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外挂式训练·中
    异次元空间。

    “哎 ,大祭司,经过守望者大人和忍者龟们这么一闹,那天的到来又延后了,据估计我们还能活一年多,可以甚至可以精确到四百多天。”时之沙漏部副部长向大祭司报告,但时之沙漏还是出现了异常,需要您过去看一下。

    时之沙漏部此时又是人山人海,人们把巨大的时之沙漏围在中间讨论着这种前所未有的征兆。

    大祭司走进房间,一下子就看呆了,只见时之沙漏部的下半部分漆黑一片显然已经满了,而上半部分的时之沙却还没有完全流光。

    “怎么回事,怎么下面满了上面的还能往下流?”大祭司万分惊讶。

    确实,时之沙漏的下半部分全是黑粉,而中间还是可以看出仍有时之沙在往下流动。

    “报告大祭司,异次元图书馆中没有相关记载。”一名士兵从人群中挤了出来,走到大祭司的身旁。

    “通知各部门,全面进入警戒状态。”一旁的白祭司下令。

    “慢着,只要时之沙漏还没有流光末日就不会到来,这些时之沙至少还够一年,不必这么早准备,守望者呢?”大祭司说。

    “守望者大人正在de_cpl_mill和忍者龟们训练,现在正是地球上的凌晨,地球上的时间已经被暂停。”白祭司说,“也可以具体到银河系,整个银河系都在de_cpl_mill的牵动下停止了时间。”

    “好了,各部门听好,末日之事继续对守望者大人保密,大家也不必惊慌;好了,各回各部吧。大祭司下令,人群逐渐散去。

    人群散去,大祭司独自坐在黄金沙发上,满脸疑惑。

    最终他也没有得出什么结论,倒是光镜上方雾寒和忍者龟们的训练吸引了他。

    ---------

    de_cpl_mill。

    空中来回闪烁着金属的光芒,无数个飞镖在两阵营之间飞舞。

    方雾寒依旧和米开朗基罗一队,拉斐尔和莱昂纳多一队。

    懂行的人都看得出来,方雾寒和米开朗基罗的阵营毫无胜算,因为方雾寒扔东西是出了名的——上课时,他与一女同学隔着好几排桌子扔纸条,女生失误的几率几近为零,每次都能把纸条扔到他桌子上,而他呢……命中率几乎为零,经常扔到别人那甚至扔到窗外,最恐怖的是有几次都竟然能扔到讲台;而女生下课来问他为什么王老师那扔的时候,他却一脸无奈地说:天赋不佳……

    这次训练也是这样,他们来回扔了好几个回合,方雾寒自己扔了也有上百次了,别说命中莱昂纳多和拉斐尔,就是命中他俩的掩体木箱的次数都是少之又少。

    而他的战友米开朗基罗已经被打得跟蜂窝似的,好在圣域帮他们迅速恢复,不然他们早死了n次了。

    “小寒~”米开朗基罗用真诚到能挤出泪花来的眼神看着他,“你能不能打准点,你命中一次也行,看到没,就拉斐尔那光秃秃的脑壳,往那打!”

    米开朗基罗只是伸手指了指拉斐尔的功夫,他的手上又多出了一枚飞镖,而且是直接钉穿掌心的那种……

    “好、好,我试试哈……”方雾寒从木箱上拔下来一枚飞镖,哆嗦着抬手,扔了出去。

    金属的碰撞声从掩体木箱后传出,拉斐尔的飞镖在空中拦下了方雾寒的飞镖,并将方雾寒的飞镖弹了回去,两枚飞镖全部钉进了米开朗基罗的壳里……

    “我抗议!你们欺负人!”米开朗基罗猛地站起来,身上瞬间又多了几枚飞镖……

    “比赛暂停!”莱昂纳多示意比赛停止,双方从掩体后走出。

    两队之间的差距十分咪咕你先,莱昂纳多和拉斐尔那边的掩体木箱一个被钉得透了气,另一个则直接被打碎,而方雾寒这边的木箱上只有少数的痕迹,因为大多数的飞镖都打在了米开朗基罗的身上。

