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双面戏法
    阳光照在他脸上,他疲惫地睁开眼,看了看手机:13:30!

    他一觉睡到了下午!

    他从床上跳起来,打开门,母亲不在家;他又按开了暗仓的门,发现忍者龟们还躺在里面,但他们身上却是伤痕累累。

    “莱昂纳多!拉斐尔!米开朗基罗!你们怎么了!”他急忙唤醒他们。

    龟壳里传来莱昂纳多的声音,却十分沙哑:“没事……我们仨昨天出去训练去了,只不过出了点意外……”

    旁边又传来米开朗基罗的声音,“我们没事的小寒,你放心吧。”他的声音很是虚弱,字字间透出一种无力感。

    拉斐尔抖动了两下,没有说话;他伤的最严重,龟壳上有好几处长划痕。

    “要不要我给你们弄点……药?”方雾寒很是不解,他总觉得今天忍者龟们在向他隐瞒着什么。

    “哎呀不用啊我没事!你去忙你的!”拉斐尔的声音很不耐烦。

    他没敢再说话,轻轻地关上了暗仓的门,拿出自己藏了很久的钱,准备去网吧。

    -----------

    路上,方雾寒脚下飞蹬,穿梭于车流之间,欲魔用他的另一只眼睛观察着圣光之城的街景。

    “想不想玩点刺激的?”欲魔说着,将一张“影遁”符贴到了忍单车上,方雾寒和忍单车立即隐身,凭空消失在光天化日之下。

    下一秒,他直接骑进一辆车里,穿了过去。

    “嗯……确实很刺激。”他自言自语。

    有了这个咒,他无视了路上的一切障碍,直接从一座楼里骑了出来,到达了网吧门口,符一撕,他和车立马现形。

    几小时后,欲魔开始不停地发牢骚:“有时候在你身体里还真是种煎熬,你弄这些有用么?用枪杀僵尸?研究所里有的是僵尸呢,还是真人版的,你要去我陪你,黑影大军交给我!”

    方雾寒没有理它,继续着自己的连杀盛宴。

    欲魔吸取了他很小一部分力量,召唤出一个女孩,并操纵着那女孩走到他身边。

    方雾寒瞥了一眼那女孩,怒意油然而生,欲魔召唤出的这个女孩,竟然和米迦勒一模一样!

    “老公~少玩会嘛……”女孩娇声娇气地说,整个房间里的人全都看向他,其中还有几个不怀好意的社会混混。

    “米迦勒的失踪和你有关?是你!”脑海里,他对欲魔怒吼。

    “当然和我无关,我的记忆全都在你脑袋里,你自己找不就是!别什么事情都赖我好不好!我像是那种万恶不赦的恶魔吗!”欲魔在他脑袋里大叫。

    他搜寻了下欲魔的记忆库,除了“米迦勒是大天使长”和“米迦勒很漂亮”外,什么都没找到;随后,他又找到了一些关于那场黄昏之战的场景:煞魔用利爪将狄修索撕开,欲魔将铁帝的头颅斩下……

    “呃……这场战役……很凄凉……”欲魔嘟囔。

    旁边的女人又用胸脯蹭着他,“走嘛……陪我回家。”

    方雾寒在脑海里痛骂欲魔:“混蛋!你觉得米迦勒会用这种口气说话?”

    如果可以,他非得往欲魔那凹凸不平的大脸上印上个鞋印。

    旁边那几个混混的电脑早已关机,可他们就是不走,而是坐在那,一脸淫意地看着方雾寒旁边的“米迦勒”。

    “一会我把那小子干晕,那女的我先来!”一个混混说。

    “滚蛋吧!就那小子谁都能干晕!你有什么资格先来?”另一个混混锤了他一拳。

    “就那小子?我一脚能踢得他跪下喊爷爷你们信不信!瘦得跟火柴棒似的,老子就纳闷了就他怎么钓到的妹子!”混混丙说。

    “一会谁先干倒那小子,谁就先碰那女的!”混混丁说除了令众人满溢的“真理”,四个混混都开心地点了点头,又埋头讨论起来。

    欲魔一阵苦笑,“唉……听到他们说什么了吗?”

    “你说呢?你用我的身子惹是生非?”

    “哎放心,我自有分寸,这可是我们的身子!”

    方雾寒吊着嗓子哼起歌来,听起来像是少数民族或外邦的乐曲,邪异而幽魅,只有方雾寒自己听得出来,这是色咒。

    欲魔抽取了他的一小部分力量释放了最低阶的色咒,令整个房间瞬间充满了荷尔蒙的气息。

    “啊~”身后传来一个大叔的*,不用看,方雾寒知道他在干什么。

    那几个混混也躁动不安起来,他们不走的原因就是等方雾寒先走,然后打晕他,霸占他身边的米迦勒复制体,可他们不知道,方雾寒会一直玩到晚上。

    “老子忍不了了!你们几个在这等着吧!”混混丁说着,准备起身走向方雾寒。

    旁边的三个混混立马拉住他,“回来!废物!摄像头在这照着呢!等着小子关了电脑走出这间屋子,咱把那妹子扔到车里锁上门,那才有味!”

