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外挂式训练·下
    周末,方雾寒家。

    “儿子,我想是时候和你讨论讨论这件事了。”方雾寒的母亲坐在对面的沙发上,方雾寒的眼则死死地盯着电视。

    “你觉得……高中……还有把握吗?”母亲试探性地问。

    “还行吧……这个学期我已经很努力了……”他边看电视边说。

    母亲“咔嚓”一声关闭电视,语重心长地说:“今天你老师给我打了个电话,他建议你可以赌一把,所谓赌一把,就是填报汶河中学,但你要是想保险一点,可以选择职业高中。你说你努力我也看出来了,你从倒数第二跳到了倒数的士,你的成绩快赶上汶河中学的录取分数线了。”

    一听“汶河中学”四个字,他脑袋便“嗡”的一声,“为什么我不能赌一赌第一中学?”他反驳道。

    “因为你至少要考三次试的成绩加起来才能够第一中学的录取分数线,一周之内成绩翻两番,没人能做到!”母亲的声音颤抖起来,“孩子,我得为你的前途负责啊!这三年来,你无所事事,游手好闲地度过了两年半,可用半年的时间去学别人三年的东西,你会吃不消的啊……”

    他没有说话。

    “你的选择是什么,汶河中学还是……职业高中?”母亲的眼圈红了。

    “第一中学。”他说得斩钉截铁,说完便关上了门,反锁,认真复习起来。

    门外,传来母亲无奈的叹息声……

    三小时后,天涯网吧。

    “你那谁!你快上啊,我一个人压着三个打,快压不住了!方雾寒大喊。

    “来了来了!等会!”

    方雾寒和他的几个同学坐在网吧的沙发上,激烈地“战斗”着。

    一局打完,方雾寒凭着超群的技术翻盘,大获全胜。

    “漂亮,我的哥!一个人打仨,把对面安排的明明白白的!”旁边有人喝彩。

    “是是是,你们厉害,厉害行了吧!”对面有人大喊。

    又打了几局,他觉得母亲该怀疑了,便下了机,准备回家。

    “哎哎哎,等等我!”身后有人在喊他,是他同窗两年的同桌。

    “顺路。”他同桌说。

    他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哎,兄弟,你考虑了没,志愿填什么啊,我妈让我报汶河中学!”他同桌说,“我真不想去那!”

    “唉……我的前途迷茫啊……第一中学又考不上,汶河中学不想报,咱这种小地方的职业高中还没前途。”

    “我也是啊,不如你跟我去汶河中学吧,我在那还有点人脉,去了学不好至少还能混出点名声来。”他同桌说。

    “看看再说吧……还不一定考的上呢……”他无奈地说,“我到家了,先回了。”

    “嗯行,考虑好了告诉我哈。”

    “好的,拜……”

    ----------

    “喂,有没有办法帮我考上第一中学。”方雾寒站在窗户旁,拿着通讯水晶给白祭司通话。

    “报告守望者大人,办法是有,但您忘了么?《异次元空间法则》里明确规定异次元领袖绝不可以弄虚作假,您这是自欺欺人啊守望者大人。”白祭司语重心长地说。

    方雾寒没有说话。

    “而且据我所知,第一中学的管理机器严格,就算到了那里,您也无法愁吃时间来管理异次元空间或者是做一些别的事,所以……抱歉守望者大人,我希望您能凭借自己的本事考到第一中学。”白祭司的声音很是无奈。

    “好吧,看来是没人能帮得了我了。”方雾寒说完,切断了链接。

    身后,一只透明的手放到了他的肩上,“我想,如果多纳泰罗在的话,你考满分都不是问题。”莱昂纳多说。

    “可……我……我不知道研究所的具体坐标……而且……”方雾寒想着,又突然决定了什么,“但我们可以找到,我这就去!”

    “我陪你吧。”莱昂纳多说。

    方雾寒想了几秒,“也好”。

    他掏出通讯水晶,“白祭司,给我研究所做表,别问那么多,给我就行,这是命令。”

    一扇传送门从他房间里开启,他和莱昂纳多走了进去。

    由于和上次的坐标一样,所以他俩又来到了上次那条漆黑的走廊里,准确来说是和上次一模一样的“复活点。”

