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圣次元之钻·逃杀
    .. ,暮色神纪:黄昏

    第四十八章 声次元之钻·逃杀

    宽不到两米的通道内挤满了密密麻麻的丧尸,它们感觉到了有人来,便一拥而上。

    “这tm是游戏么!说来就来这么多!”方雾寒怒骂,右手持咒天邪皇挡在身前,左手利用矿坑里的寒气凝成了一个寒冰长矛。

    一些丧尸试图靠数量来压倒他们,但方雾寒将咒天邪皇那宽厚的剑身砸了过去,一排僵尸顿时向被攻城冲车撞了一般向后飞去。

    他们一点点地向前开拓着求生之路,这时方雾寒发现丧尸的数量并不多,倒是后面的人面蜘蛛已经追了过来。

    “报告守望者,我们的圣水还够最后四十分钟!”那名背着圣水罐的士兵说完,他手里的矿灯暗了下来,看来这矿灯真没有多少电了。

    “md!腹背受敌了,速度突围!”方雾寒喊着,直接将圣水罐的阀门打开,将罐里剩余的圣水向前泼去,丧尸们接触到圣水的瞬间皮肤直接腐蚀到了骨头,一群丧尸纷纷向后退去,为方雾寒他们让开了一条路。

    他们被迫走到了那个集装箱旁边,通过矿灯那微弱的光线可以看到集装箱的锁即将被撞开,而且里面的“东西”还在持续撞着。

    “反正早晚要撞开,还不如直接秒了你!”方雾寒说着,将圣水罐扔到一边,流出的圣水逐渐扩大面积,上面的丧尸都痛苦地退去,没有一只丧尸敢踏进圣水。

    方雾寒举起咒天邪皇一剑刺进集装箱,里面的丧失发出一声惨叫后冲了出来,将方雾寒扑倒在地上。

    整桶的圣水从那只丧**上浇下,直接将那丧失变成了一具骨架,方雾寒面色苍白,将骨架拨到一边,他的嘴唇颤抖着,不是因为被丧尸吓到,而是因为集装箱里的东西!

    “我靠!c4!”方雾寒吼了出来,“快跑!跑!”

    那些士兵看了一眼集装箱里那个一闪一闪的红点,红点闪烁的频率越来越快,随即跟着方雾寒飞奔起来,几秒后,微亮的矿灯彻底熄灭……

    “要爆了……马上就要爆了……c4会引爆高浓度的瓦斯,我们会在剧烈的爆炸中化为灰烬……”方雾寒看着前方的丧尸群,c4发出的“滴滴”声在他的耳中变得格外清楚。

    他看到了前方不远处的炫天明皇,炫天明皇周围围了很多丧尸,但没有一只敢向前半步。

    听那声音,c4最多还有五秒爆炸,方雾寒飞奔向炫天明皇,他手里的咒天邪皇发出了低沉的咒语声,剑刃增长并生长出了危险的锯刃吗,剑柄处的冥王之眼喷发出熔岩般的火光……

    四秒,怒化的咒天邪皇一剑将一大片丧尸拦腰斩断。

    三秒,咒天邪皇发出一声神怒般的咒语震倒了附近所有的丧尸。

    两秒,方雾寒将左手的裂冰长矛刺入一只想要偷袭的丧尸头颅内。

    一秒,方雾寒握住了炫天明皇的剑柄。

    c4没有爆炸,

    ---------------------------------------------

    讲台上的老人好像发现了后面的孩子,他举起双手示意停止吟唱,随后便朝着方雾寒走来,信徒们的目光也都汇聚到方雾寒身上。

    老人在自己胸前画了个十字,俯身打量着这个外乡人,随后又说了一堆听不懂的话,他猜测老人可能在问他叫什么,便用标准的普通话说:“我叫方雾寒,今年十四岁,上初中二年级了。”

    老人挠了挠后脑勺,似乎也没听懂他的话,这时老人看到了胳膊上的伤口,那是刚刚他的船撞在小港口上他跌倒在船舷上摔的,当时就没太在意,但现在看来他伤的不轻,伤口处流了许多血。

    老人拉着他的手将他带到一间侧室,侧室里的陈设比较简单,只有一张大床、一个木椅和一张木桌。老人示意他坐下,随后他叫来一名信徒,那名信徒手中拿着一个圆形的玻璃容器,容器里是一些淡蓝色的液体。

    老人走后,大厅里又响起了信徒们高唱《圣经》的声音。那信徒冲他微微一笑,便拔开玻璃容器的塞子,将里面的液体缓缓倒向他的伤口。

    那液体与他的皮肤相触的瞬间,一股清凉的感觉从他的胳膊传遍全身,犹如上帝的手缓缓拂过。液体缓缓流过他的胳膊,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仅用了几秒,他的伤口就完全恢复了。

