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戾天暴君
    “呼……”焚尸炉带着呼啸的破风声飞来,欲魔用一张纸符迎了上去,他开启了防御型技能——符护。

    焚尸炉撞到符上,没想到那区区一张纸符能瞬间瓦解焚尸炉那恐怖的动能,随后,焚尸炉掉到地上,砸得地面都颤了颤。

    四周,他已经被那些骨灰人包围得无路可逃,那个幽灵还幽幽地朝他蠕动过来。

    “桃木剑!桃木剑能伤到它!”欲魔大喊。

    “我tm到哪弄桃木剑去!”方雾寒也大吼,他们两人的对话都是出自同一个身体、一张嘴,着实诡异。

    幽灵残缺的右手放在焚尸炉上,又把焚尸炉化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然后又阴森森地笑着朝他蠕动过来。

    “粉天爆破!”方雾寒将一个巨大的粉天爆破能量瓶扣在幽灵上方,一声巨响过后,幽灵的焚尸炉被炸碎,但它的本体依旧毫发未损。

    身旁,那些骨灰人的包围圈逐渐缩小,他一脚踢向其中一个,却发现它们的身体像石头一样坚硬,根本不是他这凡人之躯可以撼动的。

    欲魔左手画了几个爆破符将他面前的骨灰人炸碎,开拓出一条生路;可身后的骨灰人死死地抓住了他的一条胳膊,然后举起了锋利的骨剑。

    “冈特拉斯之拳!撼天重碎!”方雾寒怒喝,一拳将那个骨灰人打回“原型,”冈特拉斯之拳的余波又将旁边的几个骨灰人击碎。

    身后,幽灵阴阴一笑,从残缺的右手里发射出一个怨灵,那个怨灵向一支离弦的箭刺向方雾寒,其速度之快方雾寒完全闪躲不及,被当面击中。

    那个怨灵撞到方雾寒后,直接消散为一阵黑烟,所有动能全部施加到方雾寒胸口上,他被撞得朝后飞去,他胸前口袋里的手机也被撞坏,失去了唯一的光源。

    他重重地撞到树上,感觉五脏六腑都要被震碎了,但最令他害怕的是他们失去了光源;幽灵阴森森地笑着,声音由远及近,音源飘忽不定,根本无法确定它的位置。

    “md到底要用什么才能伤到它!”方雾寒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你不是能召唤死神塔那托斯和冥王哈俄斯么!快召唤出来收了这鬼东西啊!”欲魔的声音很是焦急。

    “狗屁我什么时候召唤过死神和冥王!”方雾寒反驳。

    欲魔懒得再跟他吵下去,现在他俩共享一个身体,这个身体要是毁了,他俩都活不了。

    “把你大部分力量给我!”方雾寒对欲魔说。

    “你、哪有宿主找寄生者借力量的!”欲魔听声音很不情愿。

    幽灵用那棵树重重地砸下来,好在他们之间距离够大,方雾寒在树叶间飞奔,没有被枝干打到。

    “想活下去就给我!”方雾寒显得很不耐烦。

    欲魔掏心窝子地给了他五分之一的力量。

    “就这点是吧,力道要不够杀不死它你别怪我!”方雾寒说完,凭空消失。

    “天罚之域!”

    一个金色的领域笼罩住这个巨坑,寒帝之影来回穿梭于领域之内,每一次攻击都能在幽灵身上踢出一个大洞,痛得那幽灵发出了凄厉的哀嚎。

    “喝!”最后一个寒帝之影直接将幽灵踢散,“天罚之域”由于方雾寒体力不支而崩溃,幽灵又聚合起来,但它身上满是大洞,看来是暂时无法愈合的伤口,不过它也因此而暴怒起来,只见幽灵举起残缺的右手,像架重机枪一样射出无数的小怨灵,这些小怨灵发出尖锐的叫声袭向方雾寒。

