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圣次元之网(2)
    .. ,暮色神纪:黄昏

    “妈,今天我同学过生日,我身上还有点钱,今天可能不回来了。”方雾寒跟母亲说着穿上鞋准备向楼下飞奔。

    “发烧还没好!又出去疯!这就中考了!哎!出去拿点药!在同学家别忘了吃药!”母亲从厨房追了出来。

    “噢!要拿着吃呢!放心吧!”方雾寒的声音从楼下传来。

    “唉……这孩子……”方雾寒叹着气在走进走进厨房。

    “空组,准备就绪!”方雾寒所在空组组长向大祭司报告。

    “地组,准备就绪!”身穿清一色矿工服的地组集体大喊。

    “代号,‘圣次元之网’行动!开始!”大祭司下令,空组的直升机从世纪大厦顶部起飞,地组的吉普车也开往新汶。

    圣光之城早已晴天而新汶仍旧暴雨倾注和方雾寒上次来时一样,犹如一座死城,从天空中往下看甚至都找不到一个活物。路旁的树被吹的残枝落了一地,人们的自行车都横在路的中央,雨水如狂龙一样涌入下水道。

    “空组情况,我们即将接近法阵中心。”空组直升机上的人对着异次元的对讲水晶说。

    “地组报告,即将接近矿井,如果无人看管,我们预计将于十分钟后到达井下!”地组传来消息。

    “直升机上有没有避雷措施,我怕我们会让雷给打下去……”方雾寒看着头顶上图腾般的闪电。

    “放心吧守望者大人,白祭司给了充足的避雷符。”驾驶直升机的异次元士兵指着机舱内的一张符说。

    “喔。”方雾寒说。

    直升机缓缓接近了汶河中学的上方,直升机的检查设备全部开启。

    “空组已到达法阵中心,云层下未发现异常,正准备进入云层。”驾驶员对着对讲水晶说。

    “地组已到达矿井,在里无人看守,我们正准备前往地下。”地组的人传来消息。

    “这个杆是干什么用的?”方雾寒拿着杆说,杆上刻着圣十字和阶梯,应该是异次元的东西。

    还没等人回答,直升机就发生了一阵剧烈的晃动,由于机舱门一直没有关,晃动还差点把一些武器给甩下去。

    “怎么了!”方雾寒大叫,机长倒是冷静,嘴里还吃着口香糖。

    “没关系,我们被避雷了,那是摘符用的,把口香糖粘在杆上避雷符被雷劈后会变成雷符,用杆把雷符摘下来,能当武器。”机长说着把口香糖吐在一块纸上递给方雾寒。

    方雾寒把口香糖粘在摘雷杆上,机舱上那张雷符果然被闪电环绕,雷符被口香糖你拿了下来,在空中颤抖着,闪电发出“咝”的声音。

    “哦,有意思。”方雾寒放下避雷杆,看向地面,但飞机已经飞入云层已经看不到任何东西,除了四周的云……

    又一阵激烈的晃动,有一张避雷符被触发,紧接着是第二张第三张,第四张……

    要没这些符我们估计连渣都剩不下了。方雾寒拿出十几块口香糖在放几秒就吐了出来,把那些雷符一一取下来。

    “要突破云层了,大家坐稳。”机长说完,又有几张避雷针被触发。

    对讲水晶传来声音,“报告空组,我们已到达井下圣水储量充足,但法阵影响依然很大。”

    “报告地组,我们已突破云层,在这之前遭了十三次雷击。”机长回答。

    突破了乌云层后,上面的天空格外晴朗,根本没有什么法阵。

    脚下乌云翻过,如怒海狂啸,地狱与天堂竟如此分明。

    “数据越来越小了我们要往后点”一名士兵拿着一个仪器说。

    直升机调转机头,向后飞去。“还剩五百米到达法阵中心,按理说在这个位置该能看到法阵了。”拿着仪器的士兵说。

    “有没有可能在更高的地方?”方雾寒问。

    “应该不会,在高的话就不应该能影响地面了,我们脚下的乌云层是个很大的屏障。”一名士兵说。

    “到了,我们正在法阵正中心。”驾驶员说。

    “停这别乱飞,我出去看看。”方雾寒说完跳下飞机巨大的黑边白翼张开,径直飞向高空。

    不一会,方雾寒又往下飞表示直升机上方没有法阵。有几秒后,方雾寒围着直升机飞了几圈,又钻回了直升机内。

    方雾寒摇摇头,“四周完全没有发现法阵,可能就在地组那了。”

    一名士兵立马拿出通讯水晶:“空组报告!空组报告!空中未发现法阵!法阵就在地下!你们小心!我们这就下去支援!”

    那士兵对着通讯水晶吼了半天,另一边始终没有回应,士兵把水晶放在了耳边听了几秒,瞬间脸色苍白,浑身哆嗦。

    方雾寒看出了他的异常,一把将水晶抢了过来放到了自己耳边。

    啃食、口水、低吼、牙齿和石头的碰撞声……有人抱着通讯水晶啃着,口水渗入通讯孔,牙齿的断裂声全部传入方雾寒的耳朵里,最恐怖的还是那低吼声,成百上千的低吼声,无数的低吼将地组所在的矿井变成了一个炼狱,而那种声音刚好让方雾寒联想到了电影里的丧尸。

    “降落……地组全军覆没……”方雾寒脸色苍白,无力地倚在座子上,直升机正以极快的速度降落。

    落地时飞机开始减速,最终平稳地落到地上。

    “守望者大人,我们现在没有充足的武器和圣水,我建议先回异次元,用最短的时间做最充足的准备。”机长说。

    “批准。”方雾寒失魂了似的走回直升机……

    ----------

    血池。

    电梯停在了浮动平台上,荒灭缓缓走出,“嗯?让你炼个剑,怎么这么狼狈?腿都炼没了?”