    “这……双方实力悬殊啊……米开朗基罗,你亲自选的战友,好像不怎么给力嘛……”拉斐尔调侃着,从米开朗基罗的壳上拔下一枚飞镖。

    “小寒,你扔一枚,我看看你的动作。”莱昂纳多说着,递给方雾寒一枚飞镖。

    只见方雾寒怒喝一声,瞬间将飞镖钉进了米开朗基罗的胸甲里。

    “很好,斜抛。”莱昂纳多从米开朗基罗身上拔下飞镖,“斜抛适合这种星标以及苦无和短匕首,但只适合攻击掌平面及平面以下的目标,一旦对手比你高大或者是在你上方的时候,斜抛就显得很无力了。”

    “你应该学习横抛!”米开朗基罗说着,给他演示了一下,成功地镖进了拉斐尔的胸甲……

    “你给我滚过来!”拉斐尔追着米开朗基罗跑开。

    “好了,就剩咱俩了。”莱昂纳多说,“首先,横抛是平面区域内伤害最高的抛法,也是忍者最常用的掷镖动作,最基本的手势手型要对。”

    说着,莱昂纳多给他做演示,而且是手把手的教。

    “这样握好后,把它想象成一把刀,力道由全身汇至手臂,然后手腕发力,扔!”莱昂纳多发力,飞镖立马出现在了十米开外的混凝土墙上。

    “你这圣域的墙壁也不是很结实嘛……”莱昂纳多一脸尴尬地说完,将一枚飞镖递到方雾寒手里,“来,你先试试。”

    “这……这飞镖有点沉嘛……”他掂了掂,这飞镖是实心的,至少有一厘米厚,他觉得这种造型根本不可能扔太远,但莱昂纳多就能做到。

    他用力一扔,飞镖在空中转了几圈厚砸到了木箱上,而且力道也很小,

    “再试试,不用太急,按我说的做。”莱昂纳多又递给他一枚飞镖。

    这一次尝试也是上次那样,但没有命中箱子。“不行,用不上力,而且打不准。”他无奈地说。

    “好吧……我再想想……斯普林特师傅是怎么跟我们说的……嗯……”莱昂纳多回忆着。

    “首先,你要避免使用斜抛,因为那样会让你产生依赖性,而且斜抛之使用于短距离内,短距离内用飞镖很危险,因为距离太短的话足够敌人突进过来杀你了。”

    莱昂纳多摆出标准姿势,“来,跟我做。”

    方雾寒照做。

    “凝气,聚力,锁定目标,调整,发力,抛!”

    一套操作下来,莱昂纳多又镖到了上次那枚飞镖旁边,而方雾寒也打中了那堵墙,只是没有钉进去。

    “好,你可以由远及近,先练习命中率,”莱昂纳多说着,走到一个木箱旁,在木箱中间刻出来一个小圈,“从半米开始,连续命中五次后,向后增加半米。”

    “他俩怎么还不回来……”莱昂纳多向四周张望。

    “这好办!”方雾寒说着,左手托起来一个能量球,几秒后,从远处飞过来一个跟太空球一样的光球,光球里面裹着拉斐尔和米开朗基罗。

    “小寒!快放我下来!拉斐尔要杀了我!”米开朗基罗在光球里大喊,拉斐尔杀气腾腾地瞪了他一眼。

    “好了,过来教小寒掷镖。”莱昂纳多朝他们喊道。

    旁边,方雾寒正对着一个小木箱练习,他只隔了半米,但命中率还是很低,拉斐尔看不下去了,从十米开外命中了那个箱子的正中间,而且那枚飞镖是贴着他的脸飞过去的。

    “你的动作都不对!掷飞镖你身子用那么多力气干嘛,要把力道都汇聚到手腕上!”拉斐尔走过来,帮他矫正姿势。

    方雾寒又试了几次,力道是有了,但有好几次连箱子都没打中……

    “来,我教你。”拉斐尔拿着他的手,“你的胳膊就是瞄准器,按刚才的力道发力,到了目标所在的方向时你的力气再爆发出去,这样飞镖就会走直线,等你学会了横抛再慢慢学曲线抛。”

