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外挂式训练·上
    “嘘~嘘!小声点!小声点啊!”方雾寒从床上跳起来,过去扶着米开朗基罗。

    “我……呕……没事……明天送我去蛋黄派大屋里泡泡澡就好了。”米开朗基罗边吐边说;他指的“蛋黄派大屋”是异次元大殿,“泡澡”是圣水治疗。

    “行行行,明天带你去泡澡,不过你喝这么多妇炎洁泡澡也不一定有用,你还得把洗澡水给喝了。”方雾寒苦笑。

    他拿出对讲水晶,打开了与白祭司的连接:“白祭司,帮我炼一池圣水,忍者龟们受了重伤,急需治疗。”

    对面却传来白祭司无奈的声音,“报告守望者大人,最后一池圣水被您用了,下一批圣水要炼出来的话还需要三天。”

    忍者龟们听了这话顿时绝望了,方雾寒坐在床沿上呆呆的看着从通讯孔中冒着蓝光的通讯水晶,一言不发。

    “你早点睡吧,我们没事的……”莱昂纳多说着,又准备进暗仓。

    “来吧……我还有办法。”方雾寒说,“通知医疗部,留三张顶级床位。”

    “这……忍者龟们隐着身,除了您我们都看不见他们啊……”白祭司无奈地说。

    他想起了隐身咒,咒天邪皇下的隐身咒只有咒天邪皇才能解除,而他想了半天才记起在那次瓦斯爆炸事件中他就已经把咒天邪皇弄丢了,也就是说现在世界上只剩下他能看见忍者龟们了。

    莱昂纳多无奈地爬回暗仓,什么也没说,只有方雾寒无助地坐在那里。

    “如果世界要毁灭了,你愿意选谁当你并肩作战的战友……”他又想起了那场战役,但现真的觉得好诡异,他选择了与他并肩作战的战友,可……世界还会毁灭吗?世界为什么要毁灭,什么时候,自己会死吗……

    当初他进行选择的时候,还没完全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后面的“并肩作战的战友”一寄给你实现,只剩下“世界毁灭”了……

    “兄弟们,出来,带你们去个好地方。”他好像又突然决定了什么,打开了所有的暗仓门,然后又把莱昂纳多给抱了出来。

    “我有办法治好你们的伤,跟我来!”他说着,又抱出了拉斐尔。

    “圣域之门,de_cpl_mill!”他抱着伤势最重的拉斐尔,莱昂纳多抱着米开朗基罗,走进了圣域。

    忍者龟们走进去时,方雾寒已经背对着他们跪在了前方,他的身旁涌动着无形的激波,圣域随着他的祈福而发出了共鸣声。

    方雾寒舒了口气,整个人摆成一个“大”字躺在地上,看着忍者龟们正在恢复活力,他心里甚是高兴,什么毁灭世界带来的负面情绪都消失了。

    他闭上眼睡了起来,反正在这里睡觉地球上的时间也是静止的,他不愁母亲会半夜起来发现他不在家……

    他不知睡了多久,兵器的敲打声把她吵醒,他眯着眼,圣域的天空蓝得动人,清风拂过他们的身体,对他来说,这里仿佛是天堂。

    忍者龟们在前方训练着,看起来生龙活虎。

    “嘿!小寒!”拉斐尔看到他坐了起来,一把将米开朗基罗推开,向他跑来。

    “这个地方那个真是太神奇了,我们就在这趴了一会,身上就一点也不痛了。”拉斐尔把他抱了起来,使劲亲着还没懵完的它。

    “莱昂纳多你骗人!你不是说我的壳都碎了么!”米开朗基罗摸着自己光滑的壳说。

    “谁知道,反正我身上的伤口全都好了!来啊拉斐尔,继续!”莱昂纳多大喊,继续和拉斐尔训练。

    米开朗基罗甩着双截棍,一脸坏笑地朝他走来。

    “哎哎,你要干嘛,我可不知道我圣域还有让人产生暴力倾向的功能啊……你……你别过来,我喊人了啊!”方雾寒边嘟囔边后退,“多纳还没找到呢,你们还有功夫在这打闹!”

