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欲焰焚天
    .. ,暮色神纪:黄昏

    “多纳泰罗!”方雾寒小声喊道,“你在吗?”

    寂静!绝对的寂静,他们四周没有任何声音,正常来说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冲刺后,每个人的心跳都应该如鼓点般秘籍,而他们只听到了四个人的心跳声,多纳泰罗的一切仿佛已经从世间抹去……

    “太黑了,什么都看不见。”拉斐尔说。

    方雾寒皱了皱眉,看向炫天明皇,“明皇,圣域之光。”一道肉眼可见的能量流从剑身的能量槽内汇集,炫银剑体和圣域共鸣,发出了极其耀眼的圣光,将可视范围增加至二十多米。

    视野增加后,他们也没有发现多纳泰罗的踪迹,这条走廊似乎有无限长,甚至他们都怀疑这是一个圆环形状的走廊,刚才他们不知道跑了多远,可走廊前后还是望不到尽头。

    他们站在原地,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们到这里来事为了杀死那个名为“荒灭”的怪物的,可没想到一进来竟然被隔离了魔法信号,而现在多纳泰罗几乎还是在他们眼皮底下消失的……

    方雾寒尝试开启异次元之门,可以开启,说明这里还是在圣光之城范围内,可根据这条走廊的长度来看,宽度有十五米,长度不低于五百米,高度也得有五米,四壁上都是黑色的高科技金属材质……如果这只是一条普通走廊的话,这栋建筑应该非常大,而圣光之城的每一个大型建筑他都知道,但这个研究所到底在哪……

    他越想越急,炫天明皇随着他的意识变成了恐怖的“灭世之剑”模式,剑刃增长接近两倍,并且变成了危险的锯刃,能量流也发出了摄魂的红色光芒……

    “喝!”一道巨型剑气斩向走廊墙壁,红色的能量波散去,墙壁被打开一个巨大的裂缝,从裂缝里可以看到墙壁后面的景象--一个一人高的机器矗立在对面的房间里,仪器中间是一个散发着淡蓝色光芒的光圈,旁边一个一人高的高科技扫描仪围绕着光圈来回转动着,看来光圈是放东西的地方,那个扫描仪也不知道是用来干什么的。

    他刚把炫天明皇刺进墙壁,走廊四周就响起了急促的警报声,原本伸手不见五指的走廊被鲜红的警报灯照亮,原本平静的研究所瞬间躁动起来,机械操作声从四面八方传来,还伴随着无数未知生物的哀嚎。

    方雾寒双手发力,炫天明皇的锯刃直接将一块墙壁撕下,原本墙上的裂缝瞬间变成了一个大洞。

    “快!先躲进去!”方雾寒说着,从墙上的大洞里走进里面的房间,这个房间非常大,他约摸着至少三百平米,单是天花板的高度就得有七八米,而他们四周除了那个带光圈的仪器和几根粗大的电线外什么也没有。

    “这不会是个死胡同吧……”米开朗基罗借着炫天明皇发出的圣光环视四周……

    他们把炫天明皇当作火把在这个巨大的房间里寻找出路,外面依旧闪烁着警报声,急促的警报像催命的丧钟,他们听到了密集的脚步声正从四面八方向他们靠近。

    “看!那边有扇门!”莱昂纳多指着墙壁上的一个很隐蔽的铁门说。

    这是一扇很简陋的铁门,连窗户都没有,从远处看就是一个安了门把手的铁皮。

    现在不管里面是什么,只能先打开门了。

    “你们先站着别动,我先去看看。”方雾寒说完,猫手猫脚地走了过去,一脚将门踢开,里面像是个储藏室,一眼就可以看到好几个铁架子,方雾寒正手横持炫天明皇,缓步走了进去。

    “小心点!”莱昂纳多说完,往刚才他们进来时的洞口看了一眼,脚步声离他们越来越近了。

    “好了,安全,进……”方雾寒还没说完,一个快到肉眼几乎看不见的物体便将他扑倒,说时迟那时快,在他倒下的一瞬间,原本简陋的铁门位置从墙壁处弹出两根手腕粗的钢棍,将储藏室封锁起来,随即更多的钢棍弹出,完全将门堵死后,一种黑色的特殊金属又弹了出来,把刚才的位置掩饰得和周围的墙壁一模一样。

    忍者龟们刚意识到中了圈套,想原路返回,可一回头,无数个黑影组成的黑影大军已经将整个房间封锁……

    ----------

    异次元空间。

    “怎么办!一直找不到他们的信号!”白祭司急得满头是汗,慌忙地向大祭司求助。

    “我已经把通讯水晶的频率调到最高了,那边的信号被屏蔽了。”大祭司在一个通讯法阵上划来划去,但毫无效果。

    “那怎么办,已经有一块通讯水晶失联了。”白祭司看着多纳泰罗的头像已经灰暗下去,说明通讯水晶没有检测到多纳泰罗的生命信号。

    “现在冒然派兵去救援是非常不明智的,守望者此时在经历什么我们也不知道,所以先静观其变吧……”大祭司说。

    “大祭司大人,这边有些小麻烦需要处理,请您过来一下。”一名士兵站在仓库门口,向大祭司大喊。

    “什么麻烦!要大祭司亲自过去,现在守望……”白祭司还没说完,就被大祭司打断,“我还是过去看看吧,你要放平心态,白祭司,守望者不会有事的,相信我。”

    白祭司抓着后脑勺看着大祭司走向仓房,心里很是纳闷,他虽然年纪大了,但眼睛还不花,他在异次元工作了那么多年,但从来没见过这个看管仓库的士兵……

    仓库大门轰然关闭。

    大祭司向那名士兵行礼,“陛下,您怎么过来了……”