    混混丁终于别扭地坐下,像一只发春的野狗。

    方雾寒的手在沙发底下召唤出一个小型的吸收法阵,将那名大叔的精气吸入,但普通人的精气少得可怜,欲魔吸不吸的没什么两样。

    “你下去给我买桶泡面。”方雾寒丢给女孩一把零钱,“剩下的都给你了。”

    女孩乖乖地下楼,后面几个混混又发起牢骚,不过他没时间听,他马上就要带着他的队友们翻盘了。

    一个混混看到女孩拿着泡面上来,便起身假装低头找钱,一头装进女孩怀里,女孩又发出一阵娇嗔,不一会混混拿着四桶泡面上来,目光在女孩身上扫了好几遍。

    “想好怎么惩罚他们了没?”欲魔贱兮兮地说。

    “要打要杀用你的身子,别脏我手!”方雾寒怒斥。

    奇迹般地,几个混混等到了晚上,方雾寒最后一局翻盘,全歼敌方阵营,随后屏幕便黑了下来。

    方雾寒起身,女孩和混混们跟了下去。

    由于天色已晚,路上行人很少,方雾寒跃上忍单车,欲魔不知从哪弄来一辆电动车,女孩骑着电动车跟了上去,那四个混混则上了一辆破旧的奥拓。

    “去怨灵谷。”欲魔说,“就是城东那个大坑。”

    后面的车里,几个混混穷追不舍,一直追到了城东的郊区。

    坑旁,方雾寒下车,拉着女人走进深坑。

    “哟哟,这小子是来打野战的么!走!行动!”混混们拿着电棍和甩棍一拥而上。

    “这个坑里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方雾寒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照亮了身旁的一片区域。

    “没事,一些小怨灵而已,我经常从这吸收一些怨灵的魂魄。”欲魔说着,解下了女孩的衣服,闪到一旁。

    “我看到了**的烈焰在燃烧……”欲魔低语,关闭了手电。

    几秒后,黑暗处传来了女孩的惨叫,欲魔本想好好地捉弄下那几个混混,可不一会它又听到了混混们的惨叫,叫得撕心裂肺。

    “怎么回事!”欲魔瞪大了眼睛,可无奈方雾寒没有夜视的能力,他又急忙打开手电筒,嘴里还嘟囔着“我可没给这个假人攻击的指令。”

    手电亮起,只见一个半透明的,足有一辆越野车大的幽灵正拿着一个巨大的东西将四个混混逐一砸扁,见方雾寒开启手电,幽灵又向他蠕动过来。

    靠近后,方雾寒才看清,那个幽灵的右手,是个锈迹斑斑的旧式焚尸炉!它就是当年被抛进焚尸炉的虐尸狂!那个疯子!它的体内有无数怨灵发出幽怨的哀嚎,那是那些被它还是的无辜人!

    “我的天啊这是个什么鬼!”方雾寒把手机放到口袋里充当手电,转身就跑。

    “我哪知道!我来这都好几次了都没见过这东西!”欲魔用他的嘴说。

    身后,那个幽灵从焚尸炉里喷出数米长的鬼火,几次都差点烧到方雾寒;随后,焚尸炉里又“飞”出几个尸体,那些尸体张牙舞爪地扑向方雾寒。

    “糟了!亡月被弄丢了!”欲魔的声音很是着急。

    一提亡月,方雾寒响起了多纳泰罗胸口上插着的那把噬魂之刃,“怎么弄丢的?多纳泰罗是不是你杀的?”

    说完,他飞快地浏览了欲魔的记忆库,也没有找到关于多纳泰罗的踪迹。

    “你还有心思问这个!这次要跑不了咱俩都得成为他焚尸炉里的一员!”欲魔大吼,朝后画了一张爆炸符,可那幽灵直接从爆炸符上穿了过去,像是开启了“影遁。”

    方雾寒从口袋里掏出唯一一枚飞镖朝后扔去,可依旧是无法造成伤害。

    “这tm怎么打!你这是要害死我!”方雾寒在坑底同巨型幽灵兜着圈子,他完全找不到来时的路了,所以也不敢乱跑,只能围着固定的几棵树转圈。

    “我、我从来没见过这东西啊!欲魔用他的嗓子说出这句话,还带着一丝哭腔。”

    眼看着那几个小鬼要扑过来了,方雾寒没有比的办法,将一个粉天爆破能量瓶罩住自己,那几个小鬼“duang!”的一声撞了上去,然后落到地上,抓耳挠腮。

    “我开传送门跑路了啊!”方雾寒说着,准备开启一个传送门,但欲魔用另一只手阻止了他:“不行,这是幽灵,不是什么恶魔,他缠上了你,就可以跟着你逃出怨灵谷,今天除非是他杀死我们,或者我们杀死它!”

    方雾寒想召唤炫天明皇,可欲魔又阻止了它:“慢慢……你一碰炫天明皇我就死了……”

    方雾寒一阵无奈,“那你看着打吧!”说完,把身体的控制权交给了欲魔。

    欲魔除了色咒也没什么办法,幽灵从焚尸炉里倒出一大堆白色粉末,那些*从触地时就开始变形,直到变成一群手持利刃的“骨灰人。”

    “草!还有什么招!”方雾寒便跑便怒喝,眼睁睁看着幽灵用左手拔下一棵树,一棵足有十米高、两人粗的树。

    头顶上浇下大量的水,那棵树的树叶上的水都流了下来,树叶发出的破风声压过了暴雨声。

    方雾寒猛地一跃躲过了这高空重击,他和欲魔庆幸之际,却听到了身后传来阴森森的笑声;像是古老的钟表在转动,也像是木头之间的摩擦声。

    他猛地回头,发现那个焚尸炉正像颗子弹一样朝自己飞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