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暴欲III
    .. ,暮色神纪:黄昏

    圣光之城,城东郊区。

    天上下起了蒙蒙细雨,郊区的行人少得可怜,汽车也很少见。

    方雾寒光着身子在路边,他的前方是一条绿化带,绿化带下方就是上次那个深坑;他行动呆滞,像个机器人一样,眼睛中泛着雨水也浇不灭的*。

    他跨过绿化带,走了下去。

    他毫无阻碍地到达了坑底,又到了上次的地方停了下来;四周鬼影重重,但他看不见,因为这大坑里伸手不见五指,但他听得到,像猫行。

    “给我你的力量……”欲魔轻声说。

    在色咒的刺激下,方雾寒的身体开始抖动起来。

    过了一会,方雾寒看到了地上那滩东西,他醒了过来,但除了那滩东西外,他什么也看不见。

    他又中了欲魔的圈套,在这阴气极重的地方……

    欲魔从树上跳下,方雾寒跪在自己留下的液体旁边,眼睛里流出了泪。

    “呀!呀!我的小贝贝!别哭呀……你哭了我会难过的!”欲魔轻抚方雾寒的身体,像是父母对待孩子,又像主人对待宠物。

    “我杀了你!”方雾寒暴起,却一头撞到了欲魔的怀里,痛得他发晕;其实他看不清欲魔,只是因为欲魔在吸收了他的力量后身上的咒文发出了淡淡的紫光,方雾寒看到的只是一堆飘在空中的紫色咒文而已。

    “别激动我的宝贝,我那个问题你考虑得怎么样了呢……”欲魔轻轻抱起方雾寒,把他放到冰冷的液体里,“看看这些东西,让你那些同学、朋友,以及喜欢你的女孩和你喜欢的女孩知道了后……会怎么样呢……她们会怎么想?”欲魔丑陋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随后它从咒袍里拿出一个照相机,闪光灯亮起,将一丝不挂的方雾寒和他身下的东西拍了下来……

    方雾寒没有说话,他全身都被淋湿了,身子不停地哆嗦着。

    “答应我……我们合二为一,你为我提供能量,我来弥补你的缺点和不足,这是双赢啊!多美的差事!”欲魔滔滔不绝地说,“这样,以后我们也不用整天打得你死我活,你也不用再承受**之火带来的痛苦了……”

    “不可能!”方雾寒直接断了欲魔的白日梦。

    “哎~别这么急着下结论嘛……我会给你留足时间考虑的,你想好了再说也不迟嘛……”欲魔锋利的骨爪轻抚他的身体,像一条冰冷的毒蛇在身上游走。

    方雾寒没有说话。

    “你好好考虑考虑吧,你现在中了我的**之火,全宇宙已经没人能救你了,你是想一辈子当我的奴隶,还是想我们一起合作,互利共赢呢?”欲魔咯咯地笑了起来,“三天后,还是在这,告诉我你的答案!”

    欲魔说完,轻轻拍了拍他,随后便不见了踪影。

    几秒后,方雾寒转身就跑,现在体能虚弱的他竟然能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上斜坡,他只是借助惯性就冲上了近十米。

    他身后的声音也变得急促起来。

    又爬了十米左右,他看到了头顶上的路灯,大约还有二三十米他就到达地面了。

    他身后突然响起了阴森森的笑声,他脚下又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他踩上了一块石头,踩着石头一跃,又往上前进了一大步,那块石头被他蹬了下去,滚落到坑底,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声音,像是撞到了很厚的铁墙上。

    他踩到了一袋垃圾,立即有一只毛茸茸的东西从他脚上爬了过去,吓得他一哆嗦,滑倒在地上。

    身体倒了,可他的四肢还在竭力地带着他往前爬,那是一个人求生的本鞥,尽管他*的身子被垃圾堆里的碎酒瓶和石块划得鲜血淋漓。

    终于,他踩着一堆带着钉头的木板跳过绿化带,冲上了公路。

    在路边,他找到了自己的衣服,已经湿透了,但他没有立即穿上,而是又拎着衣服跑了还几百米,直到看到一辆车从路上飞奔过去,他才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用衣服擦去身上的脏东西和血后,穿到了身上。

    自始至终他都不清楚是什么东西一直跟在他身后,在他跟欲魔对话时,他就已经听到了那沉重的呼吸声,这声音又不像是呼吸声,更像是破旧的风箱发出的声音,起初他还以为是欲魔发出来的这种声音,但欲魔消失后的几秒里,那声音依旧存在,不仅如此,音源好像还离他越来越近了,虽然他什么都看不见,但潜意识告诉他,那不是个好东西,接着就是这场惊心动魄的逃亡。

    他离家大约还有半小时的路程,他的脚已经被破碎玻璃划得血肉外翻,身上的伤口也在雨水和汗水的浸泡下火辣辣的痛,他感觉自己已经筋疲力尽,连开启传送门的力气都没有了,似乎随时都会倒下。

    暴雨倾盆而注,他像只落水的狗,哆嗦着朝着家的方向走去,郊区的路上没有车辆,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他一人,路灯在暴雨中发出黄色的光,雨在黄光中划出一道道银痕,重重地砸到他身上。

    又走了不一会,他已经步入了市区,不远处的高楼大厦给了他生的希望,但他已经失血过多,是暴雨让他的神志还算清醒,但他离家还有很远。

    但他不能去医院,因为如果母亲看到他这浑身的伤,以后一定不会再让他出门了,而且如果去了医院,他人生中第一次超长假期也会在医院里度过。

    他想自己可能撑不到支援到来了,他已经沿路留下了一道血迹,如果再不治疗,他真的会死在这!