    “炫天明皇,极光!”他下令,炫天明皇发出了极度明亮的白光,甚至还发出了灼热的气浪。

    “你暗中保护我。”他告诉莱昂纳多。

    在炫天明皇“极光”的照射下,他们的可视范围增加至二十五米,四周的事物豁然开朗。

    方雾寒这次为了找到多纳泰罗可算是豁出了血本,他把炫天明皇的亮度调整到最高,自己就成了最显眼的目标,可令莱昂纳多没想到的是,方雾寒竟然大喊起来。

    “多纳泰罗!你在不在!”他声嘶力竭地大喊,刚喊了没几声就触发了警报,但他无视警报,依旧喊着多纳泰罗的名字。

    “多纳泰罗!多纳泰罗!多纳……”他喊哑了嗓子,也没有声音回应他。

    “上次多纳泰罗就是在前方不远处消失的,我们再往前走走。”莱昂纳多小声说。

    周围响起了窸窸窣窣的蛇行声黑影大军正在集结,但黑影们只能遥遥望着他们,因为它们一旦踏入了炫天明皇的极光领域就会被融化,这样的情况它们复活再多次也没用。

    不断地有黑影尝试偷袭他,但都被炫天明皇的极光蒸发。

    “上次就是他们打伤的我们。”莱昂纳多在他耳边轻声低语,因为他看出来,黑影大军还不知道方雾寒身后还有一个战友。

    他们往前走了十几米后,黑影大军突然消失,远处隐约有几个光点朝他们飞奔而来。

    光点离他们越来越近,他才发现那不是点,而是一条条的光线。

    “靠近我,那是激光切割网。”他低喝,将炫天明皇刺入脚下,一个淡蓝色的光圈将他俩罩住。

    激光切割网迎面而来,与防护罩切出激烈的火花,炫天明皇能量负荷,自动变为了恐怖的“灭世之剑”模式;一道好哦给你色的光摄向激光切割网的核心,在怒化的炫天明皇下,激光切割网被强制破坏。

    “好了,没事了,离我近些,可能还会有其他的机关。”方雾寒低声说。

    又往前走了十几米,他们隐约看到地上有根很长的棍状物,“是多纳泰罗的长棍!”莱昂纳多大喊。

    他俩小跑到长棍旁边,确定那是多纳泰罗的忍者长棍,自从他给了多纳泰罗那根天晶长棍后,多纳泰罗还是会舍不得那木质忍者棍,所以在出任务的时候他也经常带着他的木质忍棍。

    “看来多纳泰罗一定在这出现过,我们再仔细找找。”莱昂纳多说。

    方雾寒弯腰,捡起多纳泰罗的长棍,但在他的手触碰到长棍的一刹那,一组影像如海底潜流般涌入他的大脑--多纳泰罗飞奔在漆黑的走廊里,似乎在竭力地逃避着什么,而他没有看到他后面有任何东西,随后,多纳泰罗突然陷入地下,几秒后,地面上的暗洞关闭,做出了多纳泰罗凭空消失的假象。

    最后一组画面,多纳泰罗处于失重状态,似乎正在从很高的地方往下掉。

    突然,多纳泰罗的胸*开一朵巨大的血花,他隐约看到,多纳泰罗的胸口上插着一把血红色的弯刀,那柄弯刀十分诡异,像半轮血红色的月亮。

    血红色的弯刀飞快的榨取多纳泰罗的生命,多纳泰罗就像一株植物一样,再几秒内枯萎,凋零,身体化作无数灰黑色的碎片,消失在深渊当中。

    “小寒你怎么了小寒!”莱昂纳多用力晃着方雾寒,方雾寒正捂着脑袋,痛苦地在地上打滚。

    “那把刀!我认识的!能榨取生命!”他歇斯底里地大吼,像发疯了一样。

    他竭力回忆着刚才的画面,多纳泰罗究竟在逃避什么,什么东西能让一名训练有素的忍者这么惊慌失措?

    终于,他看到了!在多纳泰罗身后,是一个消瘦的一股脑子,那个身影好像披着一身灰色的尸殓,但看不清细节……就像……神话中的死神塔那托斯!

    在多纳泰罗失重时,也是这个一股脑子,将血红色的弯刀刺入了多纳泰罗的胸膛,就在多纳泰罗化为灰烬后,它又现身接住了弯刀。

    “啊啊啊!”他突然暴起,血红的眼睛格外吓人。

    无数道鲜红的剑气斩向四面八方,将走廊砍得支离破碎。“炫天明皇,灭了它们!”他低喝。

    炫天明皇恐怖的剑刃刺入走廊地面中央的能量流管道,管道立即像两边爆炸开来,整条走廊瞬间被整得天昏地暗。

    明亮的传送门开启,整条走廊瞬间被整得天昏地暗……

    明亮的传送门开启,方雾寒拉着茫然失措的莱昂纳多跃入……

    ----------

    圣光之城,方雾寒家。

    明亮的传送门关闭,方雾寒和莱昂纳多走出,莱昂纳多手中还拿着多纳泰罗的长棍。

    “你们俩去哪了?出任务也不叫着我们。”拉斐尔说。

    “莱昂纳多你拿的是……忍者棍、多纳泰罗?”米开朗基罗颤抖着从莱昂纳多的手中接过长棍,“多纳泰罗呢?他怎么没跟你们一起回来?”他的声音有些哽咽。

    “我不知道……小寒突然发疯一样破坏着那条走廊,然后我们就回来了……”莱昂纳多说。

    “多纳泰罗……死了……”方雾寒沙哑着嗓子说。

    “什么!你说什么!”拉斐尔眼圈通红,拽着他的衣服。

    “你又没看到他,凭什么说他死了!你负责点好不好!你就是在逃避!你害怕了!你不敢继续!”

