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暴欲
    “小寒,有空没,我教你吹矢术。”莱昂纳多大喊,母亲出去了,方雾寒没有立即玩电脑,而是呆呆地坐在床上,望着窗外。

    “你怎么了?”莱昂纳多走到方雾寒旁边,一拍他肩膀。

    “啊!”方雾寒惊醒,“哦,什、什么事?”

    “没……没什么事,我就是问问你有没有时间,我教你吹矢术。”莱昂纳多向后退了一步,因为刚才他看到了方雾寒的眼睛--紫幽幽的,像一团火,又透着深海极渊般的压抑。

    “时间……”方雾寒的眼睛又迷茫起来,透露着深谙与恐怖。“好像没有,今天我和朋友约好了出去。”

    “哦,那、好吧、我们能去吗?”莱昂纳多很后悔说出这句话,因为刚才方雾寒的眼神就像魔鬼的凝视,任何敢于窥探魔鬼的人都得死!

    “不能。”

    “哦……”莱昂纳多一时语塞,过了几秒后,他挠挠头,“那我们先出去了……”

    忍者龟们站在门口,看着发呆的房屋哈你,他的眼睛内的紫焰映到窗户上,像两个小火苗般轻轻跃动,却透露着狰狞与死亡。

    他们看了一眼窗户上的映像,感觉像一支冰冷的冰锥刺入心脏……

    “走吧……”拉斐尔说完,拉着莱昂纳多和米开朗基罗走向楼下。

    方雾寒就一直坐在那,直到天完全黑下来,他已经坐了四个多小时。

    突然,他猛地站起来,眼中的紫焰也随之散去,他穿上鞋,朝楼下走去……

    半小时后,他骑着忍单车,飞驰在城东的郊区马路上,精钢加速器全功率 运转,两道白色的风柱喷出。

    很快,他就到了圣光之城的边境,他把忍单车锁在路边,顺着一条小路走向下面的树林。

    这边的地形很是特殊,平整的公路旁有着一个直径一百多米、深五十多米的大坑,坑里长满了树,把下面变成了一片小树林。

    一只无形的手将他的衣服解开,刹那间,他全身所有的衣服全部脱落,而他却还像个没事人一样走向大坑最深处。

    他的衣服早已找不到了,因为大坑里大树的树叶完全遮住了路旁昏暗的灯光,整个大坑伸手不见五指,像个无底洞。

    又走了一会,他闻到了一股腐肉味,因为正值盛夏,哪怕是一只死老鼠也会发出令人作呕的恶臭,而他现在闻到的,像是抛尸洞里的气味。

    他又满不在乎地向下走去。

    终于,到了坑底,腐尸的恶臭已经淡去,空气中反而还飘着一股幽香着实诡异,像是过期了的香水,又像是尘封的香阁的气味。

    远处,一个泛着紫光的巨型骷髅操纵着手中的**火种,嘴里嘟囔着什么:“来吧!我的傀儡,给我你无边的力量!”

    坑底,方雾寒跪在潮湿的地上,一个透明的人形从他身体里逸出,飞向了远方,就像是抽去了他的灵魂。

    但那是他的力量,绝对纯粹的力量!

    在力量逸出的一刹那,他骤然清醒,一束月光透过重重密叶照到坑底,照亮了他面前那滩乳白色的液体……

    那是他的?他刚才做了什么?这里在哪?四周是什么东西在叫?

    无数的疑问伴随着恐惧出现在他脑海中,他没管那滩液体是不是他的,也没管刚才发生了什么,只是凭着来时的记忆,按原路爬了回去。

    可来时容易去时难,这大坑的边缘好像变得陡了起来,而地上长着各种带刺的植物将他的身体刮的血肉模糊,而有些石头则带着尖锐的棱角,将他的脚划破。

    “小寒!抓住绳子!”上方突然亮起了光,是忍者龟来救他了。

    他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伸手抓向绳子,可他的手碰到绳子的刹那,他又缩了回去,他已经无颜面对他们,他刚才躲着整个世界,做了最阴险、见不得人的事。

    他借着忍者龟们的手电筒看向自己的身体,血肉模糊,却透露着下贱与无耻。

    他闭上眼,又滚向深坑。

    “小寒!”米开朗基罗咬着手电,跃向深坑;他的忍术定位是“林”,风、林、火、山中的林,所以他可以在大大小小的树间游刃有余。

    米开朗基罗在空中打开锁镰,将镰钩抛到一棵粗树的树干上,他飞扑下去,将方雾寒抱起。

    “喝!”米开朗基罗发力,两个人又在撞向树的一瞬间“飞”了回去。

    米开朗基罗抱着方雾寒一跃而起从坑中飞出,冲向马路上方的路灯。

    完美落地!抱着方雾寒的米开朗基罗像只猴子一样轻巧地落在了路灯上,随后又冲着他们摆了个poss。

    “快下来!这里可是交通要道!人很多的!”莱昂纳多轻喊。

    米开朗基罗抱着方雾寒轻轻落地,而方雾寒则是面朝下不停的哽咽。

    “快,穿上衣服,不然来了人就麻烦了。”拉斐尔一手拿着手电,一手拿着他的衣服,从坑里爬了上来。

    他的伤口没来得及处理,只是简单擦了一下身上的泥土,便穿上了衣服。

    莱昂纳多从壳里掏出通讯水晶,几秒后一个明亮的传送门开启,他们连忙将方雾寒抬进异次元。

    异次元空间。

    一群人围在光镜前,议论着什么。

    “守望者还剩下百分之六十的力量,那百分之四十被吸去了。”

