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圣次元之钻·狂龙
    .. ,暮色神纪:黄昏

    “你完了没有!异次元的人要行动了!”荒灭的怒吼声回荡在血池里。

    “马、马上!十分钟!剑已经好了,我需要时间关闭法阵!不然一切都会前功尽弃!”欲魔也很焦急。

    荒灭没有说话,手中的匕首在之间翻飞,犹如一条白色的毒蛇,随时准备猎杀猎物。

    欲魔毫不怀疑那只是一柄普通匕首,再商场里就能买到的那种廉价货,但在荒灭手里……大概能杀光这里所有的丧尸吧……

    突然,匕首停止翻飞,荒灭死死地握着刀柄,好像在想着什么。

    “剑的事你自己努力吧,有人入侵了研究所,我帮不了你了。”荒灭说完,走上电梯。

    ----------

    研究所。

    一个身穿考究西装、身材修长挺拔,却戴着一张恐怖小丑面具的人走在漆黑的走廊里,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那不是面具,他就是一个面目狰狞的小丑。

    这个小丑已经来到研究所很长时间了,但警报一直没响,直到黑影大军发现了他。

    小丑轻而易举地杀光了黑影大军,尽管黑影能够在有影子的地方无限复活,但它们复活好像要耗费一定的体力,复活后的黑影大军实力一批不如一批,小丑最终将它们杀到了“无法复活”的地步。

    小丑推开一扇门,坐到了黑色的大理石座上,好像在等什么人,他的手中有一柄短匕首,短匕首的形状很诡异,像是月牙,又像是节肢动物的腿。

    整个房间里的灯突然亮起,刹那间由漆黑变为极亮,但小丑好像并没有感到什么不适,手中依然把玩着那个形状怪异的匕首。

    但那不是匕首,那是地狱尸虫的腿!

    “你好,实验体二号,幻影你的到来!”大理石座后面突然传出声,荒灭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它的身后。

    “荒灭大人,您来啦!”小丑的身子没动,头却主动向后旋转了一圈,它恐怖的眼睛直视荒灭,两人四目对视。

    “你主动来找我……是觉得有实力来挑战我了吗?”荒灭显得有些激动,声音逐渐大了起来。

    小丑将地狱尸虫的腿猛的刺入荒灭眼睛,然后又猛的一拧,正常人如果遭受了这种程度的攻击会被瞬间破坏脑组织,但荒灭却缓缓的抬起了手,一掌将大理石拍成了粉末。

    小丑已经消失,空荡荡的房间里回荡着小丑尖锐的声音:神!大地噬水!

    几条泥浆般的巨龙凭空出现,径直冲向荒灭,但荒灭依旧站在那里,眼里尽是不屑,“哼……用三代种来攻击我,你生前本事再大又能怎样?”荒灭抬手掐住一条泥浆龙,又一拳将其打碎,小丑受到技能反噬受伤从空中落下。

    地狱尸虫的腿掉在了地上,被荒灭一圈打碎,小丑又从身后的刀鞘中拔出来一柄长刀,这长刀一场优美,洁净的刀身上镶刻着秘银雕花,如同天使的配刀,长刀挥舞时在空中留下道道清风。

    “哦?亚特洛兰德的惊风切?”荒灭有些惊讶,“看来你真是下了血本了啊,为了杀我不惜在惊风切上镶嵌这么恶心的东西。”

    荒灭盯着惊风切刀镡处的黑色东西,那是地狱尸虫的眼睛,作为地狱里的行刑者,地狱尸虫的眼睛有着无数种可怕到令人无法想象的黑暗属性,历史上将地狱尸虫之眼镶刻在自己武器上的人无不暴毙,而那些武器更是全部下落不明,只留下了一个又一个恐怖的传说……

    小丑化作一道黑色的幻影冲向荒灭,一刀将荒灭拦腰斩断,但没有人能杀死橡皮泥一样的东西,荒灭倒下后又重新黏连,又站到了小丑的身后。

    小丑将惊风切刺入脚下的大理石地面,然后猛的一推,一条虚空的地狱尸虫张着血盆大口飞向荒灭,但就在那一刹那,荒灭凭空消失。

    身后突然传来呼啸的风声,小丑转身格挡,一道灰黑色的幻影与惊风切擦出一米多长的火花,小丑想追击补一刀,但没砍上。

    灯光突然消失,不是灯灭了,而是有什么东西挡住了上方的光,小丑抬头一看,荒灭变成了一个遮天蔽日的“被子”形东西想下扑来,小丑一跃而起,惊风切带着高速旋风将“被子”钻了个孔,巨大的“被子”又凭空消失。

    “够了实验体,我没工夫跟你躲猫猫!”荒灭的怒吼传来,小丑转身将一个小东西扔到了荒灭手中--地狱尸虫!