    “你!你还好意思说!是不是你让次代种杀我的?”欲魔指着荒灭,气的全身哆嗦。

    “哦?你把它杀了?杀了也好,给我腾出个这么大的空间。”荒灭慢慢走到欲魔身后,“不是我让它杀你的,要是我想杀你……现在就可以。”

    欲魔无助地跪在地上,“至少八个小时,由于各种原因,这把剑差点没了剑柄,次代种不是我杀的,是它自己跳进了法阵,被法阵吸收了。”

    “哦,八小时,我来的时候放出了一批失败品把异次元那帮家伙给做了,估计寒帝也快到了,我去上边守着,你在这安心炼剑。”荒灭说完,转身走向电梯。

    说起寒帝,欲魔又狠狠地打了个哆嗦,那股强大的圣光力量到底是不是方雾寒那小子发出来的……欲魔冥思苦想,然后一脸苦相地看了看前面那还在运转的法阵……

    ----------

    异次元空间。

    “守望者大人!”白祭司见方雾寒回来,赶忙向前迎接。

    “不用说了,地组全军覆没,我需要充足的武器和圣水,马上把地组的行军作战指挥图给我。”方雾寒说着,走向了武器库,几十秒后拎着咒天邪皇走了出来。

    白祭司好像被方雾寒的架势给吓到了,“您、您不是不能碰……黑暗武器了么……”他说着,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沫,确实,当初进行“圣之洗礼”的时候,明确说明了方雾寒以后再碰到咒天邪皇这种等级的黑暗武器就会像魔王们碰到炫天明皇一样发生自爆,但方雾寒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但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地组当时所带的圣水量充足,应该不是法阵杀死的他们,能这么快杀死他们,甚至都没给他们留下呼救机会的敌人……”方雾寒有些忧伤,“他们总共有三块通讯水晶,几乎有两块的信号是同时消失,最后一个在我听着的时候被毁坏了。”

    “报告守望者大人,武器准备完毕,圣水量充足。”一名士兵走过来,他手里拿着一个受过圣光祝福的短剑。

    “立即出发。”方雾寒说完,当即开启了传送门走了进去。

    直升机从圣光之城的边境出发,用了不到三分钟就到达了矿井,因为是直接降落,他们连矿井的具体位置都不知道在哪。

    铁门紧锁着,阻挡了他们的进入,一名士兵走到门前,像用黄金长矛将门锁破坏。

    “别动!”方雾寒厉喝,阻止了那名士兵,“地组的人刚从这里进去,他们不会故意切断自己的后路,小心有诈。”

    “白祭司,把我下面说的话翻译成咒语,我需要咒天邪皇来触发一些外挂级别的魔法。”方雾寒对着通讯水晶说,这块神奇的石头把他们的话通过遥遥宇宙传送到对方耳中,“杀死门后敌对生物。”

    几秒后,一串咒语从通讯水晶内传出,咒天邪皇发出了一阵炽烈的光芒,说明咒语达成。

    “爆炸轰击。”方雾寒说。

    停顿了一会后,通讯水晶里传来白祭司无奈的声音,“抱歉守望者大人,没有这一种咒语,但类似的有死亡轰炸。”

    “那就死亡轰炸吧,我这边遇到了一扇诡异的门,我怀疑有诈。”方雾寒说。

    白祭司将“死亡轰炸”的咒语念出,方雾寒将咒天邪皇直指铁门,咒天邪皇仿佛顿时变成了一个高射速联装炮,凭空出现的几十枚*从剑尖处射出,将铁门极其铁门后的东西炸碎。

    方雾寒走了过去,看了看地上那群黑乎乎的东西,下意识地捂住了口鼻,“怪不得杀死敌对生物而它们不是,原来真是僵尸啊……”方雾寒说着,走向前面那辆下井用的矿车。

    “有谁会用这东西?”方雾寒坐到了一个座位上,这矿车看起来像游乐场上的小火车,一人一座,座位跟个小篮子似的,车下面是铁轨和枕木,漆黑的矿洞沿着下方的铁轨延伸向地底。

    后面一个士兵已经操作好了,矿车开始发出机械运作的声音,方雾寒他们向着地下进军……

    矿车大约走了十几秒后,几个东西突然从他们头顶上落了下来,一个士兵被吓得跳开,矿车的把手和那“东西”的爪子刮擦出了一道火花。

    一把泛着橙光的巨剑将那“东西”斩开,手电筒借着咒天邪皇发出的光芒他们才发现这些“东西”其实也是僵尸,刚才落下来的那几个僵尸只有这一个落进了矿车里,后面的那些应该对他们构不成什么威胁。

    “这是真的僵尸么?我以为只有电影里才有。”方雾寒向后望去,黑洞洞的矿洞里已经看不到那几个僵尸的踪影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