    “上次只是被吸去了体能能量与魔法能量,而这次则是全部的力量。”

    ……

    医疗部里传出士兵的惊呼,人们又纷纷走向医疗部。

    在圣灯的照耀下,方雾寒*的身体上赫然出现了大大小小的红印,像是被什么东西拍了一样,而且数量极多,几乎布满了全身。

    “快!圣水!整池!”大祭司低喝。

    “天!幸好今天加紧炼了一整池。”白祭司嘟囔着,带领医疗部的士兵走向圣水室。

    方雾寒被直接扔进圣水池,几秒后,圣水池里充满了厉鬼的尖叫声,无数黑气在圣水的浸泡下从方雾寒体内瓦解,它们从方雾寒体内溢出,还没来得及逃出圣水池就被杀死,它们看起来像是一个个黑色的幽灵,方雾寒身上的红印就是它们趴在他身上留下的。

    “天啊……”白祭司捂着耳朵,看着无数的怨灵从方雾寒体内被杀死,直到整池的圣水被染的浑浊。

    几分钟后,方雾寒无力地坐起,但又接着倒了下去,众人连忙过去将他扶起。

    大祭司看了一眼旁边水晶上显示的方雾寒的各种数据,各项指标都低的可怜。

    “先休息几天吧……”大祭司实在无话可说,深深地叹了口气,“这几天别让守望者回地球了。”

    安顿好他后,他被关在了一间顶级的病房里,门外由两个士兵看守,隐身的忍者龟们也都坐在了门口。

    他呆呆地望着前方,那鎏金镶钻的病床,那纯金的地板……

    “无论你在哪,我都能找到你!”脑海中,一个丑陋的骷髅突然冒出,是欲魔,那家伙还在他大脑里!

    他用力抱着头在床上翻滚,将金丝的床被蹬破,将床头柜砸出一个大坑……

    “要么,臣服于我,要么,成为我的傀儡!”欲魔在他脑海中念叨着,换来的是他脑袋里钻孔似的剧痛。

    “想让我臣服……除非杀了我!”他的牙因用力过猛而颤抖着,仿佛要将欲魔生生撕开。

    “哼哼……”欲魔无奈地笑了起来,“我怎么舍得让你死呢,你可是我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大餐啊……”

    “我杀了你!”方雾寒气的翻了白眼,但也无济于事,欲魔依旧在他的脑海里笑着,他听得出来,那是发自内心的快乐。

    “好啊,我倒是真的希望有那么一天,你能亲手杀了我……哼哼……”欲魔干笑了两声,再也没了动静,方雾寒则直接倒在床上昏死了过去。

    ----------

    激光港。

    “陛下,这个欲魔再不除必成大患呐!”大祭司急的满头是汗,那个被称为“陛下”的男孩则是淡定地坐在对面,一言不发。

    “您说话啊陛下,我们再不出手方雾寒可真被那欲魔给玩死了!”

    “够了!闭嘴!”少年发怒,“你以为我不想帮他,可那欲魔总随身带着复活咒,根本杀不死,你让我怎么办!”

    “我们有没有办法把他从方雾寒那吸收的力量再洗回来?或者是去痛扁它一顿!”大祭司说。

    “可又有什么用?我们打伤了它,他还是会从方雾寒身上来吸取能量治疗自己,这只能让寒帝死的更早!”少年直接打消了这念头。

    少年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哎护法,那个地方怎么会有这么多怨灵?纳粹的刑场还没有这么多鬼呢。”

    “嗯……”大祭司回忆,“那个大坑原先是个池塘,由于在个大上坡上嘛,每年交通事故就有上百起,再加上路旁那么多树和草,旁边就是农人的果园,所以很多司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开进池塘里;随后池塘被排空,修成了一个火葬场。”大祭司说到这,停顿了一下。

    “火葬场里有一个工作人员患有精神疾病,喜欢虐尸,甚至还把同厂的工友们打伤了扔进焚尸炉里,直到最后只剩下他一人。”大祭司想那段黑色的故事:那人把自己的亲戚都骗来这里,然后一一打晕扔进焚尸炉,但依然还有很多不知情的人来这里为亲人送行,于是,他就连同送行的人一起打晕扔进炉子里,直到有一天,某个有势力的家族知道了这件事,前来寻仇的人也将那人扔进了焚尸炉,但诡异的是那人在焚尸炉里一直笑着,一直笑了好几个小时才没了动静。

    “然后某一天,火葬场被拆除,那儿又被挖成了一个大坑,附近的人都不敢靠近,有胆子大一点的人也只是往里面扔点垃圾而已。”大祭司说。

    少年听得入神,像是在听童话一样,然后一脸不屑,“嗨,我还以为圣光之城里还有什么大人物呢,一群小鬼,不足为惧!哈哈!”

    “那……您什么意思?”大祭司没听懂。

    “到时候你就明白了!嘿嘿……”少年阴阴一笑,“欲魔,惹到我将会成为你这辈子最悲惨的一件事!嘿嘿…………”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