    “好感人呐……凶猛的拉斐尔温柔地当起了老师~”米开朗基罗在一边调侃。

    拉斐尔手一甩,一枚飞镖顺势飞向米开朗基罗,但一瞬之间,那枚飞镖就出现在了米开朗基罗手中,“小寒,学会了扔镖,你还要学接镖哦~拉斐尔的镖最好接~”

    “闭上你的嘴!”拉斐尔双手闪电般地扔出无数飞镖,飞镖与飞镖之间形成了一道金属风暴。

    几秒后,拉斐尔累得气喘吁吁,而米开朗基罗身上扎了不下而是枚飞镖。“你赖皮……”说完,他向后倒去……

    “我、我好像有点灵感了……我试试……”方雾寒从米开朗基罗身上拔下一枚飞镖,瞄准了前方的箱子。

    莱昂纳多教给他的方法一遍遍在他脑海里回回放,他尝试着复制那动作,然后发力,掷镖!

    “嗯,不错……力道差不多了,只是准头……还得好好练练……”旁边,拉斐尔从自己胸膛上摘下那枚飞镖,痛苦地倒在地上……

    “幸亏这只是普通的星标,要是毒镖或者是苦无什么的,我可能就挂了…… ”拉斐尔咬着牙说。

    “额……我再努力努力吧……”方雾寒说。

    “我们在这训练了好几个小时了吧,你妈妈不会知道的对吗?”莱昂纳多问。

    “放心,只要我在这,地球上的时间就是暂停的,我们回去还是凌晨十二点。”方雾寒一挥手,圣域里所有被破坏了的箱子全部复原,所有散落的飞镖全都飘了起来,聚在一起。

    “今天先到这吧,我回去再想想你们教给我的那些。”方雾寒说着,把拉斐尔和米开朗基罗叫了起来,“醒醒了,回家了。”

    “小寒,你说地球上的时间停止,那地球就算不自传的话,不还会公转吗,那样会有什么后果……”莱昂纳多对这个神奇的地方很是好奇。

    “具体……我也说不清楚。”方雾寒挠挠头,“好像是整个银河系都停止转动了,就像一个时间与空间的双重bug,我是这个bug触发的绿卡。”

    “好吧……魔法比忍术要神秘,有空你教教我们呗~”莱昂纳多一脸渴望地望着他。

    一听要学魔法,米开朗基罗“蹭”地坐了起来,“我要学水魔法,好浇灭拉斐尔的火爆脾气!”

    一旁,拉斐尔头上又冒起了火,米开朗基罗吓得赶紧闭上了嘴。

    “行啊,学什么都行!我可是现在最强的魔法师!”方雾寒说着,心里确实有种莫名的失落,“因为……那个文明只剩下我自己了啊……”

    “谢谢,我们也相信会有一天,你会成为最强的忍者之王;呃……虽然最后难免孤军奋战……”莱昂纳多按着他的肩膀说。

    他心里猛地一怔,怎么……又是这句话?

    “不会的,我不会孤军奋战,我一辈子都要和你们并肩作战,一辈子!”方雾寒坚定地说。

    “好啊,一辈子!”旁边,拉斐尔也把手放到了他肩上。

    “一辈子!米开朗基罗也加入进来。

    “是不是还差一个?”放心吧,我一定会找到莱昂纳多,哪怕掘地三尺!方雾寒说。

    “掘地三尺什么意思,多纳被埋地下了吗?”米开朗基罗问。

    方雾寒打开传送门,“不是埋地下……怎么说呢,就是一定会找到他的意思。”

    “哦哦,知道咯,我跟你一起掘……”

    方雾寒和他的兄弟们并肩走向通往他家的传送门……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