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血海魔影
    .. ,暮色神纪:黄昏

    人造金刚石钻头被极魔之剑轻易斩断,方雾寒手持咒天邪皇和炫天明皇从驾驶室里跳出,满脸尽是不屑,“你tm弄了这么久就搞出来个这玩意?”

    欲魔和方雾寒一同突进,三剑相撞,发出的气浪震飞了四周的丧尸,“欲魔,我不杀你,誓不为神!”

    他说完,斩向欲魔的头颅……

    ----------

    极魔之剑虽然强大,但欲魔的实力已严重不支,法阵吸收了它太多力量,在方雾寒的猛烈攻势下,欲魔连连后退。

    金属撞击声回荡在血池里,空气激波将整个血池上方的丧尸茧全部打下,丧尸们纷纷撕开茧衣,朝着浮动平台上两个打斗的黑影发出幽怨的吼叫。

    欲魔看到方雾寒身后有一只丧尸正悄悄地走向方雾寒,便想趁丧尸抱住他时一剑劈了他的头,可还没等他被抱住,一只丧尸便从后面偷袭了欲魔。

    方雾寒听到了自己身后的异常,回头一看,直接撞到了那丧尸的怀里,吓得他用炫天明皇的剑柄砸开了那丧尸的头。

    丧尸们似乎知道极魔之剑的威力,在欲魔被扑倒后都死死地压住欲魔握着极魔之剑的那只手,甚至还有一只丧尸想要从欲魔手里夺过极魔之剑。

    由于丧尸们没有意识,当然也不会觉得痛或者累,它们的肌肉全功率运转,巨大的力量使欲魔失去了还手的力气。

    “废物…”方雾寒往欲魔光秃秃的脑壳上吐了口唾沫,斩杀了身旁的几只丧尸,他一脚踩在了欲魔的头上,炫天明皇直指眉心,“你努力之后换来的不是收获却是死亡,想想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吧笨蛋。”

    欲魔之前太低估方雾寒了,他以为方雾寒只是个孩子,一个整天中二兮兮的小孩子,会像电影里那样问出想要的答案后再杀它,所以它只要拖时间,拖到荒灭来救它……但这次它错了,方雾寒正缓缓地刺入它的头颅内,它的生命也只剩下这最后几秒了。

    “真是个十足的变态啊……”荒灭看着方雾寒杀光了浮动平台上的丧尸,又看着他一根根地敲碎了欲魔的骨头,正是因为欲魔还没死透他才这么做的,他要让欲魔感觉到那种绝望,这样的虐杀才有乐趣。

    欲魔死后,方雾寒呼叫了支援,几分钟后异次元的人就会从天而降,带着他离开这个血色的地狱,他高高举起玄天之痕,准备将脚下这把据说可以敌得过咒天邪皇的魔剑销毁。

    “次元守望者,呃……守望者大人!”四周响起了尖锐的声音,“您可千万不要呀!”

    他四下张望,诺大的浮动平台上除了那些丧尸的尸体外没有别人,音源似乎是在空中,他没想这么多,一剑劈了下去,浮动平台顺着剑刃裂开,但极魔之剑却不见了。

    “这把剑不是欲魔的,而是我的。”荒灭出现在方雾寒身前,手中握着极魔之剑。

    由于光线极其昏暗,方雾寒一眼把荒灭当成了那个黑影,无名的怒气顿时涌上心头,他想起了黑祭司的死,还有那场黄昏中的战役……

    一道淡蓝色的剑气以超音速击向荒灭,荒灭将极魔之剑横在身前,硬生生地挡住了那道剑气,然后又将极魔之剑的剑锋直指方雾寒,极魔之剑的剑身上顿时泛起了摄魂的紫气。

    方雾寒不解之际,极魔之剑发出一道一人粗的光线,而这束光线像极了邪魔活着时经常用的那招。

    看着光线里的那些嘶嚎的冤魂,方雾寒下意识地将咒天邪皇和炫天明皇挡在身前,在那致命的轰击下方雾寒连连后退,可他没退了几步便被一只丧尸的肢体绊倒在了地上,那束光线贴着他的头发向后射去,吓得他一屁股坐到了平台上。

    荒灭又化作一道灰色的幻影向着方雾寒冲刺过来,在这接近无敌的实力面前,方雾寒只能坐在原地,看着那把恐怖的魔剑刺向自己……

    ----------

    漆黑的研究所内,各种生物的惨叫声连绵不绝。

    死魔一镰刀切开了四只丧尸,煞魔拎着一只丧尸砸飞了一群丧尸,黑魔用恐怖的意念力让一大片丧尸发生了自爆,解封后的邪魔用名为“绞魂”的双钩将几只丧尸斩杀,心魔用两神剑--惊风切、斩云切清光了这一区域的黑影大军,咒魔则用上古咒语杀死了全部的人面蜘蛛……