    地狱尸虫一口咬下了荒灭的一条胳膊,尸虫的体型骤然增大了好几倍。

    “让这恶心的东西离我远点!”荒灭说着,变成了一张巨大的网将地狱尸虫死死裹住,网逐渐收紧,地狱尸虫那可以抵挡*的甲壳发出了清脆的破碎声。最终,地狱尸虫被挤成了一堆碎肉。

    “这般伟大的生物竟然都没有机会在死前向它的主人发出求救,真是凄凉啊……如果它孤独……那你就去陪着它吧!”小丑说完,再次化作一道灰黑色的幻影来回穿梭于小丑四周。

    荒灭停在了小丑面前,手中握着小丑的惊风切,这柄刀几秒前还死死地握在小丑手中,但现在小丑身上已经被这柄刀戳得像一张破渔网,黑色的血液从它全身的孔洞中流出。

    “出来吧!我的大将们!”小丑尖叫,趁荒灭分神的一瞬间,一击重拳轰了过去,荒灭的双脚瞬间离地,但它没有飞出去,因为有两个强有力的手从后面架住了它,它回头,被那强壮的身影吓了一跳。

    旁边,心魔拿着亚特洛兰德的另一柄神刀“斩云切”来回刺穿于荒灭的身体,将荒灭捅得破碎不堪。

    最后,心魔收刀,咒魔一拳直接将荒灭砸成了饼状。

    “老板,快走!”咒魔开启了一扇传送门,两大魔王和小丑一同踏入传送门。

    “惊风切!”小丑虚弱的声音从传送门里传出,心魔从传送门里走出,从荒灭的那被砸坏了的“手”里捡起惊风切,随后走进传送进门,身后,被砸扁了的荒灭再度变成了人的形状,灰黑色的脸上浮现出诡异的笑意……

    ----------

    矿井废墟。

    巨大的异次元之门从半空中洞开,方雾寒驾驶着名为“狂龙号”的巨型魔法能源钻地机垂直刺入矿坑,人造金刚石钻头轻而易举地钻透了坚硬的岩石层,整部矿机瞬间没入地下。

    “呼叫狂龙号,你应再往十一点钟方向调整,法阵的正上方是汶河中学,你的战术地图上有相应坐标。”对讲机里传来白祭司的声音,方雾寒立即将操纵杆往左上方拉了一个档位。

    “狂龙号收到,已经到达矿井区,即将继续下钻。”方雾寒对着对讲机说。

    狂龙号自带的深度测量系统显示他已经下钻了一千米,距离目标深度还差以前一百米,人造金刚石钻头跟坚硬的岩石刮擦出明亮的火花,狂龙号仍在继续下潜。

    最后八百米、七百米、六百米!

    狂龙号突然钻到了一个金属的东西,钻头与那东西刮出了大片的火花,方雾寒愣了一下,接着就迎来了剧烈的爆炸。

    “狂龙号报告,我钻到了一枚*,应该是陷阱,我没有事,不用担心。”方雾寒说。

    下潜继续,最后五百米深度里几乎每隔几米就会有这样的*陷阱,他直接无视一样地钻了下去,因为这种程度的陷阱根本伤不到狂龙号,更不可能对密封驾驶室里的他造成影响。

    血池里,欲魔听着头顶上的爆炸声,心里真是怕极了,头顶上的丧尸茧也如落雨般尽数落下,法阵正在关闭,现在直径已经不足五十米了,恐怖的极魔之剑正缓缓飘向欲魔。

    一百米,方雾寒钻到了一层防护板,人造金刚石与钛镁合金防护板激烈碰撞。“量子轰炸炮”准备就绪。

    一声巨响后,两字轰炸跑发出的蓝色量子团在防护板上打出了一个大坑。

    极魔之剑距欲魔的距离大约还有二十米,握住了极魔之剑就等于握住了杀生的权柄,而四周无尽的丧尸们则一股脑地爬上了浮动平台。

    二十米,狂龙号钻到了最后一层防护板,钻头尖与防护板刮擦出的火花像一阵火龙卷一样将狂龙号笼罩方雾寒在驾驶室里用力的推着操纵杆,钻机发出的声音仿佛要将下方的防护板撕裂。

    “哈哈!来吧!极魔之剑!杀光这些低贱的东西!”欲魔的爪子从丧尸堆里伸出来,握住了极魔之剑的剑柄。

    随着方雾寒呲牙咧嘴的用力,狂龙号的功率到达了极限,他也听到了欲魔的叫声,在狂龙号持续不断的攻击下,防护板被那巨大的钻头撕裂。

    “杀!你!妹!啊!”方雾寒驾驶着狂龙号出现在欲魔头顶,欲魔惊恐地抬头,看着那巨大的钻头钻向自己……

    ----------

    “老板,没事吧。”心魔扶着小丑,小丑的手中仍死死地握着惊风切和斩云切,双手因过度用力而颤抖着。

    “没想到……荒灭的初代种母体已经这么强了……”小丑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伤口,黑糊糊的血液浸染了西装。

    其实咒魔和心魔知道荒灭的实力,连上古七邪骑联手都远远敌不过的敌人,哪能有这个人能单挑他?

    “咒魔、心魔,你们说的故事我相信事真的,如果世上真的有人能击败荒灭,那就只有圣君和邪神了,但……”小丑还没说完,惊风切上的震动便引起了它的注意。

    小丑将惊风切扔到了地上,一个灰黑色的影子从惊风切的刀柄里跳出,那东西只有手指大小,像一只变异的豆虫。

    “荒灭!”心魔惊呼,拉起小丑就开始飞奔,但这是被称为地狱的空间,这个地方只有一个无尽的地面,哪里逃得了?它竟然也有这一天,被人追杀的感觉让它觉得兴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