送门开启的声音。

    “哎!守望者大人的炫天之痕升级了!圣域也恢复了!”士兵甲对着士兵乙说道。

    “升级后守望者叫它炫天明皇对吗?赶紧通知史官记下来!”

    方雾寒悄无声息地绕过人群,走到了白祭司的工作室,那间不大的房间里,白祭司和大祭司正坐在一面显示屏面前看着当前的de_cpl_mill,晴空万里,安静得如同梦乡……

    “守望者大人,您回来了。”白祭司向前行礼。

    “嗯。”方雾寒点点头,从身后拿出了一个黑乎乎的、篮球大小的东西,“帮我看看这是什么东西。”方雾寒将那只死了的飞虫扔到地上。

    “这是一种由符咒召唤出来的黑暗生物,名叫符虫,一张简单的符就能制造出几百只符虫,这种符虫只听从主人的话,但它们是怎样入侵圣域的就说不准了。”白祭司说。

    “那这种符虫厉害吗?我感觉它们成群结队的时候真的好难对付。”方雾寒说。

    “数量一多了是不好打,但这些都是一些低等级的符虫,黑祭司生前能召唤出汽车大小的符虫,一般质量越大的符虫攻击力就越高。”白祭司说。

    “哦,知道了。”方雾寒说着,将符虫扔进了垃圾桶里,转身走出办公室。

    一开门,一个俏丽的身影映入方雾寒的眼中,是米迦勒。

    “嘿,听说你还没死。”米迦勒二话不说把一个盒子塞到他怀里,“圣托里尼的酒心巧克力,感谢老天还让你活着。”

    方雾寒看了看怀里那精致的盒子,上面还有一些她身上的香气,可当他抬起头来时,米迦勒已经准备转身离开了。

    明亮的传送门在圣光之城的最高点开启,米迦勒打了个趔趄从门里走出,方雾寒紧随其后。

    刚刚看米迦勒准备离开,方雾寒在她身上开启了通往这里的传送门,将他们传送到了这里。

    世纪大厦,圣光之城的最高点,这栋有着七十多层的大楼是近几年才盖起来的,从圣光之城的每一个地方都能看到它鲜红的招牌,方雾寒和米迦勒站在楼顶边缘,他们脚下则是百米高空。

    脚下的城市万分辉煌,此刻已经到了傍晚,道路两旁的路灯亮起,像一条金色丝带般延伸向远方,汽车构成了彩色的光线穿梭于马路中;高楼上的灯光星星点点,偶尔有几只鸟雀飞过高楼,消失在了日暮中。

    “那个……我有点恐高……”方雾寒说着,向后挪了挪脚跟。

    “你是吃错药了吧,把我弄到这地方来,恐高还来?”米迦勒歪着脑袋看着他,一脸坏笑,“摔几次就不恐高了。”

    “啊啊……”方雾寒惊叫着,向后退了好几部,“你你……你好干什么!你真敢啊?”

    看到方雾寒吓得脸红脖子粗的样子,米迦勒笑出声来,“你看你那样,这才多高?摔下去又怎么了?”

    见米迦勒朝自己走来,方雾寒转身想跑,不料“咣”的一声撞到了巨大的支架上,电流的声音穿过他的身体在四周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方雾寒则被“黏”在了支架上抽搐着。

    “高压……危险……你不看警示牌么?”米迦勒徒手将方雾寒和支架拉开,方雾寒则直接倒在了她的怀里。

    见方雾寒还在揩油,米迦勒一巴掌拍在了他脸上,“还装!再装真把你扔下去了!”