    “嘿嘿,我记得你说过,在这里时间是静止的,而且多纳那么聪明,我才不信他能有什么危险……”米开朗基罗说着打开了双截棍的锁镰,“来嘛……小寒。”

    “你你你!”方雾寒还没说完,米开朗基罗就大喊着“卜牙克杀!”冲了过来。

    咒语的轰鸣声和金属的摩擦声吓到了米开朗基罗,“小、小寒,我、我们公平竞争,你先放下手里的剑……”

    方雾寒看着手中的炫天明皇,一脸坏笑地瞥了一眼米开朗基罗,“别怕,把你的双截棍给我一根,我就不用这个了……”

    米开朗基罗把左手的双截棍扔给方雾寒,方雾寒则放下炫天明皇,用双截棍和米开朗基罗打了起来。

    旁边,莱昂纳多和拉斐尔仍不分上下,而方雾寒和米开朗基罗则绑在了一块。

    “小寒,你这么使用双截棍是不正确的……”米开朗基罗贴着方雾寒的脸说。

    “你经历了十几年的双截棍训练,而我一次都没用过……”方雾寒无奈地说。

    此时他俩的样子真是搞笑,他俩的双截棍都变成了锁镰模式,锁镰长长的链子相互把对方捆住,最后他俩捆到了一块,而且还是脸贴着脸。

    “你们说教我人数,可就是这样欺负我么!”他对着米开朗基罗的脸大吼。

    “现在其实就是一种训练,你能逃脱就算成功,米开朗基罗。”莱昂纳多说着,用眼神暗示了一下米开朗基罗。

    米开朗基罗阴阴一笑,从壳里拿出来一个鸡蛋大小的东西超自己身子底下一扔,他和方雾寒立即笼罩在了一团紫色的烟雾中。

    几秒后,烟雾散去,米开朗基罗在一旁跳舞,两条锁镰把方雾寒捆成了一个粽子。

    “看到了吧。”莱昂纳多说着,用力一挑,拉斐尔的忍者叉立即被挑飞,他接着把拉斐尔按到在了地上。

    “我还没输呢吧……”方雾寒一转圈,锁镰的链钩一下子就钩在了米开朗基罗的屁股上,他又用力一转,把链子解开后,又全部缠到了米开朗基罗身上,最后两个链钩相互一扣,成了死结。

    米开朗基罗又拿出来一个鸡蛋形状的东西,但被方雾寒一把抢了过来,于是这场“比赛”方雾寒获胜。

    “到咱俩了。”莱昂纳多手持双刀站在他对面,杀气重重,而他则捡起了拉斐尔那柄被挑飞了的忍叉--他不习惯双截棍,因为老是敲到自己。

    他俩死死对峙,可莱昂纳多阴阴一笑,突然化作一道幻影向方雾寒袭来,方雾寒只是觉得自己面前寒芒一闪,手中的忍叉就已经飞到了空中,自己的手中只剩下了那个鸡蛋似的东西。

    “噗嗤……”一阵紫色的烟雾从莱昂纳多脸上炸开,瞬间瓦解了他的攻势。

    旁边,米开朗基罗的脸都笑绿了,“那个*……是我用臭咸鱼做的!”

