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暴欲II
    深夜,圣光之城。

    少年站在郊区的路边,面对着那个大坑,面无表情。

    坑里有不知名的小虫叫着,让人听了心里发毛。

    少年的眼睛闪着淡蓝色的光,原本在这个位置发生的故事都一一映入他眼中——天气逐渐变为乌云密布的阴雨天,云层黑的吓人,少年站在火葬场原址,里面不时传来一阵阵怪异的笑声。

    少年推开火葬场的门,走了进去。

    那个疯子正往焚尸炉里添煤,旁边的担架上绑着一个挣扎的人,那个人瞪着眼睛,看着疯子的一举一动。

    少年站在一旁,亲眼看着那个疯子将五花大绑的人送进焚尸炉。

    幻视结束,世界又变回了深夜的圣光之城,少年跨过绿化带,开始走向坑里。

    他所过之处,荆棘避开,硬石滚落,这些东西竟然给他让出了一条路;他自身好像一个巨大的探照灯般发出了明亮的光。

    四面八方响起幽怨的叫声,那些黑色的鬼影闪躲于树丛之间。

    到了坑底,少年已经被它们包围起来。

    那些鬼影有的在树上,有的在地面上,它们形成一个网,而网的中央正是少年。

    “怎么……摆成这真是,难不成是想吓唬我?”少年苦笑。

    鬼影们交头接耳,如同幽灵窃窃私语,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声音,让人听了心烦。

    “你们这些怨灵也真够可悲,自己上辈子惨死不成,现在就在这祸害人吗?”少年像是在对着空气说话。

    “跟你们说一声,以后昨天那个孩子会经常来这,你们给我客气点!不然……”少年猛地抛出一颗圣光球,将前方区域的整片区域化为灰烬,那些几人粗的大树被瞬间轰碎,四周顿时被落叶声和树干折断的声音充斥。

    怨灵们用尖锐的嚎叫来表示对他的尊重和服从……

    少年微微一笑,身后随即出现了一对巨大的光翼,光翼扇动,少年飞离深坑。

    “okok!搞定,快撤!下面太臭啦!”一回到地面,少年就拉着大祭司狂奔起来。

    “陛下,我刚从坑里发现了个大家伙,但它还没出来你就走了,您是发现它了吗?”大祭司指着身后金色重狙上的瞄准镜说。

    “我早就看到了,我炸那些树就是为了吓吓它,没想到这还不是个善茬,然后我就跑了。”少年停下,开启了一扇通往未知空间的传送门。

    大祭司上膛,“我真想回去给那东西一枪!竟然想偷袭咱们!”

    “哎哎不管了,那东西可不好对付,留给寒帝吧,咱们走。”少年说着,走入传送门,大祭司也跟着走了进去。

    ----------

    异次元空间,医疗部。

    方雾寒耳边又响起了幽幽的声音:“来吧我的宝贝!回到美丽的地球,与我共进晚餐!”

    方雾寒捂着耳朵,痛苦地在床上打滚。

    “我有个建议,你看行不行……”脑海中的欲魔陷入沉思:“嗯……我们进行思想与力量的融合,我把我的思想和力量封印在你体内,你间接地为我提供能量,你说……好不好?”

    “滚!”方雾寒仰天怒啸,惊动了门外的护卫和忍者龟们,他们撞开门,冲了进来。

    “你再好好考虑考虑吧……”欲魔的声音逐渐远去,传入耳中的是忍者龟们的声音:“小寒!小寒你怎么了!”

    方雾寒脑袋一沉,向后倒去。

    不知过了多久,让人无法忍受的痒把他唤醒,他正躺在一个水晶台上,他身边有无数个治疗水晶围着他转动。

    “检测完毕,皮外伤已经愈合,只是精神方面还太过疲惫,需要好好休息。”白祭司说。

    确实,方雾寒的精神很是疲惫,每当欲魔的声音从他脑海中响起的时候,他的头就会一阵阵剧痛,仿佛有东西正在蚕食他的大脑。

    “欲魔……”方雾寒的声音很是虚弱,“让它离我远点……”

    听完这话,旁边的人都目瞪口呆,白祭司更是脸色煞白,“完了……这是中了**之火了……”

    了解器大魔王的人都知道,欲魔的**之火虽然没有什么直接的杀伤力,但却万分折磨人;在与同它们战斗过的战士们来说,在欲魔的**之火和黑魔的恐惧深渊之间如果必须选择一个,它们宁愿选择恐惧深渊,因为恐惧深渊的效果在黑魔停止施法后便会结束,而欲魔的**之火不会如此,要么欲魔死掉,要么变成欲魔的傀儡任其摆布……

    “目前没有办法可以解除**之火……”白祭司叹了口气。

    “有办法的。”大祭司推门而入,“就是不断提高傀儡的意志力,用意志去抵挡**之火,这样很痛苦,但可以阻止欲魔偷窃傀儡的力量。”

    “用冥想可以么!”空气中突然响起忍者龟们的声音,把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

    “从心理方面来说的话,冥想是非常好的办法,但身体上的痛苦会格外明显。”大祭司说。

    “一定要挺住啊守望者大人!”白祭司一脸焦虑,可在**之火面前,他们能做的也只有这些……

    “也许……圣域可以暂时压制**之火……”大祭司思考着各种对付欲魔的办法。

    “好了,你们先出去吧……让守望者大人好好休息。”白祭司对着旁边的护卫士兵说。

    莱昂纳多留了下来,他坐在床的另一头,望着疲惫的方雾寒。

    “来,小寒,跟我做。”莱昂纳多慢慢扶起方雾寒,帮他盘坐在床上。

    “想象……跟我做,想象出一个绝对安静得空间……没有任何人,只有你自己,忘掉一切……”莱昂纳多轻声说,方雾寒跟着照做。

    “形……神……合……一……”莱昂纳多的身体逐渐泛起一层白光。

    方雾寒也差点就要达到那种境界了,可欲魔的脸突然出现打断了他内心的平静:“休想用任何办法驱走我的思想!”