    “我要使用治疗术……”他嘟囔,他的神志开始模糊,甚至把眼下当成了游戏,直到他一头栽进长满带刺植物的绿化带里才醒过来,他的脸也被划出十几道血痕。

    “答应我……我们一起……互利共赢!”欲魔在他脑海中嘶吼。

    “不……不……不可能!你做梦!你滚!”他竟然还有力气对着空气大吼。

    “快答应我!把你最后的防线撤除,没有我你根本无法走出这条路!我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能救你的人!”欲魔的声音听起来比暴雨还要急,但每个字都让他的脑袋一阵剧痛。

    方雾寒没有理它,他用路面上的积水冲了把脸,又向前走去,可刚走了还没两米,他就摔烬了一滩积水里,痛苦地*着。

    “我是你唯一的希望!”欲魔像疯了一样在他脑海中吼叫。

    “你给我滚!”方雾寒吼着从水坑里滚来滚去,把雪白的t恤弄的肮脏不堪。

    欲魔沉默了一会,“其实……我们的命运还是很相似的;不久前,我也被他们抛弃,他们一起追杀我,甚至还为此请来了咒魔和心魔,我每次都被它们打得半死,从那会起,我养成了随身携带复活咒的习惯。”

    方雾寒趴在积水坑里,听着欲魔讲述它的故事。

    “但复活咒只能保我不死,他们见杀不死我,便开始折磨我,每次都把我打得奄奄一息,所以我才这么需要你的力量……现在,我们落得了同样的下场,不应该再相互残杀了啊……我向你道歉……”

    几秒后,他感到了一大股力量涌入体内,欲魔竟然把力量还给了他!

    “你为什么不能静下心来好好想想,我们一起联手,杀了那几个魔王,这是我认为面前最好的办法了;我知道我以前对你做过很多坏事,但我希望在这件事上你能认真考虑一下啊!”欲魔“语重心长”地说着。

    方雾寒还是没有说话。

    又一股力量涌入方雾寒体内,欲魔的声音立即虚弱了些,“你现在应有力量回异次元空间治疗了,但我不能保证等你恢复所有力量后我还会不会吸取,因为没了你,我也活不下去……但我要活着,亲手杀死那些自以为是的魔王们!”

    “我……”方雾寒站了起来,陷入了一场激烈的思想斗争……“答应你……”

    他说完这话就立马后悔了,但已经没有办法了,这三个字就像是一个坚不可摧的符咒,现在他撤去符咒,等于直接给欲魔开了大门,如果他接着反悔,凭欲魔那暴躁的脾气一定会直接在这把他杀了……

    “谢谢……”欲魔的声音由远及近。

    “呃啊!!”暴雨中回荡着方雾寒的惨叫,欲魔化作一道幻影冲入他的体内。

    “**之火已经解除了。”欲魔用他的身体说。

    方雾寒发了会呆,他现在肠子都悔青了,他让欲魔如愿了,欲魔现在真的到了他体内,他身子里住着一个阴险狡诈的恶魔!

    欲魔用他的手在空中画了张符,那是张巨大的治疗符咒,方雾寒一头撞到治疗符上,全身的伤口万倍速愈合……

    “去忙你自己的吧。”欲魔说完,把身体的控制权交给了他。

    他站在暴雨中,任凭豆大的雨点砸在他身上,雨点落在他身上便立即蒸发成大量的水蒸气,现在他的身体如同一个巨大的熔炉,他可以明显得感觉到体内那怒涛般的力量在翻涌,但他不明白,欲魔的力量明明已经比自己多了,为什么还整天从他这里吸取?

    “怎么办?要不要跟大祭司他们说,欲魔要一直住在自己身体里不走怎么办?难道让它在自己身体里住一辈子?”一个个问题从他脑海里冒出,但他找不到答案。

    “你想要什么我都知道哦……”欲魔说。

    他一怔,那样自己以后岂不是没有秘密了?他曾经的敌人要是知道了他所有的秘密……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完了……

    突然,他的脑海里冒出了另一组图像——自己用一个巨大的粉天爆破能量瓶将六大魔王盖住,然后释放了“破顶扎”、“幽冥暴风雪”、“暴风红莲破”等必杀,最后竟然连“天罚之域”和“圣次元空爆”等神术级必杀也放了出去,最后,粉天爆破能量瓶引爆,以轰天裂地的巨响收场,烟尘散去,六大魔王全部化为灰烬,欲魔从自己体内走出,与自己平分了魔王们的力量……

    这是欲魔的思想?他也可以知道欲魔在想些什么?

    可他只是看到了欲魔做的一个白日梦而已,他了解六大魔王,尤其是正副统帅咒魔和心魔,绝不是他这一套必杀技组合能杀死的,而且他清楚,灭世级必杀只释放一次就能让他精疲力尽,好几天都歇息不过来,何况欲魔想用他的身体把这些必杀技都放个遍?

    荒唐!他今天竟然听信了欲魔的花言巧语!

    下一刻,他感觉到自己有一小股力量流失,欲魔正慢慢地蚕食他的力量。

    “如果你再不回去,你母亲将在一分钟二十七秒后怀疑你的行踪。”欲魔说。

    他开启了一扇通往自己家的传送门,欲魔用一个咒将他衣服上的水和污渍抹除,用他的手敲响了自己家的门……

    “赶紧洗刷睡觉……”母亲只说了一句话。

    “好的妈妈。”欲魔用他的嘴巴说……

    这天晚上,方雾寒总觉得不自在,什么都没干。

    他躺下没多久就睡着了,梦中他看到自己正在和忍者龟们训练,他不知道自己怎么这么厉害,一连接住了迎面而来的数十枚飞镖……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