    烟雾散去,莱昂纳多刚睁开布满血丝的眼,一个偌大的拳头就打到了他脸上,方雾寒没有加持冈特拉斯之力,所以这点攻击还不算致命,莱昂纳多捂着脸后退了几步。

    他不敢打莱昂纳多的龟壳,不加持刚特拉斯之力的它几乎没有什么攻击力,而莱昂纳多的龟壳硬的跟铁板似的,自然不是他这小拳头能打的起的……

    他再次出拳,但莱昂纳多反应更快,下蹲、扫堂腿、侧踢,一套连招过后,方雾寒已经躺在一堆箱子底下*了。

    “赖……皮,我没有武器……”方雾寒捂着肚子,痛的泪水涟涟。

    “诺”莱昂纳多扔给他一把刀。

    方雾寒又站了起来,在这里,他的伤口能以千倍速甚至万倍速恢复,同时也包括体力。

    下一秒,他俩同时消失在原地,两道银光相碰,方雾寒和莱昂纳多的刀撞在一起,他俩都面目狰狞,仿佛是前年未见的仇人。

    “他俩……这是训练?”旁边的米开朗基罗看傻了。

    方雾寒和莱昂纳多同时怒吼,两把刀化作无数道幻影相撞,方雾寒的每次攻击都能被莱昂纳多给拦下,但他偏偏无力反击。

    突然,莱昂纳多向后跳去,而且落地后竟然是背对着他,他乘胜追击,想一击秒杀莱昂纳多,可他还没来得及抬手,莱昂纳多就已经出刀,用刀背狠狠地打中了他的腿。

    “好一招反身重砍,莱昂纳多胜!”拉斐尔站起来,敲打着米开朗基罗的脑袋:“你不是赌你家小寒赢么!你输了!你输了!”

    旁边,方雾寒跪在地上,他毫不怀疑地相信自己骨折了,他甚至还可以感觉到骨头已经错位,如果那一记“反身重砍”用的是刀锋砍的话,估计他的腿会直接被斩断。

    “没事吧?”忍者龟们过来扶他。

    “没事……骨折而已……”他疼得从牙缝里吸气,那不是伤口在痛,而是圣域在帮他治疗,他甚至可以感觉到骨头回位时那致命的痛感。

    最后,变形了的韧带强行将被砍碎了的膝盖骨拉回原位,他的喊叫声越来越小,直到昏死过去。

    “你为什么下这么重的手,他还只是个孩子!而且刚刚是他救了我们!”拉斐尔一把抓起莱昂纳多的肩带。

    “他跟我们一样年纪,早已经不是孩子了,而且我已经够小心了!”莱昂纳多大喊,杀气顿时弥漫,无辜的米开朗基罗慢慢闪到一边。

    “他要是有什么事,看我能不能饶了你!”拉斐尔放狠话说。

    “这是他的领域,而且他还会魔法,怎么可能有事!我们一开始的伤更严重,只是躺了一会就好了,何况他那种有魔法力量加持的体质!”莱昂纳多也在发怒,双刀重砍,压得拉斐尔连连后退。

    “啊啊!”拉斐尔暴起,用忍叉锁死莱昂纳多的胳膊,一个过肩摔将莱昂纳多狠狠地摔倒了地上。

    “哎……你们怎么又打起来了……”旁边传来方雾寒的声音。

    “你醒了。”莱昂纳多和拉斐尔异口同声,他们看着方雾寒慢慢站了起来,“你的腿……没事吧?”

    “嗨!没事,刚才只是治疗的太快了身体暂时负荷而已,现在好了,你看。”方雾寒说完,用力跺了跺脚,又跳了两下。

    “我早说他没事!”莱昂纳多用刀柄在拉斐尔腹部戳了一下,痛的拉斐尔躺在地上打了个滚。

    “对了莱昂纳多,你教我做那个*呗!”方雾寒把手放在了莱昂纳多肩上。

    莱昂那多刚想跟他道歉,被他这么一说给打住了,“好、好啊……”

    说着,莱昂纳多从壳里拿出一个*,从远处看起来就是个鸡蛋,只是上面缠了几圈绷带。

    “这是……我家的鸡蛋?”方雾寒看着米开朗基罗又从壳里拿出两个*,一脸黑线。

    “首先,把一个鸡蛋从下方打个孔,像这样。”莱昂纳多说着,并用手做着演示。

    “把里面的东西到干净,然后放上点微凉的*,条件允许的话也可以使用硝酸甘油,最后只用打算、洋葱和辣椒粉填充一下就可以了。”莱昂纳多说完,把手中的*朝脚底下一扔,厌恶三区,他就出现在了几十米开外。

    “哦……神奇……”他看着还未完全散去的紫色烟雾,若有所思。

    调皮的米开朗基罗朝天扔了个烟雾累,又在空中用飞镖打爆,犹如天空中一团紫色的烟花。

    烟雾即将散去时,他隐约看到了一个沙漏,沙漏的上半部分快要流光了,而下半部分则是恐怖的黑色,有如流动的漩涡……

    “来啊小寒,我教你扔飞镖!”米开朗基罗交了他一声,一发飞镖朝他飞来,钉到了他身后的木箱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