    方雾寒的冥想状态瞬间崩溃,他痛苦地捂住头,滚落到床下。

    待方雾寒的反应稍微减轻后,莱昂纳多又将他扶上床,平复他的心情。

    “还可以继续吗?”莱昂纳多轻声问。

    方雾寒盘坐起来,点了点头,但从面部表情可以看出,他真的很痛苦。

    对面,莱昂纳多已经进入了冥想状态,身旁泛起了白光,而且还延伸出一束白光向方雾寒靠拢过来,说明莱昂纳多即将要跟方雾寒在同一场景里冥想。

    终于,方雾寒的身旁也泛起了白光,莱昂纳多发出的白光将他俩连接在一起,他将和莱昂纳多在同一空间中冥想。

    在方雾寒的脑海里,他正盘坐在一颗很高的树上,他们脚下是一片森林,而他们所在的树是整片森林中最高的一颗,足足比其他树高出了七八倍。

    但这不是树,只是个超巨型的木棍,他正盘坐在一块木板上,木板的一端悬空,另一端镶嵌在巨树里,像这样的木板一共有六个,每个木板大约有五米长,一米宽,莱昂纳多正盘坐在他隔壁的木板上。

    他们前方,是橙色的天空,太阳有三分之一没入由树叶组成的地平线下,而且像是动画片里的场景和画风……

    他克制不住好奇心朝四周眺望,发现这六块木板呈放射状排列,而且四周还有微风;他往下面看了一眼,顿时感觉一阵眩晕,这高度目测至少有一百米!

    但他真的是发自内心的高兴,他跟随莱昂纳多的思想来到了动画片里的场景,而且头也不痛了,他心怀感激地看了一眼深度冥想中的莱昂纳多,随后又闭上了眼睛,准备进入深度冥想。

    不一会,他又睁开眼站了起来,想问问莱昂纳多该怎么下去,可这时他惊讶地发现自己仍盘坐在那,准确地说是他的身体还端坐在那,那他现在控制的是……自己的灵魂?

    他操纵着现在的“视角”靠近自己的身体,他看到自己的身子也泛起了一层白光,但他很担心,脚下的木板会断裂或是自己的身体会突然一动弹掉下去,那他岂不成了冥想空间里的孤魂野鬼了?

    他坐在自己身体上,想让灵魂与形体合一,但也无济于事,他只是看到了自己体内的东西——内脏、大脑、血液等……

    莱昂纳多身上的白光愈发明亮,而他身上的光依旧那么惨淡,像只萤火虫。

    他想跳跳,没想到直接飞了起来,就像游戏里的自由视角一样,他在六块木板见飞来飞去,随后又跳到了巨树的顶部瞎蹦跶起来。

    这颗巨树没有树叶和枝干,只是根很大的木棍而已,在其顶部,是一个很平整、半径大约六七米的平台,上面铺着地毯一样的垫子,应该是防滑用的。

    突然,他感觉到一股强到他完全无法抵抗的力量将他拉回自己的身体,灵魂进入身体后,欲魔的脸有浮现出来,“快点醒过来!给我你无边的力量!否则……我杀了那些乌龟!”

    旁边,莱昂纳多的身体也抽搐了两下,身上的白光也暗淡了许多,而他感到的痛感没有上次那么强烈了,难道是莱昂纳多替他承受了一部分痛感?

    “你快点!给我!醒过来!”欲魔在他脑海里歇斯底里地吼叫。

    脑袋一阵剧痛,他猛地睁开眼,从冥想场景回到现实,回到了异次元。

    由于方雾寒醒来,他们之间的思想链接断开,莱昂纳多也睁开了眼睛。

    “好些了吗?”莱昂纳多问道。

    方雾寒的身子确实是轻松了些,可脑袋还是隐隐作痛,“你也看到它了对吗?”

    莱昂纳多点点头,但没有说话。

    “以后小心点,它盯上你们了。”方雾寒说。

    “放心吧,只要你学会了忍术冥想,以后就能自己疗伤,你休息吧,我先出去了。”莱昂纳多说完,走向门口。

    ----------

    未知法坛。

    欲魔站在法坛中央,它的手中托着操纵方雾寒的那团**之火。

    “来吧我的傀儡!投入我的怀抱!”说完,它对着**之火施法,**之火又增大了一倍,在它手中熊熊燃烧。

    它的面前,是一个类似异次元空间光镜的观察法阵,上面正显示着方雾寒的一举一动——莱昂纳多走后,方雾寒的眼中又燃起了紫色火焰,只见他开启了一扇通往地球的传送门,走了进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