    除欲魔外,“上古邪骑”全部出动,加上先前的小丑,研究所内可谓闹得鸡犬不宁。

    “将军!寒帝在哪?”黑魔问。

    “我在锁定他的位置,掩护我。”咒魔边说边作法,双手间凝成了一个特殊的小型法阵。

    “极魔之剑诞生了,我能感觉到它!铸剑的材料是我封印形态的身体!”邪魔睁开眼,两道火焰喷涌而出。

    “是欲魔……它真的背叛了我们。”心魔低吼。

    “找到了!大家跟我来!”咒魔说着,朝着走廊尽头跑去,其他魔王也都跟了过去。

    “兄弟们……都这么着急去找我啊……我在这呢!”走廊四周传来一个孩子的声音。

    “寒帝!”心魔惊呼,看向四周,却没有发现任何人。

    “我在这呢!”方雾寒说着,加持着冈特拉斯之拳打向心魔的脑袋,心魔闪躲不及,瞬间向后飞去……

    “不好!寒帝被感染了!”咒魔看着方雾寒的一举一动,表情很是诧异。

    “粉天爆破!”方雾寒的吼声回荡,一个灰黑色的能量瓶出现在了魔王们的头顶上。

    “轰……”

    烟尘散去,爆炸中心除了一个大坑外没有任何杂物。

    “不愧是上古七邪骑啊……那个欲魔呢?”方雾寒自言自语,猛地一转身,一道灰黑色的冰刺顺着他的手飞出,但还是没命中任何一个魔王。

    四面八方突然响起了轰鸣的咒语,方雾寒随后一脸痛苦地捂住耳朵,但在咒语面前这都无济于事。

    闷雷般的咒语持续了不到十秒方雾寒就倒了下去,但他没有死去,而是睡过去了,咒魔用是催眠咒。

    咒魔释放完催眠咒后,其他五魔王都凑了过去想帮方雾寒清楚体内的荒灭病毒。

    “不好!散开!走开!快!”咒魔突然疾呼,双手瞬间凝成一个光球,光球迅速变大,变成了一个防护罩,将魔王们罩在了里面。

    地上的“寒帝”身体快速膨胀,好像一个即将涨破的气球,魔王们还没反应过来,“寒帝”就已经爆炸。

    “快!研究所要踏了!”咒魔的声音明显不如刚才有力,那“寒帝”爆炸的伤害非常高,刚才那个临时发出的防护罩耗费了它太多的力量……

    它们身后的走廊正在快速裂解,但走廊倒塌后竟然没有露出天空来,说明这个研究所的内部结构极其巧妙,即使底层结构倒塌也能保证上面的部分不受影响。

    “心魔!前方二百米处,爆破!”咒魔低吼,“我来挡住坍塌!”

    听到命令后,心魔一跃而起,一个巨大的能量球从它的手中甩出,能量球在走廊深处的黑暗中爆炸,坚固的隐藏电梯门被炸开,无底的电梯井内传出呼啸的风声。

    “将军!找到了!快过来!”煞魔对着身后的咒魔大吼。

    咒魔正用魔法延缓走廊的崩坏速度,听到煞魔的呼喊后,它低吼一声,将所有的碎石震飞,它自己则化作一道幻影闪进了电梯井内,下一秒,一块夹杂着高压电线的碎石砸在了它刚才站着的位置……

    快速下落的过程中,出了会飞的死魔和黑魔外,咒魔对其他不能克服引力的魔王施加了“羽化”咒,使它们就算直接落地也不会摔死。

    “军事,你有没有听到上边的声音?”邪魔问心魔。

    “听到了,是寒帝的复制体,一共一百多个。”心魔低声说。

    “不能在电梯井内猎杀!这还在圣光之城境内。”咒魔阻止了心魔的施法。

    “即将落地,大家准备好接受冲击!”咒魔说完,朝脚下看了一眼……

    ----------

    “轰!”电梯门被咒魔一拳打飞,在无边的血池中打了好几个水漂后沉入血海,沿途的丧尸全部被砸碎。

    “寒帝!”煞魔一眼就看到了正在战斗的方雾寒,也没关他正和谁战斗就冲了过去,但它太低估了方雾寒的对手。

    荒灭没有理会煞魔,而是直奔咒魔和心魔,他知道即使是自己拥有了荒灭的力量也不能轻视这两个统帅。

    心魔把惊风切和斩云切横在身前,下一秒,未知的武器与两神剑相撞,乍一感觉竟是重锤甚至是攻城冲车一样,心魔直接被撞飞进了血池中。

    撞飞心魔后,荒灭又转身冲向咒魔,虽然它的速度极快,但咒魔还是捕捉到了它的影子。

    “灵魂冲击!”咒魔使用了这恐怖的咒语,化身为一道紫色的冲击波冲向荒灭。

    清脆的玻璃破碎声传出,在这场对决中,荒灭战败,在荒灭即将飞出去的一刹那,咒魔有力的巨爪抓住了它,又是一套失传已久的魔法拳技“灵魂破碎!”

    随着咒魔的怒吼,荒灭像一个皮球一样被砸在了地上又弹起来,咒魔重复着这样的动作,它身下的荒灭此刻更像一个玩具。

    “将军!已救援!快撤!”电梯井口传来心魔的声音。

    咒魔一声怒喝,发出了最后一击,巨大的浮动平台在它的轰击下破碎,随后它和其他魔王一同闪入电梯井……

    ----------

    “粉天爆破!”

    “粉天爆破!”

    “幽冥暴风雪!”

    “幽冥……”

    电梯井内回荡着方雾寒复制体的声音。

    “煞魔!抱紧寒帝!”咒魔下令,朝电梯井上方发出一道巨大的冲击波。

    几秒后,无数的粉天爆破能量瓶从上方落下,其中还夹杂着大量的鬼雪。

    抱着方雾寒的煞魔因闪躲不及与黑魔一同被砸下,一百多个方雾寒的复制体纷纷它们头顶上落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