    方雾寒还没回过神来,信徒便轻轻地摸了摸他的脑袋,随后走了出去。

    方雾寒对着自己的胳膊摸了又摸拍了又拍,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嘿,哥们儿!”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他吓得一哆嗦差点从椅子上摔倒,回过头,看到一个笑嘻嘻的脑袋正从一个类似牢房窗口处的小窗里探出来。

    “你会说中文?”方雾寒走过去,发现那是一扇门,门是用木头做的,上面有个刚好能探出头来的小窗,小窗上是一个蜡台,一支白色的蜡烛将他的脑袋照亮。

    “当然!我从魔法书上学的!”门后的孩子答道,“那本书上包含全宇宙所有语言。”

    “哦。”方雾寒试着开了开门,但他发现门上竟然有个小锁,“你怎么被关里面了?”

    里面的孩子苦笑了两声,“嗨!别提了!就因为我偷了两块圣域水晶,主教大人就关了我两天禁闭,不过没关系,今晚我就能出来了。”

    “圣域水晶?”方雾寒不解。

    “就是这个啦!”孩子说着,拿出两块棱角分明的金色菱形水晶在他面前晃了两下。

    “有什么用?能给我看看吗?”方雾寒想伸手去拿,但里面的孩子立马将水晶收了起来。

    “不给!这么贵重的东西,你用什么来换?看你是个外邦人,说说你能给我什么?”里面的孩子调皮地说道。

    “我……”方雾寒语塞,现在他身上除了那个从冰山里拿出来的银色小球外什么也没有,但那个小球一看就是个法宝,不能跟他换……

    “我……我能控制寒冰,我能用寒冰给你做成任何东西,而且……而且不会融化!”

    听到这,孩子眼前一亮,“你会魔法?你是魔法师?”

    方雾寒假装不屑地瞥了他一眼,“当然!”

    孩子星星眼,“你能不能给我造一支笔,我要写一本自己的魔法书!你要是真的能做到,我用两块圣域水晶和你换!”

    他心里简直乐开了花,但他的表情仍然很冷漠,“就这些?”

    孩子立马成了哭丧脸,“我……我没别的了啊……我、我还可以告诉你圣域水晶的使用方法!”

    “成交!”方雾寒打了个响指,他的双手开始施法,将周围的水蒸汽凝结成一块冰,那冰随着他的意识逐渐变形,最后变成了一支浅蓝色的透明的冰钢笔。

    门后的孩子垂涎三尺,但他却将钢笔拿到身后,“水晶。”

    孩子将两块圣域水晶放到他手中,“可以给我了吧!”

    方雾寒将笔身递过去,但笔盖还在他手中,“使用方法。”

    “嘿嘿。”孩子对着钢笔傻笑了两声,“使用方法很简单,在有光的地方,将水晶握在手中,待它发光后就是共鸣成功,那时你脑中想的哪,哪里就变成了你的圣域。”

    “这么简单?”方雾寒半信半疑地将钢笔盖递过去。

    “对了,圣域的选定不能太过分,圣域水晶也是有智慧的哦。”孩子接过笔盖,捧着那支由寒冰制成的钢笔研究起来。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脚步声,方雾寒赶紧将两块圣域水晶放入口袋。不知什么时候外面就已经停止了吟唱,那个老人走到门口,示意让他过去。

    “我走了,这笔要有墨水才能用,墨水你自己想办法吧我帮不了你。”方雾寒急匆匆地说完,转身走向门外。

    “放心吧伙计!我懂得研墨咒语,嘿嘿……”禁闭室里传来孩子的笑声。

    ----------

    老人一直将方雾寒带到灯塔下的小港口,应该是要送他回家了。

    来的时候方雾寒也注意到了这个小港口,构造简单得只用了点木棒和木板就搭成了,但与刚才不同的是,他来的时候港口里没有任何船只,也没有船夫,但就这一会儿的功夫,小港口里摆满了船,巧妙地利用了港口里所有的空间。

    摆渡人在一艘小船上向他招手,老人也示意让他过去,方雾寒向老人深深鞠躬后,走向小船。

    上船后,他们的船驶向茫茫大海,摆渡人的技术十分娴熟,小船像一条欢快的小鱼游向大海中央。

    但他家在陆地上啊,他以前看过学校里贴的世界地图,从他家到极地好远好远,这一艘小木船……真的能把他送回家?

    他惊恐地回头,白色的灯塔在墨绿色的海雾中若隐若现,不一会就完全没入海雾当中,刹那间,恐惧从他的脑海中爆炸开来,他想逃,却没有路,他回过头去,连摆渡人也凭空消失,只留下他和小船在无边的大海上飘荡。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