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圣次元之钻·牢笼
    .. ,暮色神纪:黄昏

    第四十七章圣次元之钻?牢笼

    “听我爸说他工作的地方也是煤矿,但比这里矮多了,要跪着才能走。”方雾寒说完,用炫天明皇试了试顶部的高度。

    身后突然亮起一道光,吓得他瞬间转身警戒。

    “别怕,我从矿车里找到了一个矿灯……”一个士兵对着他比了比手里的矿灯。

    “这应该是一个废弃的矿坑,这里的器械已经严重损坏,而且瓦斯浓度太高了,我们决不能弄出一丁点火星。”一个士兵说。

    “别乱走!别出声!”方雾寒低吼,将咒天邪皇和炫天明皇横在身前。

    他们听到的声音着实诡异,在一个矿洞里竟然有着狂风袭过般的呼啸声,但风声好像来自很远的地方。除了风声外……还有……指甲和金属的摩擦声!成千上万!犹如某种恐怖的昆虫在噬咬金属!

    方雾寒用意识使咒天邪皇的橙光变弱,同时又将炫天明皇变为轻剑模式,因为黑暗中它的淡蓝色能量流太显眼了。

    前方突然响起尖锐的叫声,还没等方雾寒反应过来,那名手持矿灯的士兵就已经被扑倒,一声撕裂声后,那士兵便再也没了动静。

    方雾寒翻滚过去捡起矿灯,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名士兵的尸体,但那是一具无头尸!偷袭者用了不到一秒钟的时间竟然用蛮力撕下了一个人的头!

    那“东西”闪过之后,方雾寒马上关闭了矿灯,只听见前方的生物进食的声音和头骨破碎的声音。

    一道无形的剑气闪过,前方发生了如气球爆炸的声音,轻剑模式下的炫天明皇发出的剑气是透明的,但威力会比正常情况下小一些。

    那“东西”死后,方雾寒快速的闪了一下矿灯,就在矿灯亮起的那零点几秒的时间里,方雾寒看清了那“东西”。那是一种让人看了就会做恶梦的东西,看脸的话是一张人脸,但脸色却是惨白色,像是在水中泡了几个星期一样,最恐怖的是那东西的身子——它的身子竟然是个蜘蛛!

    它的蜘蛛身体大约有一米长,八条节肢腿显得格外恐怖。

    身后,又一名士兵的倒地声传来,接着是蜘蛛的尖叫和那士兵的惨叫。

    人面蜘蛛将那士兵扑倒后,士兵将手中的短刀刺入了蜘蛛的腹部,蜘蛛接着用强有力的前肢撕下了士兵的肩膀,随后蜘蛛跳离了他们的视线……

    就因为刚刚闪了一下手电筒,方雾寒一瞬间就变成了很多人面蜘蛛的目标,甚至有几次方雾寒完全没有意识到敌人的临近,只是那倒霉的蜘蛛一下子就扑到了炫天明皇的剑刃上,掉在地上时它的脑袋已经裂成了两半。

    “圣水补给!”方雾寒喊道,身旁一名士兵背着喷洒农药用的大型喷雾器疯狂地朝四周喷洒圣水,每一滴圣水都能在人面蜘蛛身上腐蚀出一个小孔,圣水喷洒过后,矿洞刹那间变成了回响着尖锐惨叫声的地狱。

    圣水变成蒸汽散发到周围,大家的不适感略微消散,但四面八方陆续响起了昆虫爬墙的声音,好像有成千上万的人面蜘蛛正向着他们靠拢。

    “md!”方雾寒怒骂,重新打开炫天明皇的普通模式,明亮的淡蓝色能量流重新亮起。

    一士兵心说守望者大人您真是伟大啊暴露自己来确保我们的安全,如果您阵亡了我一定亲手为您立一块碑。但他不知道方雾寒这不是为了吸引人面蜘蛛的注意,而是为了杀光他们!

    方雾寒耍了个剑花,能量流在空中划出完美的圆弧,他将炫天明皇刺入地下,炫天明皇随着他的意识变得如太阳般耀眼,瞬间照亮了很大一片区域,人面蜘蛛们畏光似的向后退去,有几只人面蜘蛛以为炫天明皇是火把一样的光源,想用身体将炫天明皇扑灭,可它们还没靠近就被那炽烈的圣光化为血水。

    “走吧,炫天明皇留在这里当信标了。”方雾寒说着,示意了一下那名喷洒圣水的士兵。

    那士兵再次对着四周喷洒圣水,方雾寒感觉那股神圣的清凉感逐渐渗透进了骨子里,他身上的蜘蛛血也和圣水发生了剧烈的化学反应,冒起了滚烫的蒸汽。

    再往前走是一个弯,转过弯后又是一片漆黑,方雾寒打开矿灯,全方位地照了一遍,确定了没有危险后又向前走去。

    “天!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集装箱!”一名士兵顺着手电筒的方向看去,是一个厢式货车上的集装箱,方雾寒凑近听了听,里面没有任何动静,肯定不会像游戏里那样砍爆后会从里面掉出装备来。

    “别管它了,继续走!”方雾寒说完,绕过集装箱,眩晕的感觉再度袭来,他看了看那背着圣水罐的士兵,士兵对他使了个眼色,开始朝着队伍喷洒圣水。

    雾状的圣水将他们包裹住,方雾寒贪婪地呼吸着有圣水气息的空气,但令他不解的是,他似乎闻到了血的味道。

    他听到了身后有些动静,但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那迎面飞来的东西吓了一哆嗦,那是一根贴着他鼻尖飞过去的钢筋,他甚至还闻到了钢筋上的腥味。

    那名喷洒圣水的士兵被一股强大外力拽得向后退去,钢筋从他的后脑勺刺入,将他钉在身后的柱子上,手中的圣水喷了两下后就再也没了动静。

    如果现在是在地面上,他一定会用“爆炸轰击”对着身后一阵狂轰,但这是井下,他不能发出一丁点火花,当初父亲给他讲井下他们工作时不能抽烟也不能擦出火花,方雾寒就惊呼好危险,但现在他身临其境,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失落与悲伤。

    他从那名士兵的身旁捡起黄金长矛,又从他肩上摘下喷洒农药的装置,背到了自己的背到自己身上,继续向四周喷洒圣水。

    两秒后,方雾寒突然大吼一声,带着他们向前飞奔,因为他听到了集装箱里的东西又拿起了一根钢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