    欲魔再次开启符护,他身边隐约闪烁着几张符,怨灵们撞到那些符上,发出了气球爆炸般的声音,而欲魔的那几张符也发出了清脆的、玻璃破碎般的声音。

    方雾寒明显地感觉出,欲魔的力量在锐减,可现在身体的控制权交给了欲魔,要是控制权还在他这,他完全可以召唤裂冰战甲来硬抗下这波攻击;欲魔的符碎了一般,幽灵的火力不仅没有减小,反而还有所增加。

    “没想到咱俩还打不过这个鬼!”欲魔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

    “要没你我早就拔出炫天明皇来把它砍了!”方雾寒一巴掌拍在自己脸上。

    欲魔苦笑,“炫天明皇只对魔物有致命杀伤力,而这鬼是介乎于人与恶魔之间的东西,为暴戾之气所化,炫天明皇的至圣和圣言都没用的,就算你召唤出来也跟个普通重剑没什么两样!”

    “可还有灭世之剑模式啊,强制抹杀我认定的目标,幽灵也跑不了!”方雾寒辩驳道。

    “变态……”

    “符护”还剩下最后一层,欲魔的声音也是疲惫不堪。

    “咒天邪皇和极魔之剑或许可以!”欲魔说。

    “咒天邪皇被我弄丢了。”方雾寒说,“你还说了个什么剑?”

    “极魔之剑,不管了,我知道在哪,出发!”欲魔说完,开启了一扇黑洞洞的传送门,跳了进去。

    ----------

    研究所,某间暗室。

    方雾寒从暗门里走出,一眼就看到了插在地上的黑紫色巨剑。

    欲魔没有立即关闭传送门,它要把它放进来。

    “这tm就是你炼的那把堪比咒天邪皇的剑?”方雾寒惊讶的端详着地上的极魔之剑。

    这把剑的外形比咒天邪皇还要狰狞恐怖,普通形态下的剑刃都带着危险的锯刃,剑体像是用骨头制成的,惨白色的剑身上带着黑色狰狞的裂纹,最显眼的是剑柄,整个剑柄红的耀眼,像是用刚撕下的肌肉制成,上面还有凸起的血管状的东西,只不过这些“血管”是黑色的;剑柄与剑身的交接处一个十字架格外地突兀……

    还没等欲魔开口,传送门里就已经探出来一只巨大的手,是幽灵,它来了!

    等幽灵完全出来后,欲魔关闭传送门,可这时它发现幽灵的左手又与一个巨大的棺材融合,棺材与特殊金属的地板摩擦发出的声音让人害怕。

    幽灵嘶吼一声,用棺材砸向方雾寒,方雾寒瞬身躲闪,棺材重重地砸在地上,声音如同闷雷。

    “天!他拿什么不行!非得拿个棺材!里面说不定又有什么鬼东西呢!”欲魔尖叫。

    方雾寒想拔出极魔之剑,但没有拔动,反而差点把自己累倒在地上,因为极魔之剑没有做过重量处理,所以还不知道有多重,就他这小身板,拔不出来也再正常不过了。

    “我靠!拿不动!”方雾寒又试着用了用力,还差点闪了腰……

    欲魔二话不说,画了个“羽化”符印到了极魔之剑上,方雾寒稍用力将剑拔出,掂量了下,还是比炫天明皇沉好多。

    “炫天明皇都不管用,这破玩意能管用?”方雾寒说着,举剑斩向幽灵,极魔之剑发出一阵低沉的吼声,一道巨大的紫色剑气斩出,幽灵把棺材横在身前,剑气斩到棺材上,将棺盖斩成两半。

