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追击·下
    .. ,暮色神纪:黄昏

    追击·下

    “荒灭!荒灭!”欲魔慌张地大叫,“你在哪?”

    荒灭小时候,欲魔总是能看到一个极快的生物从它四周徘徊,但在这种地狱般的地方,能有什么好东西?

    “快啊……”欲魔对着黑暗法阵加大了能量输出。

    一个凶猛、巨大的生物跳到欲魔身后,右臂上的激光切割刀格外醒目。

    荒灭次代种完整体!

    次代种的口器里流出黑红色的鲜血,这个城市大小的血池就是为它准备的,只是为了满足它那永无止境的嗜血欲,而欲魔成为这死寂地狱里唯一的活物,或猎物。

    举行黑暗炼金阵发出呼啸的风声,那柄实力堪比咒天邪皇的极恶之剑马上就要诞生,而欲魔身后则站着一只恐怖的野兽……

    “荒灭!快来管管你的畜生!啊……”欲魔的喊叫传向四面八方……

    ----------

    “这破学校……和我们学校差远了。”方雾寒看着走廊尽头的那间废弃的厕所大吼,空气中的恶臭让他想呕吐。

    “天啊……竟然把饮水机放在厕所门口!”方雾寒再次发出一阵干呕。

    方雾寒和士兵们咽着中央楼梯走向二楼,二楼的大体结构和一楼一样,并没有什么巨型黑暗法阵的踪迹,而且白祭司说法阵的直径至少有二百米,可以推断法阵不会在某间教室里。

    “中考可不能考到这来……看着就阴森森的……”方雾寒捂着嘴跑出教学楼,对面忍者龟和另一组士兵正向他们走来,只是他们的反应也好不到哪去。

    “我靠……这法阵……劲可真大……”一个士兵对着学校广场中央的草丛干呕,方雾寒望着四周,没有管那名士兵。

    “小寒……你为什么不吐……你难道不……难受吗?”米开朗基罗捂着胸口,干呕着说。

    后面,一个士兵因体能不足而向后倒去,方雾寒的头也有了发烧般的痛感。

    “操场看了吗?”方雾寒捂着后脑勺问。

    “看……呕……了……从楼上看的很清楚……没有任何异常。”拉斐尔说着,天空中响起了轰鸣的雷声,看这天色不久后就会有一场大雨降临。

    耳边雷鸣般的咒语将方雾寒弄得头昏眼花,其他人则连胃酸都吐了出来,在黑暗力量的笼罩下这所学校根本不像学校,更像一个被定格了时间的死亡之地,他们在这个学校里除了一开始看到的保安之外没看到过任何活人,整个学校里死一般的寂静。

    “撤!这情况不对。”方雾寒下令,向着校门口走去,身后传来另一名士兵的倒地声。

    “我们……把他们抬出去。”方雾寒拉着忍者龟踉踉跄跄地走向那名士兵,几个人架着他走向校门口。

    出了校门,方雾寒的山地车依旧锁在那里,但与来时不同的是,来的时候大街上还有几辆车,行人虽说不多但也又几个,但现在整条街上竟没有一丝生机。

    “天啊……他们都去哪了!”一名士兵惊呼,另一名士兵也从传达室里走出,“刚才我抬进去的那个保安也不见了。”

    四周死一般的寂静,每个人都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恐惧压倒了身上的不适;狂风突然刮起,犹如成群的恶鬼一同出笼。

    方雾寒尝试开启异次元之门,但这个小镇犹如隔绝了他的力量,让他无法开启,而且这不在圣光之城的范围内,连圣域之门也无法开启;面对这恐怖的一切,方雾寒所做的只有把忍单车的加速功率调到最大,带着大家一起逃命,逃出这座被诅咒的小镇。

    身后又一名士兵倒下,忍者龟也体力严重不支,他们都感觉眼前阵阵发黑,走路都歪歪斜斜,如同一群勾肩搭背的醉汉。

    方雾寒站在忍单车旁边焦急地在身上摸着,他的额头渗出了豆大的汗珠,“妈的我钥匙呢……我车钥匙呢……”

    由于忍单车的内部结构全部由天晶和精钢构成,所以忍者龟们的武器也无法将车锁破坏。

    莱昂纳多拄着精钢长刀走了过来,他扶着方雾寒的肩膀,虚弱地将头凑在了方雾寒耳边,“我陪你进去找车钥匙……”

    可还没等方雾寒转过身来,莱昂纳多就应声倒地,他的长刀掉在地上,声音在空荡荡的街道上回荡久远……

    ----------

    血池。

    “你这个畜生!离我远点!”欲魔大叫,法袍被次代种手臂上的激光切割刀砍得七零八落。

    欲魔在一次扑击中被切断了双腿,但它仍顽强地支撑着身体,为了不让法阵崩溃。

    欲魔在次代种攻击时将一张爆炸符贴到了次代种身上,巨大的伤害将次代种手臂上的电池炸毁,激光切割刀被破坏,但次代种仍有一双巨大而锋利的爪子。

    由于次代种的攻击,致使黑暗法阵能量分布不均,极恶之剑原本变成剑柄的分阵发生爆炸,欲魔被炸伤,次代种则直接被炸飞进血池里。

    一把长达半米的巨剑逐渐凝成,正通过巨型黑暗法阵的中心缓缓移向现实,但现在绝不是它出来的时候,因为这柄极恶之剑没有剑柄!