    那士兵脱下了士兵服,露出了里面的名牌西装:“别叫我陛下,你们的守望者才是皇帝,我现在只不过是一个给你们跑腿的。”

    “士兵”看起来才十几岁,正是那个帮助过他们很多次的少年。

    “额,陛下,我们和寒帝失联了,研究所还有很强的信号屏蔽系统。”大祭司说。

    “没有,只是密封仓里的初代领主感到了圣光信号,给屏蔽了,我刚从那边赶过来,寒帝又跟欲魔打了起来,欲魔吸收了荒灭的力量变得好强大……吓得我接着就跑了。”少年捂着脸,好像很害怕欲魔的样子。

    “那那那那……那他死不了吧……”大祭司听得目瞪口呆。

    “不知道,他死了也好,我吸收了他的力量,弄死欲魔杀了荒灭领主,然后去报仇!”少年说着,瞳孔中燃起来一层火焰。

    大祭司让少年的逻辑弄得有些晕,“那下一步怎么办?”

    “放心吧,你们可爱的守望者死不了,欲魔就是个渣渣,而且研究所在圣域境内,他随时可以开启传送门,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灰头土脸地逃回来了。”

    大祭司没有说话,而是一脸黑线,他原本缜密的思维早已被少年带偏,现在他正尽力地回忆着下一件要紧的事。

    少年突然眼泪汪汪地扑到大祭司身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往他身上擦,“护法~肿么办!过不了多久咱就要挂了,我还没活够呐!”

    大祭司没有说话,心里却在破口大骂:“你丫的比宇宙年纪都大还说没活够!你去和寒帝联手杀了荒灭领主体不就完了么!救世主在外面拼命奋战你还在这哭!哎呀我的金丝长袍啊……”

    “我不想死啊!呜呜……护法,我们跑路吧,我们去神罚之地,让奥利哈刚他们把咱俩钉那,到时候末日也不怕啦”少年眼泪喷涌,不一会大祭司的金丝长袍就湿透了。

    还没等大祭司说话,仓库的大门就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大祭司大人,不好了!忍者龟和守望者大人的四块通讯水晶信号全部消失!”

    “好了陛下,冷静,我去看看什么情况……”大祭司一脸黑线地走向门口。

    “我也去我也去……”少年说着又穿上了笨重的士兵服,跟着大祭司走了出去。

    黄金大殿。

    “大祭司大人,现在情况很是棘手,我们与守望者大人彻底失联。”负责监督战况的一名士兵说。

    “快!换便装,前往圣城,包围研究所!”白祭司下令,可旁边的士兵却朝他狠狠地瞪了一眼。

    “傻瓜!欲魔的色咒一放,你派去的所有人都会变成炮灰!等着吃苦吧!”那士兵从白祭司耳边低语,随后跟着其他士兵走入通往圣光之城的传送门。

    ----------

    圣光之城。研究所。

    “来吧……我的宝贝……给我你无边的力量……”欲魔激动地全身哆嗦起来,抓耳挠腮地走向方雾寒。

    方雾寒此时一丝不挂,被两根恶心的肉绳吊着,看起来是晕了过去,任由肉绳把恶心的液体抹到他身上。

    欲魔一股股地吸收着方雾寒的力量,犹如品尝着绝世的美食。

    突然,一颗超光速的子弹击穿半个圣光之城,正中欲魔的眉心。

    一声核爆般的圣光爆破后,欲魔被炸成了汇金,整个房间四壁上的肉质体全部脱落,捆绑方雾寒的肉绳也干枯死亡。

    肉质体脱落后,身穿士兵服的少年出现在了方雾寒身边,这是一间不大的仓库,没有任何光源,但少年的出现让整个仓库都亮了起来。

    “唉……又浪费了一颗子弹”少年嘟囔着将方雾寒扛到肩上,寻找着这个仓库的出口。

    突然,他口袋里的通讯水晶里传出了大祭司的声音:“陛下,天空中出现异常时空乱流,非常强大,像是一个巨大的传送门。”

    这是一条单线程通讯,是大祭司专门发给他的,单线程链接要比群链接的抗干扰性能好的多,可现在听起来他的声音还是有些干扰。

    “哎……早就料到了翼神的羽毛会把他们引来了……不管寒帝了,护法,咱俩赶紧跑路!”少年扔下方雾寒,对着通讯水晶说。

    “陛下,他们从传送门里出来了,现在他们在大气层外,我可以通过瞄准镜锁定他们!”大祭司又说。

    “几个人,长什么样?”少年一脚踢开仓库大门,才发现这间仓库原来也在研究所内;他飞奔起来,朝着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间跑去。

    “呃……两个,一个很强壮,拿着个巨剑,另一个……像个鸟人,长着一对很大的翅膀。”大祭司说。

    “呵呵……那个拿剑的叫奥里哈刚,那鸟人叫拉第翼神……呸……”少年一声怒喝,轰开了安全仓那坚固到令人咋舌的气密门。

    安全仓中间有一个巨大的箱子,少年的手化为两个蓝色的光球,凡是他碰到的东西全部都被瓦解,中间的箱子分为十几层,一层层“绝对坚固”的防御层在他的手中逐层瓦解。

    终于,瓦解了数十层防御后,安全仓露出了里面的高强度石英罐,石英罐里有股灰黑色的气体,少年站在石英罐旁边,看着里面的气体突然凝结成为一个手指大小的橡皮泥似的生物,见少年隔着石英罐望着它,它突然狂暴起来,疯狂地冲击着石英壁。

    “废物……我早晚会灭了你!”少年对着“橡皮泥”恶狠狠地说,随后跳入了身后的传送门。

    “哎!陛下,等等我啊……”大祭司说完,也开启了传送门跑了进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