    方雾寒依旧抽搐,身上冒着黑烟,而且还带着一股别扭的烤肉味……

    “该死……一个人单挑这么多符虫,却连这都受不了……喂!醒醒啊!我真的把你扔下去了!”米迦勒有些着急。

    几秒后,方雾寒停止了抽搐,他的心跳迅速减弱,不一会就停止了跳动。

    “啊!”米迦勒吓得丢开他跳到一边,随后又将手小心翼翼地放在了他的颈动脉上,几秒后,晶莹的泪花夺眶而出……

    “你醒醒啊!对不起……米迦勒摇着方雾寒已经烧焦了的身体,不停地哽咽着。

    “对不起……是我不好……你别死啊!他们都还指望你呢……”米迦勒含着泪望着怀里的方雾寒,下一刻,夜风吹起了她的长发,如同风中摇曳的金色丝绸。

    “你不要死啊……”米迦勒一头扎进方雾寒怀里,纤细的双手捶打着他的胸口。

    米迦勒金色的长发有几缕被风吹到了方雾寒脸上,方雾寒再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笑得前仰后合,还不停地扭着鼻子……

    ----------

    漆黑的研究所。

    高速静音电梯开始运行,电梯里漆黑安静,电流声在这时显得格外恐怖。

    这台电梯原本有个照明灯,但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破坏了,欲魔也有夜视的能力,它看到这台伤痕累累的电梯内部满是血迹与长达半米的抓痕,它开始害怕起来,这台电梯给它的感觉不是电梯,更像通往地狱的渡船。

    大约五分钟后,电梯停止运行,电梯门打开,阴风带着血腥味扑面而来。

    欲魔走出电梯,外面漆黑一片,尽管它的夜视能力很强,但眼前的景象让它宁愿闭上眼不去看——除了它们所在的浮动平台外,四面八方都是血,无尽的血,而它头顶上尽是茧一样的东西,这些茧的数量极多,成百上千成千上万,平均每隔半米就又一个,密密麻麻的延伸向远方。

    “这些都是死魔给你提供的尸体?”欲魔指着头顶上的那些茧问。

    “空间够用么?”荒灭没有回答它的问题。

    “差不多够,我试试吧……”欲魔说,“这是在圣光之城的境内吗?那样的话会影响法阵的效率。

    “放心,你安心地做,我们不在圣光之城境内,头顶上是一个叫汶城的小镇。”荒灭说,“就算他来了,我也会保证你的安全。”

    欲魔点点头,双手之间凝成了一个紫色的法阵,它将法阵掷出,一个直径三百多米的巨型黑暗法阵出现在了这个阴暗的地下空间里。

    “荒灭,炼金阵已经就绪,我开一扇通往我法坛密室的传送门,你把邪魔的尸骨抬出来吧,它长得什么样想必你也知道,一具骷髅而已,那个朽木十字架也要带出来。”欲魔说着,对炼金阵开始施法,炼金阵越来越大,发出的紫色光芒也越来越亮。

    欲魔腾出一只手,在荒灭面前开启了一扇传送门。

    荒灭走到传送门前,将自己的一只手拔下一块扔了进去,那只手在进入传送门后开始变形,最后变成了另一个荒灭,确定了安全后,本体才跟着走了进去,两个荒灭又合二为一。

    “这世上还有什么东西能杀死您啊荒灭大人……”欲魔苦笑。

    不一会,荒灭从传送门里走出,手里抱着一个十字架,这正是邪魔的尸骨。

    荒灭把尸骨扔给欲魔,欲魔又将尸骨抛向炼金阵,两者相触的一刹那,炼金阵发出了剧烈的声响,邪魔的尸骨化作无形的力量融入巨型炼金法阵。

    “糟了!能量不够!尸骨的力量已经消散太多,不足以与法阵共鸣!”欲魔急了,朝荒灭看去。

    荒灭瞥了他一眼,再次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变成了一个分身,分身跳向巨型炼金阵,在这个密闭的地下空间里掀起了一场狂潮般的能量流,欲魔在能量流的中心嚎叫着,这股恐怖力量的加入差点让炼金阵崩溃掉,好在欲魔及时稳住了法阵,才避免了法阵的崩溃。

    但更让欲魔吃惊的是,原本邪魔尸骨的能量占了炼金阵总容量的三分之一,而荒灭分身进入后竟差点让炼金阵爆炸……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