    “够了!”莱昂纳多一把推开拉斐尔,因为他看得出方雾寒是发自内心的悲伤。

    “有人拿着欲魔的噬魂之刃……杀了他……”方雾寒的声音依旧低沉而嘶哑。

    “你!”拉斐尔猛地扑过来,“把我送到那个走廊,快!”

    “方雾寒猛地把手放在拉斐尔面前,一股无形的记忆以能量的形式注入到拉斐尔脑中,他把那段投影从他脑海里过了一遍,但他依旧不相信。”

    “你骗人!他后面压根没人没人!”拉斐尔怒吼。

    突然,门口传来开门声,是母亲,他母亲回来了。

    “嘘~”米开朗基罗示意,然后轻生走到衣柜下的角落里。

    “你和谁吵呢!开门!”母亲急促地敲着他的门房门。

    他假装正在打电话,正和电话里的人吵,然后气冲冲地去开门。

    “你赶紧滚吧!”他对着手机怒骂,然后假装挂电话。

    母亲看到他屋里没人,刚想走,鞋架上的好几双鞋子突然“飞”了起来,摔到了地上。

    他看到米开朗基罗和莱昂纳多死死地捂着拉斐尔的嘴,刚才那些鞋也是拉斐尔碰掉的。

    “你毕业前不许出门。”母亲说我那,走向厨房。

    “拉斐尔你冷静些好不好!现实点吧!在那种地方没人能生存这么久!影子大军无所不能!我也不相信多纳泰罗会死,可我也相信小寒!”莱昂纳多低喝。

    拉斐尔眼睛发红,像一头发怒的公牛,“多纳泰罗是我们十七年的兄弟啊!十七年啊!”

    方雾寒什么也没说,抱着课本去床上复习了。

    此后的每天晚上,方雾寒都会拿着课本去de_cpl_mill,利用这个时间的bug去学习别人三年学到的东西,而在学校里,他的成绩更突飞猛进;而经过了几天的平静后,拉斐尔的悲伤心情也得到了缓解。

    临考试前的晚上,他背着书包、带着忍者龟们,拿着个沙漏前往de_cpl_mill,因为地球上的钟表在de_cpl_mill里是停止运行的,所以他只能拿着个沙漏去。

    按沙漏来看,他从圣域一连复习了十一个小时,因为在圣域他几乎不会感到疲惫,所以十一个小时来他中途根本没休息。

    第二天,母亲在他临走前给了他最大的鼓励,并说了些关于志愿填报的话:“孩子,志愿我推荐你填报汶河中学,因为如果你报第一中学又没达到分数线的话,你可就没学上了,加油,好好考……”

    考试进行了三天,到了最后一场考试结束,监考老师发下了志愿填报表,他想起了母亲和班主任的话,又想到了那次名为“圣次元之网”的行动……

    “汶河中学……”

    ----------

    回家的路上,他连连叹气,没想到他真的选择了那个当初“打死都不报”的地方。

    想到那个小镇下方几百米处那个充满僵尸的矿洞,还有那个城市大小的血池……他狠狠地打了个哆嗦。

    但这件事并没有对他产生多大的影响,他即将迎来接近四个月的超长假期,绝对够他玩的了。

    回到家,母亲撤去了对他的“监禁令。”

    这天晚上,圣光之城城北山区,方雾寒和忍者龟们进行着实战演习。

    “小寒这几天进步不小啊!”莱昂纳多说着,躲开方雾寒扔出的几枚飞镖,从身后拿出一个小竹管。

    “我们可给自己留了一手哦!”莱昂纳多一吹,竹筒里飞出一根极细的钢针,刺入方雾寒的一个穴位。

    “哈哈……我!我投降!”方雾寒躺在地上,莱昂纳多说着,从方雾寒身上拔下嘎嘎你真,“今晚我教你!”

    ……

    在外人看来,他只是一个人在山上本来蹦去,像是个时哭时笑的疯子……

    ----------

    未知法坛。

    一个高大佝偻的身影坐在未知法坛中央,拨弄着手中的小火苗,那是一团**之火。

    “来吧!我的傀儡,让**的烈焰,跃动起来……”它的手指一碰小火苗,立即变成了一大团紫幽幽的烈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