    如此巨大的炼金阵根本无法瞬间停止,欲魔有些绝望,它花费了这么多力量,却将要制造出一把没有剑柄的巨剑。

    身后又传来次代种的怒吼,巨爪的破风声越来越近,欲魔全身哆嗦,从巨大的袖子里拿出了一张金灿灿的符……

    ----------

    汶河中学。

    天空中下起了大雨,这让方雾寒的神志稍微恢复了一些。

    乌云将天空藏了起来,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了灰白两种颜色,方雾寒沿着下坡飞奔向刚才他去的那栋教学楼,此刻的教学楼犹如一头粉红色的巨兽那样恐怖。

    方雾寒跑进教学楼,沿着他第一次来时的路仔细寻找着,但由于法阵的影响他的眼前也阵阵发黑,而且楼内光线昏暗,想找一串钥匙着实不易。

    不知哪的水管漏了水,整栋楼内都回荡着单调的滴水声,显得格外荒凉恐怖,有种恐怖电影的感觉,他也怕从某间教室里突然跳出来一个鬼……

    找完一楼后,方雾寒的精神已经接近崩溃,如果不是为了钥匙,他甚至都想拔出炫天明皇来毁了这学校。

    他踉踉跄跄地爬上二楼,他趴在走廊尽头,眼睛几乎贴到了地面上,这样他就能看到地面上的突起物了。终于,在走廊的另一头,一个小小的黑点在地面的反光中格外显眼。

    走廊大约长七八十米,方雾寒缓缓地爬向钥匙,仅仅不到八十米的距离,可他觉得犹如在世界尽头,纵使他怎么努力也只能向前几厘米,而他与钥匙的距离还是那么远。

    “世界上有些距离是你永远也达不到的啊,就像你刚说一年后不往这考,但你……唉……”一个瘦长的影子站在方雾寒身边,人影看着昏迷了的方雾寒,显得有些失望,“以你的血统怎么会受到一个法阵的影响呢……还是我不争气啊……”

    ----------

    方雾寒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地上,四面八方都是山,无尽的山,而他自己所在的地方却很高也很平,看高度的话他脚下的山比任何一座山都高。

    看天色应该是黄昏,巨大的日轮有三分之一隐入群山当中,他也从没见过如此巨大的太阳。

    方雾寒正前方是一座巨大的教堂,这座教堂大的出奇,仅高度就得有一百米,应该是一座哥特式的基督教堂。他不明白为什么在这么高的山上会有这么大的一座,但四周无路可走,他只能走进教堂去看看。

    一推开门,门上的灰尘尽数落下,空气中满是四散的灰尘。教堂的水磨石地面反射着夕阳的金光,将整个教堂映衬得金碧辉煌,成排的座椅上没有一个人,只有在走廊的尽头有一个金银两色的十字架。

    他不由自主地走向十字架,虽然他也不知道那里有什么,只是他的潜意识告诉他那边的东西很重要。

    十字架上,是一个年龄跟他差不多的少年,少年面色苍白,长得极其清秀,他穿着一身考究的西装,一眼看上去给人的感觉就是个富家子弟或跨国大家族的小少爷,但他的胸口上插着一把未知质地的剑,少年奄奄一息,被圣剑紧紧地钉死在身后的十字架上。

    如果教堂里还有别人,一定会猜测这个少年为什么会被钉在这里,他犯什么了罪还是得罪了什么人,竟被施以如此残酷的极刑?

    可是这里没有任何,而且永远也不会有人,因为这里是神惩罚恶魔的刑场,没有任何敢接近这个教堂,也没有人知道它的位置。

    窗外,巨大的日轮缓缓下落,在这个永恒的黄昏里,宇宙间的生物都停止了手头上的工作,只为了祭奠这场盛大的死亡。

    十字架前,方雾寒望着少年漆黑深邃的瞳孔,两人相互对视,他想说话,但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方雾寒看着少年苍白的脸,总觉得他好像自己,如果脸色再有点血色的话,几乎和他一模一样……

    方雾寒把手放在了圣剑的柄上,想帮少年拔出圣剑,可他的手在接触到圣剑的一刹那,灼魂的痛感遍布全身,他的一只胳膊立即化为血水,只剩下了一根烧得通红的骨头和剑柄黏在一起。

    方雾寒又换成右手,两人因剧痛而显得面目狰狞,犹如地狱中的恶鬼。

    随着圣剑的落地声,方雾寒因失去双臂的剧痛而晕了过去,少年走下圣台,轻抚着方雾寒的头发,“这些年让你受苦了啊……现在我们终于得以团聚,所有逆我们者,终将消亡!”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