    “完了……里面要是再有个什么东西……”欲魔很害怕,死死地盯着正慢慢滑落的棺盖。

    可幽灵更加暴戾起来,它发出震耳欲聋的怒吼,整个身体就像一个黑洞一样把四周的东西吸向自己。

    “快!千万别被它吸进去!不然我们也会成为怨灵谷里的怨灵!这才是它的必杀!”欲魔大喊,强行夺回身体控制权,将极魔之剑插入地下,死死地抓住剑柄。

    可无奈幽灵的力量太过强大,甚至将墙壁上的特殊金属层都揭了下来,插在地面里的极魔之剑也松动起来。

    又坚持了几秒后,极魔之剑终于被拔出,方雾寒和极魔之剑一同被吸往幽灵腹中……

    ----------

    “唉……不争气啊!竟然和欲魔那个老狐狸合体!”少年恶狠狠地说。

    “欲魔……不会对他做什么吧……”旁边的老人拉着个巨大的皮箱,放在了储物处。

    “你觉得呢?你看着欲魔像是那种乐善好施的好人吗!”少年怒。

    “他们不会真的成为怨灵谷中的孤魂野鬼了吧……”老人感叹,“我可怜的守望者大人……”

    “看他的咯,反正我不帮他。”少年说着,将一大包零食塞入口中。

    “站住!前面那对祖孙!站住!”身后传来保安的叫声。

    保安追上他俩,“老大爷,这里是商场,您需要先付钱才能让您的孙子打开吃,不然哎!怎么是你!老护法!”保安瞪大了眼睛看着大祭司的脸,又转身看了看少年,“陛下?!”

    少年看起来脸色很不好,“混账!你才是孙子!”

    大祭司也一巴掌抽了过去,“你才是老~护法!”

    保安扶了扶帽子,“是!是!是!!我的错!我是孙子……我是孙子……”

    这名保安是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曾经也是少年手下的一员,他就是当年在楼顶上用重狙监视方雾寒看《忍者龟》的狙击男。

    保安看着少年将一袋又一袋零食送入口中,心里盘算着兜里的钞票……

    简单交谈后,少年和老人走进天梯,保安则抱着少年吃剩下的零食袋去付钱了。

    大祭司和少年一直到银座顶层,那里有着全商场最值钱的宝贝。

    他们走下电梯,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块篮球大小的纯水晶,在特殊的灯光照射下显得晶莹剔透,堪称天使遗落在人间的艺术品。

    顺着展台往后走,越往里的东西越之前,从巨型水晶王到银杯、限量版金蛋甚至是巨型钻石王。

    “钱够吗?”少年问。

    “绝对够!我为了弄这些东西可画上时间了,桌子、椅子啥的能拆的全拆了,现在他们都站着上班呢哈哈……”大祭司说。

    前面,一个巨大的玻璃柜内,挂着一把近两米长的巨剑,巨剑通体散发着呼吸般的橙光,厚实的剑身上刻满了位置的语言。

    “咒天邪皇。”少年说。

    “爸爸我要这个!我要!我要!”一个小男孩紧跟着他们到达展柜前面,满眼期待地看着玻璃柜内的巨剑。

    小男孩看起来也就七八岁,而且家境不错,从他的穿着上就可以看出,他一身名牌童装,全身衣服就要好几千,而男孩身后,一个中年男人气场十足。

    中年男人挺着个大肚子,一看就是男孩的父亲;他戴着金耳环,镶了好几颗金牙,而他穿的西装竟然和少年撞了衫,只不过一个是瘦版的,一个是加肥版的,价值都在六位数以上。

    少年盯着玻璃柜里的巨剑,冲着不远处的服务员大喊,“这把剑我要了!”

    一听这话,小男孩立马不乐意了,一脸仇恨地看着少年,随后又带着哭腔去求他的父亲:“爸爸!这把剑我要!我今天一定要买下来!你答应我考试考满分就给我买一样东西的!今天我就要这个!”

    服务员见势不妙走到男人身边,“钱老板,这一层的东西都是要竞拍的,您也知道的,所以……”服务员说着,又看了看少年。

    “这小屁孩还没剑高,买了何用?”少年对着服务员苦笑。

    中年人浓眉一皱,肥大的脸上顿时露出一股煞气,“好啊,来竞拍。”说着,他拿出一张大额的支票,瞥了一眼少年和旁边的老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